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七章 软柿子不能捏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418  |  更新时间:2020-01-16 15:04:02 全文阅读

“魔头,还是鲁氏余孽!”

  江承子踏空而行,缓缓走到王子默跟前。一双眼睛清澈透亮,却被身后的光环所蒙蔽,分不清什么才是真正的善与恶。

  卜银阳妖里妖气地跟在江承子身后,指着王子默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踢断他的骨头。

  “就是他,还有两个鲁匪,两个女鬼。他们五个联手,害死师弟师妹。”

  “卫国侯与太傅博弈,尔等五人竟从背后偷袭!”

  江承子朱红的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眼前的魔头虽然浑身溅血,却表现的刚直不阿。更可怕的是那双猩红的眼睛,吃人的目光洞穿心底,果真像极了来自地狱的魔神,让人不敢直视。

  起初,江承子还以为卜银阳在搬弄是非,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现在看来,叫他“浴血魔神”一点儿也不夸张!

  浴血魔神!

  真的是浴血魔神!

  江承子微微眯起眼睛,手中千机弩对准王子默脑袋,差点儿就控制不住松开手。

  他强撑着意志,按照正道之人除魔时一贯的作风问道:“师弟师妹,三人死于修士之手,其余十七人皆被鬼奴吸食而亡,你这魔头,还有何话可说?”

  “师兄,跟他费什么话,直接崩了他的脑袋,为师弟师妹报仇!”

  卜银阳淬了口唾沫,阴阳怪气地提高嗓音,接着说道:“你看他的样子,跟魔头有什么区别!魔头人人见而诛之,鲁氏通魔,他必是人与魔族的杂种!”

  “说话走点心,小心拔了舌头送地狱!”

  地狱十八层,其中一层便是拔舌地狱。

  王子默笑眯眯地倚在背后的那块小石头上,一座大山化成尘埃,只有那小块儿染了血的,跟此时的王子默一样,还在艰难挺着。

  “找死!”

  卜银阳祭出凤纹云锦罐就要砸向王子默脑袋。

  他的凤纹云锦罐是瓷器,里面装着十里乌云,可行风布雨。没想到竟是被王子默气的差点儿砸了出去。

  幸亏江承子出手拦住,否则云锦罐破裂,十里乌云猛地爆发,巨大的冲击波笼罩天地,在场三人中没有一个能从这场旷世风暴中逃出去。

  古人诚不欺我,曰:“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穷寇勿迫!”

  作为过来人,又不得不告诫晚辈:“软柿子不能捏,捏完还要去洗手!”

  玩儿人亦是如此,万一你捏的不是软柿子,而是仙人掌呢?

  殷都城外,夜黑如墨。

  王子默倚在碎石上独臂难支,卜银阳不知从哪儿找来个大棒子,敲着手心儿,嘴角带着狞笑,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你倒是跑啊!”

  卜银阳得意极了,这辈子从来没这么风光过。

  九州神行学堂,江承子,那可是上届的大师兄,修为眼看就要破入四星,直逼导师。

  “在江师兄面前妄图逃跑,哼!我看你是癞蛤蟆想上天,不自量力!”

  不等王子默张口,卜银阳突然抡起大棒子,王子默赶紧抬起胳膊抱住脑袋。

  曾几何时,这样的羞辱让王子默吃尽苦头。

  在骆驼峰顶,他对韩天弘的暴打束以待毙,面对死亡甚至放弃抵抗。

  那种恐惧,面对死亡的恐惧,深深地刺痛王子默。横竖都是死,何必死前受尽百般屈辱!

  “呃啊!”

  王子默像头被鬣狗围攻的狮子,突然暴怒而起。趁着卜银阳愣神的功夫,一把夺过大棒子,反手抽在那张惶恐不安的脸上。

  “啪!”

  像是抽诗鸾大嘴巴那般,恶狠狠的眼神再次出现在卜银阳眼底,彻底击垮那颗高傲自大的心。

  “啪!”

  王子默丢掉大棒子,捏着卜银阳的下巴又是一巴掌。

  这张贱嘴,从骆驼峰时还没觉得多么可恶。

  没想到在昆虚,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逼迫。

  “啪!啪!”

  白净如脂的脸蛋并没有因为在昆虚得不到呵护而枯糙,卜银阳虽是男性,但对脸蛋却看得很重,此时被王子默打的半边脸肿起来,当真是大快人心。

  江承子调转千机弩,忽然发现王子默比他还快了一步,只见平幽突然从地上弹起来,带着“呜呜”的破空声回到王子默手上,架在卜银阳脖子上,冷冷看着自己。

  “放开卜师弟!”江承子脸色极其难堪。

  原本胜券在握,没想到却被卜银阳坏了好事。

  他身为师兄,让魔头在眼皮子底下把师弟掠去做人质,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指着脊梁骨抬不起头来!

  “等我回到殷都,自然放了他!”

  千机弩绿芒闪烁,转瞬间凝聚出一支墨绿色的箭矢。

  这支箭矢虽然只有小指头粗细,却散发出浓浓杀机,聚集了江承子七成的功力。

  “好!”江承子把千机弩对准脚下,却未撤去箭矢。“你若敢耍半点儿滑头,我必会射穿你的脑袋!”

  “江师兄,千万不要相信他!”

  看到江承子竟然放下武器,卜银阳急的满头大汗。“殷都城内全是他家厉害长辈,最厉害的穆太师与仙师不分上下。若是放他回去便等于放虎归山!”

  “啪!”

  王子默调转平幽,用刀面狠狠地抽在卜银阳嘴巴上,随后用平幽在他的脖子上轻轻蹭了蹭,便有一条极细的血线沿着刀刃向下流去,还没来得及落地,便被锋利的刀刃吸收,不留一丝痕迹。

  卜银阳觉得肩膀上凉凉的,忽然间全身的力量急速流逝。

  就像活生生地被塞进坑里,一点一点儿用泥土掩埋一般,从脚底开始,力量渐渐消失,两条腿慢慢酸涩,犹如石化。

  卜银阳顿时脸色大变,扯着嗓子惊慌惊声尖叫。

  “啊,魔刀!”

  “是魔刀平幽!”

  九州神行学堂中,有一节课是对平幽的特别描述。这些事情王子默未曾从林玉娥与雪娇娘口中听到。

  平幽为云幽龙息岩精所锻,而龙息岩精又被称为魔石,嗜血夺魄。被锻成平幽后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甚至连国家也牵扯进来,差点儿毁了朝廷。最后魔头被所有正道人士堵在梨涧崖,断尸崖谷,平幽亦是不知去向。

  但魔刀威名却深入人心,每每提及便想起那场血雨腥风,忍不住心惊肉颤。

  “魔刀平幽?”

  江承子细细打量王子默手中的平幽,突然眼皮极抖心尖一颤,急忙抬起千机弩对准王子默脑袋。

  “你果然是魔头!”

  卜银阳吓得浑身酸软,不消片刻,裤腿间竟是流出黄白之物,阵阵热气蒸腾,臭的江承子更加羞愧难当。

  “大胆魔头,放开师弟,我给你留个全尸!”

  江承子将功力催到最大,弩上箭矢从墨绿色变成褐红色。阵阵血光从箭矢中乍现,竟是数不清的箭下亡魂在痛苦哀嚎。

  “魔头?”

  王子默眯起眼睛,指着江承子手中的箭矢说道:“你即是杀人,却图增加箭矢威力,禁锢亡魂摄人心魄。这难道是正道所为?我看分明是魔头行径!”

  “他们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在我念力的焚烧下,苦修数载,争取早日蜕魔成圣!”

  江承子镇定自若,大义凛然道:“魔头为魔头鸣不平,你当真要逼我鱼死网破?”

  “蜕魔成圣?”

  王子默笑了,多么大义凛然的辞藻,用来掩饰自己的恶行。

  这便是九黎的作风?

  这便是汉王的作风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