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六章 江承子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19  |  更新时间:2020-01-16 10:04:01 全文阅读

“吱!”

  这时,鬼娃突然“吱”的一声尖叫,竟是被江承子用修罗棍抽在后背上。

  从修罗界来的业火灼烧鬼娃,在它那胖嘟嘟的后背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火红印记,痛的它飞速跑进鬼母怀中,“啵”的一声,破开白花花的肚皮钻了进去。

  鬼母见状急忙收回脑袋,抚着肚子安慰鬼娃。她放开王子默,突然抬头望向殷都。

  流民在雉姗的引领下被几十名修士带领着,顺利与通天塔请来的阴兵汇合,平安进入殷都。

  而后三名高大的阴将骑着战马,越过重重鬼影,高举着长戈迅速向鬼母冲来。

  鬼哭巷与地府向来势不两立,五大鬼王更是与阎君水火不容。

  看到有阴将前来送死,鬼母立刻放弃王子默,奸笑着冲上去,与三名阴将厮打在一起。

  刹那间,哀风怒号,阴戾阵阵。

  趁着空当王子默赶紧跑回殷都,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心里噗通噗通的。

  不知什么时候卜银阳出现在江承子身边,两人窃窃私语时抬起胳膊指向自己。

  卜银阳,他竟然还没死!

  王子默加速狂奔,却不及早已学会御空而行的江承子。

  九黎逆修阴阳,五行虽然分为初、中、后和圆满,却又被细分为一星、二星、三星、四星以及五星。与其相对应的便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星耀。

  每增加一颗星,实力便呈几何倍飙升。

  三星的修士能单挑五个两星修士,五星圆满则仅次于阴阳大境下,披靡所有五行星耀,不管多少人,都无法撼动五星修士的护体罡气。

  江承子与鲁都天一样,比卜银阳多一星,属于五行三星。

  不管正修道盘还是逆修道盘,五行星耀始终处于中间重叠区域。所以在实力上不难看出,修为尚在两仪圆满的王子默,与江承子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甚至连卜银阳都赶不上。

  “不好!”

  雪娇娘安排好流民,突然心头跳个不停,跳的胸口沉闷,仿佛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默儿有危险!”

  赑屃将流民赶到殷都就回去了。

  巨大的石人恢复原样,长鞭缠于腰际,瞥了一眼狼狈逃命的王子默,随即古井无波,渐行渐远。

  “魔头哪里逃!”

  江承子收起修罗棍,手中光华闪烁,竟是现出一把千机弩。

  那千机弩呈翠绿色,弩身用青藤打造,弩弦则是当下最盛行的金蚕丝编织而成。运功时,千机弩上瞬间长满嫩绿的枝丫,仿佛随时开放的花骨朵,一点儿也看不出搭在弦上的箭矢充满杀机!

  江承子信手在空中轻轻一抓,便见一支箭矢出现在弓弩上。

  弓满如弦月,箭矢似流星。

  江承子左手拖着千机弩,右手握住弩托,瞄准王子默的大腿,手指轻轻一勾。

  刹那间,千机弩发出连串儿的“嗡嗡”声,将宫中箭矢送飞出去。

  “刺啦!”

  王子默跑着跑着,突然一个趔趄向前扑了出去。

  矢尖擦着右腿的皮掠过去,将前方的岩石震得粉碎。而王子默却是被飞溅的岩石所伤,崩的胸口阵痛不已,与鬼母留下的牙印恰好合并在一起。

  “好强的力道!”

  若是插在身上,还不得留下个大窟窿!

  王子默暗暗心惊,他不敢继续跑直线,而是转着圈围着大树躲来躲去。

  耳朵边不断传来箭矢的呼啸声,将一根根腰身粗的树干直接对穿,整根没入地下不见踪影。

  数击不中,江承子心中微怒,爆喝一声,手中箭矢霞光闪闪。他将元气注入千机弩,眨眼间中央箭矢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不一会儿竟是摆满九支。

  九支箭矢,只有中央一支为真。

  翠绿的弩身在元气的催化下身形暴涨,宛若张开的碧色羽翼,缠绕的青藤上竟是开出一朵血色的彼岸花。

  纤细花丝快速生长,当彼岸花完全开放之际,宫中的九支箭矢瞬间消失,带着墨绿色的火焰,呼啸着射向王子默藏身的巨石后。

  真正地箭矢冲在最前面。

  剩下的八支,有三支在前面呈螺旋状分散开,像是开路的警察,将后面并成一线的四支箭矢护起来。

  “轰!”

  巨石碎裂,露出王子默诚惶诚恐的眼神。

  他一边后退,一边挥刀阻挡。一支支灵力所化的箭矢撞击在平幽上,竟有股股电流传递到掌心,麻麻地,差点儿使平幽脱手飞出去。

  “铛!铛!铛!”

  阻挡前三支箭矢王子默本能使然,来不及思考便挥刀挡了上去。

  这三支箭矢凝聚了江承子三成的功力,分列前阵,不仅防止了碎石干扰后方箭矢,还破开音障,以防破空声让四支箭矢偏离原有轨迹。

  江承子精打细算,每一个细节都算的准确无误。这不仅仅是修为上的自信,更是对大自然超强领悟的支撑。

  这是对道的领悟和造诣!

  三支过后,王子默感觉肩膀以下仿佛从身上消失,麻的使不上半点劲儿。

  失去灵力的支撑,平幽慢慢恢复常态,王子默急忙将平幽握于左手护在胸前。

  右臂早已血肉模糊,整根胳膊被箭矢震得皮开肉绽,须臾便结满了深褐色的血痂。

  王子默瞪着猩红的眼珠,额头青筋暴起,如同蚯蚓般蠕来蠕去。他咬牙挺着,盯着最后四支不偏不斜,恰好射向心口的箭矢。

  四支箭矢平分江承子后七成修为。

  第一支作为试探,堪堪占据半成修为。

  “铛!”

  第一支箭矢撞在平幽上,王子默只觉得像是被滚石砸中胸口,前倾的身子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出数十丈。

  他强撑着身子不被掀飞出去,两条腿在草地上更是撑出两道半尺深的沟壑才堪堪稳住。

  “噗!”

  王子默忍不住喷出一口淤血。

  “铛!”

  紧跟着,第二支加深到一成半修为,箭杆比前一支略粗些,直径与拇指相仿。

  王子默右腿撑在后方,因为刚才的力道而不断颤抖。他咬着牙身体向前挺着,只听“砰”的一声,整个身子再也不受控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猛地向后飞去。

  巨大的撞击力推着残破的身子倒退,接连撞断三根松木才止住后坠的身躯,在身后的山石上砸出半个人形。

  “嗖!嗖!”

  第三支跟第四支接踵而至,箭杆越来越粗,实力也分别达到了两成跟三成。

  “啊!”

  “呃啊——!”

  王子默吃力地撑起身子,仰着头狂发飞舞,根根青筋绷起怒不可遏。他将手中平幽一把甩出去,赶紧从储物袋里掏出印有黛小沫的殷家玉纸。

  或许还有一线逃命的机会!

  王子默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平幽与第三支箭矢势均力敌,在第四支穿破时空,急速飞来时,王子默突然将那片白莲花玉纸收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徒手抓向箭杆。

  让黛小沫来挡箭,他做不到!

  第四支箭杆有手臂粗细,与王子默虎口摩擦,直接掀翻血肉,撕裂筋骨。但王子默做的不是阻止它,以他的本事根本做不到。

  王子默咬着牙咯咯响,双手用力向上托住箭杆,借助箭矢冲击的张力猛地向下一坠。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双耳失聪双目失明,箭矢毫不留情地刺穿王子默的锁骨,深深地插进山壁里。

  “咕隆!”

  山体内传出阵阵回音,接着便见整个山头从中间裂开,一点一点儿化成湮粉,“噗”地一声瘫在地上。

  江承子!

  王子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虽然没有亲耳听到他的名字,但是箭矢上却无不充斥着这三个字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