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五章 流民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793  |  更新时间:2020-01-15 22:46:01 全文阅读

王子默跟在鬼母身后,双眼呆滞而无神,慢慢的竟呈现出死灰色彩。

却听鬼母在前方“咯咯”笑着,荡起阵阵涟漪,引着王子默离开绰绰鬼影聚集地,向着鬼哭巷走去。

“江承子师兄,那有难民被厉鬼勾走!”流民外围,有一彩衣女子,指着王子默对领头的大师兄呼喊。

那被称作江承子的人循声看去,果真见一流民行动僵硬,犹如丧尸,被一红袍大肚女鬼引着,离鬼群越来越远。

“雉姗师妹,你先顶上,我去救他!”

江承子二话不说,将手里的佛陀宝莲交给师妹,调转方向,扭头冲着王子默飞奔过去。

万丈佛光普照大地,呢喃佛音瞬间穿透重重鬼影。

王子默忽的清醒过来,顿时发现眼前站着的哪里是什么妖娆女子,分明红粉骷髅,画皮腐尸,嘴巴里半尺长的尸虫子往外爬,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他急忙抽出平幽挥刀斩下去。

真正地平幽只需一点点阴灵力就变成战斗状态。根根藤须缠在王子默胳膊上,插进血肉与每一根血脉相连。刀背上的锯齿犹如狼牙,闪烁着森寒的光芒,令敌人闻风丧胆。

更让人惊愕的是刀尖吞吐的半尺近乎实质化的寒芒!

平幽在王子默手中发出欢呼,犹如寻到主人的小狗,呜鸣叫着,将面前的红粉骷髅劈成两半。

“幻觉!”

王子默眼珠子转了一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个影子,随着他的脚步变换位置。

“笃笃……”

突然,鬼母猛地冲向王子默后背,伸着长长的指甲抓向猎物的脖子。

与此同时鬼母的肚子从中间破开,“啵”的一声,露出鬼娃阴森可怖的脑袋,“喈喈”笑着,勾起游隼般的爪子,划向王子默后心。

“师弟小心!”

见王子默瞬间进入战斗状态,江承子便知道他并非难民,遂以师弟相称。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着鬼母将要掐住王子默的脖子,江承子空中定身,双手并指成剑向前一指,腰间鼓槌大的修罗棍瞬间飞出,带着“呼呼”的破空声,眨眼便抵在鬼母后脑门上。

“多管闲事!”

要是鬼母继续掏掉王子默的心肝,那么她必然会被修罗棍打的脑骨迸裂,魂飞魄散。

鬼母愤然转身,张开嘴巴吐出鬼娃。

母子分离双方交战,一时间战场分散,王子默终于有机会喘口气,抬头看向凌空而立的江承子。

“好熟悉的服饰!”

王子默内心为之一秉。终于想起那是九州神行学堂的学子!

当初在骆驼峰,那些第一批跟随卫国侯到来的学子,除了卜银阳外,全部饮恨黄泉。

后来,卜银阳追随诗鸾来到殷都,之后便不知下落。

竟然是他们!

是卜银阳的师哥师姐们,他们没有在三合庄逗留,而是直接翻越神像山,深入昆虚,没想到却被赑屃截住。

王子默猜的一点儿没错。

汉王大意,以为有仙师打头阵,后面的路必将平坦无阻。所以在第二批神行学堂的学子中,竟然没有高手坐镇,一个个皆五行星耀境界,由江承子带领前往昆虚。

他们沿途得到消息,昆虚夜晚多鬼修,两名方士显然在这么多的鬼面前束手无策,遂立刻配以佛系法器,用来夜晚驱鬼。

然而,令江承子没想到的是,战舰飞得稳稳当当,眼看着就快到达皇城。却不曾想飞行中突然被一鞭子抽下来!接着便看到无数流民被一只巨龟赶着跑,巨龟上赫然站着石人,挥舞着鞭子驱赶他们。

一行人没有高手坐镇,本以为可以平平安安的与仙师他们汇合,没想到中途遭此劫难。

一路奔波劳累,看惯了流民疾苦。

幸好看到前方有城池可以避难,却又被一群恶鬼挡住去路。

九黎人逆修大衍,未至两仪惧怕鬼物。

然而眼前之人明显不是方士,而且修为顶多是五行中后期,怎么会不怕鬼母呢?

王子默相当费解。

鬼娃斗江承子,鬼母战王子默。

孙小圣给了他丹田护甲后,便不惧怕任何元神魅影。

然而真正与鬼母交起手来,王子默顿时感觉捉襟见肘。

从韩都督那学的武技耍起来跟打在棉花上一样,想要动用法术,却只会阴阳分天地裂与阴阳聚天帝崩。

鬼母当然不会给他分裂阴阳的机会,况且鬼母乃纯阴之物,哪儿有阳可以分、可聚?

“哎,早知道就先跟婆婆学几招法术了。”王子默内心叵测。

然则鬼母亦是越战越心惊。

不知为何,她从鬼哭巷呆的好好地,突然有感东方福泽天降,于是被莫名地牵引到殷都,恰好遇到王子默被鲁都天背着进城。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鬼母一眼就看出,眼前的人命中不凡。如是吃了他,破圣称帝不敢奢望,但超越鬼王老四,不再做那千年老五总是可以的。反观眼前的小子,什么也不会,却手里拿着个至阴法宝。

尤其是那根还没抽出来的黑铁棍子,更是让鬼母忌惮三分。

慢慢地,鬼母眼中戾色一抿,下定决心要吃了他。

再看江承子和鬼娃,却斗得不亦乐乎。

那鬼娃竟是尸体,藏在鬼母体内,一尸一鬼,怪不得能在鬼哭巷五鬼中占据一席之地。

殷都城外。

曾经沧海桑田,官道笔直绿树成荫。一颗颗桑槐垂于驿站,策马衙役荫下乘凉,便有官人奉上凉茶甜品,以解路途之乏。

然而今日,古城荒废,万亩良田无人耕。

放眼望去,各种树蔓层层叠叠,霸占良田摧毁驿站。城外一片潇潇,往日欣欣向荣一去不返。

王子默被鬼母追着打,束手束脚,不一会儿竟是鼻青脸肿起来。只见鬼母突然飘到王子默后背,张开獠牙,趴在脖子上就要咬下去。

“唰!”

平幽在空中划出一条幽深的弧线,刀柄倒握沿着右侧腋下,猛地向后捅去。

“撕拉!”

半尺刀芒割破鬼母红袍,王子默双手捂住刀柄,咬着牙用力向后一捅,随后猛地拔出,借势身形翻转,双脚接连踏地,使出一招翻身取首级。

只见平幽从头顶转了半圈,宛如惊鸿艳舞,而王子默便是那翻舞的舞女。渐渐地,平幽旋转,从头顶慢慢落下,刀光散去时,王子默已经单膝跪地,长剑斜指身后。

“嗖!嗖!嗖!”

王子默右腿发力,身子瞬时向左平移三丈。

他知道,鬼母没那么容易打败。

果不其然,三道破空声从身后接连传来,回头看去,竟是三根削尖头的红松木齐刷刷地插在地上。

“嗖!嗖!嗖!”又是三根。

不一会儿,王子默周围插满树桩,每根红松木都有腰身粗细,削尖头插在地上。

“鬼影阵!”

江承子发现王子默被困在树桩中怎么也冲不出来,大喊一声,“师弟小心身后!”

厉鬼向来不与人正面直视,她们总喜欢躲在看不到的地方,此时鬼母正坐在一根树桩上,笑嘻嘻地看向江承子。

却见鬼娃与他旗鼓相当,斗来斗去竟是渐渐落了下风。鬼母随即给儿子加油打气。

“娘的宝贝儿,你先撑一会儿,待到母亲解决了这锅肉,咱们娘俩母子便联手,除掉这个多管闲事的人!”

“吱吱!”

受到鼓励,鬼娃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招招毒狠,竟是逼得江承子接连后退。

见鬼娃重振雄风,鬼母张开血红的嘴唇微微一笑,那张嘴越变越大,最后直接咧到后脖颈。

她轻轻拧了拧,便摘下自己的脑袋,放到胸前转过来看看自己的身子,然后猛地抛出,冲着王子默就甩了过去。

乌黑的头发从脑袋后拉长,末端攥在鬼母手里,被她的脑袋拽着,从一根根红松木间绕来绕去,像个织布机在布线,不一会儿就把王子默完全堵在里面。

“用离火!”

江承子大叫,声音却被一根根头发弹了回去,身在阵中的王子默什么也听不到。

“轰!”

鬼母的脑袋突然从头发里钻出来,盯着躬身戒备的王子默谑笑不止。

她猛地撞向王子默后背,凸起的獠牙犹如张开嘴巴的毒蛇,狠狠地插进王子默肉里,与根根肋骨卡在一起。

瞬时间,王子默脸色变得铁青,只感觉全身的生机尽数涌向后背,被鬼母的脑袋吸走,沿着根根发丝穿给坐在树桩上的无头女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