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九十四章 赑屃上有人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88  |  更新时间:2020-01-15 20:45:01 全文阅读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米人田。

所谓外力,除了吃就是泡了,再要不就是灌顶。

吃就是吃天地灵萃,灵丹妙药;泡就是浸泡药液,灵泉圣水。灌顶呢,则是直接进行功力传输。

这几个人还有任务在先,谁没事儿总开启灌顶模式?

这些人中,“泡”,穆太师最擅长用药,但他现在闭关了。所以只能用吃来弥补了。

雪娇娘物色来物色去,最终把主意打在了米人田身上。

“半年的米人儿,就是堆也能把默儿堆到六神。”

米人田感觉跟拉田的牛一样,被套了上套,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破了六神后呢?”

“再说吧,等老木头出关,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雪娇娘遣散众人,望着天上的明月盘心中踌躇不安。

此时此刻,王子默比雪娇娘还要叵测。

同样的方法,白云观的老残废巩壶用过,没想到来到这殷都城竟然又被雪娇娘再次提起。

哎!

难道我修炼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吗?

太衍经只有淬体行功图,两仪篇还是按照殷家的阴阳大境修炼,却修出了个假道盘。

功法这里有的是,竟然没有一个能练的。难道还是跟灵台外的那股戾气有关?

蓦地,王子默心生怀疑。

这里也有功法并不是需要先开启灵识,比如孙小圣的“大圣奇功”。

王子默也是没法修炼…!

如此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圆月夜色迷人,将院子里的枇杷树照的格外妖娆。

米人田守在李府门外,见雪娇娘摇着头走了出来,赶紧凑过去低声问道:“你觉得是不是天神的问题?”

天色怡人,雪娇娘抬头望了望日晷并未作答。

今晚赑屃攻城,不知殷都能不能撑下去。金圣国已经无城可挡,六神兽齐聚皇城,这天恐怕又要变了!

金圣三百二十三年,人皇薨逝,新皇不接,从此皇城一空就是三十年。朝廷名存实亡,城池屡屡遭遇神兽,百姓流离失所,民心不聚,彻底对朝廷失去信心,竟有大批流民去往失地,从此一去不归。

金圣三百五十三年,六神圣兽齐聚皇城,恐怕金圣国这个名字,将会写入历史,成为永远的记忆。

雪娇娘眼角泪花晶莹,仿佛被这悲壮的历史感染,怜悯天下苍生,被六神所迫,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不能自拔!

亥时,丧皇钟如期敲了八下。

到了子时,依旧没看到赑屃的影子。只有殷都城外鬼影绰绰,在阴森森的鬼影中,有个红色的影子在城门口逛来逛去。

那鬼影披头散发,穿着赭红色的长袍子,露着半截白花花腿肚,始终盯着殷都城不断叮咛。

雪娇娘,米人田,林玉娥,孙小圣,苏三婆,还有王子默跟鲁都天,纷纷站在街口,想要一睹赑屃的风采。

若是知道自己如此受欢迎,整个殷都城能喘气儿的除了穆太师,都来欢迎它,当是受宠若惊。

“吱吱!吱吱吱!”

那个红袍子女鬼突然张大嘴巴,指着王子默跟雪娇娘咆哮起来。声音来自腹腔,沉闷,惊悚,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只听“咔嚓”一声,那颗披散着头发的脑袋猛地裂开,随即向后倒去,留下一排又白又整齐的牙齿栽在下巴上。

接着从女鬼的喉咙里冒出个小脑袋,那个小鬼双眼赤红,脸呈墙灰色,几根稀疏的头发贴在皮包骨头的脑门上,张开嘴巴,竟然露出几颗苍老而又稀疏的牙齿。

“鬼娘!”

雪娇娘惊愕。

“鬼娘是谁?”王子默看这女鬼有些面熟,看了看鲁都天,两人同时脸色大变,顿时想起初临殷都时,那个在旁边碎碎念的女鬼。

“是鬼哭巷的五大鬼王之一!”雪娇娘叹了口气,上次救王子默时与鬼哭巷结下梁子,没想到竟是鬼娘亲自找上门来。

眼看着子时将过,丑时来临。

殷都城外突然传来阵阵轰鸣,接着一只比巨龟还要大上一圈的赑屃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

“这龟儿子,怕不成迷了路?”孙小圣揶揄着。

“可不是嘛,咱这殷都倒是跟玄武杠上了,派出一个个龟儿子来攻城,简直是送补品来了。”米人田也跟着吹大牛。

“啥龟儿子,那是鳞虫之长瑞兽龙之九子第六子,名为赑屃。样子似龟,喜欢背个石碑,又叫霸下或者龟趺!”

幸亏林玉娥及时纠正错误,否则王子默还真的被两人带茄子地里去了。

悻悻地瞥了眼米人田,王子默再次看向赑屃。

夜色中,赑屃奋力地向前昂着头,四只脚顽强的支撑着身子,驮着隐在黑暗中的巨大物,努力像殷都走来。

终于,王子默看清赑屃背上驮着的是什么。

他瞪大眼睛,指着城外惊呼道:“赑屃上有人!”

霸下憨厚而祥瑞,不曾想却背负巨人做攻城之事。

随着距离殷都越来越近,众人的视线渐渐开阔,依稀看到赑屃前面数不清的流民被驱赶着,向着殷都疯狂涌来。

“有流民!”

鲁都天喊了一声,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他已经彻底把自己当做殷都人,代替母亲扛起责任。

“快,把城外的鬼驱散!”

雪娇娘顿感事态不妙,这么多的流民不知从什么地方集中涌来,长途奔波下身体劳累成疾,灵魂不稳肯定会被城外的鬼给盯上。

一旦被厉鬼附身,涌进城内,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

“燃通天塔,请阴兵!”

雪娇娘不慌不忙下着命令。

话音落地,通天塔四周关着门的那些房子突然敞开屋门,一个个黑白相间的人影相继涌出来。不消片刻,巨大的阴阳图訇然运作,沿着逆时针转动,顷刻间通天塔燃烧起来,犹如巨大的香烛,一点点儿蚕食自己。

这是王子默第二次见到通天塔燃烧,心中同样充满敬畏。

第一次见到通天塔的时候,他领悟阴阳,塑造道盘。没想到时隔半月再次相见,竟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鬼母悠哉哉地把脑袋扣回来,染成紫黑色的长指甲在伤口轻轻一抹,那张脸再无裂痕,变得光滑如初。

她盯着王子默,悠悠然取出一片红纸,递到唇边轻轻含住,然后着力抿了抿。

虽然遥远,却似近在眼前。

仿佛鬼母就坐在梳妆镜前面,而王子默恰好站在鬼母身后,望着镜子里的花黄如玉,四目相凝,痴痴然走了过去。

“咯咯咯,咯咯咯!”

众人各司其职,包括鲁都天在内,都被雪娇娘派去戍守城门,严防恶鬼附于流民身上混入城内,没有人注意到王子默已是被鬼迷了心窍。

空荡荡的笑声只有王子默自己听得到,他被鬼母引着,距离殷都越来越远。

此时,在赑屃的前方,数不清的流民争相奔跑。

他们身后,那个巨大的石人挥舞着手里的鞭子,狠狠地抽在地上。卷起马车大的泥土,将跑在最后面的难民压在沟壕里。

他们来不及喊一声,便与亲人天人两隔,留下妻儿老少捂着嘴留在坑边,惶恐地望着巨大的赑屃从头顶碾过。

霸下无生魂!

那些来不及跑掉的流民,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吸成人干,留下一堆骨粉撒在路上。

流民的前端跑着几十个身穿奇装异服的人,他们早就发现前路被无数鬼魂挡住。只见领头人振臂一呼,几十个人立刻团结在一起,转眼间组成个箭头,由那名身穿白衣的领头男子引着,毫不犹豫地冲进绰绰鬼影中。

“大家散开,呈包围状,把流民护在身后!”

领头男子当下祭出法宝,那是一尊佛陀法身,竟是圆寂后的佛陀被炼成宝物供人驱使。

佛陀法身迎风见长,坐于莲花上,万丈佛光直冲天际。

佛光下,数十修者瞬间犹如沐浴金光的铜身罗汉,一个个精神抖擞,面对厉鬼丝毫不惧。

“没想到流民中有修士守护,真是太好了!”

佛光撕裂黑暗,让厉鬼无所遁形。雪娇娘放下心来,忽然发现身旁的王子默不见了。

“默儿呢?你们谁看见默儿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