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十七章 醉翁之意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479  |  更新时间:2020-01-13 22:55:01 全文阅读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诗鸾阻断王子默。

“坐!”

白袖飘飘,仙风道骨。

诗鸾摊开手,指着对面让他坐下。

一壶茗茶早已备好,飘香四溢,茶烟袅袅。仔细看去,茶杯白釉青花,茗茶从紫砂壶中倒出,激在茶杯里,转了半圈慢慢恢复平静。

茶烟如山水画,山不高,岿然磅礴,水不深,龙气缭绕。

“喝茶!”

诗鸾闭上眼睛,嗅着茶香如痴如醉。

王子默想婉拒,手却不由自主地端起茶杯,汩汩茶烟飘入鼻孔,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他将茶水一饮而尽,却见诗鸾竟是端着茶杯浑身颤抖。

许久后,诗鸾才放下茶杯,水已凉。

他换上水兀自说道:“天山茗茶,苦海咸水。世人皆以山泉煮茶,殊不知水越咸,茶越香!”

重新换上水,诗鸾再倒了一杯,看着王子默轻笑吟吟。

眼前的小子他看不透修为,就在刚才品茶的功夫,分明感受到神的力量。

丹田里道盘八九个,这是犯了修行的大忌。不过却也实数难得,竟然从天劫下活命,便更想和他比试一番,看看这九个道盘是怎么运作的。

诗鸾悠哉悠哉哉,王子默却心急如焚。

“战舰借我,来日必将牛马相报!”

“做牛做马用不着!”诗鸾比王子默要矮上许多,顶多到他的胸部。

他忽然站起身来,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到王子默跟前,用力拍了拍王子默的肩膀。附耳说道:“你只要打赢我,不用借你战舰,本尊直接告诉你那丫头在哪儿!”

王子默顿时感觉肩膀上如负山岳,身子歪了歪,竟是没抗住,“吭哧!”一声,手掌摁在茶杯上,鲜血瞬间染红了洁白的瓷釉!

诗鸾信手一挥,战舰上空顿时往日再现。

圆圆的月盘下,一艘庞大的战舰缓缓漂移。夜色时而昏沉时而乌亮,昏沉时不见万物,乌亮时下方高耸的树干上针叶清晰可辩。

舰外鬼影绰绰,忽然下方的针叶松林里出现个纤弱的影子。

昏暗的月光下,那抹明亮的鹅黄色深深地刺痛王子默心扉,两个标志性的小辫子在脑后束成一股,紧张兮兮地躲在一座破旧的寺庙里。

“寺庙!”

王子默双目如炬,探着脑袋想要看仔细,却恰逢乌亮与昏沉交替时,看不清到底在什么地方。

“多谢!”

王子默拱手作揖,转身欲走,却被诗鸾拦住,谑弄道:“果真是被情冲昏了头脑,那是两天前飞船路过的映像,你去了也找不到人的!”

“最起码有了线索不是?”

王子默欲走,却发现膝盖牢牢的定在甲板上,扭头盯着诗鸾咆哮道:“放开我!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百般刁难?”

“无冤无仇?”诗鸾歪着脑袋。

“那个丫头值钱的很!”

他伸出食指,摸了摸鼻头,转到王子默身后,负手望向被鬼脸缠住的黛小沫,“梨涧崖和鬼哭巷都要她,九黎的殷家也要,但是不要活的。我与殷家有交情,你说是不是要顺手帮他们清理门户了!”

诗鸾说的轻描淡写,听到王子默耳朵里却完全变了样。

他像头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一样,疯狂的撞着铁栏,想要冲出去将外面的人撕碎。

“啊!放开我!”

王子默顿时癫狂,赤脸丹目,咬着牙恨不得把诗鸾撕碎!

“可以,只要你打赢我!”

诗鸾并未转身,手指头弹了弹,王子默顿觉全身轻松,在甲板上一滚,顺势隐入黑夜消失不见。

耳边传来诗鸾的谑笑声:“三个地方,你猜她被送到了哪里?要是追错了方向,怕是回头就来不及了!”

诗鸾凌空信步,踏着虚无来到黛小沫身后,随手扇飞四周的鬼脸,捏着那纤细羸弱的脖颈,幽幽说道:“你本可抽身自保,为了他与昆虚鬼修交恶,值得吗?”

两人个头差不多,仔细比较起来诗鸾还要比黛小沫矮上半头。被他这么捏着,黛小沫竟是抿嘴轻笑,道:“踏入殷墟便觉得被人盯上,原来是为了它!”

“吱吱吱!”

鬼娃从诗鸾背后探出半个脑袋,见到黛小沫乃是强弩之末后,兴奋地拍着小手崩出来,脖子上的残镜闪烁着妖异的红芒,随着它迫不及待的心情,跳跃地愈发急迫。

“吱吱吱,吱吱吱!”

“聒噪!本尊答应的事情自然会办到!”诗鸾抬手抽向鬼娃的脸蛋,却被它快速躲过去。

“哼!”

诗鸾阴冷的笑了笑,胳膊陡然暴涨,追着鬼娃“啪啪啪”就是三个大嘴巴子。

“下次再敢躲,这张脸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吱吱吱吱。”

鬼娃捂着脸发出幽怨的声音。

“倒是你,留着好好地尸池少主不当,为什么非要来昆虚趟这浑水?”

诗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不如做我器魂,以本尊的修为,在九黎你可称王!”

“吱吱吱?”

鬼娃敢怒不敢言,还没抬头便看到一柄巨大的剑尖抵在眉心。

“若不答应,本尊也不勉强。那鬼头看中了你的帝王命格,拜托本尊给它换命呢!”

诗鸾收起巨剑,幽幽叹息道:“不过最终结果还是一样,交换命格后它同样跟随本尊,永世为奴!”

“吱吱吱!”鬼娃点头,跟啄米的小鸡似的。

“不过嘛!区别还是有的,就是你的小情郎,本尊是否除掉他,全看你的意思了!”

恰逢此时,王子默返回。看到诗鸾欲对黛小沫不利,顿时怒发冲冠!

“战!”

这里原本是万尸山,而今夷为平地,化成尸油被掩埋在泥土下。始作俑者狂发乱飞,根根青筋盘错在脖子上,铁青着脸怒目而视。

旷地上,两个少年针锋相对。

诗鸾摆摆手,鬼娃退到一边不敢对黛小沫轻举妄动。

它眼神从黛小沫身上瞟来瞟去,深深地知道,盘子里的肉只有尊者的份。自己不管尝到尝不到,尊者是不会放任自己的,结局只有一个,便是契约为奴!

看到鬼娃退出战场,并且不再纠缠黛小沫,王子默长长舒了口气。原本打算将离乾钟罩在她身上,现在看来增加自己的实力才是上策。

仔细想了想,王子默还是放心不下,离乾钟离体而出,化作熊熊赤焰离火罩,把黛小沫护在里面。

平幽在斗龟的时候断成两截,现在还插在巨龟的尸体中。

至于天冥杵,目前他还不想拿出来。

这黑铁棍到底是什么,来自何人之手?他还没弄清楚,况且这个诗鸾的元神肯定比自己只强不弱,还是用来运功的时候偷偷开启神识吧。

一时间,王子默竟然没有了趁手的兵器。

他从鲁都天的储物袋里找出个鞭子,在空中甩出“啪”的一声脆响。

这鞭子眼熟,王子默看到藤身上的针刺时,顿时想起来,这是那日王家大家长用来抽他的孝鞭!

“吆!竟然是孝鞭!鲁家就会大批量的仿制法器,就是不知道你这根孝鞭是真是假?”

诗鸾嗤之以鼻。

“是真是假,试试便知!”

他突然张开双臂,满头黑发无风自动,同时一尊三丈金身在身后缓缓凝现。金身双手环抱,掌心之上悬着一副阴阳图。这是阴阳大境特有的标志。

“这里的灵力果然充沛”

诗鸾站在金身脚下很是享受,他抿指成剑,右手向前甩出,顿时身后的阴阳图一分为二,化作一黑一白两根蛇矛刺向王子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