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八十一章 被骗怕了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67  |  更新时间:2020-01-12 15:16:01 全文阅读

竟是这样!

果然成了大桀的累赘!

望着满目疮痍的万尸山,王子默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值得。

为什么还要活着,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大桀不需要我,不想让我跟着。我该去哪儿?

整个世界,人情世故,都是虚幻的,骗人的!

有什么意义?

王子默像是溺水中逐渐下沉的孩子,数不清的气泡从鼓起的衣服里冒出来,却避过最需要它们的鼻孔,从耳边“咕噜噜”跑了过去。

突然,下沉的身子蹬了两下腿。

这不是垂死的挣扎,而是求生的渴望。

他睁开眼睛,仰起头望向水面上波动的天空,那是他向往的地方,是得以生存的空间。

所以他伸出胳膊,拼命地向下拨水,身子终于不再下沉,继而向着天空浮了上去。

不!

还有意义!

王子默突然张开嘴巴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虽然带着灼烧的焦糊味,却能够让他重新焕发活力。

应该回去,离开昆虚,回到三合庄。

那里还有父母,还有殷箬彤。

不过不是现在,我必须让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在卫国侯手下活命,强大到能在白马亭立足!

这样才能光明正大地回去!

死灰色的瞳孔渐渐燃起生命之火。王子默将一头狂发束于脑后,打起精神,调整好气息,用最好的状态应对接下来的恶战。

尸王!

开始的时候,王子默以为那个婴孩就是尸王。

后来发现王桀一直在山下缠斗,便以为与王桀交战的是尸王。

没想到!

没想到尸王竟然是个半截尸,躲在万尸山下,以尸养尸!

万尸山,靠着祭坛!

一场劫难后现今被化成尸油湖,到处笼罩着腥香和腐臭交杂的气味。

湖面呈金黄色,低温下迅速凝上一层白脂,上面飘着残肢断臂,慢慢地将中间的大坑填满。

不消片刻,尸油完全凝固,呈现出一片白茫茫的死寂。

望着偌大的尸油湖,王子默忍不住头皮发麻,挠了挠头手指仿佛钩在骷髅头枯槁般的头发上,被血污沾染地生涩难分。

残忍!

这湖到底有多深?湖底下到底有多少冤魂?

又是谁居心叵测,把半截尸埋在万尸山下。敢在祭坛旁边动手脚,养出这个恶尸又想做什么呢?

死僵踏着尸油席卷而来,犹如王桀带着王子默去村口烧的黄表纸,火星隐隐,一阵风吹来,迅速死灰复燃。

平静的油表层被淌出一条路,距离王子默越来越近。

凄愁的音律回荡在荒凉的阡陌间。无数缥缈游魂被音律所引,好像迷失的孩子寻到回家的路,纷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殷都以北是广袤无垠的田地,却疏于管理变得杂草丛生。

此时此刻,片片土地相继龟裂,一只只枯槁般的手掌伸出来,扒开泥土,露出一双双浑浊无神的眼睛。

尸鬼丛中黛小沫白衣袅袅,宛若天上翩翩起舞的仙子,小巧玉足浮空而踏,波光嶙峋,生出一朵朵洁白的莲花。

茉红颜站在外围,遥遥看着。

这位央池少主年幼无邪,虽然暂时得到以尸婆为首的那群死僵的支持,却还羽翼未丰。整日里忧心忡忡,直到遇见自己的如意郎君才喜笑颜开。

“哎!真是个傻丫头!”

看到黛小沫享受在前所未有的快乐中,茉红颜摇头轻叹:“但愿此行能够得到人皇镜,只有这样才能让少主在央池站住脚跟。”

“当心!”

正当时,半具野牛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带着呼呼的破空气踢向黛小沫后心。王桀厉声警告顿时惊醒茉红颜,她急忙飞身而起,伸出素手抓向半截尸。

在黛小沫惶恐的目光中,半截尸竟然生生止住攻势,凌空转身突然发力,“砰”的一声,将千百尸鬼中一个双目渐渐清明的死僵捶爆脑袋。

“砰!砰!砰!”

接连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一个个脑袋相继落地,滚到黛小沫脚下。

她顿时万分气恼!鼓着腮帮子就要冲上去。

这些死僵好不容易召集起来,自己想尽办法用歌声唤醒他们的神智,希冀能够产生尸王,从而让王桀练出尸生丹。

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刚刚产生神智的死僵踢爆脑袋,而且还一个不剩!

半截尸并不恋战,达到目的后迅速逃离,眨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夜很长,长到王子默怀疑黎明到底会不会再来。

不知道被咬了多少口,抓破多少皮!满是伤口的身上沾满了腐臭的黑血和肉块。

死僵再次如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扑上来。

王子默想起小时候割稻谷的事情,绵长的地垄望不到头,每次抬头都发现,才只是前进了一小点儿,尽头依然在远方。

那个时候,他就颓然地坐在地上,等着大桀从前面杀回来,然后屁颠屁颠地跟上大人们的步伐。

累了!

这一次王子默真的累了!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心力憔悴,连呼吸都感觉是拖连身体的累赘,想要停止,忘掉!

平幽卡在一个死僵的肩胛骨上,天冥杵插在死僵的胸口,左手的冰蚕手套不知道掉哪儿去了,掌心里挂满黏糊糊的油脂。

王子默蹲在地上,任由死僵如大山般压过来,身心俱灭成灰!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突然,寂静的夜被一声急切的尖叫撕破。

“吱吱!”

白胖胖的婴孩尖叫着,踩在众多死僵的头顶上,向着王子默扑过来!

死僵退避,婴孩挥舞着稚嫩的小手挠向王子默眉心,霎时间,一张鬼脸突然冒出来,发着沙哑的“啊啊”声,跟婴孩斗在一起。

“他们把我当做敌人,难道是因为这张鬼脸?”

王子默幡然醒悟。

之前在婴孩的黑瞳中映出的鬼脸,原本以为是在鬼火中,没想到竟是来自他的身上,而且让婴孩感到惧怕的,也是那张从鲁都天体内跑出来的鬼脸!

尸鬼虽为一个词,却是一对积怨已久的仇人!

尸有体,鬼无形。

倘若鬼占了尸身,而且是具刚刚萌生意识的灵尸,这将是一场灾难性的浩劫!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快跟我走!”

王子默艰难地回过头,恰好看到雪娇娘那张愈发年轻的脸。他顿时警惕,惊恐地瞪大眼睛,摇着头吃力地往后挪。

上次就是因为雪娇娘,那个假的雪娇娘,把他领到戏台子,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惨样。

“我是真的婆婆,你看看!”雪娇娘往前走两步,王子默向后退两步。

早已做好必死之心的王子默,看到雪娇娘后竟然害怕起来。他连死都不怕,却被骗怕了!

王子默执拗的摇头。

“走呀?”看到王子默惶恐的目光充满戒备,雪娇娘不由得自责起来。“哎,傻孩子,真是被骗怕了!”

若是没有这出戏,想要磨一磨王子默的性子,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原本可控的事情变得失控,一切事情在王子默身上,都变得难以捉摸。

“我是真的娇娘!快跟我走!”

雪娇娘心系王子默安危,发现天地阴阳灵气不再紊乱后,随即折返而回。顿时发现王子默被一群死僵围着,不由得暗自责备自己,没想到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她原本想折折王子默的锐性,让他知难而退,安心地呆在殷都,好好调教一番。

只是任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王子默半路吃了个烈火蓝冰丹,引发天象不说,还带出了尸王的天劫。

双重天劫!

只有三成是烈火蓝冰丹引发的。

傻小子不明所以,竟然愣愣的扛下了七成。尸王渔翁得利不说,还想重蹈东郭与狼的故事,竟是贪恋起王子默体内残存的灵丹精魄。

她弯下腰,背起王子默。

回首看了一眼婴孩与鬼脸的战场,指间翻飞,顿时鬼脸气势大衰,哀嚎着向着鬼哭巷逃去。

“哎,人鬼本就陌路,这下救了灵尸结下善缘,却得罪了鬼哭巷。今夜……,又是时候了!”

雪娇娘叹息一声,背着王子默,踩着云朵向着殷墟飞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