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七十四章 殷都原民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40  |  更新时间:2020-01-10 19:54:01 全文阅读

“大桀?”

  穆太师看向正在慢条斯理,一件一件穿着衣服的鲁都天。

  觉察到询问的目光扫向自己,鲁都天急忙系上扣子,翻遍全身也没看到储物袋。寻到王子默腰间,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深吸口气平复剧烈动荡的道心后,匆忙走到穆太师身旁,耳语几句。

  “阴阳人!”

  穆太师顿时打起精神,踱步来到高高的太师椅前,猛地转过身,看着王子默略有所思,“还有个央池所谓的少主?”

  穆太师双目失神,“噗通”坐到椅子上,宽下巴由于激动,竟然无意识的抖起来:“那尸婆她……”

  听到尸婆两个字,雪娇娘眼里露出浓浓地醋意。

  那张笑吟吟的脸逐渐冷下来,瞪了鲁都天一眼,走到王子默身边,拉起他的手说道:“默儿,跟我走,咱们不在这儿碍人眼,我带你去外面逛逛。”

  雪娇娘一边拉着王子默往外走,一边回头叮嘱:“天黑别忘了把门打开!”随后低头看向王子默,“今儿个大畜生歇息,外面热闹着呢!我带你去玩玩儿?”

  “我要去找大桀!”

  王子默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悄悄瞥了鲁都天一眼,继续装傻充愣。

  “好啊!去找大桀!”

  出了门,沿着宽敞的走廊来到前院,绕过嶙峋假山便看到穆府巍峨耸立的大门。

  一路上,王子默释放心怀,童心未泯,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左看看,右摸摸,若不是雪娇娘拉着,早就钻进那丛紫竹林里掏鸟蛋去了。

  “那紫竹林进不得,别看这里风平浪静,其实鬼着呢!”

  雪娇娘噘着嘴,瞥了紫竹林一眼,摸着王子默扎手的头发,怨声载道:“那是尸婆种的,穆老头子娇贵着呢,里面有禁制,默儿要是进去了,骨头都剩不下。”

  王子默不明白,鸟能在里面搭窝,自己怎么就不能进呢?

  他从地上捡了个小石子,随手丢进紫竹林,想象中的狂风大作并没出现,那颗石子安然落地,不由得怀疑起雪娇娘的话来。

  这小心思,雪娇娘岂能看不明白,翻手间一支金簪子飞出去,还没打中鸟窝,突然光华一闪,在空中硬生生的没了。

  “看出门道了吗?”

  雪娇娘俯下身子,按住按住王子默的肩膀,提起拐杖扫了一圈,“在这里自然生长的东西不受约束,人工打磨的就……”

  雪娇娘引着王子默的视线瞅了眼立在墙根儿的竹竿,笑眯眯的说道:“还有那鸟儿,可凶着呢!默儿要是惹恼了,千万别心慈,它跟狗一样,你怂了它咬你不放,你硬了,就把它往死里整!明白了吗,默儿?”

  “嗯,明白了!”

  王子默受意,暗自记下了。

  跟在雪娇娘身后,王子默大开了眼界。这里哪儿动不得,哪儿藏着宝贝,雪娇娘绝不藏私,给王子默讲的淋漓尽致,有时候甚至亲身示范,教王子默破解之法。

  从三合庄长大的他哪里见过这等宅院,五进五出,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处处玄机。那琉璃瓦片色泽亮丽,金黄金黄,若不是雪娇娘告诉他,这瓦里藏有闪电,修为越高反击越强,王子默还蒙在鼓里。

  “怪不得昨晚在梁角打坐,总感觉屁股底下麻麻的呢!那婆婆能告诉我,刚才路过的池塘里,莲蓬能采吗?”

  “能!当然能了!”

  雪娇娘媚眼绽放,瞬间乐开了花,“在这里,没有默儿不能干的,来,婆婆教你,那有一条小舟,你先乘舟到南岸,沿着岸边走,直到看到最东边儿的那朵荷花在你右前方,大概食指跟中指岔开的角度,你再沿着这条线走就能过去了。啧啧啧,好久没吃莲蓬了,香着呢!”

  “那等默儿有了空就采给你吃!”王子默一个马屁过去,雪娇娘乐的更是合不拢嘴,直夸王子默嘴甜,懂得孝顺老人家。

  王子默的小心思雪娇娘看的透透的。

  这家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么巴结自己还不是为了找到线索去寻哥哥。

  不过几十年来殷墟着实寂寞,雪娇娘就由着他任性一把。

  夕阳如血,风卷残云。

  跨过高大的门槛,雪娇娘用拐杖指着渐渐西去的暮日,说道:“外面鬼哭狼嚎,你还要去找大桀吗?”

  “现在几时?”王子默问道。

  雪娇娘回头看向城中巨大的日晷,“未时刚过。”随后又指着日晷旁高高耸立的通天塔,正颜厉色道:“那个地方,住着的都是晚上关门的和点灯的,你千万别去,不过去也没关系,穆老头子自有办法把你捞回来,除非他去晚了,只能捞出一堆骨头!”

  王子默听得毛骨悚然,暂时将找王桀的事情放下,跟着雪娇娘穿梭在宽阔的街道上。

  两旁是三人高的瓦色宫墙,红漆脱成褐色,斑驳陆离,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腐蚀。脚下的路由巨石铺就,打磨的光滑细腻,犹如水洗的镜面,在夜色中倒映着暗淡的月光。

  王子默抬头望向南方。

  昆虚是看不到裂天痕的。美丽而又危险的极光,在这片混厩的天空下,更是看不到半点儿踪迹。

  从而给他幼时的遐想,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他又仰头看了看月亮,圆圆的,散发着柔和明丽的亮光,后面同样跟着个黑色的弯弯的月牙儿。

  是上弦月,十月已去,隆冬降至!

  似乎觉出王子默的伤感,雪娇娘有意调开话题:“哎!老太婆好久没看到残月了,这个月盘早就看腻了!”

  连连叹息后,雪娇娘拉起王子默的手,攥在掌心,暖暖的很舒服。

  “默儿,走,我带你去集市逛逛!那有很多美妞儿,若是看上了,就跟穆老头子说一说,当天就给你塞被窝里!”

  言罢,雪娇娘提起拐杖点在地上,小脚迈开间,地面似乎折叠起来,拉着王子默几个呼吸便穿越重重楼阁,拐了几个弯儿,眨眼间来到一条更加宽阔的马路。

  掌心传来炽热的温度,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依稀记得,被大人手拉着手,还是五年前。雪玲姐姐那双柔软的,暖暖的,热情的手牵着自己,去田里捉蝴蝶,等着大桀捕猎归来。

  往事如秋,落败凋零。

  一时间,王子默很是珍惜,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温馨。

  “这里就是集市了,默儿你快瞅瞅,那个尖耳朵的小妞美不美!”雪娇娘像个赶集的大姑娘,拽着王子默东瞅瞅西望望。“可惜那是个妖精!”

  集市很热闹,不过王子默的目光始终盯着巨大的日晷,竖着耳朵听丧皇钟的声音。

  鲁都天说黛小沫在那里,那么大桀也肯定在那里。

  “不用听了,今晚丧皇钟是不会响了!”

  雪娇娘看穿王子默的心思,慢慢说道:“三百年前,人皇薨逝,丧皇钟每日亥时敲八下。却不料丧皇钟被邪恶利用,变成给畜生定时的闹钟,丧皇钟一响,畜生便得到信号,冲进城内大开杀戒!”

  “殷都原民越来越少,不得不从外面物色好苗子,保护城池万载基业!”

  雪娇娘竟是伤感起来,接过身旁的商贩递过的粘糕,张开小嘴,窝扭窝扭吃起来。

  “嗯,还是那个味!默儿,来,你也尝一个!”

  雪娇娘将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又拿起快粘糕塞进王子默嘴里。米糕入口即化,香甜沁脾,吃完以后竟感觉浑身舒泰,有着用不完的劲儿。

  王子默暗暗惊奇,却也把雪娇娘的话听得分明,感情自己是殷都原民物色的好苗子,来填充日渐稀少的殷墟人口。

  这个鲁都天,人贩子,刚才就该把他摁药汤里淹死!

  殊不知鲁都天也被蒙在鼓里。鲁太傅让他把王子默送往殷墟,实则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他。

  蓦然间,王子默耳根轰鸣。

  他看到小商贩摆在案板上的粘糕各式各样,而此时拿着的,竟是一个出落的异常标志的小萝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