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七十三章 有苦说不出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21  |  更新时间:2020-01-10 15:53:01 全文阅读

“现在该告诉我实情了吧!”

  鲁都天泡在药缸里,被里面的针叶扎得龇牙咧嘴。

  王子默也很奇怪,就两根针叶而已,怎么他表现的跟跳进油锅似的。

  好奇地走过去,低头一看。

  “我的哥!”

  王子默吓得差点儿蹲地上。

  捧着怦怦跳的小心肝,暗自庆幸:还好,老头没让我进去!这是在杀鸡儆猴,要把鲁都天当成鸡给杀了。

  他的着重点只在杀鸡上,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就是那只猴。

  药缸里并不平静,里面充满暗流,卷着两根针叶不断冲击鲁都天身上沾染的鬼气,像泥鳅一样,又湿又滑还又鬼灵,很是棘手!

  看到王子默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抹阴笑,鲁都天顿感不妙,当看到王子默拔手套上的针叶时,急的满头冒冷汗。

  “啊,啊啊!”

  不是他不说,而是说不出口。

  这药汤里放了哑草,有麻木神经的功效,是让泡药浴的人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若是没有两根针叶,药缸里暗流抚摸确实舒服地让人昏昏欲睡。

  可是……

  一切都变了味儿!

  “啊!嗷嗷!”

  鲁都天像个摇尾乞怜的小狗,嘴巴里发出脆生生的尖叫。

  一根针叶从空中划出完美的弧线,不偏不斜,恰好落向药缸。

  鲁都天瞪大眼珠子,慌乱地伸手去抓,却在哑草的功效下慢了半拍。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针叶“吧唧”一下,撞在自己胸膛上,顺着湿漉漉的熊毛就滑了下去。

  “嗷嚎!”

  两根针叶就够他喝一壶的,再加一根简直赛神仙!

  “不说是吧!”

  鲁都天摇头,王子默再拔一根。

  “还是不说是吧!”

  鲁都天端是后悔极了,他后悔在昆虚显山露水弄了些针叶。

  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贱不拉几地给了这挨千刀的王子默一些,还告诉他这是天然的暗器。

  结果,这混蛋就用在了穆太师身上,而穆太师竟然……

  接下来,他就学坏了!

  “果真是烂鸭子嘴硬!”

  王子默拔掉最后一根针叶,前前后后加起来,药缸里差不多有十来根了。

  鲁都天爽歪歪,翻着白眼,喉咙里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闷哼,断断续续,像是将死之人的倒气。

  “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王子默撇了撇鲁都天的储物袋,里面还放着一些针叶,要不要再加点?

  “嗯!吭哧!”

  这个时候鲁都天已经没力气叫了,看着王子默走向自己的衣物,顿时一脸忧愁,生无可恋!

  “待我脱困时,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打的皮开肉绽!”

  鲁都天咬着牙心中呐喊,发出最后一声闷哼,精神完全垮掉,索性昏死过去。

  王子默撅着屁股捣鼓鲁都天的储物袋,他见过韩都督的纳戒,自然知道这个小小的袋子里面另有乾坤。

  如果我也有这么一个袋子,装东西就方便多了!

  虽然王子默的东西不多,但都是宝贝,有雕琢着白莲花的玉纸、有从韩都督那顺来的药丸,还有背在背上的平幽,以及来历不明自个取了个名字的天冥杵。

  想到这里,王子默顿时感觉自己真的很穷,后悔没从韩都督那多拿点儿好东西。

  嗯,下次见了他……

  若是再表露出杀机,就不客气了!

  若是鲁都天看到王子默的几样宝贝,定会尖叫着昏死过去,再活过来,再昏死过去。

  除了平幽他见过几眼,但只是远观并没有细看,那个药丸若是传出去,足矣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王子默哭穷,真是屎壳郎捂着眼说闻不惯粪味,瞎矫情!

  “噗通!”

  王子默正想着怎么把储物袋打开,突然身后传来溺水的声音。

  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层浓郁的黑气笼罩在鲁都天头顶。

  随着他光溜溜的身子没进药汤,那层黑气越发清晰,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一张鬼脸,回头望着鲁都天的脑袋,白面极度扭曲,张开嘴巴不甘心地尖叫起来。

  “砰噔,砰噔!呜呜~咽咽……”

  低沉的呜鸣像是村口的鼓点,敲击着心房,离得越近热血越是澎湃,脑袋眩晕,意识沉迷。

  那张脸,正是昨晚尾随王子默的那张脸!

  虽然鬼脸还没完全聚齐,但那副狰狞可怖的面孔却尤为清晰。

  王子默立马害怕起来,他不敢再念先天十胎音,生怕这张脸再像上次一样,附在自己肩膀上。

  那种恐惧,一旦经历了,便终身难忘!

  眼看着鲁都天整个脑袋就要掉进药汤里,王子默百感交集,生怕鲁都天淹死,想要把他拽出来,又怕那张鬼脸,冷不丁地附在肩膀上。

  “咕噜,咕噜噜!”

  药汤浆稠,就像熬沸腾的酱猪蹄高汤,鲁都天躺在里面,呼出的气泡发出沉闷的响声。

  “呃~!咳咳!”

  鲁都天突然咳嗽几声,脑袋猛地冲出药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喉咙里发出“呃啊,呃啊”的沙哑声,像个破风箱一样,呼哧呼哧,却还是止不住身子下陷的趋势。

  慢慢地,下巴掉进药汤里,接下来是嘴巴,鼻子,眼睛,当高高的发髻掉进药汤时,那张鬼脸彻底逼压出来,拖着长长的黑尾巴,徘徊在药汤上方。

  “咕,噜!”

  药汤里翻滚出一个巨大的气泡。

  王子默内心更加惴惴不安,鲁都天帮过他,在骆驼峰甚至用离乾钟救过他的命!

  于情于理,他不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儿,王子默闭上眼睛,将鲁都天的储物袋挂在腰上,伸长胳膊,向后缩着脑袋,摸索着向药缸一点一点挪过去。

  “当啷!”

  感觉脚底下像是踢到了药缸的腿,他歪着脑袋双眼紧闭,咽了口唾沫,咬紧牙关摸摸索索着把手伸进药汤。

  “呜呜~!咕咕咕!”

  药汤上鬼气缭绕,乍一碰到王子默的手,顿时找到宣泄点,争着抢着往里钻。

  霎时,王子默感觉手掌像是掉进冰窟窿。

  初时不察,手指依然暖暖的,待觉出冷时,顿感针扎似的痛从皮表向里钻。

  一圈圈的凉气围着手掌转,不一会儿就冻得僵硬,而且冰冷的感觉沿着胳膊进入身体,慢慢地融化掉,直至不留痕迹。

  刚才像是做了个梦。

  梦醒后忽才想起要把鲁都天拽出来。

  王子默把手刚伸进药汤,便感觉跟捅了马蜂窝一样,每一寸肌肤无时不刻在承受着蜂蛰式的折磨。

  痛的赶紧收回手,忍不住咧咧嘴,很是同情鲁都天的遭遇。

  “呜~!噗!”

  突然,药缸里冒出一个巨大的气泡,“嘭”的一声,翻滚着破开药汤上层略微凝固的水膜。

  不等王子默再伸手,鲁都天像个油炸过的螃蟹似的,从药汤里蹦出来,雪白的亵裤扎满了针眼,好几处被挂的抽了丝,露出一个个手指头大的窟窿。

  尤其是窟窿后面那一排排红色的板子印,顿时让王子默知道刚才他为什么这么敏感了。

  恰好此时,穆太师和雪娇娘互不服气地推门而入,见到鲁都天的样子后,同时瞪向王子默。

  王子默老脸一红,嘿嘿笑着把脸塞进领子里。

  穆太师和雪娇娘两人心里“咯噔”一下。皆有种不好的预感,殷都这是来了个名副其实的兔崽子,将要闹翻天啊!

  “我要找大桀!”

  王子默眼神好使,从穆太师眼里看出了严厉的惩戒,从雪娇娘脸上看出了幸灾乐祸。索性耍起无赖,张大嘴巴喊起来:“我要找大桀,我要找大桀!”

  就是傻子,用脚趾头都能猜的到,鲁都天这个人贩子把他给卖了,钱没到手人贩子反被绑了票,两人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逃不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