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七十一章 九道盘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05  |  更新时间:2020-01-09 22:32:01 全文阅读

阳极阴极双生环绕,互相咬合绵绵不息。

  在王子默丹田里,阴阳图转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只能看到一束白光从中间慢慢竖起,像垒烟囱似的,一点点儿升高,最后汇成一线直冲头顶的百会穴。

  阴阳图旋转极速。

  王子默知道,自己的行功图错就在这里。

  就像一缸水,你伸进手掌快速波动,只能溅起浪花。如果沉下心来缓缓旋转,则能形成漩涡,继而加快速度,搅动整缸水。

  他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起来。

  基础没打实,半路肯定会跌跟头!

  王子默手握天冥杵,悄悄放出神识,想要控制阴阳图减速慢行,却发现无论怎么操作,都无济于事。仿佛阴阳图不是自己的,竟然不受控制!

  他气呼呼地跑到一边,远远地看着陀螺状的阴阳图。

  “反正丹田够大,你不听话,那我就做个听话的!”陡然间,王子默心里冒出个大胆的想法,一不做二不休,竟然另起炉灶,重新引动阴阳二气刻画阴阳图。

  俗话说:“老大看书养,老二当猪养。”

  有了前车之鉴,王子默做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天地间至精至纯的阴阳二气源源不断地输入丹田,王子默信手拈来,将阳气聚成“—”状,将阴气聚成“--”状。

  随后他熟练地将两条线重叠在一起,慢慢地,阳气和阴气互相环绕,形成两个颠倒对立的旋涡,几乎同时,天地间的阴阳二气疯狂涌进来,王子默赶紧雕绘阴阳鱼。

  这一次,阴阳鱼的纹理是完全按照通天塔下的阵型排列的。

  “大功告成!”

  不一会儿,王子默就拍了拍手,擦掉额角泌出的汗水,小憩片刻,随后着手引导阴阳合二为一,然后就要顺时针旋转了。

  参悟通天塔,王子默得知顺转阴阳亦可生出极柱,而逆转阴阳便是焚烧极柱。

  古人建造通天塔,应该是模仿极柱而建。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府邸中,那个鬓发斑白的老者盯着攥着黑铁棍子修炼的王子默,气的吹胡子瞪眼:“他竟然在丹田里另起炉灶,塑第二个道盘,要是刹不住车老夫帮一把便是,这混蛋,一声不吭就单干,鲁天赞啊鲁天赞,你给老子送来个什么家伙?是想气死老夫不成?”

  老者拍的桌子“砰砰”响,上面的茶具发出“叮叮铛铛”的响声,溅的茶水满桌子是。

  站在他旁边的鲁都天,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不敢多言半句。

  人家在外面与巨龟斗,出生入死。

  他却坐在太师府的房顶胡乱修炼,心可真大!

  “你说!这混球要是留下来,是我教他修行,还是他教我怎么塑道盘玩儿,难不成老夫也像他一样,在丹田里塑上七八个道盘,元神想在哪个上面修炼,就在哪个上面修炼?”

  “太傅他……”

  “岂有此理,练功岂能儿戏?”

  老者不怒自威,瞪了鲁都天一眼,便让他闭嘴。“罢了,罢了,你也留下吧,我看旁边那老太婆整天心不在焉,迟早会走的!”

  “汉王已经派人在路上,先行军全亡,只有李震被太傅拖住。”

  “知道了,你去老太婆那吧。”

  东方渐亮。

  巨龟折腾半宿,再次踩踏几处府邸后,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地退回黑暗中。那双幽红的眼睛始终盯着王子默,随着黑暗渐渐远去。

  殷墟再次恢复宁静,阴兵阴将、三眼男各自离去,那个巨人也恢复原本大小,回到府邸“嘭”地关上屋门。

  那些穿着黑白服饰的人眨眼间杳无音信,通天塔渐渐熄灭,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而王子默,也正处在塑造道盘的关键时刻。

  漫漫星河,螺旋互绕。

  一条条旋臂璀璨绚丽,犹如彩色的八爪鱼在幽空中跳舞。

  那比道力还古老的力量牵扯着星云旋转,形成一个又一个,数不尽查不清的星系。

  此时,王子默的丹田里。

  一个大的道盘渐渐成型,阴阳鱼缓缓转动,日月之力源源不断地纳入体内,化成黑白两色没入道盘,仿佛在画板上一层层的上色,道盘的颜色越来越亮。

  “怎么还没形成阴极珠和阳极珠?”

  王子默摸着脑门很是费解。

  按照那个不听话的道盘来估算,在道盘成型后便开始吸收阴阳灵力,然后凝聚极珠,可是这个道盘都开始炼化灵力填充丹田了,却还没动静。

  “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王子默愈发想不通透,索性找个空旷的地儿又做起了道盘。

  如是反复,做了七八个后,他才悻悻收手,尴尬的咧咧嘴,心虚地回头看了看,那些依然没有生成极珠的道盘,略有所悟。

  “这才是正统的太衍经行功图,那个不听话的是盗版!”

  他捏着无面虚冥给的黄卷,逐一对比,确认无误后不得不承认现实。

  清晨和傍晚。

  由于光谱的原因,我们看到的太阳是红色的。

  到了正午,无论冬天还是夏日,太阳始终灿白夺目,正视片刻便觉双眼灼烧,再看他物时昏黑一片,误以为眼盲,遂不敢行动。

  然,昆虚的太阳是赤的,天是橙黄的。

  不论何时,不论何季。火红的太阳东升西落,始终保持着亘古不变的约定。

  若是仔细观察定能发现,在太阳的后面还有一颗黑色的庞然大物,它躲在太阳后面,悄悄地缩短着昆虚的白昼。

  黄天红日。

  见到这样的奇景后,王子默对世界的认知再次得到拓展。

  谈不上英俊,但却棱角分明的脸上洋溢着成功的喜悦。那双眼睛愈发黑白分明,高挺的鼻梁拖出眉骨,刀眉如墨悬在平展的额头上,唇红齿白,在微尖的下巴上格外醒目。

  阴阳调和后,盖在头顶的卷曲头发也慢慢捋直,炸在头上显得有点傻。

  王子默轻轻挥了挥手,顿时感觉微风从指间流走,这风属阴,里面掺杂着些许阴灵力。

  他又抬起右手,掌心阳气宣泄而出,与风中的阴灵力互相纠缠,一副模模糊糊的阴阳图渐渐成型。

  阴阳图没有实质,完全是能量所化,托在掌心缓缓旋转。

  王子默抬头望天,右手翻转向前用力一推。

  顿时,阴阳图飞上天。起初平缓,后来速度越来越快,阴阳图也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淡,到了最后几近透明,仿佛完全融入这橙黄色的天空中。

  但王子默还是看到了。

  他看到橙黄的天空有个顶,阴阳图触及天顶后便完全消散。

  “果真如我所料!”王子默暗自点头,“通天塔便是按照极柱建造,顺转阴阳极柱生发,逆转阴阳焚柱祭天!”

  只是这天!

  “这天是假的!”

  府邸下有个老者咳嗽两声,盯着王子默看了许久,忍不住呵斥道:“敢在老夫头顶上坐一宿的,你是头一个!还不快滚下来!”

  “鲁都天?”

  不,不是鲁都天,他不可能长得如此着急,那鲁都天呢?

  眼前的人跟鲁都天长得很像,宽下巴,大耳朵,青牛眼,若是把那撮看着就扎手的胡子去掉,再把头发用皂角浆成黑色,看起来就更像了。

  王子默的脑袋像放幻灯片似的,将昨晚的事情重新回放。鲁都天好像是在旁边说过这样的话:“关着门的府邸千万别进去,点着油灯的更是不要接近。”

  他看了看下面院子,里面个个屋门紧闭,顿时吓得头皮发麻,浑身汗毛根根直竖起来。

  难道鲁都天这个大活人被鬼给吃了?

  老者虽然站在下方,看王子默时却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凌厉的目光犹如刺眼的烈日灼烧在皮肤上,王子默吓得魂飞胆寒,二话不说,脚底抹油转身就跑。

  鲁都天比他厉害都被吃的骨头不剩,若是不跑,自己这细皮嫩肉的,还不得被剁成块炖成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