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六十九章 丧皇钟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37  |  更新时间:2020-01-09 15:25:01 全文阅读

殷墟,人族的城池。

  踏着破碎瓦砾走进殷墟,鲁都天终于松了口气,像甩麻袋似的,“嘭!”的一声把王子默扔在地上,如释重负,匆忙闭目打坐调息。

  “这里的鬼,不单单偷丹田里的修为,还会摄人心魄,助长心魔!”

  鲁都天难以入定,虽然闭着双眼,眼睛却“咕噜噜”乱转。

  “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昆虚的鬼与中原比,简直是一个大人,一个婴孩。早知道王子默有宝物相助,就直接把他丢外面自己进城了,待到天明出城寻回来便是。”

  鲁都天喘着粗气,想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把脑袋捋顺了。

  时间悄然而逝,如是又过了半个时辰。

  当戌时的圆月盘爬上头顶时,鲁都天才幽幽睁开眼睛,盯着天上的月盘浓眉紧锁。

  修为虽然恢复了,但道心却种下魔障,只不过被暂时压制住罢了。

  他看了王子默一眼,顿时恨得牙痒痒。

  忍不住小跑过去,对准王子默的屁股大力踢了两脚,仿佛觉得不解恨,又踢了两脚,直到心情平缓,才将王子默像死狗一样扛起来继续赶路。

  “这是要了老命呀!”

  一路走来,残垣断壁,满目疮痍。

  盯着不知名府邸前巨大的门槛,鲁都天放下王子默暗自咋舌,若是辉煌鼎盛时期,这里该是多么的巍峨瑰丽!

  鲁太傅的猜想果然没错!

  人类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自认为远古之战,仙王斩断昆仑,三族强者瑶池大战,天地废,昆仑变昆虚。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以为自己生活的地方,才是天下中心!

  是泱泱世界的绝大部分!

  殊不知昆虚才是世界主体,当年仙王斩去的不是昆虚,而是人类现存的中原、淮夷、东曲、北漠、云幽,乃至雪遗,这个人类苟且的小世界!

  远古三族,真正的中原在昆虚!

  夜色加深,月盘当空而照。一排排窗户大的青石铺在地上,几可映出老树的影子,还有树底下偷偷摸摸的老鼠。

  “咚!咚!咚!”

  亥时,从殷墟城外突然传来阵阵钟鸣。

  听到钟声,那些老鼠像是知道有一群猫将要来临,急忙“吱吱”叫着,四散而逃,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鲁都天竖起耳朵仔细听,“咚,咚……”轰鸣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间隔一刻,丝毫不差。

  “奇怪,钟声沉闷,哀而不停,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鲁都天越听越是心惊,到了最后脸色更是难堪。

  “是丧皇钟!”

  “什么是丧皇钟啊?”

  王子默突然从门槛上坐起来,巨大的门槛有双人床那么宽,躺在上面可以任意打滚。身下垫着软软稻草,腿上还盖着层兽皮,显然是鲁都天给他铺垫的。

  只是……

  王子默咧咧嘴,为什么屁股疼疼的,像是墩坏了尾骨一样。

  “哥哥!”

  王子默捂着屁股痛的挤眉弄眼,渐渐地,眼圈红润,不由得想起了哥哥大桀。

  “什么?”

  鲁都天被王子默的样子吓了一跳,这混蛋眼圈儿乌黑,脸色蜡黄,嘴巴跟吃了白面一样,俨然一副肾水不足的衰样。

  “你小子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才敲钟的时候!”

  “这是丧皇钟,皇帝驾崩后,各地寺庙祭坛都要敲钟六万下。奇怪,昆虚传说在远古时代就已经废掉,一刻钟一下,六万下就……”

  “六万下就是六万刻钟,一天一百刻,六万刻就是六百天,一年零八个月。”王子默看到鲁都天拿着棍棒在地上划来划去,翻着白眼嘟囔道,“哪个皇帝驾崩了?”

  “没有皇帝驾崩!”

  “没皇帝驾崩?那敲什么丧皇钟?”

  “是人皇!”

  鲁都天摇摇头,叹了口气,神情凝重,望向昆虚深处,缓缓说道:“远古无帝,只有人皇鬼帝仙王三尊者。我知道了,我知道汉王想要干什么了!”

  “想要干什么?”

  王子默越发好奇,这个鲁都天好像什么都知道,他在鲁家到底是什么地位?能独自驾舟穿越混沌,被鲁太傅如此重视,且不惜耗费修为也要将他送出三合庄,他到底什么来头?

  鲁都天会心一笑,把王子默从门槛上拉起来,指着钟声的方向说道:“他要跟你抢小媳妇!怎么样?你有两个小情人,让给他一个?”

  “哼!”

  王子默别过头去,对于这样的调侃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小声嘟囔了一句:“滚蛋!”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别以为我没听到!”鲁都天不与他计较,继而问道:“小伙子,殷家那丫头是不是给了你一个玉纸,上面画着白莲花?”

  见王子默再次别过脑袋不看他,鲁都天接着引诱道:“想不想看看你的小媳妇现在在干什么?”

  “哼!”

  “你哥哥也在那!”

  丧皇钟敲了八下就停了。

  子时,殷墟城外到处鬼影绰绰,好像一条漆黑的护城河,把辽阔的城池堵的水泄不通。

  王子默双脚无根,股骨疼涩,身子晃了晃差点儿又蹲坐下去。看到那个女鬼站在最前面,指着两人鬼话不断,更是头皮发麻,忍不住打着哆嗦。

  “它们为什么不敢进来?”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万年前人仙鬼三族立下契约,鬼不入城池,人不上云端。从此规矩便传下来,违约者遭天罚惩戒。”

  鲁都天望着城外的祭坛神色肃穆。

  “这也是书上说的?”

  知道自己暂且安全后,王子默反而不那么害怕了。他对鲁都天的知识渊博佩服的五体投地。

  谁知鲁都天却指着城门口依然屹立的界碑说道:“上面写着呢!”

  “哦,哦哦!”王子默憨笑。

  “如果丧皇钟一天敲八下,那么……”鲁都天索性不再算下去,扭头看向王子默等着孑他告诉答案。

  “哦,哦哦,总共敲六万下,一天敲八下,能敲二百五十个月,共计二十年余十个月。只是不知道这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敲的呢?”

  “不,人皇敲十二万下!”

  “那就是四十一年余八个月。”

  “如果丧皇钟快停止的话,那么人皇最早是在四十年前去世的。也就意味着还有古人族活着。”

  鲁都天略有所思,却没发现王子默的脸已经吓得煞白!

  殷墟高大的城墙早已坍塌。

  城墙以内百丈全是碎石破瓦,再往里百丈,有着零星几座完整的府邸,越靠近城中心,完整的府邸越多,最中央一座通天塔屹立于亘古时空,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掰断,只留下半残留,上半截则在地上摔得粉碎。

  子时三刻。

  围在城外的鬼影突然躁动!

  不一会儿便听到巨大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大地跟着颤抖起来,仿佛有只巨大的怪兽向这里走来。

  围在城外的鬼影四散而逃。

  在那漆黑的夜里,一双幽红的眼睛像是两盏红灯笼,离着两人越来越近。

  渐渐地,黑暗里依稀可以看到一只背生倒刺的巨大乌龟,迈着沉重的步子向殷墟走来。

  “咚!咚!”

  巨龟如山。

  途经之处皆夷为平地。

  数不清的鬼影在逃跑中哀嚎,最终被卷到巨龟腹下碾成碎屑。

  “吭~!吭~!……”

  随着巨龟的临近,可以听到粗壮的喘息。

  它抬脚跨过城墙,拖着沉重的身躯,将外围的建筑一圈一圈,捻成更细的粉末。

  “那有一只大王八!”

  王子默许是被吓傻了,盯着越来越近的巨龟竟然忘了逃走。

  “快跑!”

  鲁都天拉着王子默就往城中跑,那里有完整的府邸,虽然不知是否安全,但肯定有藏身之处,总比呆在这里被巨龟捻成粉末强!

  幽红的眼睛注意到两个移动的小不点儿。

  巨龟突然昂起头,犹如蟒蛇般的脖子上面长满磷刺,高高扬起,随即横扫过来。无数残存的府邸轰然坍塌,一块块巨大的石头被乌龟的脑袋撞飞,在漫天灰尘中朝着王子默两人飞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