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六十一章 浴血魔神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72  |  更新时间:2020-01-07 15:34:01 全文阅读

武者近身肉搏,道修多半是插不上手的。

一则道术攻击范围广泛,怕是伤了盟友;二则武者搏斗太过血腥,怕是影响道心坠入魔道,毁了境界。

卜银阳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不是没见过武者切磋,但都点到即止,像这样血战不休的场景,还是头一遭见。

王子默被打出了火气,犹如浴血的战狼,怒目圆瞪,咬着下唇牙齿打颤。

钩鼻男垂死挣扎,两只手死死钳住王子默,浑身哆嗦着,狠狠拉扯。

两人互不相让,喉咙里皆发出野兽般嘶哑的低吼。

“嗷!”

“昂!死!”

王子默感觉右臂快断了,拧成个破麻花,骨头戳着骨头,一些碎碴子甚至磨进肉里,悼心疾首,说不出的难受!

左腿更是锥心刺骨的疼!

钩鼻男五指尖锐竟然插进肌肉,还死命攥着,挑着筋儿,麻嗖嗖的疼。

眼睛越发沉重,王子默始终咬紧牙关,痛到快要麻木昏迷。

他把心一横,伸出舌头,“嘎嘣”一下,精神瞬间抖擞,甩甩头继续撑着。

双重痛楚折磨着王子默,他像头狮子一样,忍不住仰头咆哮,胸中怒火燃烧,脑袋里霎时间丧失了所有意念,只想着要把钩鼻男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愤!

一根小指粗的青筋从脖子上绷紧,沿着下巴分成三岔,挑起脸皮如蚯蚓般虬结蜿蜒。

王子默忍着剧痛,咬着牙,夹着狗逼男的脑袋冲出重围。脚尖砰砰蹬地,卯足了劲儿,狠狠地撞在一颗三人环抱的池杉树上。

一下,两下,三下。

“哐!哐!哐!……”

“哗啦啦啦啦……”

尚未落光的枯败树叶挂在树上不断摇晃,在王子默的疯狂撞击下,终于撑不住,从树尖上抖落下来,沙沙沙沙,哗哗哗哗,粘在王子默满是血污的头顶,红红的,辨不出是血是叶。

“啊!死!死!死!”

王子默双眼红肿,行为越发癫狂。

每一下都撞出胸中的暴戾,将身体承受的痛苦发泄出来,撞得钩鼻男眼冒金星,恨不得将王子默碎尸万段!

渐渐的,钩鼻男没了脾气,从愤怒的嘶吼变成卑微的呻吟,他心中充满了渴求,奢望王子默能仁慈的放手。

最后,他绝望了,双眼瞳孔扩张,竟然露出解脱式的微笑。

即便是死,钩鼻男的双手依旧使劲儿钳着。

冰蚕手套虽然结实,但不坚固,王子默的右手没有被抓破,但却变了形,手背上筋骨错位,竟然被抓出四个深坑。

“呼哧,呼哧!”

王子默大口喘着粗气,像疯了一样继续撞着。直到胸中怒火焚尽,脑海中酣畅淋漓才罢手。

怀里的脑袋早已变成绛紫色,双眼泡一只赤红一只浑浊,张着嘴巴吐出腥黑粘稠,带着碎肉的血沫。

余下的人皆傻了眼,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打法。

虽然出身学堂,法术攻击与阵法配合十分默契,但论生死实战,他们和韩家五人一样,有的甚至从来没流过血受过伤。

“鲁家通魔!鲁家真的通了魔!”

众人眼中,王子默仿佛一尊浴血魔神。

在自诩正义学士们的指责下,王子默用胯顶着钩鼻男的脑袋,腾出左手缓缓抽出背后平幽,将怀里的脑袋一刀一刀割下来,又斩下插进左腿的手掌,将平幽“哐当”一声插进地下,转过身,将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高高举起,又狠狠甩向旁边的尖石。

“啊!”

“啊——!”

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摔在岩角,撞得血花四溅,腥气弥漫。

一时间,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这种虐尸的行为,残忍至极,近乎魔道!

王子默从未如此疯狂过!

即使面对韩家五人,被打的昏死过去,也没像这般痴颠。

王子默溅的满身是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钩鼻男的。

他左手握住平幽刀柄,“嗡”的一声,从岩缝里拔出来,抬起平幽斜指向天,盯着畏畏缩缩的九人狞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废物!不是要杀我吗?不是要诛杀鲁氏余孽吗?我就是鲁氏余孽!来杀我啊!啊!来啊!”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下,王子默抬了抬近乎残废的右手,觉得还可以动,咬着牙,把手指头扣进钩鼻男断掉的手掌间。

“啊——!”

王子默狂发飞舞,猛地使劲儿将插在左腿的断掌拔出来,五个血窟窿顿时血花四溅,带着碎肉,“噗!”地喷了出来。

“来啊!来杀我啊!”

任凭鲜血不断流出,王子默举着血淋淋的手掌,拖着左腿逼上前去。

“来呀!”

“不是说要屠魔吗?”

“仙人屠尽,我就是魔!一起来呀!”

那些道修在凡人面前自诩仙人,他们高高在上,备受尊崇,何曾受过这等谩骂:“仙人屠尽,我就是魔!”

道心深深地受到打击!

“屠魔,自是我等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使牺牲自我,也要将魔头剿灭!”

见己方军心涣散,卜银阳赶紧站在后面,慷慨激昂地鼓舞士气。

这时,站在外围的道修不断双手掐诀,各式各样的法宝腾空而起,闪着七彩光华,犹如雨后悬浮在空中的长虹拱桥,呼啸着冲向王子默。

漫天华影,流光溢彩。

各式法宝,样样都有,刀枪剑戟,棍匕鞭钺,有的形似书卷上有墨沈悬浮,有的状若钵盂内含乾坤之力,有的宛若黑锅竟是飘出阵阵饭香。

武者,在道修面前就是个活靶子。

大衍一书,实则为道,淬体只是附赠品而已。像王子默这样,买椟还珠,淬体后研究武技的,少之又少。

要怪,就怪那个不成器的阴阳图,不能迅速转化灵力为己用,这样的道修,拿什么去和他们比拼?

霎时间,王子默心死如灰。

“绞杀鲁氏余孽,怎能没有我?”

突然,鲁都天踏着飞剑闯进骆驼峰,天蓝色华服衣袂飘飘,挥手间将“火天大有离乾钟”罩在王子默身上。

顿时“叮叮铛铛”声不绝于耳。

水虽克火,却也分个谁多谁少。

面对至纯离火,一些水属性的法宝还未临近便被蒸发殆尽,木属性的更是跟着燃烧起来,只有火属性和土属性的法宝幸免于难。

离乾钟迎风见长,外面三尺离火熊熊烈烈,里面乾金性温将炽热的温度隔绝在外。

王子默站在离乾钟内,只见鲁都天轻轻一点,离乾钟便如盔甲般直接贴附在身上。

便听鲁都天朗声豪言:“卜银阳,多年未见你还是那么差劲儿!竟然还学会了群殴,果然跟传说中的,啧,啧啧……!”

“你听说了什么?”

卜银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瞪大眼睛,神经紧绷起来。

“欲练神功……”

“什么?”卜阴阳更加紧张,盯着鲁都天那两扇肥厚的嘴唇子直咽口水。

鲁都天摇摇头,“你知道我听说了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就不好了!如今我已经掌握金火土三色,你还是两色!不如你我切磋切磋如何?我也好好调教你一番。”

卜银阳脸色难堪,瞥向罩在离乾钟内的王子默,暗自后悔,就差半步,差半步就让那小子灰飞烟灭!这个鲁都天,来的可真是时候,卫国侯怎么就让他逃出来了呢?

真是晦气!

“哦,差点忘了!”

鲁都天敲了敲脑门眨巴着眼。“你刚刚被护法吸了阳气,不过还好,这样看起来更像女人了。要不这样吧,你们几个一起上!”

鲁都天指着一众道修所向披靡,广袖挥逊,目光泰然,道:“鲁家不出孬种,但也不允许以多欺少,恃强凌弱!王子默以一敌十,当为我族之骄,足矣!”

“还有我!”

战场外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