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九章 两只魔头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26  |  更新时间:2020-01-06 22:50:01 全文阅读

“大家不要怕!”

卜银阳率先祭出法宝。

他的法宝是凤纹云锦罐,托在掌心有香炉大小,云锦罐玲珑精致,上面有个尖尖的盖子,很像女孩子用的胭脂香壶。

卜银阳抬起胳膊,将凤纹云锦罐高高举过头顶。

“我等随卫国侯前来诛杀鲁氏余孽,只是先行军而已。神行学院的师兄师姐们已经在路上,他们将去昆虚之地历练,相信不久就会赶到!大家快点动手,莫要让他们抢了风头!”

“呔!引天地之雷,诛灭妖魔鬼怪!急急如律令!”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女子率先发难,她个子不高,身形偏胖,头上扎着两个丸子头,后面还撅着两个小马尾。如此看上去,圆乎乎的脸蛋到显得很是可爱。

那女孩左手持用红线编结成鞭子的五帝钱,肉呼呼的右手从背后抽出桃木剑,越过众人与茉红颜对峙上。

二尺剑身取自百年以上的野生桃树东南枝,用朱砂雕刻镇鬼符文,辅以黑狗血淬炼,当真是至阳之物。

再看那男子,竟然掀开斗篷露出了背后的五方旗。

那男子脸色苍白却双唇殷虹,长发华白却双瞳乌黑。他身形微微一晃,背后五方旗嗖嗖飞出,齐刷刷地插在地上,将十丈方圆拘禁其中。

中央戊己杏黄旗,东方青莲宝色旗,南方离地焰光旗,西方素色云界旗,北方玄元控水旗。五色旗子迎风烈烈,震中却静的没有半点儿风吹草动。

黛小沫顿时面色难堪,她早已暗中通知央池留守在乱坟岗的护法前来支援,而且三十多位护法就藏在地下,等着给后面的武修来个突然袭击。

殊不知却英雄无用武之地,被对方捉了先机,将战场提前封死。

五方旗镇守,四方之内,任何妖邪休想入内,妖魔鬼怪休得逃脱!

这便是五方旗的威力。

那男子唇角勾起,似是早就知晓黛小沫的诡计,他右手摇着摄魂铃,左手抿指成剑,不断变换着五方旗的位置。

中央杏黄旗岿然不动,东西南北四方旗突然围着转起来。

王子默顿时感觉五方旗在缩小范围。而黛小沫好像对此很是忌惮,微胖的小脸严肃的秉着,柳眉蹙折很是紧张。

从乱坟岗与黛小沫对峙,到三天前她阻止去瘴地,再到此时守在跟前不离不弃。

王子默困惑。

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让这个不知是人是鬼,亦或者是央池的某种生命,非得死心塌地地与自己捆绑在一起?

仅仅是因为一纸婚约吗?

可自己这个当事人却蒙在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缔结联姻,神不知鬼不觉地娶了个妖怪新娘。

况且茉红颜尊称黛小沫为少主,以她的尊贵地位,却跟一个人微言轻的凡人签下婚约。

必有所图!

红衣护法说王子默和黛小沫早有婚约,只不过时间提前罢了。那这个婚约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王子默更加困惑!

已经十七岁的他情窦初开,不能说不谙世事,对男女之事却懵懵懂懂。

三合庄像他这么大的,有的已经喜当爹了。

况且王子默心里始终念挂着殷箬彤,两情相悦,青梅竹马,这个要嫁给种的新娘子。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王子默不允许别人为自己受到伤害,而且还是个女孩子!

他强行睁开眼睛,将黛小沫的油纸伞还回去,强颜笑道:“他们要的是我的性命,你和……”

王子默想了想,总不能当着茉红颜的面称人家红衣护法,又不想直呼其名,索性说道:“你和尸婆婆走吧!”

茉红颜听到“尸婆婆”三个字差点儿气的吐出一口老血!

那时她正处在练功边缘,青黄不接的时候,所有的功力全部用在突破境界上,导致容颜苍老。不过央池里确实有个尸婆婆,那群活死人最近消停了许多。

一个在央池,一个在乱坟岗,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青山岱水,天蓝如画。

如果没有地上的血腥,自己卜阴阳和他身后的那帮汉王麾下,此时此景,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黛小沫痴痴望着王子默。

甜甜的唇角挂着两个小酒窝。

她惊讶的发现才三天不见,王子默竟然又长高了。而且白净的脸蛋变成古铜色,渐渐削瘦,显得尤为刚毅不阿。

面对这样的笑容,黛小沫竟是痴了,低下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样腼腆的女子王子默没有看到,他扭头看向卜银阳,当看到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时,顿时三观全无,完全毁掉男人在心中的刚毅形象。

“那个不阴不阳是吧。”

王子默忍住想要踩死卜银阳的冲动,问出了心里藏了许久的问题:“你为什么说我姓鲁?从小到大,我姓王,哥哥姓王,父亲姓王,祠堂里的牌位也写着王,整个三合庄没有一个姓鲁的,你凭什么给我扣上鲁氏余孽的帽子?就因为老匹夫的一个鲁字?”

卜银阳想要更正王子默对自己的称呼,奈何对面那厮的嘴巴像加特林机关枪一样,每每开口都被堵回去,而且字字诛心。

终于他忍不住,鼓起胸膛捂着双耳喊破音:“我不叫不阴阳!我叫卜银阳!”

那些从战舰上下来的人纷纷回头看向大师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大师兄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竟然喊破了嗓子,一会儿说自己不叫不阴阳,一会儿又说自己叫卜银阳,相同的音,耳朵听起来有什么区别?

王子默呆怔片刻,掏了掏耳朵确认没有听错,摊开双手:“对!你叫卜银阳!”

这会儿,无论说什么,都会触及卜银阳的软肋。

这个名字是他父亲点灯熬夜取得,进入学堂后竟被扣上个“不阴不阳”的绰号,好在他刻苦修炼,在同辈中出类拔萃,才没人敢直面羞辱,但背地里还是叫他“不阴不阳”。

“我叫卜银阳!”

他顿时像疯了一样,指着王子默歇斯底里地咆哮道:“鲁氏余孽,休得用魔道尔尔迷惑本学士道心!三百年前鲁太傅奉命缉拿韩都督,两人同时杳无音信。如今三合庄王氏一族,便是鲁太傅族人!鲁氏叛国,余孽罪该万死!”

面对蜂拥而上的二十余人,王子默让黛小沫和茉红颜赶紧离开。随后他毫不犹豫地掏出两张玉纸,挡在身前威胁道:“且慢!”

北风潇潇,鸟雀禁声。

王子默这一声且慢顿时镇住了所有人。

他洋洋得意地勾起唇角,挑着眉抑扬顿挫地开始了胡咧咧。

“退后,都退后!”

王子默伸手指着他们。

“看清楚了,这可是殷家秘术,里面封印了十分厉害的魔头!刚才他们几个就是追杀我的时候,被我用秘术杀死的!你们不信尽管冲上来试试!”

若是韩都督在场,定会气的吐血。

殷家。

玉简中提到过,在中原虽不是皇族,却传承悠久。靠封雕玉纸名震中原,却在魅影、妖修眼中视为头号敌人。

两张玉纸一红一白。

红的赤衣妩媚襟飘帯舞,白的晶莹剔透一尘不染。

这个时候,韩天弘没有出来拆穿他,多半是趁着乱偷偷跑回家了。

黛小沫和茉红颜顿时哑然无语,眨巴着眼看王子默怎么继续忽悠。

“莫怕!这两只魔头一阴一阳,若我只放出一只,吃上七八个人就饱了。若是把两只都放出来,阴阳结合,你们几个都不够塞牙缝的!”

什么?

两只魔头?

“他竟然说我们是两只魔头!”

听到王子默的“狠话”,黛小沫和茉红颜简直有吐血的冲动!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丫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