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七章 诛杀鲁氏余孽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65  |  更新时间:2020-01-06 14:30:01 全文阅读

“学博,方才天地灵力波动,教子有感异象,恳请学博解惑。”

遥遥天际,白云端。

一艘巨大的战舰翱翔蓝天之上。

高高的桅杆上挂着犹如蝙蝠肉膜状的风帆,颤动时隐隐能够看到蒸腾的气流撕裂时空。

舰首,一老一幼,相视而立。

老的仙风道骨,幼的稚气未泯,两人同时望向骆驼峰。

“没想到,有感天地阴阳的人竟是你!”

老者很是满意,拉着小孩的手,指着三合庄后若隐若现的神像说道:“本昡,随为师去见见老友。”

战舰初时渺小,行速迟缓。

实则不然!

几个呼吸间,巨大的战舰便已遮天蔽日,将想要偷偷除掉王子默的韩天弘吓得不知所措。片刻,从战舰上走出个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人。

那人涂着浓浓绀紫色眼影,仿佛眼皮向上翻起时,那层眼影便会簌簌而落的样子。他扭着身子,从几人身上一一扫过,看到黛小沫和茉红颜时,内心炳然,暗道:这地方竟然还有鬼修!

他的眼神众人看在眼里,内心想些什么,自然瞒不过鬼修和资历最老的韩都督。

那人目光游离,最后定格在韩都督身上。翘起兰花指,将鬓角的长发捋到耳后,笑着问道:“在下卜银阳有礼了,请问,前面的村子可是三合庄?”

几百年来,韩都督始终在自己的封镜里闭关,他从中原来,自认为不是三合庄人,遂将目光看向趴在地上的王子默。

战舰遮住红日,黛小沫便收起了油纸伞。

她个头虽小,动作却优雅大方,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看了王子默一眼,含情脉脉,痴痴笑道:“说他是三合庄的,倒也不为过。”

“是呀!就是看你有没有本事让他开口说话了!”茉红颜话里挑着刺,对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很是反感。

发觉空气中充满火药味,卜银阳瞠目结舌,喉头尴尬地咽了几下,指着王子默看向韩都督,“可是都督的晚辈?”

“鲁!”

韩都督只说了一个字,却让卜银阳浑身一哆嗦,本就白净的脸上吓得没有一丝血色。

“鲁太傅!”

卜银阳仰头望向空中的战舰,上面有个年过八旬的老人站在舰首,白发飘飘,刀眉挑起,巍巍然说道:“鲁氏叛国,此次前来便是剿灭鲁匪,杀无赦!”

“杀!”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话音刚落,便见茉红颜红衣招展,广袖纷飞,九条鲜亮的红绸从黑斗篷下冒出来,眨眼间便把卜银阳包了个结实。

“少主,快,请护法!”

茉红颜瞪了韩都督一眼,眼神中充满警告。玉臂抬起时,无数红绸瞬息收回,眨眼间卜银阳脸色惨白,继而蜡黄,像是被吸干了全身精血,张着苍白的嘴唇,仰头望向战舰。

“噢,呃,呃……”

卜银阳如同死僵,行动迟缓僵硬,喉咙里只能发出单一的呃啊声。

出手只在瞬息之间,谁也没想到茉红颜说打就打。战舰上的杀字还未散去,只是呼吸间,卜银阳便丧失战斗力。

八旬老者瞥了茉红颜一眼,冷哼一声,伸出手指勾了勾,随后从战舰上一跃而下。

他身披金色铠甲,落地时单膝跪地隐在尘土中。待漫天飞尘散去,老者已经将卜银阳送回战舰,抬头仰望时,残影消弭,他竟又重新回到地面。

“镇西大将军,有理了!”

老者抱拳,却见韩都督急忙单手拂胸,屈膝跪地,“韩云拜见卫国侯,不知是恩师御驾亲征,有失远迎,望恩师恕罪!”

倘若老者是以卫国侯的身份亲来,韩都督大可不必行此大礼。两人一汉一唐隶属两国。但这个老人不仅穿上一身戎装,更是在腰间挂上了神行九州的玉牒。

神行九州是中原汉唐两国共同设立的九所学堂,卫国侯李震便是神行学堂的首任学监。他虽姓李,却是汉王麾下的得力战将,将毕生精力奉献给神行学堂,膝下无儿却门徒众多,在整个中原备受尊敬!

镇西大将军韩云被唐王册封后,便以门生的身份,在卫国侯府上学习数载。

“不知卫国侯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鲁太傅人未至,声先到。

“此地贫瘠不似中原,唯有寒茶薄酒相待,共饮今朝可否?”声音不大,却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仿佛说话的人就在身边,听得真真切切。

“甚是妙哉!”

卫国侯看都不看王子默一眼,带着韩都督瞬息离去。

两人刚走,战舰上顿时跳下二十个年轻人,为首的卜银阳面色难堪,虽稍微红润了些,却还掩饰不住虚弱的病态。

韩天弘鬼鬼祟祟地绕过茉红颜,急忙跑到卜银阳跟前,不等对方询问,率先自我介绍道:“卜师兄,我是韩都督的后人,那小子刚刚杀我韩家数人,不如你我联手除掉他!”

“摇尾狗!”茉红颜嗤之以鼻。

卜银阳没把韩天弘放在眼里,他一个武修,岂能跟道修称兄道弟,“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鬼修夺人精神,对武者可瞬息毙命,但对我等道修仅仅是损耗些元气罢了!有灵气丹在,便不足为虑!”

卜银阳伸出保养的非常白嫩的兰花指,指着王子默说道:“鲁匪余孽,与鬼修为伍,修炼妖术假装阴阳大境,实则法力不及六神中境,我等莫需顾及,只需铲除余孽,生死不论!”

瘴地不乏毒虫猛兽,虽不及昆虚那些领主级实力强悍,但能在极光下存活的,也差不到哪里去。

相反,若论智力,瘴地内的猛兽当属第一!

骆驼峰处在黑森林外围,距离瘴地更是有着百里之遥。数百年来,三合庄春种豆谷秋打猎,瘴地内的猛兽似乎也遵循着某种约定,很少逾越雷池到瘴地外觅食。

东北风在黑森林上方盘旋呜咽。

吹跑了惧寒的候鸟,给郁郁葱葱的树林换了身衣裳,还调皮地牵着散漫的太阳从东方高空挂起。红日变白,大地的温度却越来越冷。唯一不变的是瘴地迷雾,不管风有多烈,迷雾始终盘踞不散。

浓郁的血腥味儿沿着东北风划好的路线潜入瘴地。

人类的味道,王子默的战绩!

仿佛这气味是解开约定的密码,瘴地内的猛兽竟从神榕的庇护下走出来,沿途躲避着极光的绞杀,纷纷聚集在瘴地与黑森林的交界处。

寒风更甚。

几只牛犊大小,身披黑斑纹的金毛锯齿虎抖着耳朵,黑亮的鼻头微微耸动,仰头嗅了嗅,悄悄潜入黑森林,远远地盯着围成半弧状的二十余人。

它们很聪明,知道这里是人类战场,遂耐心的等着,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只是那个身体发光的男人让它们忌惮,刺眼的蓝白光与瘴地极光很像,仿佛随时能够撕裂时空,将它们卷入混沌中绞成碎末。

深秋将去,隆冬降温。

天气虽冷,王子默却急的满头大汗。

距离丹田璧越近,越能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越是感觉到訇然寸断的痛楚。

远远地,王子默心神感觉自己的丹田像个快要熄灭的太阳,暗红皴裂不断蠕动,偶有几束蓝白光迸射而出。

不消片刻,龟裂如岩壳般的丹田璧便阻挡不住炽热的熔岩,上面竟出现筛网状的孔洞。

这种孔洞一旦出现,便迅速链接蔓延。

王子默清楚地意识到,若是丹田破裂,这幅身子是远远承受不住能量乱流的。

他仿佛一只蚂蚁,围着巨大的火球不断奔波。

一边将露出来的蓝白光引出体外,一边用身体里残存的阴阳灵气修复破裂的丹田璧。

即便这样,他还是对外面事情一清二楚。

为首的那个卜银阳是个典型的伪娘,比三合庄的胖哥还嘴炮。那兰花指捏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初时王子默以为他们的到访跟自己没关系。

当卜银阳指着自己,说是什么鲁氏余孽的时候,顿时想起了金城的黑衣女子,暴跳如雷,心里塞满了不干净的话,跟弹幕一样飘来飘去。

自己明明姓王,叫王子默。

哪个里面也没个鲁字!

怎么就成鲁氏余孽了呢?

若是声音相近的两个字,比如汪,或者旺,也就罢了,但王和鲁氏八竿子打不着的读音,声母不一样,韵母更不一样,更别提声调了。

而且这个“鲁”字是从老匹夫嘴里吐出来。

他刚才曾对自己掀起浓烈地杀意,好像杀了他的儿子,又碾死他的孙子,让他绝了后似的。只不过这杀机随后消散于无形,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了个“鲁”字。

这是要借刀杀人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