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六章 梦中杀人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67  |  更新时间:2020-01-06 09:41:01 全文阅读

混沌伊始,化身为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此间一为道,二为阴阳,三为天地人。世间万物皆逃不出阴阳。

《太衍经》亦云:天地分上下,日月分五行,五行衍神启,神启育苍生。这上下天地便是阴阳之道,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解释,阴阳都是组成万物的根本。

所谓阴阳分天地裂,便是感悟万物阴阳,以此为基分裂阴阳。

阴阳分裂,阳归天阴归地,天地难接,破镜难圆。

王子默利用自己的身体感悟人体阴阳,顿时发现阴阳最盛的地方乃是气血!气为阳,血为阴。

以气带血,生命特征持久不息。

而人体之中又以颅腔最弱,外强中干,虽可抵挡来自外面的攻击,里面却一团脑浆。

所以王子默决定鼓动韩腾辉的气血。

韩腾辉修拳,自然血气方刚。

王子默鼓动着他的气血冲入脑仁。阴阳咬合本就是个微妙的循环,稍有不慎便会分开。在王子默的鼓动下,阳气将阴血带入颅腔,随后在高压下分裂乱窜。

阴血只进不出,阳气无从宣泄。

最终导致韩腾辉的脑袋,直接被紊乱的气血炸成碎屑,随着阴阳归入天地。

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王子默鼓动韩腾辉气血的时候,自己的气血也产生了共鸣,竟跟着沸腾起来。

他深深地体会到韩腾辉的痛苦,整个脑袋涨的仿似罩了个青铜鼎,里面充满高压和高分贝的尖叫一样,两只眼睛震得差点儿蹦出去。

领悟阴阳分天地裂后,王子默立刻转向阴阳聚天帝崩。

阴阳分与阴阳聚相悖而行。

通俗点讲,阴阳分是分裂释放能量,而阴阳聚则是合成释放能量。

阴阳相汇合二为一,逆转乾坤,化身为道。

然则世间万物,皆承受不住道!

世间万物虽分阴阳,并不意味着王子默进入阴阳大境后便可玩弄万物于股掌。

阴阳分五行,五行又分神启,纯粹的阴阳易于掌控,但世间千变万化,一些东西早已难辨阴阳。

若是韩腾辉的气血没有王子默旺盛,首先爆掉脑袋的肯定是他自己。若是韩腾辉没有一心痴恋武道,心存旁骛,导致气血黏连,体湿气虚,想要鼓动他的气血就非常困难。

幸亏王子默悬崖勒马,及时转换成阴阳聚,将气血平复下来,否则身子留下暗疾不说,气血分离,那是要命的行当!

接连除掉韩腾辉和韩老三后,王子默后继无力。奈何还有一个韩天弘虎视眈眈,幸亏此时黛小沫和茉红颜从瘴地中走出来,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王子默进入一种难得的入定状态。

他任由那股精纯的阴阳灵气填入丹田。精神饱满,游离在天地之间,时而站在神像山俯瞰三合庄,时而穿越瘴地,偷窥极光之密。

梨黄色的极光如瀑布般从裂天痕撒出来,蓝蓝的天空仿佛被利刃刺穿。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裂天痕竟然不止在天上挂着那么简单,更像是仙人手笔,将整个天地一起被割离开。

王子默越看越是心惊!

极光中电闪雷鸣,后方是混沌不清的世界。下方的溪从地面流淌,在瘴地汇入九天瀑中。穿过极光流入混沌,依稀可以听到混沌中波涛汹涌,犹似九天玄水锤击地面。

混沌后面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安逸和谐?

亦或是充满黑暗杀戮?

明宝说那里是央池。是整个混沌世界就是央池,还是央池只是茫茫混沌中的沧海一粟?

央池,黛小沫……

王子默探着脑袋,想要努力看清极光包裹着的混沌。

突然,一双巨大的眼睛从混沌中慢慢浮现。那双眼睛呈现出淡淡的金色,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明亮。与之对视,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

四周充满了烧焦的刺鼻的气味,仿佛黑森林被烈火引燃,呛的双眼火辣辣的灼烧。若不是有极光挡着,恐怕看一眼就会被那金芒融化掉!

恐怖!

俯视众生如刍狗,屠戮生灵如草芥!

这是生不出半点儿反抗之力,只能听天由命的恐怖!

王子默不敢回头,但极光内的世界却清晰地传进识海。

金色的眼睛慢慢隐入混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根巨大的手指。

长长的指甲在极光上轻轻拨了拨,伴随着阵阵涟漪,王子默顿时感觉整片瘴地为之震动。

他不敢再逗留,急忙退回身体。

此时,空旷的丹田里渐渐充满黑白两股灵气流。

充盈的灵气,使得龟速旋转的阴阳图再次活过来。

两个旋涡一黑一白,一上一下,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跟上次一样疯狂旋转。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两个旋涡中间多出一副阴阳图。

阳爻阴爻,泾渭分明,此消彼长,互相咬合。

旋涡带着阴阳图越转越快,到了最后只能看到一簇白光,萦绕着浅浅的赭红色。依稀可以分辨出阴阳二爻,犹似两条旋臂,围着中心旋转,配上两个旋涡,那样子像极了轴向喷薄着能量的白洞。

突然,阴阳图骤停。

澎湃的灵气沿着惯性继续旋转,慢慢地,两个漩涡中分别凝出一颗鸽卵大小的珠子,一黑一白互相环绕,犹如超新星爆发,王子默的丹田里顿时充斥着耀眼的蓝白!

王子默被自己的状况吓呆。

极光内的那根手指犹让他心有余悸,疯狂跳动的小心肝还没平复,身体又出了状况。

他急忙将神游的精神唤回,舌抵上堂,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丹田,按照明宝教给他的方法盘坐入定。

光化蓝白,绚丽刺眼。

犹似在氧气中燃烧的镁片,耀眼的强光比盛夏的骄阳还要光彩夺目。

“咣~!咣~!咣~……”

蓝白色的光如潮水般,拍击着王子默的丹田璧,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王子默赶紧调动阴阳灵气。

这时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赤雪消停,天上竟然现出个黑色的太阳,

屁股下是坚硬的岩石,四周是阴冷的风裹着腐臭味。直到这时王子默才幡然醒悟,原来还在去往地狱的路上。

那么刚才发生的,是梦了?

只是这梦太真实了,真实的让人信以为真。

韩天宇和韩笛梦见赤雪消退,赶紧拉着韩春泽把王子默围在中间。

当看到杵在王子默身后,残缺不全的韩腾辉跟韩老三时,一个个惊讶地尖叫厉啸,纷纷张着十指掐向王子默的脖子。

三人的脸是土黄色的,犹如糊上层黄表纸,看起来很是邪门。更诡异的是韩天宇,脸皮里像是插满牙签,看上去跟冬枣树上的疙瘩疤差不多。

王子默一个机灵坐起来,差点儿被三张黄脸吓个半死。当看到身后的两个残破鬼影时,更是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真的死了?”

“这不是梦!”

恰逢此时蓝白光汹涌冲击,把王子默的丹田璧拍成筛子,像个千疮百孔的皮球里放了个灯泡,蓝白光宣泄而出,瞬时将韩氏兄妹照的魂飞魄散。

王子默急忙秉起脸来,神色肃然。遥遥望着快要破成渔网的丹田璧,一时间手忙脚乱,过了半晌儿才清醒过来,急忙调动体内剩余不多的阴阳力修补丹田璧。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王子默身上。甚至连三合庄的鲁太傅和鲁都天也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抬头望向骆驼峰顶。

神像山,千古不变的神像双眼张开一条缝,随后又悄悄阖死。

黛小沫和茉红颜纷纷白了王子默一眼,好像在看一个不听话的孩子,眼神里充满责备!

“三合庄竟有阴阳大境修者,而且是个孩子!”遥遥天际,有个巍峨的身影站在舰首,长须随风,神色肃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