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四章 死的感觉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93  |  更新时间:2020-01-05 18:27:01 全文阅读

杂乱的拳脚雨点般捶在王子默身上。

右胳膊完全脱臼,肩胛骨错位两寸,肋骨更是不知到断了多少根。

原本削瘦光洁的脸上也是伤痕累累,嘴巴肿的有手指那么粗,鼻梁惨不忍睹地歪在一旁,脸蛋不知被韩天弘扇了多少下,肿的青一块,紫一块,眉框撕裂,鲜血混合着韩天弘鞋底的泥土,流的到处都是。

韩天弘青紫色的嘴唇高高扬起,昂着头狞笑着把王子默踩在脚下。

随后弯下身子,掐着王子默的脖子把他提起来,额头抵着额头,对王子默恶狠狠地说道:“来呀,起来呀!你他妈的不是很能打吗?给老子起来啊!”

狂发飞舞,沾满了血腥。

从小到大,他从未这般疯狂过。

即使面对死僵,也是出奇的冷静。

此时此刻,韩天弘更像是一个疯子,打开了心中的那扇杀戮之门,越是血腥,他越是兴奋。

越是兴奋,就越嗜血!

鲜红的血,仿佛烈烈火焰灼烧,让他愈发癫狂。

汗水湿透了头发,从发梢落下,掉进王子默的领子里。

“今天老子就替你爹清理门户,叫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完,他站起身,拧了拧脖子,把鞋尖抵在王子默的脸上,狠狠地碾了碾,随后抬起脚,用脚后跟踹了两下,顿时王子默的半个脑袋直接被跺进泥土里。

“别以为你姓王就是王家的人,你爹没告诉你吧,全村就你爸那个老废物姓王,其实人家都姓鲁,只是为了避免麻烦才改姓的!”

王子默呼吸微弱,似是从天上落下的雪花,轻轻一吹便融化掉,再也寻不到任何踪迹,仿佛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人生亦是如此!

黑森林一如既往的宁静,犹如征战过后的修罗场,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天空那道裂天痕此刻放出炫蓝色的极光。若是仔细观察,定能看出南方天际,极光泛起小小的涟漪,一艘银光闪闪的战舰正向着黑森林缓缓驶来。

真的要死了!

王子默眼前忽然出现韩天宇,韩笛梦,还有韩春泽三人。

他们气势汹汹地堵在前往阎罗殿的路上,死活不让王子默过去。

“在老子面前,你们一家土著就是垃圾,是废物!”

韩天弘还在骂不休,把这些年心底的压抑全部发泄到王子默身上。

“全村人都有血脉传承,就你家出了个大废物,小废物,还有一个老废物,你以为只是巧合吗?”

“老子告诉你,你家就是废物窝,出不了凤凰!别以为跟殷家扯上关系就优秀了,狗屁!”

前面是温暖的世界,路的尽头一团白光柔和而又令人向往。身后却是恶骨腐尸,暗沟臭水。

阵阵阴风吹着单薄的身子,仿佛要将他吹透。

忽然感觉很冷,王子默忍不住紧了紧衣领抱紧双肩。

像是坠入冰窖,越是紧缩,身上越凉。

他哆嗦着想要去那片温暖的世界,嘴唇冻得发紫,眼睑上早已布满白霜。

这便是要死的感觉吗?

人死后,就是从这条路通往轮回的吗?

我真的死了么?

如此算,是不是就解脱了?

王子默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悯,可是任凭他怎么苦苦哀求,韩家的三个兄妹始终一副“此山是我开”的老吊样子,双手掐腰,横在路口,就是不让他过去。

被逼无奈,王子默找了块大石头,哆哆嗦嗦地倚靠着,缩成一团,心神俱灭,万念成灰。

“死也要死的这么凄惨吗?”

天上忽然降下红色的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头顶。

化了,像血一样沿着额头流到唇角,竟是甜甜的带着母乳的甘香。

“天下竟有如此奇雪?”

王子默急忙扬起脸,像沙漠中行走的骆驼遇到绿洲,张大嘴巴贪婪地吮吸起来。

片片雪花似有所引,竟然慢慢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仿若一个巨大的红色气球,气孔则衔在王子默的嘴巴里。

此时此刻,在黑森林里。

“干你娘的废物!”

韩天弘越打越是心惊。

突然停手,怔怔的看着地上死的不能再透的尸体,暗道:“这小子果真充满魔性,刚才还一副死透的样子。不一会儿,小小的身子竟然爆发出强大的生机。”

他忍不住后退两步,仔细看了王子默两眼,确定自己判断无误后,急忙转身寻找王子默的平幽刃。

“老三,快,把刀给我!”韩天弘指着平幽急声呵斥,“快!”

“你他娘的早上吃的屎么,给老子快!快!快点!”

三尺长刃发出声声悲鸣。

不等韩老三走到跟前,平幽突然“嗡”的一声飘到空中,接着欢呼雀跃,贴着韩天弘的耳朵飞了过去。

韩天弘目睹一切,脸上露出恐惧,感觉后脖颈上溅满腥热的液体,跟刚才王子默喷溅的血水很像。

他咬的牙齿“咯咯”响,颤巍巍地抬起胳膊,摸摸耳朵,确认完好无损,才长长地舒一口气。还没回神儿,忽然又觉得一具沉重的身子伏倒在后背上,汩汩温热的液体喷涌出来,黏糊糊地,湿透了后背衣衫。

他急忙取弓搭箭,转身却发现王子默依旧趴在地上,身上流转着黑白两色光芒,像是在互相争执,又像是在不断融合。

而韩腾辉的身子却重重地砸在地上,脑袋像是被榔头砸爆似的。竟然连渣都不剩,仅余半个下巴挂在脖子上,雪白的牙齿撞得歪七扭八。

人,和动物一样。

若死相惨烈,比动物还难堪。

韩老三见到韩腾辉红白相间的脖颈里喷着血沫,忍不住腹中翻江倒海。

他捂着嘴巴跑到一边,刚蹲下身子就哇哇的吐起来,吐着吐着,就吐出了鲜红的血肉,接着就看到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被他吐到地上。

韩老三顿时惊恐,瞪大眼珠子,张着嘴巴倒抽气,嗓子发出“呃、呃”的声音,双手捧着心脏就往嘴里塞。

不塞还好,肚子里的东西还能吐出来。

他越是着急塞回去,越是堵住肚子里不断搅动的血肉。

只见韩老三的身躯迅速膨胀,不一会儿便撑破皮肤,“轰”的一声四分五裂!

韩春泽死后,韩老三怕被族人责罚。此事因韩天弘而起,这漏了水的锅他不能背,更不能第一个回去。他端是后悔极了,后悔韩春泽死后折返回来。早知自己这番死法,不如背着韩春泽回三合庄,接受大家长的责罚。

骄阳艳丽,黑森林里却充满血腥。

黛小沫撑着把雪白的油纸伞,从黑森林里走出来,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当她看到韩老三涨成个球碎掉的时候,红润的小嘴张得快要把下巴撑掉。

“这,是他干的?”

韩都督穿过结界从迷雾里追出来,看到狼藉的战场,先是惊吓,接着那张充满疑色的脸顿时冷下脸来。

他清楚的感觉到,半空中弥漫的血腥味带着熟悉的气息。由此推断,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都是韩家血脉。

当看到把头埋在地下的王子默时,韩都督阴冷的眼中现出浓浓杀机。

茉红颜躲在黑色斗篷下撇嘴吟笑。

“主公果然非常人,五个人,恬不知耻的围攻,尚且斩杀四人!小主,你的眼光真是毒辣!”

她说完看向韩都督,能在白天从瘴地出来,而且身上没有半点儿伤,此人倒也有点儿本事。

但这又如何呢?

正如老鼠吃大象,任他再厉害,在魅影面前跟只蚂蚁差不多。

“四人?”

韩都督瞥了韩天弘一眼,心尖猛地揪了一下,捂着胸口“蹬蹬”后退两步。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个红衣护法已经暗中锁定自己,并且偷偷使怪,稍有轻举妄动定会招来灭顶之灾。

“老祖宗救命啊!”

正当韩都督心中滴血时,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