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四十七章 太衍真经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89  |  更新时间:2020-01-03 23:02:01 全文阅读

仿佛触及了白毛尸奴的逆鳞,她顿时异常暴怒。

  只见白毛尸奴躬着身子,捂着左胯呲牙咧嘴。猩红的眼眸细细眯起,后腿一蹬猛地蹦到梁上。

  锐利的指甲足有半尺长,呈青灰色,竟是在百年松木上抓出十个窟窿。而王子默却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纵身一跃来到床前,抓起直背长刀在身前划出一条弧线。

  “只身单刀入敌营!”

  王子默双手执刀腰间聚力向上挑起,闪烁的双眸中映出尸奴诡异的身影。

  尸奴作战不需要武器,它们的身体就是最厉的武器!

  带着红松木特有的清香和漫天木屑,尸奴突然从天而降,左手翻转直接抓向刀背,右手从下往上竟然直指王子默毫无防备的胸膛。

  “好快!”

  王子默内心惊呼急忙后退,倏然忘却身后是睡了整整两年的床榻,身子重心不稳突然仰躺下去。

  眼看着长满白毛的人皮骷髅架扑过来,王子默急忙翻身左转,松开直背长刀越到门口。

  “嗬!”

  尸奴喉咙里挤出铁片摩擦的声音,一双眼睛噱弄嘲笑,她突然咧开嘴巴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号:“吼!”随手将直背长刀甩出去,直指王子默面门。

  “咔嚓!”

  自始至终就被两人忽视的青木棺材突然响了。

  王子默和尸奴同时瞪大眼睛望向棺材。只见三寸厚的棺盖突然“框框”跳起来,紧接着封盖的桃木钉一根根被弹飞。“嘶啦”一声,棺盖向后移开半尺,从里面伸出一只婴儿小手。

  那只小手奶白发亮,婴儿肥油嫩嫩,王子默听到棺材里发出欢愉的婴儿笑声,而那个乌黑的棺材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摇篮般,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咯咯咯……”

  尸奴忽然闭上嘴巴,刚才暴戾的样子瞬间变得慈爱。眯起眼睛温柔的扑过去,轻轻将那只小手塞进棺材,然后慢慢将棺盖阖死。

  “快躲开!”

  “江秀娥!看你哪里逃!”

  狭小的门窗突然被撞开,黛小沫张着小嘴满脸焦急,来不及多加思索伸手抓住刺向王子默面门的直背长刀。

  与此同时明宝也甩着紫金如意推门而入,皱着眉瞪了王子默和黛小沫一眼,纵身扑向背着棺材破窗而逃的白毛尸奴。

  “那尸奴不简单,来这里肯定有别的的目的!你先老实在这儿呆着,千万别走出白云观,我去帮帮那个臭道士!”

  黛小沫说是去帮明宝,却两眼放光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

  刚才那个尸奴很显然跟黛小沫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为什么明宝会认识她呢?还一口道出了那尸奴的名字:江秀娥!

  难道这个江秀娥跟黛小沫一样,来自央池?

  又或者说在自己认识明宝之前,明宝就跟江秀娥认识?

  想不通!

  美人面前王子默亦是不知所措,他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女孩。

  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虽说陌生却从骨子里带着不排斥。仿佛命中注定的姻缘,无论怎么躲终究还会回到起点。

  鲜血在葱白的指尖溢出,沿着刀脊汇成一线。王子默顿时瞳孔收缩,心头颤了两颤,道:“你流血了!”

  “无妨!”

  黛小沫微微一笑,落在王子默眼里却化作惊鸿。

  “王子默,你刚才是在关心我吗?”黛小沫歪着脑袋看向王子默,见他不答,轻声啐道:“呆子!”

  一抹红霞爬上脸颊,黛小沫低着头把长刀塞进王子默怀里,匆忙娇笑着逃之夭夭。

  “喂!呆子,那小妞跑了还不快追!”

  空荡荡的屋里王子默傻傻笑着,忽然听到有个声音传进耳朵。找了半天终于锁定地面上的老鼠洞,“谁在下面,缩头鼠辈,出来!”王子默挥刀指向洞口。

  “哈哈哈……”

  朗朗笑声震得耳朵嗡嗡响:“这老鼠洞还不是你刚才钻出来!”

  “不过也多亏了你,让本魔天……”那个声音说了一半突然停了,王子默茫然地眨眨眼,侧着脑袋把耳朵贴在洞口上。

  “喂!喂?听到了吗?”

  轰鸣的回音震得王子默一个激灵跳到门口,顿时觉得胸中气血翻滚差点儿把胆汁吐出来。

  “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话音落地,屋子正对着床的那面墙壁突然像水波一样动起来,接着从黑暗中映出个白衣男子。

  那白衣男子把脸贴在墙壁上往外看,墙上顿时鼓起一块儿巴掌大的突起,仿佛有一层薄膜挡着,那张脸模糊不清只能看到大体轮廓。

  “说到吃本尊还真是饿了,喂,小家伙,你身上有吃的吗?”

  “你是……大魔头!”

  王子默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里的浆果,问道:“你不是在白云观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子默抬头看向门梁上的玄阳剑,纤细的剑身被拔出大半,鱼皮剑柄微微下垂,溢出冰冷的黑色光泽。

  这里竟然也有一柄玄阳剑,而且被拔了出来。

  难道……

  王子默不敢确定,但还是在心里想了又想:难不成这里和金城的白云观有联系?

  “这不就是白云观吗?”那张脸忽然缩了回去,依稀看到白衣男子抬起手摸了摸下巴,思索片刻高冷地说:“你竟拿最低贱的物种来比喻本尊,本尊可是帝……!区区魔头……怎么能跟帝……比?”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白衣男子的声音时近时远,王子默向前挪了挪身子还是没听清。

  “以后你会明白的!到底有没有吃的?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

  话音落地,从王子默破天指捅出的窟窿里蹦出个纸团。

  那白衣男子指着纸团说道:“刚才本尊观你运功竟是太衍经,恰好我这里有一纸经文,权当见面礼送你了。不用谢,给点儿吃的就行。”

  “太衍经?”

  王子默疑惑,“不是大衍经吗?”他狐疑的捡起地上的纸团。

  黄灰色的纸团入手柔软,好像刚刚经过小灰泡软的鹿皮,沉重而又湿滑。

  王子默定睛看去,上面书写的果然是《太衍经》,和巩壶传他的一模一样。

  “这我早就有了。”

  “你再仔细看看?”白衣男子循循善诱。

  看白衣男子一脸期待与笃定,王子默再次低头看去。

  手中的黄卷质地柔软,似绸非绸,似动物的皮又好像不是。上面的文字确实是大衍经,只是当王子默再低头看时却忽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怎么样,没骗你吧!”

  白衣男子突然从墙上伸出右胳膊,随即又缩回去,“这才是太衍真经,真正的经文不止于文字,还有意,藏于字里行间的意!快,给我找点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如果说巩壶传给王子默的大衍经是一幅画,那么这卷太衍真经就是画中的世界,真真实实的世界。

  仿佛一个是原版,一个是复刻版。

  后者只临摹了形,而未真正地表达出白衣男子所说的“意”。

  王子默盯着手里的黄卷,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个浆果随手丢过去。

  水波般的墙壁顿时泛起阵阵涟漪,只听“咕咚”一声,浆果竟然穿过墙壁出现在白衣男子的手中。

  “这墙能进不能出,有古怪!”

  王子默顿时起疑,脸上却未露出任何表情。

  “瘴地也有个白云观早就让人心生芥蒂,没想到这白云观里奇怪的事接连发生,不得不防!”

  想到这里,王子默悄悄收起手中的黄卷退到门口,不等关门溜走,便看到墙壁里的白衣男子突然狰狞地扑向墙壁,厉声呵斥:“你给我回来!”

  “回你个大头鬼!我看你是想吃了我吧!”

  刚才王子默看太衍经的时候,余光忽然瞥见白衣男子将胳膊伸出墙外,那时候他便提高了警惕。此时白衣男子表现异常,于是更加笃定他心怀叵测,比有所图。

  “好!你回来,我不吃你。”

  白衣男子突然换了恳求的口吻:“只要你帮我把门口的剑拔出来,我以黄天起誓帮你做一件事情,任何事情!伤天害理的也照办不误!”

  “喂!听到没有!”

  “你回来!”

  “三件,我帮你办三件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