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四十六章 尸奴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85  |  更新时间:2020-01-03 20:35:01 全文阅读

那盏灯,不偏不斜,恰好亮在清明居里。

  这间房子他住了两年。

  “不!不是这间房屋,我住的地方在金城!”

  透过窗纸,王子默看到屋子里人影绰绰,期中一人他再也熟悉不过!

  “是大桀!”王子默满心欢喜地跑出去。

  这条路他走了无数遍,跑着跑着,王子默不由自主地停下来。

  在金城的白云观,清明居对面是明宝房间。明宝居的格局很舒缓,给人以“尊尊谪仙,大道缥缈”的感觉。

  而这里,虽然外形与明宝居一模一样,却总感觉很压抑。

  这种压抑不是源自于瘴地黑暗,而是来自这座白云观的布局和建筑外形。

  站在白云观里,仿佛置身于鬼城。

  更悚人的是脚底下隐隐传来的震动,好像沉重的呼吸声,又好像是洪大的脉搏跳动,低沉的节奏铿锵有力。

  王子默顿时紧张起来,根根毛发不由自主地竖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推开了亮着灯的那扇屋门。

  “吱~嘎!”

  木门发出迎接主人回家的欢愉。

  王子默刚把脑袋探进屋,忽然一股妖风从头顶率先抢进去,打了个璇儿把灯光吹灭了。

  接着王子默感觉脑袋一沉,“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瘴地无日月,即便是白天也暗的跟晚上似的。

  王子默躺地上不知多久,醒来后他很是奇怪:“淬体以后我的直觉比以前敏锐百倍,怎么就被人撂了闷棍呢?”

  不等他想明白,身子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提了起来。

  “嗤嗤,嗤嗤……”

  伴随着好像拉大锯的声音,视线一点点儿变得宽阔,王子默发现自己竟是被提到了屋顶上。

  “呼,哗哗,哐当!”

  院子里突然狂风大作,鼓得门窗砰砰响!

  这时,屋里的烛光重新燃起,一团黑黑的影子围着烛台晃来晃去。从那魁梧的身形上,王子默笃定这个人就是大桀。

  “大桀!”

  王子默想叫,却发现喉咙被封死。

  “咚!咚!咚!”

  屋子里响起敲门声。

  王子默吊在梁脊上,抬头恰好看到一张蜡黄色的脸,贴着窗户,直勾勾地盯着屋内。

  漆黑的眼睛没有眼白,犹如打翻了墨水瓶,与枯槁般头发连一块儿,透着汩汩冰冷与阴森。

  那张脸潜在黑暗中,仿佛深夜凝成的鬼影,让人胆战心惊!

  “大桀!有鬼!”

  王子默在心里呐喊。

  目前为止,唯一让王子默信得过的就是自己的亲哥哥。

  “可是大桀为什么要把我吊起来呢?”

  王子默看到王桀悄悄藏到门后,准备故技重施给恶鬼一记闷棍。

  谁知那人径直推门而入,仿佛脑袋上长了眼睛,信手一挡便将王桀手里的闷棍拦住。

  黑暗中那人的手指泛着莹莹细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杵在王桀肩膀上。

  “明宝!”

  凉飕飕的阴风从门口灌进来,裹着外面的浓雾瞬间填满屋子。

  王桀的身影旋即被浓雾遮挡,仅仅眨眼的功夫,王子默瞬间捕捉,不由得大吃一惊:“刚才在外面的鬼脸是明宝?”

  “这,到底怎么回事?”

  关门的声音传进耳朵。

  湿漉漉的雾水贴附在桌椅上,不一会儿视线变得开阔起来。

  朦胧中有个影子鬼鬼祟祟地贴着地面,王子默伸长脖子仔细看,赫然发现有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背着个棺材好像在找什么。

  王子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脏瞬间提到嗓子眼,闭紧嘴巴牙齿打颤。

  白花花的身子奇瘦无比,更诡异的是她不是皮抱着骨头,而是肉皮松懈垂了下。好像一个丰腴的女人被抽干血肉,仅剩一副骨架穿着一身人皮似的。

  绿幽幽的光从深陷的眼眶中冒出,不一会儿那个女人身上竟然长出白毛。她仰起头张开嘴巴,两只獠牙暴突而出,嗓子里竟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白毛尸奴!”

  关于尸奴的事情,《册天录》中曾详细描述过。

  尸奴又名背尸人。为通灵尸体捕获生人所驱役,生人的灵魂将会被灵尸封印,非人非尸,终生为奴。

  初级尸奴全身长满黑毛,再高级点儿分别是绿毛、白毛、紫毛、赤毛。

  赤毛尸奴凤毛麟角,实力堪比金仙,其主人则可想而知。

  相传神天国年间,在京都曾经出现过一只赤毛尸奴。她着赤锦霞衣,脚踩祥云从天而降,直指皇城,在万千森严守卫中取下皇帝首级,逍遥而去。

  眼下这只白毛尸奴为什么来到白云观?

  她又在寻找什么?

  内心深处,王子默早已经把白云观,把这里当做了家。而在家里,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不管遇到什么,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一直都是。

  此时此刻,他在屋顶,却从另一个角度观看这个家。

  桌子不再是高高的,椅子不再是方方的,就连那盏油灯也仅仅照亮一小片地方,昏昏黄黄,仿佛随时会被屋外卷进来的风吹灭。

  王子默顿时六神无主,小眼蹬的溜圆,想叫却又不敢叫,生怕惊动下面的女人把他装进棺材掠走。

  难道这个尸奴是从乱坟岗追出来的?

  尸奴隶属尸系,和魅影一样不惧法术。

  只有学得驱邪的法子才敢正面与之抗争。否则只能和他们硬碰硬。

  和死人硬碰硬……

  王子默不敢想下去,闭着嘴唇牙齿打颤,又怕“嘚嘚嘚”的声音太响,赶紧抿起嘴巴咬住嘴唇。

  女人趴在地上转了半天,最终背着棺材愤然离去。

  王子默赶紧松口气,满腹的委屈顿时倾泻而出,随着滚烫的泪水泉涌出来。

  谁知那尸奴心机狡诈,竟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耸着鼻子嗅来嗅去,似是发现了什么。

  四周气温骤降,眨眼间蒙上一层白霜。

  鹅黄色烛光似是承受不住温差突变,猛地抖成墨兰色,在阴冷中垂死挣扎。

  王子默赶紧屏住呼吸,却是挽留不住下落的泪珠儿!

  “嘟,吧哒!”

  晶莹的泪珠在空中翻滚,映出王子默的惶恐不安。

  几乎是擦着尸奴悠长的发梢落下,被她背着的棺材角溅的四分五裂,也将那颗怦怦跃动的心撞碎。

  尸奴猛地抬起头,露出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漆黑的眼睛犹如两个旋涡,直接穿透王子默的双眸,刺入那颗不断撞击着胸口的心脏中。

  时间仿佛就此凝滞。

  空气中充斥着悚冷的气息。

  此时此刻王子默才真的弄明白,刚才贴在窗户上的那张脸不是明宝,而是眼前的这个尸奴!明宝一来,她就隐入了黑雾中。

  “噬——!”

  尸奴撅着嘴,两只獠牙在烛光下泛着黄晕。她别过脑袋死盯着王子默,慢慢卸下背上的棺材,四肢伏在地上。后腿的肌肉一跳一跳,显然准备向上猛地跃起。

  “咕噜,咕噜!”

  害怕?

  如果害怕的话只能等死了!

  这个时候王子默出奇的平静。他抿起嘴巴,双手在背后快速结印,同时环视整个屋内,寻找从韩都督那骗来的直背长刀。

  气海里早已没有了元气。

  步入两仪圣境后好不容易炼化的一些阴阳元力也被开眼法消耗的一干二净。

  然而此时,王子默却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小腹涌向右手食指,刹那间照得屋内灯火通明。

  瘴地深处。

  在白云观百丈开外,一南一北两个地方。明宝和黛小沫同时抬起头来,纷纷望向那束惊天地泣鬼神的光芒。

  “不好!”

  “混蛋,这道观拆不得!”

  明宝停下脚步,盯着渐行渐远的王桀忍不住大声喝骂,急忙转身奔回道观。

  黛小沫比明宝反映更快,几乎是王子默使出破天指的瞬间就甩开茉红颜和韩都督,独自一人冲了出去。

  “轰隆隆!”

  王子默不留余地的使出来,四周空气被迅速点燃,炽热的高温直接将束缚双手的绳子烧成蔫粉,擦着尸奴的左胯猛地把棺材捅了个窟窿。

  “噗!呲!”

  窟窿里飘出一股白烟,伴随着淡淡的肉香弥漫。

  “嘎吱,嘎吱!”

  紧跟着青木棺材发出一连串的嘎吱声,好像屁股底下不堪重负的木方凳随时都会爆开似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