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四十一章 念你是条汉子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18  |  更新时间:2020-01-02 13:12:20 全文阅读

湿风不寒,雨过天晴。

  当王子默顶着满头卷曲的头发,秉着皱巴巴的脸走出山洞时,忽然看到有个虎背熊腰的陌生人背对洞口瞭望远方。

  殷箬彤说外面那些人五行不到,顶多处在六神巅峰,还说他已是两仪圣境的神级高手,对付外面的几个小碎崽子,简直跟捏小鸡似的。

  可谁曾想,刚出门就看到个老头。

  而且是个血气方刚,红光满面的老头。

  从他高高鼓起的太阳穴,以及突突跃动的虎口穴上就能看出,真个交起手来,反而是王子默被他跟捏小鸡子似的暴虐。

  “呃……!打扰了。”

  “您继续,继续看您的风景!”

  王子默贴在石壁上转身想要溜回山洞,谁知还没走几步,那陌生的老头好像屁股上长了眼,冷哼一声呵斥道:“站住!”

  那人陡然转身,看到王子默后顿时瞪大眼睛愣了半晌,再也憋不住,裂开厚厚的嘴唇,发出阵阵浑厚深沉的大笑声。

  朗朗笑声回荡在山涧,韩都督笑的浑身颤抖,老泪横流,过了一会儿竟咳嗽起来,一声接着一声,越咳越上瘾,许久后才涨红着脸,弯着腰,双手杵着胯,指着王子默,又忍不住笑起来。

  “你,哎吆!笑死我了!”

  “你是核桃上长了张脸吗?”

  欺人太甚!

  王子默本就皱巴巴的脸突然扭曲起来。

  这卷卷的头发万分可恶,跟下面刚刚生出的绒毛一模一样。

  “你才是长毛的核桃皮!”

  王子默不甘示弱,撅着下巴鼻孔向天,心道:眼下还是赶紧去找个大夫,开几味调节阴阳的药方。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不知道要遭多少嘲笑!

  去哪儿呢?白云观?巩壶那个不靠谱的老残废肯定有办法。

  不,白云观不能回了!

  王子默忽然想起他在白马亭已经是魔头的身份,沸沸扬扬,去了无疑等于是去送死!

  旋即黯然神伤。

  即便找到大夫又如何呢?即便治好了病又如何呢?眼下杀人偿命,人家找上门来,要杀要剐,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跟我走!”

  韩都督终于平静下来,深吸口气,装作没事儿的样子,可是看到王子默后,还是忍俊不禁!

  “冤有头债有主,人是我杀的,跟她没有关系!”

  王子默遥遥指向山洞深处。在那里殷箬彤正听着明宝说卦,一双大眼睛瞪得快要突出来,带着哭腔问道:“王子默真的娶了个来自央池的新娘子?”

  “只是结了娃娃亲,还没入洞房,丫头你还有机会!”

  “这个骗子!”殷箬彤咬着嘴唇脸上写满了委屈。“那她到底是人是妖?”

  “是人是妖分不清!”明宝摇头,他也说不上来。

  虽然与黛小沫交过手,却始终没能近身。单单那个红衣护法就让他捉襟见肘。

  突然间,明宝抬头看向石洞外,两片薄眉悠地蹙起,像是听到什么声音,歪着脑袋侧耳倾听。

  “不好!子默那小子有麻烦了!”

  明宝刚想起身,突然身子又重重的摔下去,从央池能够活着回来,已经拼尽了所有修为,侥幸不死实属庆幸。

  石洞外,韩都督无所谓的摆摆手,随后闪到王子默跟前,像捏小鸡子似的提着他突然破空而去。

  清晨,细雨如线。

  沐浴在蒙蒙水雾中的三合庄,气温骤然下降。

  西山上,一老一少,两个人影互相对视。在王子默视死如归的目光下,韩都督终于妥协,背过身子连连摆手,不再发出杀猪一般的谑浪嚎笑。

  王子默心里很是不痛快,若只是为了笑话自己,那就笑死的了!何必抓到西山上来。这里既没果木,又没野兽,村里人百年来不一次,果真是个作案的好地方。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老匹夫到底想干什么?

  自从见识了大桀如何割掉瘦猴子的脑袋后,王子默对杀戮的概念变得愈发清晰。

  他知道,杀人不过头点地。

  血凉了,灯灭了,也就没有牵挂和烦恼了!

  况且,自己这双手又何尝不是沾染过鲜血?

  如今再讨论谁对谁错还有什么意义?杀人偿命,血债血偿!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弱者想要出头,犹涉海凿河,蚊虻负山!

  三合庄,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揭开了虚伪的面纱。

  蓦然间,王子默对力量充满了渴望!

  他渴望出类拔萃,渴望惊世骇俗,渴望所向披靡,渴望神功盖世,更渴望像眼前的老匹夫那样,出手间便可撼天动地,位居平人之上,不受他人束缚!

  但这又如何?

  我为刀俎任人鱼肉,小命还不是捏在别人手里。自己,哼!连死的地方,死的方法,乃至死的姿势都不能选择。

  死在这荒凉的西山上又有谁人知晓?

  若干年后,变成枯骨一撮。

  一切又将尘归尘,土归土。

  这,就是上天给我十七岁的礼物吗?还不如在白云观的两年,无忧无虑每年庙会还能和大桀见上一面。

  趁着王子默胡思乱想,韩都督突然出手捏住他的胳膊,接着虎钳用力往下一拉,由肘至腕,由劲至踝,便听一串儿“咔咔”的脆裂声,仿若爆竹,捏的王子默两眼上翻,痛的龇牙咧嘴。

  纵使刚刚用阴阳二气淬过的身体,也没能经得住折腾,不一会儿便肿胀起来。

  一切仿佛都在韩都督的意料之中。

  不过有一点儿却在他的意料之外。

  王子默肿的跟个皮球似的。可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臃肿的身子就消退下去。不仅如此,连那张皱巴巴的脸也恢复如初,只有头顶的毛发还是卷卷的,依然跟下身刚长出的绒毛形似。

  王子默很是懊恼,揪了几根仔细观察,越看越像,浓浓的黑黑的,跟大桀的更像。

  还好,脸蛋没事了!

  摸着光滑的下巴,王子默暗自庆幸,却又心里没底,像装着个打板唱戏的花脸,“咿咿呀呀”吵得心神不宁。

  老匹夫背对着王子默负手而立,眼前是藏在环山中的三合庄,水雾缭绕,炊烟冉冉、

  一口清泉从池塘里蜿蜿蜒蜒,像条白链,踩着石角溅出串串儿水花,几经周折终于流出。浅浅的水清澈见底,最深处只有半臂,仿佛随时都会断流,却从来没断过!

  村民们称之为溪。

  望着三合庄,王子默顿时萌出求生的渴望。这个老匹夫到底想干什么?抓自己又不杀自己。既然无事,那改日再见!

  王子默索性不理睬他,扭头就走!

  “你干什么去?”

  “找大桀!”王子默一心牵挂着哥哥,昨晚王桀的笑始终回荡在脑海里,让他心疼!

  笑,苦笑,哭笑!

  大桀虽然发出的是笑声,但那笑声却并未让别人感到舒服。

  面对王子默高冷的回答,韩都督心里揣着十万个为什么,却抹不开面子来问。

  眼看着王子默越走越远,韩都督内心捉急,遂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指着骆驼峰的方向,循循善诱道:“王桀深入大山之中,以你的本事堪比送死!”

  “就是去送死也要把大桀找回来!”

  “你若真个死了,还拿什么去找?”

  “魂儿!”

  “什么?”

  王子默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望着韩都督,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一字一字,大声喊道:“信念!”

  坚定的眼神铿锵有力,韩都督毫不怀疑王子默有半点儿虚言。

  “嗯……”

  向来威风凛凛说一不二的韩将军,哪里动过心眼儿?

  没想到王子默几句话把他噎个半死,想了半天才又说道:“好!念你是条汉子,老夫就破例帮你一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