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三十二章 何谓阴阳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46  |  更新时间:2019-12-30 07:45:17 全文阅读

九月的秋走的很快,眨眼便迎来十月寒。

春暖、夏热、秋凉、冬寒。

十月虽是秋季,却沾了个寒字。仅这一个字,就让王子默备受煎熬。

王桀在家养了整整一个月的伤。这一个月都是殷箬彤每天上山送饭,给平淡无奇的十月增添了一丝暧昧。

然而在这一个月里,白马亭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曾经的香火鼎盛一去不返。

白马亭俨然从神坛上走下来,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王子默。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些时日,金城突然传闻,淳渊道长亲手害死自己的徒弟。

这无疑给白马亭雪上加霜,直接推到了刀刃上。

自清晨,弦月未隐,稚鸟乞虫;到落幕,华灯初上,鸟栖虫居。

日复一日,重演自然之道。万象更迭,无不围绕着一个词。

轮回!

王子默和殷箬彤依旧坐在神像的小指上,两人晒着太阳聊着天。

近些日子殷箬彤出落的越发标志。

清秀的瓜子脸上,两个小辫子翘在脑后。圆圆的大眼睛乌黑纯净,翘琼鼻下樱桃小口不薄不厚,红润恰到其分,仿佛上天刻意捏造的美人,水灵灵,俊俏俏。

特别是那副高挑的衣架子,无论霓裳羽衣,亦或是粗布麻衫,都掩盖不住出尘若画的美!

看着眼前娇可的人儿,王子默顿时两腮生津,面红耳赤,赶紧背过身去掩饰内心的尴尬。

殷箬彤也是很想和王子默多待一会儿,哪怕是一小会儿。 却又害怕耽误了王子默,反复纠结一一写在脸上,那双细细的柳眉微微蹙起,时而填满徜徉幸福的悠逸,时而锁出依依不舍的眷恋。

她丹贝轻启,媚眼如丝,从神像上一跃而下,刚想告别,突然看见王子默鼻子下方喷出两道血柱。

“讨厌鬼!”

殷箬彤羞赧地低头啐骂,捧着红彤彤、热腾腾的脸蛋,浑身充满了蜜甜般的喜悦。她莲足扭捏,撵着地上的小石子,转身欲走,却又看到王子默捂着胸口,脸色铁青,“哇”的吐出一口污血来。

“子默!”

心尖猛地揪揪起来。

殷箬彤急忙扑上去,却发现王子默面色红润,竟然看着自己“嗤嗤”地笑着。虽然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吐血,但是现在知道了,王子默没有半点儿损伤。

纵使如此,殷箬彤还是忍不住嗔怪,一边捶着王子默胸口,一边伏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轻轻抽泣。

方才,王子默晒太阳的时候突然顿悟。

大衍经有云:天地分上下,日月分阴阳。

巩壶说:“人本为灵兽,自是汇聚天地之灵。然则世间万物,阴极必盛,阳极必衰,月满则亏,月亏而盈。所以,作为万灵之尊的人类首当其冲,被天道种下三尸,禁锢修行。”

题,有破解之法。

万载岁月,无数能人骚客打破禁锢,荣登仙堂,名列仙班。亦是传下无数功法供后世参考。

这大衍,便是其一。

大衍一术,若要修炼,须先沟通天地阴阳,汲取日月精气淬炼己身。一直以来,王子默始终不得要领,思来想去更是越发迷惘。

今天出来晒太阳,他略有所悟。

体之精在于骨,骨之精在于髓,而髓又以脊为巅。

故,脊背便是人之阳源,以此可判,前椎亦阴之精髓所在。

刚才王子默贸然运功,阳气上行冲顶了肺腑,将前些日子体内淤积的湿邪逼出,实数因祸得福!

告别殷箬彤,王子默迫不及待地闭目调息。他端坐在神像巨大的掌心,犹如嵌在神像怀里。

层层红晕不断凝结,消散。

再凝结,继续消散……

如是反复,王子默白皙的肌肤竟慢慢变成古铜色,身上结了一层臭臭的泥痂,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此时,王子默才算真正地入门!

大衍经第一步便是感知天地之精,以渡阴阳二气。如今王子默天地之精尚未感知,却先体会到了阴阳二气的奥妙。

何谓阴阳?

曰:阴为月,阳为日。

巩壶还悄悄告诉他:“有些人穷其一生也没能入门,只知阴阳为何物,却不知何物为阴阳。”

王子默在乱坟岗被黛小沫勾走,灵台中早已种下阴柔气息的种子。加上终日呆在山洞里,体内阴气滋生,湿寒蚀骨。

可谓是阴毒颇深。

顿悟之后,阳气入体,为了抗衡体内的湿寒阴气,王子默不断催化,身体骨骼在阴阳的调和下几处关节变得晶莹剔透。一条条小指粗的血脉从骨髓中伸出,形成特有的循环。

大衍经第一卷,淬体!

王子默猛地睁开眼睛,道道精光迸射而出,忍不住仰天长啸!与此同时无数关于淬体的经文烙印在识海。

这,是大衍经的传承!

如同人类的遗传基因密码,而王子默恰是打开了这个密码,获得了相应的记忆。

“石洞地面上的符文竟是淬体行功图!”王子默无比兴奋。

淬体是修仙的第一步。

修仙之路,需要不断进行淬体!修为越深厚,淬体越艰难。需要不断剔除体内杂碎,淬炼骨骼,淬炼血肉。大乘之时肉身亦是天地所在,元神不灭,肉身分散重组自如,永生不灭!

王子默顿感疯狂,永生不灭,那将是何等存在?

只是……

山洞里只有大衍经的淬体篇,而淬体篇是最最最基础的法门,需要有不断增长的修为作为支撑。

没有功法怎么修炼?难不成还要折返回去再去破开灵台壁障?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时间王子默举步维艰!“难道后续的功法在山洞深处?”

那里是王子默不敢涉猎的地方。

仿佛世间黑暗皆出于此,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不管王子默如何想尽办法,打着灯笼往里伸,目力所及,始终停止在脚下五寸之内。

夜幕降临,寒气骤然逼近。飞鸦千百成群,未暮归林。

淬体后虽然调节了阴阳,却只是驱赶出了王子默身体里残存的湿气,对黛小沫在灵台留下的烙印没有丝毫影响。

“如是这样,我的身体可与朱庆云抗衡。待到这边事了,还要去白马亭找淳渊老儿讨个说法!”

“为什么?”

“为什么白马亭要三番五次置我于死地?”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纵使我王子默再想得开,再无所谓去辩解,也不想整日活在白马亭弟子的纠缠下。

好在这一个月过得还算是安宁。

傍晚时分,王子默清楚地感觉到天地间的阴阳循环。特别是日月交替之际,阴气自地下萌生,蒸蒸而上,渐渐润色,随着夜色加重,阴气越发浓郁。

心灵所致,身形效仿。

淬体之后,王子默感觉身体较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虽然只是初步淬体,但是成果却极为可观。

仅以双眼为例。

之前王子默目力半丈入微,经过大衍经淬体后,视力升华,可达三丈入微。

明显的效果,使得王子默极为兴奋,赶紧低头看家的方向。

三合庄炊烟袅袅,仿佛就在脚下。

王子默能看清每座屋宇上的瓦楞,能看到殷箬彤的闺阁华灯初上,她正撅着嘴巴挨父亲训斥。似乎感觉到王子默的目光,殷箬彤抬头望向窗外,柳眉微蹙,俏脸充满疑惑。

王子默心虚,匆忙调转目光。

他看到西头刘厚家的狗在追赶自家的母鸡,看到邻家刘氏兄弟把酒言欢,看到大桀正给父母端碗盛饭……

蓦地,王子默眼眶湿润,心头莫名的酸涩。

乱坟岗。

有个红衣女子仰头看向北方,四目相对,王子默不由得心惊胆战!

红衣护法朱唇勾起,身后的墓碑慢慢打开,从里面钻出个白衣小女孩。

小女孩光着脚丫踩在白莲花上,羞答答地站在红衣护法身后,沿着护法的目光慢慢仰起头,两束犹如实质般的目光扫向王子默,微微颔首浅浅一笑,甜甜的酒窝若隐若现,萝莉身姿比之殷箬彤毫不逊色!

“黛小沫!”

王子默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