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二十三章 胖爷就帮你到这了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19-12-25 14:49:59 全文阅读

“呔!吃胖爷一棒槌!”

  朱庆云的话刚说完,突然感觉后脑勺遭遇重击,只感觉满脑袋“嗡”地炸满星辰,眼前一黑,身子晃了两晃,差点儿背过气假死过去。

  抱着王子默后腰的那名白马亭弟子整张脸笼罩在硕大的阴影中,吓的煞白煞白,“啊呀”一声,踉跄后退,却被门槛绊倒,蹲在地上跟见鬼似的狼嚎。

  王子默低下头,顿时看到葛宝玉肥硕高大的身影。内心一喜来不及张嘴整个身子突然坠下来,还没落地,屁股下瞬时传来球弹般软的感觉。

  便看到葛宝玉撅着屁股吃力地把他扛起来,手里攥着一根大腿骨,努力撑开那对小眼,暴吼一声:“谁敢上前一步,大家一块儿死!”

  这……

  是啥?

  王子默瞠目结舌。

  怎么也没想到葛宝玉的武器竟然是一整根发黑了的猪腿骨。嗯,没错,跟小时候大桀从外面带回来的大棒骨一模一样,只不过葛宝玉手里的骨棒大了一号,而且骨头黝黑黝黑,跟中了剧毒似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胖爷的山猪骨棒么,这可是通了灵的野山猪,活了三百年,被胖爷看到……”

  葛宝玉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跟个蚊子似的哼哼道:“当年胖爷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谁知道吃了那头野山猪后就变成这样,怎么减也减不下去了。”

  委屈的小眼神充满彷徨,王子默点点头,信以为真。

  葛宝玉本就肥胖,没想到却力气出奇的大,一双小脚稳如泰山,扛着王子默跟没事儿人一样。

  若不是吃了一头灵猪,谁会相信一个胖子能做到这点儿?

  “葛胖子,你我同年拜入白马亭,我原本还念想着你的恩情,打算偷偷做了这孽徒给师兄弟们报仇,你可想好了,真的要趟这浑水吗?”

  朱庆云涨红了脸。

  看清是葛宝玉拿着猪腿骨砸自脑勺后,更是气的肚子里塞皮球,鼓到爆!

  “把解药给胖爷拿出来,别想着一走了之,今天谁要是走出这白云观半步,还是大家一块儿玩儿完!”

  葛宝玉大有得势狠敲竹杠的架势。

  “哼,葛胖子,别仗着你在善事堂就怕你了,再过一两个月我就进入辟谷期,你休想……”

  不等朱庆云把话说完,葛宝玉身后突然走出个唯唯诺诺的弟子,这弟子长得唇红齿白,清奇俊秀,尤其是光洁的瓜子脸更是白的不像话,若非他胸前平平的,还真把他当成是女子。

  “这个解药……”

  他抬起头悄悄瞥了朱庆云一眼:“朱师兄,我……我们还没辟谷。”

  “哈哈哈……老朱,你这几年怎么混的,怎么我倒觉着还不如姓颜的那小子风生水起!”

  说完葛宝玉伸出又白又嫩的肥手,满脸横肉垂下来,瞪了那名弟子一眼:“拿过来!胖爷我一猜就是你们六药堂的人捣鬼!却没想到是你,蔺骁涯!”

  “解药不能给他!”

  朱庆云刚想上前抢夺,却见葛宝玉提着猪腿骨敲在蔺骁涯的手掌上,然后向上一送,不偏不斜恰好戳进王子默干裂的嘴唇里。

  “呕~!”

  王子默被大棒骨堵到嗓子眼,喉间顿时传来撕裂剧痛,眼角刹那蒙上一层水雾,忍不住干呕起来。

  “兄弟,再忍一忍!”葛宝玉嘿嘿直笑。

  此时朱庆云心底却五雷轰顶。

  他难以置信,刚才葛宝玉的动作看似随意,却饱含了道的气息,难道这个死胖子已经有了道盘?

  “兄弟,胖爷我也就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

  葛宝玉探手一抓,屋子里的小板凳突然飘到王子默脚下。他把王子默放到小板凳上,拱手作揖,转身离去。

  “御物!果然有了道盘!”

  朱庆云冷着脸眯起眼睛,心里五味杂陈。三十二代弟子中凡事修为到了合圣期的都修出了道盘,甚至连三十三代中的弟子也有人修出道盘,比如颜夜峰以及那些死在瘴地的年轻弟子们。

  唯有他,身为上届师兄,竟然没有修出道盘,只能带着一群三十三代弟子四处鬼混,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这次本想能立个大功,或许可以得到师尊的嘉奖,赏个求道丸,借助外力塑造道盘出来,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被这个死胖子搅了局。

  真是气煞我也!

  圆滚滚的身子一摇一摆,路过朱庆云身边时,葛宝玉狠狠地挤了挤鼻子,扬起手中的大棒骨做势欲打,吓得朱庆云急忙告罪求饶。

  这葛宝玉也真是皮,大摇大摆地把大骨棒向前一甩,纵身越了上去,留下一阵嘲弄的笑声扬长而去。

  王子默并不怪他临阵逃脱,相反心里充满了感激。

  葛宝玉毕竟是白马亭的弟子,而他王子默又是白马亭人人喊着要处死的孽徒。于情于理,两人应该划清关系。能在关键时候出手相助,已经是恩重如山了。

  解药入口即化,王子默瞬间感觉喉间清凉。

  紧跟着这股清凉飘香四溢,裹着淡淡的百合香味,宛如潺潺流水,涓涓而行,直达肺腑。

  原来跟我一样还没有道盘!

  哼,故弄玄虚!

  王子默双眼瞬间清澈,鹰眸抖擞,直视朱庆云心底。

  “拿来!”

  “哧!”玄阳剑突然被他拔出三寸,整个白云观上方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眨眼间,哀风怒号,蚕豆大的雨滴簌簌落下来,打在脸上冰凉刺骨。白马亭弟子皆躲在清明居内瑟瑟发抖,唯有朱庆云站在院子里左右为难。

  这小子,混蛋!

  朱庆云黑着脸呼着浊气把黑铁棍放到地上,旋即冷眉看向王子默,慢慢后退两步。

  “拿过来!”

  王子默伸出手,唇角勾出一抹讥笑。

  朱庆云突出的下巴向后缩了缩,掩饰住内心的愠怒。奈何雨水太过冰冷,刺骨的寒意竟然让他这个合圣后期的修者产生了惧意。

  呵!

  多么可笑!

  老子堂堂合圣后期的修士,竟然被一个废柴吆五喝六,要是老子生出道盘,非要碾死你这只臭虫!

  地狱的呼号更加猖獗。

  朱庆云咬着牙,在王子默得意的眼神下不得不迈过去,弯下腰重新捡起黑铁棍,亦步亦趋地将它递到王子默手中。

  咸鱼翻身了……

  等下老子让你咸鱼两面煎!

  “让你翻身!让你翻身!我让你翻身!”朱庆云眼里透着阴狠,他虽然低着头,王子默又怎能不知他心里想些什么?他和颜夜峰是一类人,同为败类,一丘之貉,做事情是不择手段的!

  一旦被他抓住机会,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哧!”

  玄阳剑再次拔出三寸,跟上次王子默拔出的差不多。

  四周完全黑下来,滔滔魔气从清明居西墙上冒出来。白马亭的弟子一个个鬼哭狼嚎似的跑到院子里,他们宁肯被刺骨的雨水洗刷,也不敢再在屋子里呆上半刻。

  “啊……!”

  “有魔头,真的有魔头!我看到墙上突然鼓出半个脸!”

  “小师弟,有话好好说,你先把玄阳剑插进去,咱们有话好好说!”

  朱庆云真的怕了。

  他自命清高,觉得自己的命天生娇贵,怎么能跟这帮臭虾米一块儿死呢?

  “哧!”

  玄阳剑再次拔出三寸,三尺细剑已出一尺,清明居内突然传出刺耳的咆哮,好像来自很深很深的山洞中的厉吼,带着不甘,带着怨恨,带着对天道的不羁与嫉恨……

  仅仅是声音,就震得王子默身形摇动,一个趔趄直接从小板凳上掉了下去。

  他这一歪倒好,玄阳剑“哧啦”一声,竟然被带出了大半。

  所有人都傻了眼,朱庆云第一个反应过来,扭头撒丫子就跑,其余人有样学样,连滚带爬地往外跑。

  王子默摔在门前的台阶上,脑袋像是塞进马蜂窝里,“嗡嗡嗡嗡”叫个不停。他吃力地撑起身子,咬着牙爬上小板凳,伸出右手对准鱼鳞剑柄用力一拍,却听“咔嚓”一声,门梁竟然裂开一道豁口。

  王子默顿时慌了神,胆战心惊地从小板凳上迈下来,伸着脑袋看了一眼屋里,赫然发现西墙居然变成了另外一片天地。

  有个白衣男子正伸着脑袋从墙里探出来,那样子跟王子默一样,仔细打量着对方。

  白衣男子脸上没有五官,像被人强行摁着在沙地上磨平了似的。

  他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天空突然雷声大作,吓得王子默捡起黑铁棍也跟着跑了出去。

  白云观的异象顿时引来白马亭众长老前来。

  朱庆云低着头乖乖地站到五星居长老宋天一身后,有了师尊庇护,他自然胆子大了许多,上前一步,面对列位长老拱手作揖,礼毕,高高抬起头,面对淳渊上人大声说道:“我与几位师兄弟游玩,恰好听到白云观中有异响,便与师弟一探究竟,却发现王子默这孽徒胆敢偷偷拔下玄阳剑。遂与师弟们一同阻止。”

  淳渊上人的脸冷的快要结冰。

  所有人都知道玄阳剑一旦拔出来,将会带来什么后果。这个王子默,没想到还死心不改,胆敢做出有绝天伦的事情。

  “白马亭弟子听令,全力缉拿逆子,胆敢反抗,杀无赦!”

  “遵命!”

  白马亭弟子顿时如潮水般四散而去,到处打听王子默的下落。

  背后是魔气纵横的清明居,头上风起云涌,冰雨滂沱。幸亏这天象仅仅局限在白云观上空,还未扩散到白马亭。

  淳渊上人深吸一口气,他知道白云观的人去了瘴地,却不知道这帮惹事精又想搞什么名堂。

  两年了,整整两年没从瘴地出来……

  他们,是死里面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