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二十章 千夫所指,金石为开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65  |  更新时间:2019-12-24 08:07:36 全文阅读

  “三阳,还不快把默儿体内的搜魂针取出来!”

  馨月真人在白马亭地位仅次于淳渊上人,她掌管刑罚,观内弟子无不行弟子礼。

  而三阳道人,在七门居仅有弟子一人,势力衰退,在九脉中垫底,已经有同辈觊觎在位长老一职。

  “默儿?”

  三阳道人怔了怔,什么时候馨月跟那孽徒如此亲近了?

  “他杀我徒儿,这搜魂针就是最好的证据!”

  “三阳,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刚才默儿有心留我性命,人若真的是他杀,怎么会迷而知返?”馨月真人不仅在劝说三阳道人,同样也在劝说身后的白马亭众位长老。“诸位可想想,半盏茶的功夫,他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取下你我首级,若不是三阳你先动手,默儿也不会追着你打的呀?”

  听闻是搜魂针在王子默体内作祟,明宝和白黎立马就要提刀上前砍了三阳道人的狗头,却被巩壶拦住,“等等,默儿体内不像是搜魂针,倒像是传说中的魔教噬魂针,没有相应的法门万万不可轻举妄动,这个三阳还有用,咱们静观其变!”

  “可是子默他……”

  “再等等,等等!”

  巩壶瞥了眼淳渊上人,这厮货到现在还没表态,不知道心里到底想什么。

  “哼!馨月真人,你太善良了!”

  广平子向前踏出,长袖一甩,手中半丈长的平尺指着王子默说道:“人如果不是他杀的,那又是谁杀的?谁又能不声不响地把白马亭二十弟子都杀掉呢?”

  众人看向唯一的活口——颜夜峰!

  “以峰儿的本事还差点儿火候!”广平子对薛平的本事很清楚,他断定颜夜峰做不到。“况且峰儿善于用剑,我观你弟子梅叶玲身上的伤口乃是钝器所为,其余弟子也是被钝器敲碎了头骨,那孽徒刚才就是用黑铁棍子敲打三阳的脑袋,这难道还不清楚吗?”

  这种被蔑视的感觉让颜夜峰异常恼怒。

  “这帮老不死的!”

  颜夜峰秉着脸不动声色,忽然庆幸自己走之前又处理了一下尸体。既然你说我弱,那我就弱给你看!

  “我也相信人不是他杀的!”

  这时,淳渊上人竟然出口了,紧跟着,他身后的五位长老也随声附和:“我们也相信人不是他杀的!”

  颜夜峰彻底绝望,突起的鼻梁随着耳朵抖了抖,以为自己听错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淳渊上人,仿佛在问为什么?

  他不明白,不明白师尊为什么会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去偏袒一个白云观的劣子。

  为什么?

  难道自己徒弟的话就这么让他嗤之以鼻吗?

  王子默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灵台是一个人的精神所在,是灵识的藏身之所。而此时,两根噬魂针如跗骨之蛆,又似嗜血的水蛭,企图穿过灵台壁障,将王子默的灵识定死在胎腹中。

  噬魂针,魂魄被万千腐噬!

  “砰!砰!砰!”

  王子默紧闭着眼,一口薄牙快要咬碎。他双手使劲儿插进头发里,揪着头皮狠狠地撞在地上,砰一下,砰一下,额头被撞得血肉模糊,还是不能缓解灵魂上的噬痛。

  黑铁棍!

  是黑铁棍!

  它卷走了灵台外的戾气,无法压制噬魂针的侵蚀。

  不知不觉天将黎明,东方泛起鱼肚白,明月西降,繁星登场。启明星引着朝霞驱走黑暗,红彤彤的照在王子默凄惨的身影上。

  他终于抬起脑袋四处寻找。平展的额头覆满血污,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早已被脏兮兮的血泥遮盖,大张着嘴巴,粗重的呼吸着。

  终于,他在白马亭众弟子前看到了三阳道人的身影,在他手里赫然把玩着自己刚刚抛出去的黑铁棍。

  而在三阳道人身后,颜夜峰微不可查的瞳孔一缩,突然从背后甩出一个包袱。

  那包袱在半空中散开,竟是从里面摔出一只憨态可掬的胖牛犊。

  黑夜和白天交替之际,天空灰蒙蒙一片,那道绿色和红色相间的影子,刹那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像是沙包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绿泅毒牛!”

  有人惊呼出声:“是幼崽!”

  疑惑的目光看向颜夜峰,综合淳渊上人的决策,白马亭弟子瞬间将颜夜峰给孤立出来。

  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白马亭三十三代大师兄竟然是这样的人!

  上届弟子叽叽喳喳,瞬间将颜夜峰怎么残害同门的事情脑补了出来,甚至比现实还淋漓尽致。

  “今天,我就替师尊清理门户!”

  淳渊上人的大弟子林明长突然抽剑,剑尖遥遥指向颜夜峰的脖子,而他的目光却放在了淳渊上人身上。若是师尊点头,他必会第一时间将颜夜峰斩杀,把事情做得干净利索。

  可是淳渊上人始终没有表态。

  不仅是林明长懵了,白马亭弟子也懵了。

  “小师弟,可还记得这个包袱?”颜夜峰不急不缓地走出来,捡起地上的包袱送到王子默面前,“你走的急忘带了!”

  绿泅毒牛幼崽半空中翻了滚,落地后又像皮球一样,直接滚到王子默跟前。小眼睛绿油油的,盯着王子默满是鲜血的脸耸了耸鼻子,然后欢快的跑过去,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袖口。

  “哞哞……”

  毒牛幼崽喝过王子默的血,自然熟悉他的味道。况且这家伙身上还带着母亲的气息,这次相见以为自己的母亲就在身边,便做出了亲昵的举动。

  “哗!”

  “什么?”

  颜夜峰提着的布袋正是王子默用来装干粮的布袋。

  这布袋出自白马亭,是善事堂葛宝玉给王子默准备的。他本来想给王子默准备些细面馒头,再塞下几只烤肥鹅。不曾想却被王子默婉言谢绝,随后无奈的装上了糕饼。

  “葛宝玉!你给我出来!”

  颜夜峰陡然甩头,犀利的目光直刺葛宝玉心底,“告诉大家,这个布袋是不是你给小师弟的?”

  明宝瞳孔不可觉察的一缩,暗道不妙!

  这个布袋他也认得,确实是王子默背着干粮的口袋,没想到竟然落在了颜夜峰的手中。

  “你——!”

  王子默顿时回想起来,这是他拿着糕饼想要分给大家时被颜夜峰取走的。如今在场的人都死光了,没人能证明口袋是怎么到颜夜峰那的。

  

  葛宝玉缩头缩脑,极不情愿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接过颜夜峰手里的包袱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最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葛宝玉,你什么意思?”

  

  颜夜峰冷眼瞥向葛宝玉,顿时吓得这个大胖子浑身一哆嗦。

  

  “没,没意思!”

  

  “没意思?”颜夜峰瞪大眼睛,威胁的韵味十足。

  

  “不,不是没意思,是不确定!”葛宝玉把包袱翻过来又看了看,“这样的包袱白马亭弟子人手一个,那天我确实是给了王子默师弟一个,但不确定就是这一个。”

  

  “是吗?”颜夜峰咬着牙!“白马亭弟子的行囊上都刺有自己的名字,是各自师尊用道法所画,根本消不掉,你再看看这个,上面没写任何人的名字,我去杂物处问了,今天就只有你领取了包袱,是不是?”

  

  “是!是!”

  

  葛宝玉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着脑袋。事到如今,他也是瞒不下去了。“我想起来,确实是这个包袱,上面没有道法画的名字。”

  

  “哼!滚回去!”颜夜峰压低声音,用只有葛宝玉听到的声音威胁道:“再敢给我耍花样,下次割了你的一身肥肉!”

  “果真还是他!”

  

  “我们冤枉夜峰师弟了!”

  王子默再次成为白马亭弟子口中的孽徒。

  千夫所指,金石为开。

  在所有人都被蒙蔽双眼的情况下,真的能说成假的,假的便是真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