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十九章 你若找死,没人救得了!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95  |  更新时间:2019-12-23 13:57:27 全文阅读

  在外人眼里,王子默手中的黑铁棍必然不是凡品,尤其是白马亭众长老,一个个心里痒痒的简直了……

  这个废柴,没想到机缘这么溜!

  不仅有禁锢时空的油纸伞,竟然还有一根黑铁棍。

  这黑铁棍看起来毫不起眼,却非常的了不起!突破了三阳道人的护体罡气不说,竟然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他身上究竟还有多少宝贝没拿出来?

  “你!去死!”

  “我心存善念,给馨月真人一线生机。”

  “你却以德报怨,置我于死地!”

  王子默一边打一边低声呢喃,仿佛在说给自己听,这一切,到底做的值不值?

  突然,他闭口了。

  刚毅的唇角露出自嘲的笑意。

  “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王子默心里塞的难受,他极力想要证明自己是个好人。可是不管怎么去做,在这些人眼里都是坏事,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大魔头,就应该去下血池地狱。

  “啊!孽子!你还要张狂到什么时候?”

  三阳道人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自己堂堂白马亭的在位长老,竟然被一个废柴打的四处躲避。

  “你们还不快制止他!”

  三阳道人终于还是放下颜面求救,“这孽子能拔出玄阳剑,你们都知道,白云观的清明居里镇压着上古大魔,他肯定是被魔头控制,若现在不把此子镇压,假以时日白马亭将成为下一个白云观!”

  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恰好一群白马亭弟子出现在不远处。

  他们从鹿旗郡重新给松动的封印做好标记后匆匆赶来,还没靠近,就看到七门居的三阳道人被一个少年追着暴打。

  而白马亭剩余八位长老则原地不动。

  他们不知道,平日里这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一个个见死不救,是因为惧怕王子默再次唤出那柄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油纸伞。

  三阳道人这下彻底绝望。

  这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是王子默始终弄不清楚的事情。

  刚才就是心中怒火得不到宣泄,像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汹涌的洪水,憋在心里,不断锤击着胸膛。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又为什么非得向你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既然你认为我是魔头,那我就是魔头。我不仅是魔头,还要做给你看!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忽然间,眼前一切变得清澈。

  那双乌黑可怖的双眸变得纯洁似水,再也看不出半点儿戾气存在。

  夜色降临,今晚的圆月异常明亮。月光撒在崖壁上,反射出青灰色的光芒,将地上众人的影子冲淡。

  王子默虚空悬浮,此时此刻,果真犹如魔头临世般狂发飞舞。

  他慢慢张开双臂,任由黑铁棍围着自己盘旋。无匹的力量,陌生的力量,醍醐灌顶般注入身体。

  然而在他的身上又夹杂着丝丝圣洁,只是太过内敛被忽略掉罢了。

  三阳道人终于害怕了。

  如果说刚才的暴打只是小打小闹的皮外伤,那此时此刻,他真正体会到,这个王子默顷刻间具有了无可抗拒的力量。

  这股力量极其霸道!

  他害怕极了,单薄的眼皮奋力瞪起来,企图使出自己无法驾驭的“清明无极图”来抵抗。

  一旁的淳渊等人不寒而栗,那些白云观弟子更是噤若寒蝉。

  反观巩壶三人倒是没觉得什么,毕竟王子默能够拔出玄阳剑,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细思极恐吗?

  王子默呼出一口滚烫腥臭的血气,抬起右手虚空一握,急速旋转的黑铁棍刹那回到手里。

  “人不是我杀的!”

  他盯着远处的颜夜峰,那双清澈的眼睛因为愤怒而再次染上血色。握住黑铁棍的右手骨节爆响,咯吱、咯吱,可以看到青筋随着力量的不断加深而颤抖。

  这一次,他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更像是一个杀人狂魔在终结猎物前冰冷的对话。

  三阳道人彻底崩溃,扯散发冠,夹着道袍,踉跄而逃,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飘调的嗓音一声接着一声,杀猪一样,向着白马亭弟子聚集的方向拔腿而逃。

  “哼!”

  “你若找死,没人救得了你!”

  王子默冷哼一声,手中黑铁棍猛地甩出去。

  “呜呜……”的破空划破寂静的夜。

  月光下,那根急速旋转的黑铁棍,竟然犹如一张刚刚刷洗干净的白盘,又似急速旋转的锯片,距离三阳道人的后背越来越近。

  “啊!”

  王子默突然抱住脑袋,虚空中急速坠落,猛地跪在地上。

  “轰!”

  紧跟着,像上次三阳道人偷袭王子默一样,黑铁棍猛地砸在三阳道人的后背上。

  一时间,在众白马亭弟子眼里,三阳道人犹如一只扑空跌倒的大马猴,脸朝下与地面来了个亲密的狗吃屎。

  “喔豁!这废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掰!”刘新岩突然打了个哆嗦。

  “那是七门居的三阳道人耶!”有女弟子开始窃窃碎语:“真可怜,门下就一个弟子还被魔头杀了,现在自己又被魔头暴打。真是欺人太甚!”

  “欺负我白马亭无人了!”

  有弟子忍不住冲出去,将三阳道人扶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淳渊道长和那些长老竟然眼睁睁地看着不搭手?

  再看王子默,此时可是痛不欲生。

  脑袋像是被螺旋铲钻开个窟窿灌上开水一样,丝丝牵引,却难以承受。

  他抱着脑袋不断撞向地面,

  到现在才幡然醒悟,自己刚才能追着三阳道人打,并不是黑铁棍有多厉害,而是这黑铁棍能够暂时地将封锁灵台的戾气吸收。

  没了戾气的守护,王子默的灵台彻底清楚。

  那片巴掌大的空间完全被乳白色占据,这感觉跟油纸伞带来的感觉一模一样。

  是黛小沫的气息!

  那这层戾气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要将黛小沫的气息封锁在我的灵台里?

  开启灵台后,王子默瞬时有了自己的灵识。他看到自身骨头处处碎裂,尤其是胸膛,几乎每块骨头都碎成手指头大小,却被一层薄薄的水膜强行愈合在一起。

  由于刚才的剧烈行动,一些水膜慢慢膜裂,骨骼错开,渗出脓血。

  他看到自己的丹田里排满了各种属性的元气,而那些元气像是死物,看不到任何生机。

  王子默意识到,这种堆砌的合圣根本就不是合圣。

  就好比一个二百斤的大胖子跟一个二百斤的健身男做比较。虽然同等重量,却不是一个级别的质量!

  灵识在乳白色的汁液中浸润了十四载,变得无比强大。

  他突然发现在丹田的某个角落里藏着两根赤红色的毒针。不等王子默反映过来,那两根噬魂针迅速刺向灵台。

  王子默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痛不欲生。

  那边三阳道人像是被打傻了,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摸了摸满是血瘀的脑袋,顿时暴跳如雷。奈何身子骨散了架,后背火烈烈的疼,两条腿勉强能站起来,却也是哆哆嗦嗦。

  三阳道人强撑着自己的颜面,突然玩味儿的笑了。

  “搜魂针?”

  他再次感觉到搜魂针在王子默体内,随即又摇了摇头,搜魂针不会对寄主产生任何伤害!

  “这……是什么?”

  “振林,你瞒着为师学了什么?”

  “哎,不管如何,为师,这就替你报仇!”

  颜夜峰躲在上届师兄师姐的后面远远看着,他装出一副怯懦的样子,心里却臆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白马亭首席大师兄的风光场面。

  有了绿泅毒牛幼崽,他不惧任何人。

  现在最主要的是将幼崽隐藏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颜夜峰冷冷地盯着王子默,他知道那是于振林的噬魂针发作了。

  “我相信人不是他杀的!”

  清脆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淳渊上人身子猛地一抖,难以置信的看向馨月真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