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十七章 看你们谁敢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33  |  更新时间:2019-12-22 14:14:38 全文阅读

  九重坤元大阵。

  由白马亭九脉长老施展,其威力可撼天动地。

  刹那间,天地失色,九柄飞剑结成圆阵,爆发出绚烂的光华,剑气纵横,气至苍穹。

  远在神像山后的三合庄正沉浸在炊烟袅袅中,王桀抱着一堆柴火,突然心头刀割一般的绞痛。扭头看向天象诡异的神像山后,怀里的柴棒散落一地,慌里慌张地向家跑去。

  天空忽然变得昏沉,骄阳毕落后,剩余的光辉慢慢殆尽,再有个半柱香的功夫,就会完全迎来纯净的夜空。

  火一样的树冠在山顶,大风将起。

  九柄飞剑形似漩涡,仅仅一个“起阵式”就把明宝困在里面。再看白马亭九脉长老,个个胸有成竹,只等着馨月真人亲自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礼义廉耻的明宝妖道!

  “轰!”

  凛冽的剑气距离王子默越来越近,白马亭列位长老都看到了王子默那双清澈的眼眸中饱含了绝望。

  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只要肯出手,便能化解馨月的攻势。

  但是他们没有,每个人都损失了心爱的弟子,在他们眼中,王子默就是十恶不赦的暴徒,将他们入驻主脉掌管白马亭的机会给搅浑,搅散,搅得支离破碎。

  “馨月,你会后悔的!”

  明宝抽身乏术,王子默是他亲手带进白云观,虽然得到了巩壶的同意,却还没有完全被其余人接纳,若是……

  “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老子就把你这九条龙变成九条鸡!”明宝沉声怒吼,手中紫金如意突然光芒万丈,瞬间将九重坤元大阵的光辉压制下去。

  九重坤元大阵,起阵式便可困住明宝,其威力可想而知。仅仅是外露的锋芒便吓得王子默在过膝的草地上连滚带爬。

  九重飞剑化作九条色彩斑斓的神龙,在漩涡中不断游走咆哮,散余的神力化作巨网互相编织在一起,映得王子默小脸阴晴不定,尤其是那双充满惊恐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沟壑。

  无匹的力量震天撼地!

  “就这么死?”

  王子默脸色煞白,颓然的瘫在地上。那双眼睛不再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无神的死灰色。额角的冷汗迅速被松弛的皮肤吸回去,在无法抗拒的力量面前,他浑身颤抖,只能坐以待毙。

  “应该不会很痛吧!”

  “嗯,应该不痛的!”王子默眼角酸涩,泪水失去了温度,凉凉的。

  不!不是泪水丢了温,而是他的脸蛋已经被周围的空气灼烧的通红,感觉不到泪水的温度而已。

  他在心里劝自己,忽然很想很想再看一眼家的方向。

  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充满对人世间的眷恋。巍峨的神像山后背笔挺,犹如一尊巨大的神像插进地下。神像山的后面就是三合庄,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应该拉着风箱,从灶台上飘出诱人的粥香。

  “若有来生,舍命守护你!”

  “快跑呀!”

  明宝脸蛋憋得通红,用力挥着紫金如意与九条神龙周旋。

  泥土翻飞,眨眼间锋利的剑芒斩到王子默脚下。

  馨月真人终于松了胸口恶气,勾起唇角,扯的整张肿胀的脸剧痛。她顿时又气急败坏,咬着牙催动青水剑上挑,直刺明宝空出来的后心。

  “老妖婆!”

  王子默在明宝的呼唤下重拾对生的渴望,奈何剑气已到脚底,怎是一个说跑就能跑的。渐渐地,那股对生的渴望转变成恨意,无比的恨叠加到馨月真人身上,滔天黑雾从王子默眉心骤然溢出,将周身包裹。

  说时迟,那时快!

  北方突然飞过来一只巨大的铜葫芦,铜葫芦上方还悬着一根金色的巨大长矛。

  是巩壶跟小白!

  明宝面露喜色,只是这喜色还没落下,便突然僵住。

  南方,与铜葫芦相对的方向,一柄油纸伞以更快的速度,犹如闪电般后发而至。

  油纸伞呈奶脂色,旋转中慢慢撑开,便听“啵”的一声,众人忽然发现这片时空被完全禁锢。

  王子默紧咬着唇,仰头望向这柄带着熟悉感觉的油纸伞。

  伞骨仿佛用墨玉雕琢,晶莹剔透。伞面则如薄纸,又似蝉翼,上面绣着一朵略带胭脂色的白莲花。

  一时间,王子默不知所措。

  清香弥漫,是带着略些羞涩的荷花香气,深入肺腑。

  王子默忍不住抽动鼻子,狠狠地吸了两口。耳边突然传来嘤咛声:“切身只能定住半盏茶的功夫,公子不要浪费时间,快去杀了他们!”

  凛冽的剑气就贴着鼻尖,那条半丈深的沟壑从馨月真人的脚下一直延伸到王子默跟前。

  漆黑的眸子充满暴戾,刚才的仇恨从内心深处尽数倾斜出来。

  半盏茶,足矣!

  王子默一步一步,沿着深深地沟壑走到馨月真人跟前,抬手抓住她赤裸的足踝,用力一拉,水色裙纱在空中快速坠落。

  紧跟着,王子默站在馨月惶恐的眸畔。

  那双细细的柳眉在眉骨上轻轻描绘,肿胀的脸颊被运功消退,只留下大片红晕,更显得馨月妩媚起来。

  王子默不是来欣赏这张俏脸的。

  他屏气凝神,突然伸出右手猛地摁在馨月真人的小腹上。

  这等放肆的行径顿时让白马亭一众长老气的浑身颤抖。只有明宝知道,王子默接下来要做什么。

  明宝眼里带着不忍!

  并不是不忍心看到馨月就这么死掉,而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独家炼化元气珠的秘术被白马亭的这帮伪君子们偷学去。

  炼化元气珠属于魔道行径,被所谓的正道之徒不齿。

  实则并非如此,炼化元气珠的方法五花八门,可以说只要心术不正的人,资质尚可,再假以时日,都能够自创出来。只不过区别在于实用不实用罢了。就像做饭一样,是个人就能把饭做熟,但是好吃与不好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子默生怕拿捏不准,右手在馨月的小腹上用力摁了摁,软软的,像是按在水豆腐上。

  馨月真人咬着唇角,整张脸火辣辣的涨得通红。

  她娇羞,曾几何时清高的她被男人如此接近,从未!更何况此时这个男人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这是何等的亵渎。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瞬间让她后悔致死。

  只见王子默左手轻轻在馨月真人点了一下,像是在抚摸般,一点一点儿,往下,先是高贵的鼻尖,接着掠过嫣红的嘴唇直接落在胸口。

  馨月越发觉得羞怒,这混账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是要跟明宝一样羞辱自己?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渣与人渣惺惺相惜!

  当王子默的指尖触及腰间软带的时候,馨月终于抑制不住内心恐惧,唇角抽搐,长长的眼角顿时流下湿热的泪水。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

  馨月真人修为高深,与明宝他们一样处于裂天境界,王子默也是心中打鼓,不知道自己小小的伪合圣初期能不能够炼化成功。

  馨月真人的眼泪还没打湿鬓角的秀发,突然柔软身子猛地挺了一下,接着四肢僵硬,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王子默,两瓣朱唇因为紧张而颤抖,惶恐的眼神似在苦苦哀求,哀求王子默手下留情。

  第一下,敲碎灵台,抹去神识。

  明宝的术法果真神奇,不管修为如何,左手不需要聚集元气,虚空一抓,仿佛自然汇聚天地之力,只需一下便让馨月真人痛的浑身抽搐。

  这一下,馨月清澈的目光顿时变得浑浊。

  虽然浑浊,却依然带着求生的渴望,直勾勾地盯着王子默,仿佛在说:“求求你,放过我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