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十五章 最阴不过笑面虎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82  |  更新时间:2019-12-21 14:23:44 全文阅读

  是肖静的声音,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哭腔,带着失望。

  王子默突然意识混沌,脑子里像有无数根钢针插进去,痛的他使劲儿抱住脑袋,“砰”的一声,猛地向后栽到地上。

  “啊!救我!”

  望着王子默决绝的背影,肖静模糊了双眼。

  世间太多不真实的事情,往往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这一切来得太快,太过突然。

  昨夜肖静还在调侃王子默,喋喋不休,看似针锋相对,实则是对王子默的特殊待遇。短短一日光阴,今晚竟是这般影像,仿佛平静的水面突然掀起龙卷风,打的措手不及。

  绿泅毒牛瞅准时机,突然甩尾将颜夜峰逼到一边,牛头猛地低下去蓄足力量向前用力一冲,尖锐的牛角竟然将薛平的胸膛刺穿。

  “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

  王子默突然坐起,幽幽回过头,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噱笑。“应该让他尝尝炼化元气珠的滋味!”

  鲜血抛洒,惊得所有人丧失斗志。

  白马亭历练弟子二十三人,一场恶斗瞬间夺取九条鲜活的生命。与毒牛的战斗还在继续,也将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命丧黄泉。

  “哞!”

  庞大的身躯再次跃起,绿泅毒牛硕大的牛头高高昂起,赤红的眼中顿时映出肖静那颗仓惶的泪痣。

  “师妹小心!”

  四柄长剑挡在肖静前面,换之而来的是牛角上四具冰冷的尸体。

  锋利的牛角终于抵在肖静白皙而又软嫩的下巴上,她绝望地闭上眼睛,那颗泪痣随着眼睑的抖动颤颤巍巍。

  同门的热血从牛角滴在肩膀上,股股炽热的血注灌满在胸膛,湿了大片衣襟,将天蓝色的轻衣缓带染成红色。

  肖静害怕极了,却发现毒牛的犄角始终抵在下巴上,再也不曾向前移动丝毫。

  “我哪里背信弃义?”

  王子默的声音突如其来地出现在耳朵里。肖静难以置信地睁开双眼,赫然发现那颗硕大的牛头正中心有个深深的洞,从前额到后脑,透过血洞肖静甚至看到颜夜峰和梅叶玲惊愕的表情。

  “呼,小师弟!”

  这还是那个还没破灵的小师弟吗?

  被他们称为废物,却一己之力屠杀绿泅毒牛,这已经跟师尊的力量不相上下!

  肖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热泪沿着眼眶奔涌而出。她吃力的从绿泅毒牛身下爬出来,抱着王子默痛哭起来。

  “你就是背信弃义了!呜呜~!”肖静哭的很厉害,香肩颤抖,梨花带雨。“你吃了大师兄烤的鹿肉,不出手相助就是背信弃义!”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你不懂嘛?呜呜~!”

  美人投怀送抱,王子默竟然像根木头一样,怔怔地站在那里,他屏息静心,指着颜夜峰冷冷问道:“他对我有恩?”

  “你怎么不问问他,是谁置我于死地,利用我去偷取毒牛幼崽?”

  “你怎么不问问他,是谁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带着幼崽仓皇而逃?”

  “你怎么不问问他,是谁……”

  王子默越说越慢,第二句几乎是咬紧牙根一字一字的吐出来,最后他突然释怀,这些事情说出来又能改变什么?

  索性不再浪费口舌。

  “毒牛幼崽?夜峰,到底怎么回事?”

  梅叶玲皱起细细的柳眉,突然觉得好笑至极。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小师弟失踪、毒牛鏖战、大师兄带着人回来支援,唯独薛平跟于振林没有回来,想必他们两个是留下灭口的!

  “小师弟,你听我解释!”

  颜夜峰越发觉得事态变得不可控制,想要扭转局势必须将这个小师弟稳定住。

  “闭嘴!”王子默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

  他一把推开肖静,再次抬起左手指向颜夜峰,像一只发狂的猛兽咆哮道:“他对我有恩?这一切都是他早就预谋好的!如果巩壶不让我来,可能被毒牛掠走的就是你,或者是你,你,还有你!而你们的大师兄却做着英雄救美的好事!”

  王子默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他用力甩开肖静的拉扯,狠狠地瞪了颜夜峰一眼,大步离去。

  闭上眼睛,双眸瞬时浮肿。王子默忽然感觉鼻头酸酸的,急忙扬起头,想要控制眼泪往回流。奈何泪水太过多情,在眼眶中打了两璇儿,还是控制不住涌了出来。

  “小师弟,你要去哪儿?”

  梅叶玲不想让结局这样伤感,那双似水的眸子徘徊在颜夜峰和王子默之间,期望努力挽回这场不可控的局面。

  王子默不答。

  “王子默!你给我回来!”肖静不断抹着脸上的泪水,将那对皓月般明眸下的眼眶揉的通红。“你回来呀!听到没有,给我回来!”

  王子默停下脚步,僵在原地。

  他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做出的决定不能更改,任何原因也不能阻止。所以他不能回头。因为一旦回头,那颗冰冷的心将再次决堤,他害怕背叛,所以他不敢回头。

  “你若跟我走,我送你回金城,保你一路平安!”

  这是王子默做出的最大让步。

  说完,他亦步亦趋,渐渐消失在蒸腾翻滚的浓雾中。

  实则王子默早已是强弩之末,明宝传下的手印与黛小沫的封印争斗不休,已经是透支了所有体力。他之所以说最后那句话,其实是说给颜夜峰听的。目的便是为了震慑颜夜峰,就像他出手击杀绿泅毒牛一样,更深藏的原因就是告诫颜夜峰,让他打消再次杀人灭口的念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黑森林里破天指会反噬黛小沫的封印。而在金城后山,与金甲官兵交手时用了数次破天指,也没发生这样的事情。

  或许是在全身冰冷的时候使用的缘故吧!

  目送王子默离去,肖静心里不是滋味。

  太过突然,太过伤感。结局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像行走于天宫中的蒲公英种子,无法预料最终的栖息地将会是大泽还是火海。

  在大师兄和王子默之间,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颜夜峰。

  突然,肖静感觉脖子上凉凉的,却见大师兄手起剑舞,一朵朵绚丽的剑花从空中绽放,接着梅师姐便在剑花中倒地,一个跟着一个,仅存的同门师兄弟相继倒在血泊中。

  不一会儿,能站着的就剩下颜夜峰和自己,而自己的喉咙始终凉凉的,越来越难以呼吸。

  肖静艰难地张开嘴巴,两行泪水混着血珠流过高挑的鼻梁, 流过绝美的泪痣,轻轻抚摸着嘟嘟红唇,最终从下巴上离开,与胸前湿红的衣襟混在一起。

  “小师妹,对不住了。”

  颜夜峰目光阴冷,内心复杂难言。

  他无法忘却刚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师弟鹰一样的眼神,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他生出深深的危机感。

  衡量再三,他还是做出了残害同门、罪不可赦的孽事,他不能让这一切传回师尊的耳朵里,最让他忌惮的是掌管白马亭刑罚的馨月真人。

  “小师弟无法抗拒灵台烙印,堕入魔道,实属我辈悲哀。他趁着我们激斗绿泅毒牛的时候竟然偷袭同门,致使毒牛癫狂,师弟师妹不幸罹难。我输死抵抗,终将毒牛刺死,却不能挽回同门鲜活的性命!”

  颜夜峰说着将手中长剑用力刺入绿泅毒牛脑袋上的洞口中,在肖静绝望的眼神下自断右臂,蹒跚着,渐行渐远。

  凄凉的风掠过肖静天蓝色的裙褶,她十指死死扣在山岩上,象牙色的指甲纷纷折断,在岩石上留下十条长长的,猩红的,触目惊心的痕迹。

  风,裹着浓浓的血腥,在黑森林里越来越淡,飘到王子默鼻尖已是轻描淡写,甚至不及红艳的野花芬芳袭人。

  香消玉损。

  王子默不知,兀自向南,离家越来越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