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六章 大衍经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294  |  更新时间:2019-12-15 08:09:59 全文阅读

  几人追出白云观早已不见白黎的踪影。

  明宝摸了摸鼻子,看了向绫一眼,见她咬着下唇微微摇头,心中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没有灵识引导任何功法都学不会,巩壶你该不会就让他一直这样下去吧!”向绫一字眉皱起,将眉心的朱砂印挤成一条红线。

  “不!我知道有个功法不用神识也可催动元力,只是在速度上稍微慢了些。刚才已经教给他了。”

  “什么功法?”

  晏芮懵了,她不知道天底下还有不需要灵识引导元气的功法。

  “大衍经!”

  巩壶享受着崇拜一脸得意的笑,只是这笑容还没得到几人的赞赏就突然僵住,扭头看向白马亭。大吼一声:“白黎,你大爷!”

  “轰!”

  白马亭的机关房,藏青色的屋顶突然被粗鲁的掀起来。

  碎裂的瓦砾四处飞溅,一些竟然飞向外院。时至深夜,外院信徒早就回家,但庙里供奉的三清神像却不能有半点儿闪失。那三尊神像是从白云观搬过去的,早就有了灵性。

  众人急忙施展神通,将飞向外院的瓦砾震成碎末。

  紧接着,五条流光在夜里格外瞩目,只是稍纵即逝,眨眼间就停在了百步之外的白马亭机关房。

  此时,王子默已经被各种机关包围,有白马亭弟子陆续赶来,盯着拆了机关房的罪魁祸首一个个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是哪位长老的徒弟,拆了这可恶的机关房,做了我多年来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啊呸!你不是不敢做,是没那个本事!”

  这些外宗弟子幸灾乐祸的同时对王子默崇拜的无以复加,尤其是馨月真人门下的女弟子,更是双眼眯成了桃花。

  “那小子是谁?竟然敢在我白马亭放肆!”

  远处赶来的内宗弟子自然知道王子默不是白马亭弟子。

  “是他,我认识!”人群中有个满面油光的小胖子仰着头羡慕地看向王子默,“没想到小师弟有大天赋,一日不见竟变得如此厉害!”

  “葛宝玉,快说,他是谁?”

  葛宝玉顿时无比骄傲自豪的清了清嗓子,“白云观的王子默小师弟!”

  ……

  “这个缺根弦的小白脸!”

  明宝捋着八字胡,盯着讪笑的白黎是又生气又好笑。巩壶咧开嘴巴露出两排大白牙,晏芮和阴阳脸干瞪着眼,看向急速赶来的淳渊道长以及其余八脉长老。而向绫则直接捂着肚子背过身去笑的岔了气。

  “这倒是省事了,直接让淳渊会会默儿吧!”

  “怎么回事?”

  淳渊剑眉倒竖,似是在呵斥白马亭弟子,凌厉的眼神却扫向白云观那群不正经的老东西。

  几人针尖对麦芒。

  那边王子默突然足下生风,圆滚滚的肚皮撑得透明,可以看到上百条各色的元气四处乱窜,像无数条彩带纠缠在一起,比从裂天痕中溢出的极光还要夺目。

  “哧!”

  一只机关鹰振翅飞向空中,幽红的双眼锁定王子默,张嘴吐出一颗拳头大的光球,撑开翅膀用力一扇,光球猛地砸下去。与此同时,机关牛双角闪烁着蓝光欲要将王子默刺穿。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机关房的关卡一层层开启,有弟子看见机关铜人从里面走出来,吓得扭头就跑。还有四大机关狮虎在更深处……

  王子默呼吸沉稳,巩壶传授的大衍经在体内运行一周天。

  霎时间七彩光芒布满全身,风元力裹足,火元力聚双手劳宫穴,周身电闪雷鸣,竟是雷电双属性自动护于体表。

  “淳渊,这孩子有前途,比混沌石有用多了!”白黎说话直性子,就不懂得委婉一些。

  巩壶两眼放光,瞪了白黎一眼,却见他黑着脸低下头,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再看淳渊老儿乐的嘴巴裂到耳朵根子,更是心底发毛。

  “妈的,小白脸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

  白黎不语,淳渊接过话来:“白云观的地契加上你们六人在白马亭传道十年。白纸黑字,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白黎,日你大爷!”

  作为修士都知道,契约一旦形成不得违背,好事不一定有,但是坏事却灵验的很!

  “哗!”

  却见王子默纵身跳到机关鹰的背上,刚才落脚的地方被光球炸出个大坑,而机关牛则刹不住脚,直接将半堵墙撞得粉碎。没了机关房的限制,各种机关像是疯了一样。尤其是机关塔,“突突突”地将箭矢扫向白马亭弟子。

  瞬时间白马亭乱作一锅粥,淳渊却笑得更开心了。

  “拆了吧,拆了吧!这地方早就住够了,以后大家搬到白云观去!我……”话还没说完,淳渊忽然指着王子默大声呵斥:“把他给我拦住,千万不能惊了圣兽!”

  不知什么时候,王子默竟然把机关鹰的双眼给抠下来,两颗枣红色的晶石被他拿在手里把玩。

  霎时间,机关鹰像是没了脑袋的苍蝇,一颗一颗的光球像炮弹一样从机关鹰嘴里吐出来,炸的白马亭碎石四溅,人仰马翻。

  王子默在心里默念大衍经,用心念疏导紊乱的元气。

  簇簇七彩色的元气逐渐被理顺,虽然很慢,但却卓有成效。那些被理顺的元气被他暂时储存在膻中。

  时至深夜,后山上突然传来阵阵悲鸣。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子默那个圆滚滚的肚皮渐渐消失。而被他攥在手里的两颗火红晶石不知什么时候竟变成死灰色,轻轻一捏就碎成蔫粉。

  “嗖!”

  光华一闪,机关鹰上突然爆发出炽烈的白光,将变成废墟的白马亭照得亮如白昼。白光稍纵即逝,众人只觉得双目暂盲,待到看清楚时,机关鹰已经被拆成碎片掉下来,而罪魁祸首竟然跳到白云观的院墙上,追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跑了。

  “放肆!”淳渊老脸涨得通红,“圣兽怎么跑出来了!”

  “呜——!”

  王子默越追越是心惊,前方的小狗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肥胖的身子一颤一颤,小嘴巴里竟然发出阵阵尖锐的鬼哭声。

  “这声音好耳熟,难道昨晚是它在叫?”

  ……

  “圣兽会不会很危险?”

  晏芮盯着远去的王子默双眼深邃。

  “大衍经,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向绫极力思索:“难道是九黎?”

  “嗯,圣兽应该会很危险,千万别被这小子一不小心给玩死了!”明宝奇怪的看向巩壶,八字胡勾出隐晦的笑意,“不是说会融合吗?接下来该怎么搞?”

  巩壶白了拆台的明宝一眼,老脸火辣辣。

  他犟着鼻子绕过明宝对向绫说:“不错,九黎逆修道盘,先请六神,再修五行,最后阴阳圆满合圣为盘。大衍经也是最早期的功法,因为进展缓慢,早就被世人抛弃。如今能记着的都是一些老家伙了。”

  “向绫,巩壶说你是老家伙!”明宝挑拨离间。“该找小白脸算账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