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山河远 > 正文
第一章,公子牧离
作者:山鬼道武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19-12-27 03:25:19 全文阅读

山河远阔,烽烟四起。

南疆大地位于沂州以南,本是沃野千里,一片富硕之地,作为大武国粮仓。却不料连续下了十来天的大雨,致使河流泛滥,田地被淹没,庄稼枯死,百姓连连叫苦。

朝廷大震,大臣议论纷纷,面色愁苦,此时正逢大武国征伐蛮荒之际,而关北也正在与外敌激战,却不料遭此重挫,只得退兵,派去南疆安抚百姓,治理灾情。

值此之时,一些隐世门派也是伸出援手,于凡尘俗世中积累功德。

更有朝廷大儒开坛诵经,施法以求风调雨顺,方才解了南疆的灾情。

两月之后,南疆恢复了生机,再度生长出禾苗,鸟兽鱼虫嘶鸣,阳光明媚而温暖,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此时一个白衣少年独身漫步与南疆的山川小路之间,观望四野,吸纳万物生气,悠然自得。

他素衣如雪,手执白玉扇长身而立,身形劲挺如松,面如冠玉,显得卓尔不凡,温润儒雅,一身书香气息。而那双眸子,更是清澈深邃,折射出璀璨的光,英气逼人。

少年牧离,来自沂州境内世家大族——牧氏,是为牧氏世家二公子,自幼天资聪颖,饱读诗书,通晓五经六艺,在民间被众人称赞。

沂州境内世人哀叹奈何其天生体质虚弱,无法习武,否则定然可以如他兄长牧之玄一般,可以效力朝廷,征战沙场万人敌,被封少年将军。

但这也难掩少年的风华,曾受到远在京城稷下学宫的邀请,却被回拒。答曰:“经文长久,羡慕学宫学术,奈何身体孱弱,不易长途跋涉。”

大武国京城稷下学宫,聚集天下名士风雅,三教九流,辩论天地法理,万物本源,学术繁荣昌盛,乃是天下第一学术传道之地,名震四方,可谓举世尊崇。是无数读书人心中的圣地。

牧离拒绝其邀请,可见少年心性。

沂州城牧氏一族两位公子,个个天资聪颖,绝代无双,名扬四海。其父牧长风,也因此出名,坊间曾有传言,生子当如牧长风。

阳光洒落在南疆的山川河湖之间,暖风拂过,少年牧离远望田野间的禾苗,略有喜意,他继续迈步前行,正当日中午,来到一个山中小城。

走到城门处便见官道一旁的竹林之中,挂出一面红布旗帜,随风招展,上写道:悦来酒楼。

“酒楼修于城外,先一步吸引他乡来客,店家心思倒是奇妙。”

随即他移步走向酒楼,坐在一张木质小桌前,眼睛望去,周围尽是他乡之客,布衣华服皆有,显然经过长途跋涉,来此解渴休息。

牧离缓缓开口道:“可有茶水?”

读书人一般都不喝酒,更何况身体虚弱,需要常年药理的牧离。

“有有有,客官稍等。”

店家是一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色长袍,可以避免污物刺眼,与一个妇人一直忙不消停,想来是其妻子。看得出夫妻二人生意很是兴隆。他听见客人招呼,连忙应声。

不多时,店家提着一个茶壶,走来,放于牧离眼前的木桌上,见少年气质不凡,开口道:“公子慢用。”而后转身走向了另外一个顾客。

牧离面色平静,拿出一瓷质水杯,倒出茶水,之间茶水清澈,散出淡淡幽香,混杂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茶倒不错。”

张口喝下一杯,再倒出来了一杯,继续品赏。

这时一道声音从旁边想了起来,只见两个中年男子侃侃而谈:“南疆终于平静了,两月前天灾硬是惊动朝廷,派遣大批军队安抚,将我沂州境内官府百姓都是惊动。”

他们身后还有不少人,年龄不一,男女都有。似乎是一个家族之人。

“南疆镇南王于南阳城开坛祈天,大宴南疆百姓,我等也是从沂州赶来,走了十日行程,终是到了这出小城,再过不少路途就到了。”

“镇南王乃朝廷八王之一,统兵九十万,镇守南疆,可谓权势滔天,他开坛祈天,甚至代表着朝廷之意,四方人士当然得前去观望,积累愿力,鼎盛运势。”

牧离手中握着茶杯默默听着,他这此来南疆,也是因此,只不过半途与家族中人分开,独身而来。要去南阳城镇南王府汇合牧氏诸人。

此时,那二人似乎注意到了牧离,他们细瞅一眼,浮现惊讶之色,似乎认出牧离,以一种质疑的语气朗声开口问向牧离。

“公子可是沂州牧氏牧离二公子否”

他开口引来众人观望,目光惊奇,为其气质所吸引。

“非也。”

牧离开口否认,他虽声名远扬沂州境内,但常年于沂州城学习,偌大沂州,见过他的人却并不多。因此不必显露真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恕在下仓促了,我观公子气质卓绝,俊逸不凡,以为是我沂州少年奇才。”

“无妨”

随后那一道人继续饮酒交谈,不再观望。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吟读一片当朝大儒写下的传世诗篇,再度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只见一身穿青布衣的少年骑着一头毛驴而来,扮相书生,身形修长挺直,意气风发,他走向酒家,坐于桌前,那头小毛驴竟是安静立于此地,十分灵性。

“店家,来一壶好酒,再给在下的坐骑也来一盆清水解解疲累。”

“一少年书生居然喝酒!”

旁边有人闻言开口议论,引得众人纷纷点头应和,为之惊奇诧异。

“酒,五谷之精华也,蕴藏天地生灵之气,经烈火烧成,酝酿而出,何以不可喝?”

少年反问,继而又道:“武夫喝酒可强身健体,文人喝之可激发灵感,当朝大儒都喝,在下又何以不能喝。”

一时之间,众人无语,不能反驳。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若青丝暮成雪。”

少年继续吟诵,怡然自若,喝起了店家端来的酒。

牧离看着少年,神色好奇,微有笑意,略是欣赏。居然遇到一个奇人。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不知兄台贵姓,前往何处。”牧离开口询问一声,有意与其交谈一二。

天下奇士,若有交流,对自身也有莫大好处。

少年看向牧离,感觉到牧离气质出众,书香气迎面而来,饶有兴致,缓缓开口道:“在下姓莫,单名一逍字。前往南阳城。”

“莫逍,莫断红尘,独自逍遥,好名字,在下李牧。也是前往南阳城。”牧离朗声回应。

“哈哈,兄台文采斐然,解释甚好,名字更好,当朝兵圣,赐姓武,也一个牧字。”

“谬赞,区区不才,安敢与兵圣相提并论。”

“李兄气质卓然不凡,才华难掩,定然是当世文学奇才。”莫逍继续盛赞,牧离心有所思。

“莫兄过谦了。”

这是又有声音响起,打破二人的交谈。

“你们学文之人当真如此啰嗦,一口一个之乎者也,令人听着难受。”

一身形壮硕男子开口,他身披铁甲,身上又疤痕醒目,毛发茂密,给人一种粗狂的感觉,是一习武之人。

“兄台不必理会。”

……

“哈哈,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相遇是缘。李兄可否来此饮一杯酒”交谈一会,莫逍邀请牧离。

牧离也不矫情,提着茶壶走去,坐于莫逍对面,那只毛驴见到陌生人,引声嘶鸣,被莫逍按下声来。

“体弱多病,不能喝酒,便以茶代酒。”说着便一杯饮下,略有一丝习武之人的豪气。

“李兄倒是洒脱之人。”见牧离动作干练,莫逍赞道,随即一杯酒也是豪饮下肚。

太阳渐渐西下,余晖染红天际,时有大雁飞越,不留痕迹。

此刻许多人喝好茶酒,陆续离开了酒家,向着城中而去,牧离二人相谈甚欢 ,饮了几壶茶酒,依旧兴致勃勃。

“没想到莫逍兄有如此酒量。令在下佩服。”

“李兄不也喝了几壶茶水,虽不性烈,量却足够。”

“哈哈。莫逍兄前往南阳城必然是要赴镇南王大宴,在下也是,不如一同前往。”

“如此甚妙,牧兄那奇人,才华横溢,与之同行,实乃荣幸之至。我二人也正好可以谈论经书,慰路途寂寞。”莫逍开口应下,面带笑意,显得洒脱爽朗,于一般读书人略有差别。

“莫逍兄何必自谦。”

牧离一叹 ,方才交流许久,他自然可以感受到莫逍的才气与不凡,绝非一般人。

……

就连店家,也被二人吸引,此刻客人离去,他们也是闲暇下来,聆听二人交谈。

当暮色升起,店家走过来道:“两位客官,小店要打烊了,日色已晚,你们还是赶快前往城中找客栈休息吧,最近小城来了不少外地人,客栈要满了。还是赶快住店才好。”

“言之有理,李兄我们入城吧。”

“也好”

随后便见两个少年骑着毛驴 ,于暮色中走向城去。

“这年轻人,说起话来不知天色已晚,当真年少啊”店家看着走向城门的二人,叹息一身,步入了店中。

只见城门上方,是三个古老雄浑的大字,刻于厚沉的城墙之上,历经风雨而不消磨殆尽——白云城。南疆大地中的一座普普通通的下城,但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感迎面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