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神罚机构 > 第一卷 入世方
第七十九章 再遇流星
作者:海胆大王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0-02-16 11:28:01 全文阅读

看乔乔那认真的眼神宛如一颗黑色的珍珠,此时他已经准备好了结此战了。

厚实的右臂上分出一层一层的肌肉,深深的贴紧了侧腰,蓄势待发。

随后他的手肘处好似皮层与肌肉分开,露出了两个喷气的小孔,看起来是金属的结构。

当然,这些细节鉴铭此时是看不到的。

鉴铭以一个十分不平衡的姿势看到的,只是自己即将被狠狠的打一发上勾拳这个局面而已。

但他可不会如此就让人占了便宜,眼睁睁的束手就擒,他做不到!

鉴铭就以这个快要摔倒的姿势伸出了自己的左臂,打算以手肘处最锋利的那块骨头与乔乔这拳硬拼。

是乔乔那喷气加速的铁拳更硬?还是鉴铭那手肘的尖骨更硬?

硬碰硬,一碰便知!

电光石火之间,两人的动作和招式已不再是拳击,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拼了!

“到此为止!!!”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牛大春站起身来,高声喝停了两人的动作。

鉴铭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喝稍微惊到,但还是稳住了脚跟站稳。

乔乔那拳也于半空中硬生生停止,手肘处的喷气结构也立刻收了起来。

“时间到了。”

原来三分钟的时间正好已经到了,但牛大春喊停的原因,更多是因为这战并不公平的缘故吧。

在有人受伤之前,必须有人来停止。

乔乔摘下了拳套,露出他那指节处积了厚厚老茧,黑黝黝的手。伸向了鉴铭。

一脸欣喜道:“你很强,非常强!”

鉴铭摘下拳套,刚刚伸出手准备礼貌的回应。却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了个措手不及。

乔乔面对鉴铭伸出的手掌,只是拍了拍,随后就化成拳,又顶了顶鉴铭的拳。

“这是我们的对拳礼。有空的话,再来比吧!”

对方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刚刚那拳如果拼下去,后果会怎么样还没人知道。

可鉴铭却不想再在擂台上与他相遇了。

“嗯,有机会的话,在其他的地方再比过吧!”

赛后的两人寒暄完,牛大春也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

知音小跑着走上台,擦了擦鉴铭的下巴,刚才第一次被打中的那部分。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突如其来的亲昵和刚刚自己一直挨打的丑态就让鉴铭现在很不好意思。

他连忙推开了知音的手。

“我爷爷是个很严格的人,这种程度连受伤都算不上。”

虽说鉴铭确实没受什么皮外伤,但鉴铭的自尊可有受到什么伤害?

记得当日在回程的飞机上,鉴铭看着窗外默默的发了誓,在搞清楚什么是正确的死之前,自己绝对不会再输了。

那这现在一边倒的局面,会不会对鉴铭造成心理打击了?

没有,一丁点也没有。

在这种条条框框的擂台上进行战斗,就一点都算不上输赢胜负。

如果最后那一拳打下去?如果背后可以攻击?如果可以不戴拳套?如果可以使用下半身攻击?

太多的限制下,对鉴铭来说这根本都算不上是战斗,而是名副其实的康复训练。

更何况,武术家和拳击手不同,没能撑到最后的才是输家。

知音看鉴铭真的一副没事儿人一样也放下了心。

她双手十指分开对顶着举在胸前。眼睛里掠过了一丝丝娇羞。

“这次……太匆忙了,对不起哦,下次!”

可爱的少女鼓起了勇气。

“下次……等发了工资,作为补偿,到时候再好好的约会吧!”

约会?原来鉴铭就没有想错,这次两人本来就是一场约会。

有一说一,确实,作为约会的收场,自己被一边倒的暴打一顿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嗯!”

鉴铭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满脸笑容的应允了下来。

就这样,在晚霞的照耀下,两人于健身房门口分道扬镳,鉴铭踏上了回家的路。

……………………

砰!

身着褐色风衣的男子此时手掌心正扣着一个男人的后脑勺,把他狠狠的撞向了不锈钢制成的金属大门上。

看那大门上流下一条一条的鲜红血迹,这男人就伤的绝对不轻。

可。

伤得不轻可不是刘欣想要达到的目的。

他松开还抓着的单手,快速翻身后旋踢。

砰!

这一脚狠狠的踢在脖子上,那脸盆与大门紧紧接触的可怜虫已断了气。

已完成了任务,刘欣用那还带着皮质手套的手掏出怀里的烟,点着了火。

确认地上躺着的人确确实实死亡后,转动门把手,即将离去。

可他只是推开了门,没有动脚。

呼————

伴随着破风声,面目狰狞的男子手中握持着巨大的透明烟灰缸,对准刘欣的后脑勺就全力的砸去。

这一切的一切,根本逃不出刘欣那聪敏过人的耳朵。

从那个男人的皮鞋在办公桌后吭哧吭哧的移动时,刘欣就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本来想放他一马的……真是的,就算是偷袭也先把鞋脱了啊。啊,难道是因为有脚气,味道很大的原因吗?)

早已预料到的攻击,自然是打不中的。

刘欣微微歪头侧身,很利索的躲过了烟灰缸的行动轨迹。

随后借力转身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电话拳。

何为电话拳?

电话拳就是指在一拳即将打出前久久高举着,仿佛在打出这拳之前要给对方打个电话告诉人家‘我要打你了’一样的拳。

“咿————”

那男人看了刘欣的电话拳后吓得魂不守舍,双手举着烟灰缸护住了自己的脸。

电话已挂断了,刘欣那拳就连同透明的烟灰缸一起贯穿,重重陷入男人的脸中。

好像那拳已打中了人中,男人已昏迷不醒了。刘欣还会放过他吗?

不会,既然对方也是抱着杀死自己的心情出手的,那么就算被反杀了应该也毫无怨言吧。

刘欣一手按住男人的头顶,一手托起下巴。随后一拧。

嘎巴。

这下屋内就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两手交叉拍拍手心,震落手上的灰尘后,刘欣推门而去。

利索,业内顶尖杀手的行动方式就是干净利落。

走出办公楼,街上车水马龙,路边还有年轻的情侣打情骂俏的分享手中的冰激凌。

巨大空旷的都市就和刚刚狭小的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仿佛此处就是另一个世界一样。

也对,毕竟刘欣所身处的世界,就是与常人大有不同。

而刘欣似是也早已接受了这一点,别人的幸福与他完全无关,不如说,那些人在他眼里早就已经不是人了。

两手插在兜里,刘欣慢悠悠的走上了回家的路,他抬头看看街头的红灯。

恩恩……刚刚变成绿灯,就算自己这样快步走过去,也赶不上下一次吧。

于是他开始故意放慢脚步,刘欣他就是个注重效率的人,多余的事情他就绝对不会做。

(呀……刚刚那个人一击没有杀掉呢……我,身手是不是退步了啊?)

想着想着,刘欣已慢慢步行至街头,仍是一分多钟的红灯,在这个巨大的十字路口,信号灯就十分的长。

他站在路边上,默默的注视着在他前面就急急忙忙等待的蠢人们的背后。

(真是愚蠢,竟然不站在台阶上等待信号灯,一个一个都像是赶着送死一样的踩在斑马线上。时不时竟然还有人试探性的向前面走,引得轿车直按喇叭。)

刘欣这么想也不无道理,毕竟他亲眼见过。

他见过有一次也是同样的场面,一行人站在马路牙子的下面等待信号灯。

就在那时,有一个疲劳驾驶的卡车司机晕了过去,巨大的钢铁怪物根本不受控制,也看不到路上的行人。

噗呲,刘欣回想起那一幕又忍不住了笑出了声。

那场面就像是打保龄球一样。

看到愚蠢的人们付出相应的代价,就让刘欣觉得心满意足。

环顾四周,也只有一个稍微聪明点的家伙和自己一样站在台阶上面。

哦……?

那人半个脑袋是寸头,半个脑袋却是长发,额头的刘海还是纯白色的。总觉得有点眼熟。

此人正是鉴铭!

鉴铭也察觉到了视线,往刘欣的方向看去。

四目相对。

最先搞清楚对方身份的,是鉴铭。只见他有些惊讶道:“你是……那天寺庙的!”

“哦?”

经过鉴铭这么一提醒,刘欣也想起了对方。有些胡茬的脸角浮现出一丝丝笑意。

“世界有时候也真小啊。没关系,我也不擅长记男人的名字。”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那个跟我一样的少年吧?嗯,没错,我对你印象还是蛮深的。”

鉴铭又全身上下的仔细审视了一遍刘欣,在注意到他那浑身上下的黑色灵力之后,立刻进行了否认。

“才不一样!我跟你这种家伙一点都不一样!”

听到鉴铭的否认,刘欣并不感意外,只是摇了摇头。

“对别人的事情并不关心,对自己的事情也并不关心,只要能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就好。”

“没有坚持的信念,没有信奉的神明,你就跟我一模一样。”

说罢,刘欣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那匕首的刀锋被磨得十分锋利雪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