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怪物狩猎系统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救人
作者:总觉得困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0-02-13 20:04:22 全文阅读

李昊与金田一迈步而入,直奔院落中的主建筑。

此时二楼的房门被人从内部推开,只见一名年轻英俊的男人从内向外走出,嬉笑着说道:“阿芳是不是又来生意了?”

话音落下,这名英俊的男人的面容为止一孔,随后马上转身回屋,一句话都没有。

阿芳看着莫名其妙,自从自己拜入一眉道人门下就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师兄出现这幅模样。

李昊却嘴角上翘,刚刚那人正是自己的便宜师兄,秋生,现在应该叫阿豪。

秋生刚进去不久,房门再次被人从内部推开,九叔依然站在门前。

李昊见到九叔,急忙上前几步,一把将九叔拥在怀中,口中说道:“师傅多年不见,我好想你。”

九叔此时见到李昊,同样泪眼婆沙,轻轻拍了拍李昊的肩膀。

倒是阿芳看的云里雾里,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自己的师傅还有这样一个徒弟。

想来也对,九叔现在用的名字都是一眉道人,常年遭到茅山追杀,又怎么会再次提起以前的事情。

秋生也跑了出来,同样与李昊紧紧拥抱,随后松开李昊,居然张开双臂,向着金田一拥抱而去。

别看金田一平日在李昊身边唯唯诺诺,李昊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可不要忘记这个女人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忍者。

金田一见秋生居然想要拥抱自己,目光一凝,眼中杀意闪现,手中也是寒光闪烁,不知何时手中居然多出一并寸许长的一并短刀。

秋生虽然修为一般,可在面对危险的嗅觉上,还是有些门道的,不然怎么文采在那次战斗中战死,秋生却全然无视的站在这里。

秋生只是眼角余光一扫,顿时看到金田一手中的短刀和眼中的杀意,急忙收回双手,绕过金田一,为了避免尴尬,一把抱住了站在后方还一脸懵逼的阿芳。“阿芳,今天高兴,我们出去买菜。”

李昊看着想笑,看了金田一一眼,“你这婆娘莫要吓到我这师弟。”

秋生也不得不感叹自己师弟的女人缘。

李昊与九叔进入屋中,开始聊起了李昊不在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前期到也与李昊了解一般无二。

只是在九叔来到这里后,李昊丝毫不了解,九叔也不隐瞒一一道来。

说来也是简单,当时茅山追杀,九叔无奈只好带着自己的儿子和秋生四处躲避,心中虽有恨意,却又不能杀上师门,也实属无奈,最后只有隐姓埋名落脚于此。

李昊便问起九叔的儿子现在何在,说道这里九叔又是双眼落泪,指了指二楼上的一口小巧棺材。

在看到那口小棺材后,李昊了然,原来一眉道人中的那个小僵尸真的是九叔的亲生儿子。

难关原电影中阿芳说了一句,父子情深,真是万万没想到。

一番闲聊天色依然暗了下来,秋生和阿芳将酒菜准备好,几人落座,李昊就说起这几年自己不断的寻找九叔等等。

听得九叔倍加感动。

酒过三巡,依然是月上指头,九叔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桌子,今晚是天狗食月。

秋生给阿芳使了个眼色,说了一声自己吃饱了,便拉着阿芳下了饭桌,转眼便出了房门。

李昊了然,看来一眉道人也正式开始了。

金田一倒也十分乖巧,只是坐在李昊身边不言不语。

九叔看向金田一,露出一个微笑,“这位姑娘,居然是阿昊的妻子,那我就不言谢了。”

九叔毕竟是李昊的师傅,连忙声称不敢。

当年九叔在被石坚为难的时候,金田一虽然没有出面,但也在背后多有帮助,以九叔的修为,自然晓得这位姑娘的暗中帮助。

三人又聊了几句,只听到秋生和阿芳惊慌失措的声音。

时间不长,一只小僵尸从二楼跃下,居然想着门外跳去。

九叔起身,急走几步,一把将小僵尸抱起,对着小僵尸的屁股轻轻地打了两巴掌。

李昊看的唏嘘不已,想想当年九叔打四目道长的那些客户,那真是出手就是断手断脚。

九叔见自己儿子连自己都咬,用手扒开小僵尸的双眼,只见眼底有幽幽绿光。

随手将小僵尸挂在墙上,一直朱砂笔先是在小僵尸的下颚连点三下,又在额头点了一下,最后抽出两只站着朱砂的笔毛,让小僵尸吸入腹中。

说来也怪,原本还活蹦乱跳的小僵尸,突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

李昊急忙上前帮助九叔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小僵尸。

将九叔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李昊就要告辞。

九叔多番挽留,可李昊最后还是推辞。

对于李昊决定离开,九叔倒也不会有多意外。

当天夜里,李昊就带着今天来到镇内,这里倒也繁华似锦,虽有没现代大城市的喧嚣,但也远远要比任家镇奢华不少。

金田一看着李昊面颊有些微红,“老公我们现在就去休息吗?”

李昊转头看向金田一,“怎么我的乖老婆,难道你老公我以往没有喂饱你吗?”

此言一出,金田一的脸更加红了。

李昊也不再逗弄自己的小娇妻,大手在金田一的翘臀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哈哈不仅今天我倒还真的有事,带你去个好地方。”

金田一好奇,“什么好地方啊?”

李昊微微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时间不长,李昊就带着今天来到了此行的目击地,金田一是万万也没想到李昊会带他来这种地方。

只见门前的牌匾上三个打字盈盈而立,【怡红院】,在看到李昊居然带着自己来这种烟花相柳之地,面色很是难看。

李昊笑着在金田一的面颊上轻轻捏了一把,“怎么生气了?”

金田一当然生气了,倒不是怕李昊来这种地方玩女人,只是带着她来这里,这很显然对自己很不重视。

李昊依旧笑容满面,“放心,我不是来找女人的。”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金田一想不出男人来这种地方,不找女人还能干什么。

“看把你小气的,你也不看看这青楼中的女人怎么和你比?我怎么会找这种女人?”说完李昊轻轻敲了金田一一下。

金田一一想也对,想起李昊身边的女人,那个不是美的惊心动魄?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那谁知道,有道是家花没有野花香。”

李昊笑而不语,不过手上却没有停,一巴掌拍在金田一的翘臀上。

二人进入青楼,老鸨子笑嘻嘻的走上前来,可在看到金田一后,整个人都不由得一整,心中暗道:“老标志的女人。”

一般男人来这种地方都是单独一人,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活不起准备将自己老婆卖到青楼的,可看李昊的穿着,很显然不是这种人。

一时之间,阅人无数的老鸨子也吃不准李昊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李昊掏出几块大洋,交给老鸨子,笑着说道:“今天小爷来这里只为听听曲,好酒好菜都上来。”

老鸨子了然,急忙招呼李昊。

找了一处雅座,李昊与金田一相对而坐,此时正是夜晚男人消遣的时候,这怡红院也是生意兴隆,来来往往人声鼎沸。

只见一名二八少女,相貌甜美,唇红齿白,站在台上唱着李昊听不懂的戏曲。

李昊虽然听不懂,可那些寻欢作乐的男人到对戏曲十分有研究,时不时传来叫好声。

李昊听不懂,但是金田一这个岛国女人却听得津津有味,李昊悄声问金田一,“老婆难道你听得懂?”

金田一很自然的点头。

李昊一阵汗颜,自己可是堂堂正正的华夏人,居然来自己本国的戏曲都听不懂,还不如一个岛国丫头。

又过了一会,那名貌美的少女,一曲演唱结束,起身下台。

李昊叫来老鸨子,“刚刚唱曲的姑娘,什么价?”

老鸨子见李昊问起那名唱曲的姑娘,急忙解释道:“这位公子有所不知,那位姑娘并不是本院的,平时清高的很,卖艺不卖身。”

李昊点了点头,又给了老鸨子几块大洋,随后示意老鸨子退去。

收到大洋的老鸨子欣喜若狂,平日里别说几块大洋,就算是让楼上的姑娘,赔上一晚,也就一块大洋罢了,可这个少爷不找姑娘,却出手就是几块大洋。

老鸨子走后,李昊拍了拍金田一,“走了。”

李昊可以确定,那个被害死的女人,就是刚刚那个唱曲的姑娘。

李昊带着金田一走出怡红院,身形一闪就消失在黑暗当中。

一处有些简陋的房屋前,那名刚刚还衣着华丽的少女,此时却一身粗布衣衫,轻轻推开房门,少女叫了一声,“娘”。

可迎面出现的不是自己年迈的母亲,而是一群满面邪笑的黑衣男人。

这群男人看着少女,笑的十分狰狞,而此时少女的母亲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看样子已经活不成了。

少女痛哭流涕,想要挣扎,可她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又怎么会是这一群大汉的对手。

这群男人倒也守规矩,没有对少女动手动脚,只是找了一个麻袋,想要将少女用这麻袋装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从黑暗中传出,“一群大老爷们,对一个姑娘这般粗鲁不觉得丢人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