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墨主身世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18  |  更新时间:2020-03-26 08:48:55 全文阅读

两人互相看了一会儿,墨灵渊问道:“那你的剑法是从哪里学的?”

无名愣了一下,有些不愿意说出来的样子,回道:“我的武功都是从北顾村的刘奶奶和齐老伯那学的!”

墨灵渊继续好奇的问道:“那你是如何知晓祁连黑市的暗语,莫非你与祁连黑市也有关系?”

无名回道:“这就要往回说,当年我离开了北顾村之后,为了不饿死,只好去偷别人的东西吃,久而久之就惹怒了许多人也被有心人盯上,再后来的一次偷盗中被抓个现行,原本是要被掉在村口的树上打死的,却被一位大叔救下,他出手阔错,村里人不愿意放我走,但他直接用身上的黄金白银将我买下,自那以后,我便一直跟着他,也就是他带我进入了祁连黑市,我一待,就是在里面待了五年,后来我这位恩人因故去世,我也渐渐的脱离了祁连黑市!”

墨灵渊道:“当日在山神庙中听你说起过你的飘渺神行步乃是祁连黑市的三大轻功之一,这么说,你的轻功便是此人所授?”

无名点头道:“不错!”

墨灵渊脸上显出一丝忧伤,说道:“生来无父无母,即便是自己的再世亲人,也在自己童年结束之后离世,好不容易遇到的恩人,接着也离开,看来你的身世足够凄惨!”

无名回道:“人活一世,难免会有生离死别,只是自己放的开或放不开而已!”

墨灵渊问道:“那你已经释怀了么?”

无名一愣,摇摇头,没有作答。等了一会儿,转而问道:“灵渊,你一直在说我,我能不能也问问你的问题?”

墨灵渊沉思了一下,回道:“可以,不知道你想问什么?”

无名一针见血的问道:“我所见到的林采儿,与你可是同一人?”

墨灵渊犹豫了一下。

无名直接说道:“你们不是同一人吧?”

墨灵渊惊讶的眼神看着无名,问道:“你怎么看出来?”

无名笑道:“看来我想的没错,你们不是同一人,虽然你们的长相一模一样,而且你也说自己或是墨灵渊或是林采儿,但是不论从你的言谈和给人的气质感觉都不像同一人!”

墨灵渊突然“噗呲”笑了起来,回道:“那日我带你进林家大小姐的闺房,之后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无名叫道:“哈!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墨灵渊说道:“因为我一直在闺房中,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无名想起那日自己差一点失控,不由得尴尬起来,回道:“那日我还疑惑,为何你会在里面关上的门,原来你是一名女子,也是林家大小姐的贴身保镖!”

墨灵渊冷道:“你以为真正的林采儿,是像那日一般妩媚可人的么?”

无名说道:“那便是娇弱可怜的咯!”无名唯一能想起的便是在审讯场上的林采儿。

墨灵渊摇摇头,一脸正经的说道:“真正的林采儿能够随时去做她想要做的样子,能够随时表现出,她想要表现得性格,而且她不是多重人格,她是随时都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随时都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

无名大惊,说道:“你说的是什么?那还是一个正常人么?”

墨灵渊回道:“她注定不会是一个正常人!”

无名思考到,真正的林采儿只有一个林采儿,而墨灵渊却即是墨灵渊又是林采儿,那结果便只能有一个!想到这里,无名有些感到难受,心下不由得惋惜的说道:“灵渊!”

墨灵渊扭头看着无名脸上负责的表情,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无名道:“你觉得,作为一枚弃子,之后你要怎么去面对扬镖派?”

墨灵渊情绪一下低落,说道:“还能怎么面对,这是我无法逃避的宿命,她是我的胞姐,我无法阻止她算计我,而我也无法对她下手还击!”

无名问道:“你们是双胞胎的亲姐妹?”

墨灵渊点点头,不回答。

无名疑惑道:“那为何林家只有一个大小姐,而不是两个小姐,为什么会让你以白骨面具遮面隐藏自己的面容,还让你去做林采儿的贴身保镖,而最后,你的这位亲姐姐又将你作为一枚弃子,成了推动整个林家内乱的导火线?”

无名满脑子疑惑,他说出来,是想弄个明白,是想在这之后为墨灵渊打抱不平,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的双眼看着墨灵渊的脸庞时,却见到墨灵渊双眼静静的流淌着眼泪。无名才意识到,外边看起来坚毅冷酷的墨灵渊,其实软肋就是自己的亲人,而如今牵扯到林家内乱的,一个是受害者,她的亲生父亲,另一位是加害者,她的亲姐姐,无论是谁,对她而言都是难以接受的现实!

无名不再问,他心中莫名其妙的对墨灵渊生出一丝怜悯,所墨灵渊此时还是男子,或许他已经一把抱住,所以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紧紧的坐在墨灵渊身旁。

许久,两人都是一言不发,直到无名突然间打了个喷嚏,这才察觉到自己此时上身光着膀子许久,他原本是向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包扎太多,便没急着穿衣服,更何况身边还能烤火,但是篝火旁是一边冰凉一边火热,早晚还是要感冒的,急忙将破衣服穿了起来。

重新坐回去的时候,见墨灵渊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又开口问道:“我们来着三洞多久了?”

墨灵渊缓了一口气,回道:“我们来此已经两日。”

无名惊讶道:“这么说,我自己昏迷两日了!”

墨灵渊回道:“是的!自从你喝了我的血之后便一直是沉睡状态,直到刚刚苏醒!”

无名思考道:“灵渊,你的暗器着实厉害,但解药为何会是你的血?”

墨灵渊回道:“因为我体内有一只玄灵蛊虫,蛊虫多有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因而,我的血能够完全压住噬魂蛊毒的毒性!”

无名有些听不明白,但是大致意思已经了解,问道:“蛊虫之类,不是梅州才有么?用蛊最麻烦,不像用毒,若使用者无法驾驭,则蛊毒虽然都可能反噬自身,所以一定是熟练只能才行。灵渊,你这么说,莫非你真是梅州之人?”

墨灵渊沉思片刻,回道:“确切的说,我确实是梅州之人,而且师从梅州!”

无名思索道:“原来如此,难怪那日在审讯场上,周雨声会以帮主中蛊作为依据来指认你!”

墨灵渊苦笑,继续说道:“也因为我体内有蛊,因此我的伤患大都比常人好的更快!”

无名恍然大悟,说道:“想来那日你的双脚痊愈的那么快,并不是因为白石的金丹,倒是你体内的蛊虫?”

墨灵渊承认道:“是的!”一直皱着眉头,心绪似乎还在之前的事情上。

无名知道墨灵渊还没有走出之前的低落情绪,转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灵渊,这山洞怎么会如此?”

墨灵渊回道:“此洞名叫天方剑窟,那日我带你从洪水中逃离的时候,无意间来的此处,看样子,此处应当是有人居住过,火把和干柴都是现成了,而且洞中还有一些山鸟,我也顺便抓来吃!”

无名道:“难怪我说,为何会有柴火!”

墨灵渊道:“若不是这山洞,恐怕我们没死在洪水中,也会被冷死!”

无名点头道:“是的!这山间最可怕的莫过于气温骤降!”想了一下,又问道:“灵渊,你可有见到我之前一直带着的陶剑?那可不是一把普通的陶剑!”

墨灵渊冷道:“此事说来也是蹊跷,那晚我用血喂完你之后,正要收拾干柴点火,也就是在篝火燃起之后,你那把陶剑不知是什么原因,居然发出了一声剑鸣之后,自己飞到了洞中的深处!”

无名惊讶道:“居然还有这种事?”他才想起,醒来之时见到墨灵渊是从洞中深处走出来。继而又问道:“那你后来可有探个究竟?”

墨灵渊回道:“我今天趁着体力恢复,便自己带着火把下去一探究竟,你的陶剑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无名好奇道:“有何不同寻常?”

墨灵渊回道:“在我们山洞的深处,有一个走道,走道两边的崖壁上都刻满了剑招!”

无名笑道:“既然是剑招,那想必也是好东西,你是不是一边看一边学呀!”

墨灵渊一脸严肃的回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但还没有什么邪乎的,只是那地方不一般的是,除了两边岩壁刻的剑招之外,还有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剑气!”

无名惊讶道:“你没说错话吧!剑气!是说残留在洞窟走道里面的剑气么?”

墨灵渊点头道:“不错,这样形容更贴切!”

无名冷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座山洞的原来主人一定是不一般,既然这样,我也想去看看,顺便去会一会这些残留的剑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