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无名身世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3-25 12:02:41 全文阅读

无名无奈的笑了笑,墨灵渊说的是事实,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是他心里确实是想找到自己的身世,回道:“灵渊,看来我是瞒不住你!确实,我只身一人闯荡江湖,除了混几口温饱,最重要的还是想找到自己的身世!”

墨灵渊好奇道:“如果你愿意,我想了解一下你的故事!”

无名心想,既然已经和墨灵渊是生死之交的朋友,那便没有什么需要去刻意隐瞒,而且,这一肚子的水,出了墨灵渊,或许这天底下也再没有第二个人去关心了。

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受,无名心里像倒了盐一样,难受至极,脸上却是强行挤出了微笑,整理了一下子思路,向墨灵渊娓娓道来:

“我生来不像平常老百姓那样,有父母陪着,然后给孩子取一个名字,认祖归宗。因为我生来就成了个孤儿,注定不平凡,据说是被一名砍柴的老人在天山脚下的山野路上发现了我,当时我被遗弃在路边的草丛中,被一个金黄色的绸缎包裹着放在一个剑匣中,老人家见四下无人,担心是被遗弃的婴儿,心中不忍便将我抱了回去。

在离天山以南二十多里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叫做北顾村,村里只有四座小屋和包括那位砍柴的九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所以我当时便是被带到可那个小小的村落中。

在我的映像中,北顾村十分偏僻,用世俗人的话来说,就是与世隔绝。那九名老人,没有子女赡养,便都一起来照顾我!”

无名一边说着,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这种笑容似乎也感染了墨灵渊。

这时墨灵渊安静的听着,无名继续道:

“即便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我依旧能够清晰的记得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会去山上砍柴的刘阿爷,天没亮就要把羊赶上山的秋明爷爷和翁老伯,还有天天教我说话又叫我读书写字的琼崖娘娘,脾气很大但会做木工会修房子的赵学大伯和何叔,还有善良的张奶奶,会功夫的刘奶奶和齐老伯。我便是在那个小小的村落中被他们一起带大,也是在那个村落中渐渐的动了事,度过了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

墨灵渊好奇的问道:“那你可有问过他们,让他们帮你打探你的身世?”

无名说道:“有呀!因为看他们养的猫猫狗狗还有羊都有娘,所以我也很多次向他们问我的娘是谁,在那时候我不理解什么叫做父母,我以为他们就是我的父母,但是他们却跟我说他们不是我的父母,我只是从山间捡回来的。他们也有偶尔去周边的乡里打听,但是都没有听说过哪里有人寻找遗失的孩童。唯一能告诉我的便是随我一同带回村里的那个剑匣!”

墨灵渊问道:“看来那个剑匣便是关键!”

无名摇摇头,笑道:“我那九位再世老父母认识剑匣,但是却看不出什么什么门路的剑匣,只是发现了里面有两把剑,其余的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墨灵渊道:“所以,你的亲生父母留给你的,就是一个剑匣,和剑匣中的两把剑!”

无名道:“是的!两把剑,这是我生来唯一拥有的东西!那时候的我也是懵懵懂懂,也不知那两把剑是什么,便只是留着当作是自己的东西,也许之后便有机会通过这两把剑找到自己的亲人。

后来等我渐渐的长大了,我也开始帮着老人们干活,日子都是过的清淡又幸福。现在想想,还真的就是一晃眼就过去了的事。”无名突然说到这里就停下了。

墨灵渊看着无名的表情有些忧伤,安慰道:“有人说时间是上天赐予人最好的礼物,但对于无情的岁月,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后来照顾你的那九位老人怎么样啦?”

无名叹了一口气,说道:“在我十二岁那一年的某一天,我还清晰的记得是一个大雨瓢泼的日子,我赶着山羊想要回来,却被大雨阻隔在山上,直到天色将晚才摸着黑回到村里面。我原以为老人会着急,会都聚集在村口等我,可是那一晚整个村落却是一片漆黑,等我进了村之后才发觉不对劲,点亮了灯火,发现照顾我的老人们都已经被人杀害!”

墨灵渊惊讶道:“啊!”

无名道:“我独自料理了老人的后事,让他们都入土为安,同时也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凶手为他们报仇!直到后来便独自闯荡江湖!”

墨灵渊问道:“那后来你可有找到凶手?”

无名摇摇头,回道:“没有!那但是那位凶手的手法十分诡异,老人们的致命伤全部都是一刀封喉,而且还都是环形的伤口。”

墨灵渊沉思道:“所以那一日在林家同经苑,我让你把握机会逃走,你却还是留下来要与周雨声对决,就是因为他所斩出的环形剑气?”

无名点头道:“不错!周雨声所使出的剑法与当年西池派灭门血案如此一辙,所斩出的伤口又与当年杀我那九名老人的大同小异,我早已关注多年,只是后来与周雨声的较量中却证实了并不是同一种剑法!”

墨灵渊点头道:“原来如此,可以在我映像中,所见过的人,并未有一人会如此的剑法过刀法!只能在以后再帮你留心了。”

无名冷道:“灵渊,谢谢你!既然有这么独特的痕迹,那么只要此人还在这世上,必然会有一日被我找到的!”

墨灵渊沉默了一下,又问道:“那随你一起的那两把剑呢?为何我从未见你拿过?”

无名道:“那是后来之事!”

墨灵渊好奇道:“说来听听!”

无名道:“也就是后来我在江湖独自闯荡了十数年,误打误撞的到了扬城玩耍,困的时候去扬城的北郊城隍庙休息时,遇到了一名同样是来扬城玩耍的大伯,叫做云沉风。我俩没事便聊起天来,他正巧有酒,我们聊的投缘,后来讨论到剑法便一起切磋了一下,后来他说我根骨不错,是个练剑的好手,便教了我一套天字仙魔剑法,没想到我一学就会,后来等到了第二日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的两把宝剑已经无影无踪,只找到那位老伯给我留下的以剑换招的字条。”

墨灵渊笑道:“所以,他并没有怀好心,只是盯上了你的剑,而你却是跟他称兄道弟的,被他骗了也不知道!”

无名说道:“是呀!后来我在扬城四处寻找他的踪迹,却是怎么也找不到,反倒是自己身上的盘缠都已经用完。饥肠辘辘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恰逢遇到了你们林家摆擂台,那会儿还真以为你们是要打赢就给赏钱的,便傻傻的冲了上去。后来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无名的话,让墨灵渊哭笑不得,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倒霉小子,居然这样都可以误打误撞的当上了扬镖派现任帮主的准女婿,说道:“后来的事我知道了,所以当初封爵来林家挑衅,也是因为你跟那两把剑的关系么?”

无名点头道:“不错!那日在城隍庙里遇到的人乃是北凉山地魔冥教长老云沉风,而封爵便是奉云沉风的命令来请我去他们北凉山的!”

墨灵渊思索道:“那既然你答应了,就说明,他们给你设了条件?”

无名道:“封爵说我的那两把剑,乃是三十年前由邱越和离疏两位绝世剑者的乾坤黑剑和玲珑白剑!而乾坤黑剑的原主任离疏便是北凉山地魔冥教的旧任副帮主!”

墨灵渊思考道:“所以说,你认为他们能够知晓你的身世?”

无名道:“无论他们知晓还是不知晓,至少我的身世与乾坤剑是有关系的!”

墨灵渊道:“但是,还有另一把玲珑白剑也跟你有关系呀?”

无名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按照熊屠的话来说,乾坤黑剑与玲珑白剑所代表的乃是北凉山地魔冥教与蓬莱圣灵仙教两个势不两立的敌对面,而我手里拿着的是两个敌对的代表,那我到底是北凉山,还是蓬莱岛的人?”

墨灵渊道:“或许,你两边都不是呢?”

无名问道:“灵渊,怎么说,你是有什么思路么?”

墨灵渊摇头道:“不是,我只是说还有另一种的可能性罢了!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去北凉山,那便去看了明白吧!而且事到如今,我也可以一直陪着你一同前往!”

无名扭头,看着墨灵渊,两人的双眼对视,无名心里颤抖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你!灵渊!”

墨灵渊倒是一脸淡定的回道:“无妨!如今你我都被扬镖派追杀,或许去北凉山,还能依托地魔冥教的保护来躲避他们。”

无名笑道:“灵渊,你这想法跟我想到一处了!”

墨灵渊笑道:“是吗?”

或许已经是习惯,墨灵渊即便是戴着面具也是一样板着脸,所以无名这是第一次见到墨灵渊的脸笑起来,他没想过,这样的笑脸,居然又会让自己看呆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