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雨中急行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42  |  更新时间:2020-03-04 08:31:42 全文阅读

这或许是墨灵渊最敏感的问题,冷冷的回应道:“就只是一张脸。”

无名问道:“一张什么样的脸?”

墨灵渊沉默了一下,轻轻的回道:“一张不该存在这世上的脸!”

无名惊讶了一下,墨灵渊的语气中透露着一种无法言表的悲凉,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这样!好吧,我觉得我们还是一起看星星吧!明天不知道还会碰到什么,别浪费了这一夜的美景。”

墨灵渊应了声:“嗯。”

无名不知为何,心情一下舒坦了起来,叹道:“不知为何,这么狼狈的一天,而我却觉得此时的夜色正好。”或许是因为自己突然发现,还能有一个人与他同样说自己不该存在这世上。

墨灵渊回道:“因为夜色正好。”

无名脸上微微一笑,不知不觉的疲惫袭来,渐渐睡去。

第二天清晨,无名闻到一阵扑鼻的肉香,不由得醒了过来,发觉浑身麻木,脸上还沾着山间的水露。慢慢的伸展了一下身子骨后,爬了起来。原来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已醒来,自己去溪流洗了把脸,见众人都围在火堆旁边坐着,便跟着走过去。见众人围着火堆再烤着几只鸟,嘴里嚼着肉,已经吃了起来。

无名忍不住叫道:“天哪!有吃的!从哪里弄来的?”

褚国之回道:“师父,我天刚亮去林子里打的鸟,你快过来一起尝尝?”

无名乐道:“那真是太好啦!”烤鸟肉,那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伙食。毫不客气的上前拿了褚国之递过来的一只,几口就吃没了。

褚国之第一次见无名如此狼吞虎咽,嘴巴张得大大的。

无名吃完还一脸贪婪的样子问道:“值此良辰,要是有一壶酒就不错啦!”

褚国之愣了一下,回道:“师父,逃离之时并未带酒!”

无名见褚国之脸上难过,这才想到自己有些失态,回道:“哈哈,没事,旁边不是有溪水吗?”

褚国之疑惑的问道:“溪水?”

无名道:“俗话说酒水酒水,这酒即是水,水也是酒。”说着起身走到溪水边喝了几口。

熊烈骂道:“哈?无名,你这货喝酒能喝出这境界?”

无名乐道:“熊爷又不是酒鬼,那能理解酒鬼的境界?”

熊烈回道:“切,我才不稀罕。”

无名偷笑,拿出水袋装了满满一壶溪水,走回去,向柳庆问道:“庆哥,你识路,可知去龙啸峡的捷径?”

柳庆回道:“认得!这里有一天小路直通半山腰的山道。”说着,指着眼前一直往上的山坡。

无名远眺,眼前都是浓密的树林,看不出有什么,因为只有内行人才看得清其中的纹路,回道:“好,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吧!”

众人表示赞同,各自收拾了东西,柳庆领再前头,往西北向的树林走去。

进了林子,走了十多米远果然见到一条小路穿插在树丛间,众人大喜,顺着这条小路一路蜿蜒向上。一路没有发生意外,还没到正午,便走出了小路,叉入了另一条稍宽的山道。

无名见山路乃是挖凿山壁而成的山道,能通得一辆马车,好奇的向柳庆问道:“庆哥,这是何处?”

柳庆道:“这就是通往龙啸峡的必经之路!”

无名指着下山的路问道:“那另一头是通往何处?”

柳庆道:“另一头在扬城的东南方郊区。”

无名皱眉道:“扬城东南方,与牧庄相距几何?”

柳庆道:“说不上近,但也不远,而且沿途会有其他的岔路可以从牧庄通到此山路。”

无名道:“如此说来,扬镖派的人会不会觉察到这点?”

褚国之说道:“师父,如果你们没有向扬镖派的人透露过去北凉山的意图,他们就应该不会想到你要过龙啸峡!”

无名回忆中,他曾经有过一次机会跟扬镖派的人说自己要动身去北凉山不愿意做林家的姑爷,但却因为后来的突发事件最终没有说出来,如今倒是小庆幸了一下,说道:“不曾透露。”

墨灵渊插嘴道:“扬镖派元老楚凝风是一名追踪能手,信息嗅觉灵敏度不下于海华派的高阶侦查手,如今他亲自出面追捕我们,那我们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无名点头道:“灵渊说得对,要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被扬镖派的人一直追着,确实让人难受!”其实他话是这样说,心里却已经不以为然。

褚国之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赶路吧!”

众人赞同,沿着弯曲向上的山道赶路。还没有走多远,便发现道路愈发陡峭了起来,之前路的两侧还是草堆以及高耸的树木,渐渐的变成了一侧竖直的岩壁,一侧倾斜向下的陡坡。

又走了半晌,忽然听到前方山谷间突然响起了一道“隆隆”声,无名疑惑道:“这是什么声音?”

柳庆道:“像是雷声!”

原来这山岭之间有高大的山体将水汽阻隔,就好似一个天然的屏障,将周围经过的云雾聚拢在山谷之间,从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就形成了暴雨。

众人竖起了耳朵,又一道“隆隆”响,确定像是雷声,疑惑之时,一阵风突然刮了起来,天色一暗,才一会儿,大雨就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的速度突然袭来。

“天黑的!着雨怎么还没等说来就已经来了!”熊烈气氛的骂道。

岩壁上的松动的几块石头被风雨打过之后冷不丁的滚落下来,众人看得心惊胆战,山路上没有任何遮蔽的地方。

雷声一下子变得很近很近,发着低沉的声音,像是欢迎这区山谷间的过客,而最糟糕的便是狂风和暴雨,打的在人的身上有种微弱的疼痛。

无名大声问道:“如何是好?”

褚国之回道:“我看这风是顺着峡谷往东南方吹去,不如我们就逆着风的方向,快速往西北向上山!”

柳庆道:“我同意小公子的建议!”

任叔博急中生智,从路旁的杂草中砍了一些稍微密集的树枝叶,做了一个简单的草棚子,连忙递给褚国之,“小公子,你快拿着!”一边说着,一边将草棚子挂在褚国之的身上。

那草棚子虽然不能完全遮挡住雨水,但也将大雨的水份挡掉了大半,总比赤裸裸的被风雨击打,要好受许多。

褚国之道:“这是?谢谢任叔!要不还是给您戴吧!”

任叔道:“老头子我再做一个,你先戴着!”说着转身又去砍树枝叶。其他的人见状,也急忙学着去砍树枝叶做草棚。

果然,人要真的急起来,啥事都能很快的学会,甚至还能无师自通,转眼便都做了个草棚。于是众人没敢再耽搁,一边小心的留意岩壁上是否有落石,一边快速的向前面的路进发。

山间没有其他的岔路,褚国之披着简陋的蓑衣在最前头奔跑引路,众人紧随其后,无名死死盯着道路峭壁上的情况。跑了一段路之后,山路的弯越来越急。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从弯道的尽头闪出,在嘈杂的风雨声中,褚国之没有防备,直接跟那人撞了个正着,两人各自“哎呦”一声摔到了地上,众人见状都停下了脚步。

好在褚国之身上的草棚子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刚摔到地上马上又怕了起来,听得对方是女人的声音,急忙走上去想要扶起对方。却被对方一把推开。

褚国之仔细一看,是一位中年女子,束着头发,身穿深蓝色行衣,腰间还配着一把剑,忙说道:“大姐没事吧?这山路崎岖,又逢大风大雨,我等急着赶路,没有注意到你也从山上下来,实在是抱歉!”

中年女子自己起了身,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紧紧贴着精瘦的身子骨,见眼前一群披着树枝叶的人,看不出一些样貌,只有褚国之摘了帽子,便两眼冷冷瞟了一眼褚国之,回道:“无妨,你我既然没事,碰上咯这种天气就无需计较!我还要赶路,你若没事,咱江湖相遇,各自退一步!如何?”

褚国之听得对方倒是自己提出让步,高兴道:“在下也正有此意,既然你提出来,那便多谢女侠!”两手一合要拜,怎想那草棚子太不方便。

中年女子点点头,两手一个回拜,说道:“好!告辞了!”

褚国之点点头回道:“告辞!”

说罢,各自走各自的路。

无名一行人又走了许久,终于雨停了下来,但是天空依旧阴沉,众人不敢大意,便穿着草棚子蓑衣继续前行。

越往里面走,山路越发变得崎岖,山路原本还是陡峭斜坡的一侧,顿时变成了完全垂直的悬崖。山谷间的山群山峰变得紧密而错落,交错而险峻。一头是虽然可能落实的岩壁,另一头却是千丈悬崖和悬崖之下的险滩狂流。

柳庆说道:“我们只要再过了这道弯,前头就是龙啸峡了!”

熊烈忍不住骂道:“天黑的!这是什么破地方?怎么看起来这么危险!”

无名抬头远眺,在昏暗的尽头,见山腰间有一座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