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徒弟之仇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2-23 11:17:57 全文阅读

无名不知是面对了多少次这样的骇人场面,回想自己背着墨灵渊出逃林家审讯场之时,在与扬镖派众高手对决的人之中,唯一能够留下深刻印象的恐怕只有那位用凌光剑的周雨声,而在他眼里,马中鹤的能力却是不及周雨声的一半,他放松了心情,剑身轻挑,虽不至于若无其事,却也是沉稳以对,出手的正是上午传授褚国之的天雨流星剑诀心法。

只见无名手上蓄力,无视对方来势汹汹的风场刀刃,内力在周身的气脉里流转,最后所有精气神都聚集在右手握住的剑上,两脚站定摆开,手上一个简单的挥剑动作,干净纯粹的向前刺去。

风止,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跟之前马中鹤架起的强大破坏力相比,此时却是鸦雀无声。在场众人都没有看的明白,无名简单的那一下竟然能抵挡得住马中鹤的雷霆重击。

“这!怎么可能?”马中鹤难以置信,为何无名会如此轻易的就卸了他的招式。

无名冷道:“将有限的力量分布在不断放大的范围中扩散,虽然能加大攻击的范围但注定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我,只需一点突破!”

无名话刚落,手中的剑散出一道无匹的剑气,“砰”的一声像是弹药爆炸一般,将马中鹤弹了出去。

马中鹤踉跄的退了几步,他的两副铁手套之所以威力巨大,全是因为坚硬无比的材质和上百斤的重量,可如今他已经耗尽了自己的最后体力,身体再难以自由的支撑这一声的铁甲,不由得两手放到了地上,两腿半蹲。

无名继续嘲讽道:“滋味如何?你的猫爪是否还喜欢抓我的剑?”

马中鹤逞强道:“如何不能,你的剑依旧没有伤到我,只要我还有体力,你就败不了我!”

无名笑道:“哈!我的剑真的伤不了你么?”

马中鹤微微举起了右手的铁手套,强忍着剧痛,向着无名晃了晃,说道:“臭小子如何,我就是说你伤不了我!”他在用绝式的时候,右手扣住了无名的剑,左手正要打向无名,却发生了一次冲击,紧接着的剑气爆裂,使得他的右手难以承受。

无名冷道:“很好!那我就看看你还能再接几招?”言毕,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冲到了马中鹤的跟前,长剑刺去。

马中鹤见状,举起左手臂挡住,这时剑气横飞,又是“砰”的一声爆炸,马中鹤再次被击退,两脚没站稳坐到了地上。

无名问道:“看你这样子,确定我是伤不了你么?”

马中鹤满头冷汗,回道:“你只能将我击飞,又能奈我何?”

无名道:“将你击飞足以!”说着,再出剑,马中鹤使出最后的力气,两手扣住无名的剑。

下一刻,剑气再次爆开,马中鹤已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整个人被震飞十多米远,躺在了地上只有喘气的功夫。

“长老!”扬镖派众弟子见状,担心的问道,另一些忍不住想要上前报仇,摩拳擦掌。

马中鹤见门下弟子要出手,忙喊道:“我没事!你们都别急着动手!”

众弟子不解:“可是?”

马中鹤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他已经手刃了我派三百多名弟兄,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也有人死在他的剑下。”

众弟子低头回道:“是。”

马中鹤道:“快扶我起来!”

两名弟子将马中鹤扶起。

马中鹤道:“帮我将手套取出来!”

铁手套笨重,马家门下弟子都来帮忙,小心翼翼的拿下了手套,发现马中鹤的双手已经浮肿发青,在手指之处,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整片手掌。

众弟子惊讶。

无名却在一旁大笑道:“哈哈哈哈!想不到你这么逞强,明明手都快被震烂了还假装没事?”

马中鹤气道:“我再假装也比不过你教出来的徒弟来得厉害!”

无名没觉得是贬低他,反倒是觉得赞扬,沾沾自喜道:“哎呀!原来我教授他人还是有点天赋的呀!”扭头对褚氏庄园门内喊道:“国之,你看堂堂马帮主竟然夸赞咱们啦,说你演技不错,另外我刚传授你的天雨流星心法也派上了用场,如何?”

门内传来褚国之的声音道:“师父果然厉害,若能再教徒弟一些剑法就更好啦!”

无名嫌弃道:“天哪!我才夸你,你就想要套路我!”

褚国之回道:“徒弟哪敢套路师父,无非就是家中藏有三十年的老酒,想说有空让师父一起品尝品尝!”

无名道:“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褚国之道:“师父的意思是答应再多教几招剑法给徒弟了?”

无名笑道:“想得美,等我喝到就再考虑考虑,不过你等会站在里面就可以当现场教学,为师等会出剑,你可得看好啦!”

褚国之道:“徒弟谨遵师命!”

无名欣慰道:“好徒弟!”在他眼里,若不是因为御弓岛有自己不想碰到的人,他大可与褚国之称兄道弟。

褚国之道:“不过,眼下还是请师父多注意一下,对方可是上百号人在盯着你哪!”

无名不屑一顾道:“哈!他们不是说我杀了他们三百多名弟子么,那这一百多号人都不及三百之一半,我怕个什么?”话才说完,“嗖”的一声,一道剑气从对方射来。

无名脸上虽然是嬉皮笑脸,但手上的剑却是时刻准备着,生死之事大意不得,他嘻哈的样子只是为了迷惑对方,让扬镖派众人摸不清楚门后还有什么人,见突来一道剑气,挥剑格挡,“当”的一声,却发觉这道剑气力量强悍无比,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赞道:“高手!”

一道健朗的身影终于从扬镖派众人中走了出来,方仕,将手中的剑又放回了腰间横着的青竹剑鞘,冷道:“想不到阁下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身手,不知师出何们?”

无名回道:“我无名无姓,更无师父!你还是问点其他的问题吧。”

方仕道:“无名无姓,却有超乎常人的精妙剑招,你的来历让人只得怀疑!”

无名笑道:“这位老爷子,你想怀疑在下什么?是怀疑我不够帅呢,还是怀疑我不够帅呢?”

方仕冷笑道:“癫狂之徒!”

无名马上接道:“是不是够潇洒?”

方仕道:“够狂妄!”

无名疑惑道:“我看老爷子刚刚出招又收了剑,想是有什么疑惑要问我吧,不然,以我这狗眼看人低的言语,你早该出手了。”

方仕道:“这句话倒又显得你聪明了。”

无名回道:“还请老爷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等得了,你的这些弟子可等不了,他们都期盼你早点将我千刀万剐了。”

方仕道:“听说你会一式名叫‘天外飞仙’的剑招?”

无名道:“不错,当时帮你们林帮主在林家大门前解了围,想来在场人大都有见到过。”

方仕道:“是墨灵渊发出的剑招吧?”

无名道:“老爷子说的没错,正是墨灵渊用的‘天外飞仙’!”

方仕道:“听说墨灵渊有对剑招过目不忘的能力,这‘天外飞仙’剑招是你教给他的?”

无名道:“不错,我不教他,你们林帮主就下不了台了,说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方仕道:“感谢你?”

无名道:“除了感谢我,还有什么现在能做的?”

方仕冷道:“感谢你教墨灵渊剑招,结果墨灵渊用你的剑招重伤了我的徒弟么?”

无名疑惑道:“你的徒弟?我记得墨灵渊那日重伤了许多人,也杀了几个人,你说的到底是哪一位?”

方仕道:“我的徒弟便是玄武堂断水剑程风!”

无名回忆道:“断水剑?原来是那位一脸坏笑的猥琐男子,他与风洛秋一同围杀墨灵渊,结果却被墨灵渊一招‘天外飞仙’给贯穿了身体,我还以为他必死无疑,你说重伤,看来他现在还活着,说明你该庆幸!”

方仕道:“庆幸什么?”

无名道:“你该庆幸我没有教好墨灵渊这一招,否则,你已经没有机会说你徒弟重伤,而是该说你死去的徒弟。”

方仕并没有被无名的话语挑拨得发怒,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你也该庆幸!”

无名问道:“哦!那我该庆幸什么?”

方仕道:“你该庆幸不是你亲手对程风发出的‘天外飞仙’!”

无名道:“是么?这有什么好庆幸的?”

方仕道:“这样,我就不至于先跟你问个明白,之后再出手了。”

无名道:“行呀,我也正好奇,你们扬镖派居然还有个什么元老,既然来了一个元老,那我也很好奇,你这个元老到底是什么货色?”

方仕冷道:“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不过~”

无名好奇道:“不过什么?”

方仕道:“我要你用‘天外飞仙’来跟我对决!”

无名道:“你说用什么招我就用什么招吗?”

方仕道:“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话刚落,方仕已经冲到了无名的跟前。

无名心中大惊,“好快!”自己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拔剑的机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