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拖延时间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20-02-18 10:39:12 全文阅读

见到褚氏庄园的大门敲了许久之后突然打开,马箭紧张了起来,他知道无名与墨灵渊的身手,也亲眼见到了那三百名被杀死的扬镖派弟子,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终于一个年轻的面孔走了出来,褚国之一脸微笑,丝毫没有惧怕之意,看了一下扬镖派的众人后对马箭说道:“夜已深,我家庄主已经休息,不知各位来此有何事?”

马箭合手一拜道:“在下马箭,我们乃是扬城扬镖派的弟子,来牧庄追查一个人,不知阁下可曾见过?”说罢让手下拿了一张纸过来,向褚国之展开。

褚国之道:“原来是扬镖派的侠士,幸会幸会!只是光线太暗,马大侠待我仔细瞧瞧!”说着向马箭走近了几步,端详着图纸。

马箭朝后面的弟子挥了挥手,一旁的扬镖派弟子举着火把跑过来照亮图纸,马箭静候,过了一会儿,恭敬的问道:“阁下可认得这图上的两个人?”

褚国之认得图纸上画的正是无名和墨灵渊,脸上假装认真的辨别,见对方询问,摇了摇头,回道:“这画像倒是惟肖惟妙,可在下实在没有印象,此人大约是何时来的牧庄?”

马箭回道:“大约在前日!”

褚国之摆出思考的样子应道:“前日吗?难怪是说一点印象也没有,我这两天都未曾出过庄园,若是这样的话,我便没有可能见过这画中的两个人。”

马箭难为道:“哎,是这样吗?”

褚国之心想,“看来这扬镖派的众人并未确定师父与墨主就藏在咱们褚氏庄园中。”脸上一笑,回道:“看来在下是帮不上忙,不好意思啦。”

马箭心中复杂的回道:“无妨,打扰阁下了。”

褚国之回道:“不客气。”转身正要走回去。

扬镖派收到的消息是有江湖人士见到无名与墨灵渊逃出城之后来到了牧庄的褚氏庄园这样的一个小道消息,而消息的真实与否,他们短时间内无从确认,只得派了一队人马前来试探,打头阵的便是马箭。然而马箭知晓牧庄有个不简单的地方正是褚氏庄园,他不愿没有切实证据就去冒犯这个庄园里的人,从而得罪庄园背后的势力,可以礼相问之下,结果是还没问出些东西就这么结束了,那么事后马中鹤必然会怪罪与他。

马箭急中生智,急忙叫道:“阁下再稍等片刻!”

褚国之回了头问道:“马大侠还有何事?”

马箭道:“阁下您看,咱们扬镖派一百多号弟子,餐风饮露的实在辛苦,想着能否寻一个修脚的地方,而这牧庄唯一能容的下的地方就只有贵方的庄园,所谓江湖有难,八方来救,不知阁下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众位弟子能进府中休息一宿?”说罢,从兜里取出一块白银偷偷递给褚国之。马箭想着,只要能进庄园,后续的都好说。

褚国之脸上笑着了白银,看起来是心动了,可转眼又将白银退了回去,一脸为难的回道:“扬镖派的弟子在扬城乃是响当当的名号,在下亦十分敬仰,只是庄主身体不适,若这么多人进入庄园之中必会惊醒他,到时候怕他责罚,我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马大侠。实在是抱歉,这钱我万万收不得!”

马箭忙道:“即是怕人多,我只让我派元老和长老两人入内即可?待明日一大早必会早早离开,绝不会惊扰到贵庄主!如何?”说着就递过白银。

褚国之回道:“不可,庄主睡得浅,有人进入必然能够觉察,到时候我轻则被问责,重则丢了饭碗,不可!”说罢一副严重拒绝的样子,转身要回府关门。

与此同时,两个探子快步的跑了回来,对站在一旁的马中鹤斌报道:“马长老,这褚氏庄园围墙诡异,无法攀爬,我等绕庄园一圈还是寻不出一处可越墙之地。”

马中鹤怒道:“这庄园怕是有鬼!”

另一名探子突然起了身,俯首一拜,待马中鹤示意,上前悄悄说了些情况,马中鹤两眼一瞪,问道:“此话当真!”

探子拜道:“小道消息,无法辨别!”

马中鹤扭头见褚国之正要回府,骂道:“这马箭无用,气死人!”当机立断,身形一闪,眨眼间冲到了褚国之的跟前拦住了去路。

褚国之吓了一跳,居然会有人速度这么快,惊讶的问道:“不知这位大伯有何事?为何在在下家门前拦住在下回去的路?”

马中鹤板着脸,没有回话。

马箭见状忙解释道:“这是我们扬镖派马长老!”

马中鹤冷道:“马箭,你退到一旁,这里我来跟他说!”

马箭听了忙回道:“是!”他从马中鹤的言语中听出了对方已经生气。

褚国之一脸郁闷,绕过马中鹤又迈了几步,马中鹤不依不饶又跟进了几步拦住。

褚国之疑惑道:“马长老,您这是何意?”

马中鹤又是一言不发,两眼盯着褚国之。

褚国之等了片刻,不见马中鹤回话,见自己被对方挡得严重偏离门口,一气之下便直接用手推开马中鹤,手感触碰到对方的时候觉得像是触碰到一块坚硬的岩石一般,手上使劲推,马中鹤纹丝不动。褚国之心下一惊,这时一道强大的气劲从马中鹤的胸膛传出,不由得褚国之反应,将他弹了开来。

褚国之骂道:“你!可别欺人太甚!”

马中鹤将对方终于生气,冷道:“听说你是无名那小子的徒弟?”

褚国之假装道:“无名?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快点给我让开!”

马中鹤骂道:“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在我面前竟然假装一问三不知,当我马中鹤也一样傻吗?”

褚国之骂道:“过分了,我们素未谋面,你为难我做什么?”

马中鹤道:“你与我确实素未谋面,但你与我却都认识无名,说吧,到底他在哪里?”

褚国之道:“强加怀疑的东西到他人身上,莫非你们扬镖派的人就是这样的吗?算我瞎了眼,还敬佩你们!”

马中鹤道:“那倒要看事实是什么,是我恶意栽赃,还是你有意瞒骗我们?”

褚国之道:“我有必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去瞒骗你们吗?你到底又有什么证据可以确认我是你说的那个人的徒弟?”

马中鹤道:“有人说无名逃出扬城之后直奔牧庄,他非亲非故的为何会来此,全都是因为他的徒弟在这褚氏庄园,若这庄园之中没有其他人,那他的徒弟就只能是你,若这庄园中还有其他人,那我们也要进去将他揪出来!”

褚国之道:“你!你这算什么?”

马中鹤道:“算什么,这是证明你不是无名徒弟的唯一办法!”

褚国之感觉到不对劲,厉声问道:“哼!你到底想这么样?”

马中鹤冷道:“既然我没证据,你也没有证据,那何妨让我们进去搜查看看!”

褚国之骂道:“我不准,要是得罪了~”

马中鹤大声打断褚国之的话道:“要是得罪了你的庄主,我来替你解释!”说着一个挥手,下令守在后面的扬镖派众弟子冲入褚氏庄园。

褚国之真的没有想到,在江湖人士眼中一向讲究规矩的扬镖派弟子中居然会有马中鹤这种不按规矩出牌的人,眼看着褚氏庄园的大门开着,扬镖派众弟子在响应之后有序的走上前来,而自己身手没有兵器,就算出手也一定敌不过马中鹤,无奈之下,褚国之大喊道:“慢着!在下有话要说!”

马中鹤举起手示意众人挺住,冷道:“早点说岂不是更好,何必拐弯抹角?”

褚国之笑道:“是呀,早点说岂不是更好,浪费你的时间也是浪费我的时间!”

马中鹤骂道:“快说!”

褚国之道:“我听说扬镖派有一个不变的规矩,那就是在运镖的时候若有抢匪袭来,为尽量不伤人命,贵派定下了一个规矩,便是以一决胜负来定天命!详细的就是说若自己方胜出,对方要无条件放行,若对方胜出,自己方就要无条件将镖物拱手让人,后果自担!这规矩,是或不是!”

马中鹤发现对方还是在拖时间,不耐烦的骂道:“小子,你是承认你是抢匪吗?还是你分明在拖延!”说罢,又要下令扬镖派的众弟子冲进褚氏庄园。

褚国之惊出一头冷汗,恐怕已无解救之法。

就在这时,另一个人喊道:“扬镖派上下都给我回来!”

众人回头看,说话之人正是扬镖派五元老之一,人称无声剑枭的方仕。五元老虽然已经卸去了扬镖派中的权利,但是扬镖派的弟子中多有当年受其管辖照顾的弟子,无论是从恩情还是从威望上来看,扬镖派的弟子还是更愿意听五元老的话。

马中鹤疑惑回头不解的望着方仕,见方仕告诫道:“中鹤,咱们扬镖派的规矩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难怪当年你叔叔马岚潇会不同意你继任帮主之位。”

方仕一上来就揭了马中鹤的老底,马中鹤咬牙切齿,虽有满头怒火,却不敢吐露怨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