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家常便饭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2-15 11:02:20 全文阅读

无名知道熊烈只是心直口快,他要的只是非武力上高于自己的感觉,但这些都无所谓,心灵上的优越感,在无名眼中什么都不是,他清楚在此次去北凉山的途中,熊烈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是指路人,和海华派放松跟踪力度的保证。

思路跳开了前面的疑惑,无名把思考回到了原点,对熊烈说道:“谢谢熊堂主提醒,我徒弟的事情我相信他能够自己解决。”

熊烈鄙视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一个好师父。”

无名道:“熊堂主说的是,在下确实不是一个好师父。”

熊烈道:“哼,说了半天,竟是对牛弹琴,走吧,吃饭去。”说着,自己往阁楼方向走去。

无名紧随其后,问道:“顺便想问问熊堂主,去地魔冥教的路观图可否交予在下?”

熊烈骂道:“无名,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我要是将路观图给了你,那你还肯带我一同去么?”

无名道:“我答应了你大伯说带你一同去,便会信守承诺。”

熊烈耍赖道:“即便你真的信守承诺,我也不会给你的。”

无名道:“那熊堂主可否告知在下我们需要途径的地方?”

熊烈瞟了一眼无名,嘚瑟道:“我们下一个主要地点是风城。”

无名道:“风城?那岂不是还需要经过龙啸峡?”

熊烈站住想了想,点头道:“不错,地图上显示那是唯一从牧庄去往风城的毕竟路口。”

无名一听皱起了眉头。

熊烈转念一想不对,连忙骂道:“哎,我说你原来知道一些路的呀,那你还问我做啥?”

无名解释道:“我只是知道附近的地方,后面的便无从知晓了。”

熊烈不耐烦道:“后面的不知晓再问我便是,啰啰嗦嗦,等会儿菜都凉了!”

无名还想再追问,熊烈已经转身快步下了楼,只得跟着一同去餐厅吃饭,快到了餐厅见墨灵渊和褚国之两人在外面站着,像是互相说着悄悄话,见无名过来便散了开来给无名打招呼,无名心想,或许与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有关,但又觉得不该多问,于是跟着墨灵渊和褚国之一同进去吃饭。

饭后,众人各自忙乎,各自休息。

午后。

褚国之惦记着无名教自己的天雨流星心法,以及不久前才成功一次的心法试炼,便提了剑在后院舞了起来,来来回回的试了好几次,都达不到气脉转剑气的效果,这时已经艳阳高照,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褚国之不觉已经是满头大汗,收了剑,心下有些沮丧,叹了气,在屋檐下坐着休息,忽然听得不远处庭院里传来声响,褚国之好奇,便往庭院走去。

到了庭院,见柳庆一人坐在槐树下面,手里拿着一把锯子在锯着上午掉下来的那根树枝。褚国之走近去看,柳庆听得声响便抬头,见褚国之过来,忙打招呼道:“小公子不休息一下,来此有何事是么?”

褚国之道:“我在后院练剑,听得这边又声响,便想着过来瞧瞧,不知柳庆大哥这是作何?”

柳庆起了身,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回道:“小的这是在处理上午从树上掉下来的树枝,因为太大了,只得用锯子一段一段的切开才好搬走,顺便也可以晾干了当柴火烧。”

褚国之点头道:“原来如此,还真的辛苦庆哥了。”

柳庆笑道:“无妨,这是小人该做之事。”说着,又用脚踩着树枝干用锯子据了起来。

褚国之在一旁看着柳庆据断了一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柳庆大哥是何时来褚氏庄园的,我记得小的时候来此并未见过你。”

柳庆见褚国之问自己,收了锯子,见那树枝杆粗大便坐了上去,喘着气回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褚国之点点头,微笑着洗耳恭听。

柳庆说道:“我原本是家住在龙啸峡下游的一处山岭上,山岭上就只有我这一户,家中除了我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因母亲身体不便又体弱多病,我只得一直在家照顾她,直到在十二年前的一天,也像是这样的季节,老天忽然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也不知道是哪个时候开始的,就在某一天的夜里,山洪突然就将我家席卷,屋子像纸板一样,被洪水冲的粉碎,人更是瞬间就被卷入洪流失去自觉,那一瞬间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没想到醒来时候发现躺在了病床上,原来自己还活着。后来知道是家主在牧庄的河床上发现了我,这才将我救下。”

褚国之道:“对,龙啸河就在龙啸峡的下游,所以当时你被洪水吹了下来。”

柳庆道:“是的,也算是老天饶了我一命,好了之后,我为了感激家主的救命之恩,便投入了庄园,成了家主的仆人,直到现在。”

“十二年前。”褚国之想着十二年前正好是自己的姐姐褚华之的去世后的第二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世事难料,活着便是人间庆幸之事。”

柳庆点头道:“小公子说的对,活着就好,如今我跟着家主,过得也是开开心心,曾经的伤心事也都慢慢的看淡了。”

褚国之微微一笑,心想着他人都能看淡,自己的心结为何就不能够看淡,脚下没注意,往树枝这边走了几步。

柳庆见满地的碎末,急忙喊道:“小公子,此处脏乱,怕抹了你的鞋子就不好。”

褚国之笑道:“不打紧,脏了洗便是,你不用管我,我自个儿瞧瞧。”说着围着一地的树枝看。

柳庆见褚国之诶打算离开,起了身,又开始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褚国之这边想瞧一下树枝断裂处的开口,却发下已经被柳庆早早的据下,零零散散的木头摆在一处,分不出是哪一根,便向柳庆问道:“柳庆大哥可知断裂的一处是哪一根木头?”

柳庆道:“这哪记得,小公子何不直接去瞧树上断裂的那一处不久知晓了!”

褚国之心想“也是。”转而抬头望去,见断裂的地方是不规则的裂口,应当是自然断裂无疑,只是他好奇,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么粗的树枝干咧开。一边思考着,无意间却见树枝砸下来的地面有一个巨大的拗口,心想,或许是这根树枝过于笨重才砸的出这么深的坑。

褚国之围着树枝走了一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觉得自己或许还妨碍了柳庆做事情,便悄悄的又回到了后院继续练剑。

在后院又练了许久,不知不觉太阳西下,褚国之还是没有达到之前的效果,想要去叫无名来指点自己,又想起无名吃饭时说要下午要回睡觉以及说自己已经出师了的事情便不忍去打扰,只得又到了一旁坐着休息。

自己明明努力了却没有结果,心下烦闷,脑中的心法越思考越凌乱,最后终于干脆一股脑的全部放下,等思绪静了下来,褚国之这才想通道:“以我现在的状态来练剑,与其一直像在死胡同里转悠,不如先停下来放松一下,或许还能有一些顿悟!”想着,“不如在去庭院里面走走吧。”束了耳朵,这会儿,倒是没有听到柳庆在锯树枝的声音,回房放了剑,又往庭院走去。

这时候庭院中柳庆已经将树干处理完,然而树枝倒下之后将下面的花草都一同砸坏,任叔博此时也在槐树下一同忙活,手里拿着一个小锄头,在地上挖坑,见了褚国之问道:“听柳庆说小公子在后院练剑,不知现在怎么样啦?”

褚国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来来回回都没有进展,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出现了差错。”

任叔博道:“既然小公子上午时能够成功,那么再努力一下,或许等会儿就又成功了。”

褚国之道:“话确实如此,不过,若得庆哥的陪练,或许能事半功倍。”

任叔博故意提了声音回道:“小公子不可,柳庆不知轻重,万一伤了你如何是好!”

褚国之看出来任叔博是有一些生气,不敢继续问下去,一旁,见柳庆拿了一些种子放入任叔博挖的土坑中,好奇的问道:“任叔,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任叔博道:“那树枝压坏很多下面的花草,好好的一个图案就被糟蹋了,我想着趁早把花种种上,好让花圃的样子复归原好。正巧前日也从村里买了些花种,正好可以用得上。”

褚国之感兴趣道:“要不我也来帮帮忙吧!”还没等对方同意,自己就跑了过去,一不留神,脚踩在了一块松软的地上,整个脚陷进去一大半。

任叔博忙回道:“小公子莫过来,这泥土翻过,异常稀松,怕是一下子就能把您的衣服弄脏去。”

褚国之笑道:“无碍,我就是好奇你们种什么花。”说着,将脚抬了回来,放眼望去,一大片面积都被任叔博翻了土。

任叔博道:“无非就是一些杜鹃和牡丹,没啥新奇的。”

褚国之撩了裤脚,拿了另一把铲子笑道:“任叔,您就别客气,我也给咱们褚氏庄园出出力。”说着不管任叔博的劝告,下了地翻土。

任叔博上前一把夺过铲子,说道:“小公子,翻土太脏,要不您还是下种子吧,这样也是一同出力。”

褚国之愣了一下,放手给任叔博拿铲子,悻悻的去拿了种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