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祁连黑市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2-11 10:48:50 全文阅读

这半路杀出来的地痞流氓原想讹无名和马岚潇,却没想到碰到了真正的高手,用以卵击石的身手,注定是没有好果子吃。

马岚潇见无名身手了得,赞道:“小兄弟,好身手!”

无名回道:“让马老伯见笑。”两人各自敬了一杯后,无名又问道:“这酒都快喝完了,您那位朋友何时来此?”

马岚潇道:“小兄弟不急,他马上就到。”

这边说着,王九带着人从酒铺子里冲了出来,见自己的三名手下都躺在了地上,让身后三名手下前后围住,怒冲冲的骂道:“你们两人是谁打了我王九的弟兄,不想死的快点给我站出来!”

无名打趣道:“我说这位大哥,你的话有些问题?”

王九惊诧道:“你说什么?”

无名道:“听不明白么?我说这世间哪个不是不想死,难不成还有人平白无故的喝着酒就想死么?如果照你说的话,反过来说岂不是说可能会有一个现在跟我说话的人想死?”

王九一名手下指着无名对王九说道:“九爷,就是他打伤了我们弟兄!”

王九见无名非凡没有害怕他还若无其事的说着话,两眼一瞪,呵斥道:“小子,是你伤了我王九的弟兄?”

无名悠然自得的样子,倒了酒壶中的酒到碗中,摇着碗应道:“不错,他们欺负老弱,想来是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到处学坏惹来的习惯,所以我便替他们的爹娘教育了一下。”

王九点头骂道:“好!倒是还有些骨气敢站出来!”

无名打趣道:“我一岁便能站起来,莫非大哥你不能么?”

王九道:“哼!死到临头还敢装,你要知道我王九的规矩便是这牧庄的规矩,按牧庄的规矩,你得罪了我的人,那我就得要了你的命!”

无名站起了身说道:“好吧!我站出来了,那便按你的规矩玩玩。”他记忆犹新的是自己还幼小的时候就被这类人所欺负,在他心底看来,就算不为了刚刚他们欺负的那些人算账,也要为了自己受欺负的过去算账。

王九给三名手下都使了个眼色,下令道:“你们都给我上!”

那三名手下听了大哥的命令都举着刀纷纷向无名砍来。

无名放了碗里的酒,说道:“马老伯,失陪片刻,待我跟他们玩玩再和你饮这碗!”说着一个飘渺神行步,闪到了那三名手下中间,速度之快,那三名手下都为之一惊,“啪啪啪”的几下,眨眼功夫,只听得三声哀嚎,那三名手下各自手中的刀落地,同时抱着右手臂大哭,原来就在刚刚的刹那间,无名瞬间出手将三人的手臂击打到脱臼。

王九见无名现在跟前两眼盯着自己,心想对方绝非等闲之辈,慌张得不行,一面举着刀要攻击的样子,一面筹划着要逃走。

无名对王九道:“如何?这便是你的规矩吗?”

王九道:“等着,有种你别跑?”说着已经开始后退。

无名亦同样骂道:“嘿!你也等着,有种别跑呀!”说着要追上去,却听得身后说道:“小兄弟,给你酒!”无名一惊,马岚潇是如何到了自己身后,而自己却完全没有察觉,扭了头见马岚潇递过来自己刚刚倒了酒的碗便接了,问道:“马老伯,你怎么过来了?”

马岚潇笑道:“我说要等的那位朋友便是你眼前的此人,现在他已经来了,便该轮到我跟他见面了!”

无名疑惑道:“什么?朋友,您是说这位好事不做,坏事做尽的大哥是你的朋友?”

马岚潇道:“出来闯荡江湖,哪个不是朋友?小兄弟,你好好喝酒,看老头子我也表演节目给你看!”说罢拍拍无名的肩膀,脚下一迈,冲向了王九。

无名正也好奇,便拿着碗,现在原地看。

只见马岚潇脚步轻快,手指比刀,一呼一吸的时间已经到了王九的跟前。那王九见识一名花白老头,以为可以应付一下,手中的刀挥了出去,却被马岚潇的手指风刃划断,再反应时,自己的断刀就被对方夺了,紧接着要挣扎,发现自己的断刀被马岚潇横在了脖子上。

王九一头冷汗,发生了什么?他竟然没有看明白。而同在一旁的无名也看得惊讶,手指风刃能砍断对方的刀,自己或许能够办得到,可是在不经过内力的积蓄情况下一瞬间发出却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层次,这是到了何种境界才能够达得到。

王九惊慌的问道:“老头,你…”想着立马又改了口:“朋,朋友,你想干嘛,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呀!”

那三名手下见王九被擒,各自互相观望,试探着想要上前救。

无名见状冷道:“断了手就不怕再断脚么?老实在原地待着,不然转眼便打断。”

那三名手下被无名的话吓得不行,忙应道:“是!是!是!”

这边马岚潇对王九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想向朋友讨教一个问题,不知朋友乐不乐意!”

王九担心自己的小命,忙道:“乐意!乐意!可否先把刀放下?”

马岚潇脸上一笑,松了手将刀丢下,说道:“既然朋友要求,自然可以。”

王九见对方放了刀,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威胁自己,拔腿就要跑,可还没跑出第二步,自己的腿肘便被马岚潇一脚揣住,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就接着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啊…”的惨叫,他的一根手指头被马岚潇生生折断。

马岚潇话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道:“朋友,怎么见面还没有握个手就要说再见了?”

王九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脱离对方的掌控,不必自讨苦吃,应道:“朋友饶命!饶命!您想问什么问题,您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会说?”

马岚潇笑道:“好!够豪爽,那我问你祁连黑市在何处?”

王九一边哀嚎一边在思考,他知晓祁连黑市的内幕,但却不能说出来,只好假装不知道,“不,朋友您说什么黑市?”

马岚潇重复道:“祁连黑市!”

王九装作认真的想了想,应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何我没有听说过?”

马岚潇冷笑道:“看来咱俩的朋友关系还不够好呀?是不是该增进一下友谊才行?”说罢又折断了王九的另一个手指头。

王九撕心裂肺的吼叫,自己未曾受过如此酷刑,实在难以忍受,喊过了最开始的痛劲,便咬着牙强忍。

马岚潇见王九似乎有些掘强,冷道:“看来咱俩的交情还不够,是不是五只手指一齐断了才行?”

王九叫道:“爷爷饶命!饶命呀爷爷!我说,我说!”

马岚潇见王九放弃强忍,便稍稍松了手。

王九道:“祁连黑市在牧庄西南方不远的梨花村。”

马岚潇冷笑道:“说得倒也不差,看来你确实是知晓祁连黑市的位置,只是你何必再骗我呢?”

王九喘着气道:“我,我怎么敢骗爷爷您呢!”

马岚潇道:“叫我爷爷,那你就得听爷爷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梨花村确实是祁连黑市,但祁连黑市不是梨花村,它每办一次便会换一个地点,我要的是下一次举报祁连黑市的地点,你若再不老实交代,我便一根一根的掰断你的十支手指,如何?”

王九惊讶道:“是,是谁跟您老说的,为何您会知道这些!?”

马岚潇突然又给王九的另一根手指施加了些力气,威胁道:“你先回答我才有机会让我可以考虑回答你!”

王九忙道:“爷爷!爷爷!慢着点,我说!”

马岚潇笑道:“这才孝顺!”

王九轻声道:“下一个祁连黑市的地点在那鲁!”

马岚潇皱眉头道:“那鲁,为何我从未听闻此地,你又是在骗我么?”

王九求饶道:“不!不!不!我怎么敢,祁连黑市有祁连黑市黑市的规矩,我若坏了规矩,便没活路了!”

马岚潇疑惑道:“怎么说?”

王九道:“祁连黑市每次开市前会有四个代理牌名,也就是黑名字,分别是那山、那水、那鲁、那齐,每个牌名代表一个地方,而四个牌名里面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代表任何一个地点,而我的级别也就只能知道下一个地点的牌名是那鲁,其他的等到了大鉴司我才能得到准确的地名!”

马岚潇略微了解过其中的门道,他想王九的话或有可信之处,说道:“如此,你便带我到大鉴司!”

王九道:“大鉴司就在上一次开市之处,也就是梨花村,爷爷要去,得有通行令才不被怀疑。”

马岚潇冷道:“朋友,或许你知道怎么弄到这个通行令。”

王九欲言又止,他怕马岚潇再用酷刑逼他,他此时即便舍弃性命拒不配合,等马岚潇知道祁连黑市的消息进到了黑市人的耳中,自己的小命依旧堪危,不如破罐子破摔,点头道:“那请爷爷放开小的,我便设法帮您弄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