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地痞流氓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0-02-09 13:55:52 全文阅读

马岚潇是在扬镖派事发的前三天下山追查祁连黑市的线索,因而还没有知晓无名在扬镖派所发生的事。同样,无名也从未知道扬镖派还有创派祖师这号人。马岚潇是为了追查祁连黑市的地点,无名是为了躲避扬镖派的追杀,他两人只是都好这一口酒香,这才同时到了兰家酒铺子坐下来喝酒。

两人各自敬罢,无名将碗中的酒喝完,马岚潇大口痛饮,两人顿时觉得心中舒坦,相视一笑。

无名开心道:“看来马老伯也是豪爽之人,还且等我片刻,我去去便来。”

马岚潇微笑道:“小兄弟不必客气,若有他事,尽管去便是。”

无名道:“没啥事。”说着离了坐,快步走进酒铺内,又向店老板要了一壶酒,拿了一只碗,快步出到外面,坐回了原位。

马岚潇静静等候,见无名拿着酒壶和碗,大致猜出了无名的意思,他外出几日下来,还是头一次见这么投缘又热情的人。

无名放了酒壶,两手将碗恭恭敬敬的放到马岚潇跟前,说道:“喝酒用杯子虽然秀气,可是不够尽兴呀!还是不如用碗来的痛快。”说罢帮满上了两边的酒。

马岚潇见酒面散着热气,香气逼人,举碗道:“好!这一碗敬无名小兄弟!”

无名同样举碗道:“那我这碗也敬马老伯!”

两人敬罢,一口喝完了碗中的热酒。

没过多久,无名又道:“敬这兰家酒铺子的好酒!”

马岚潇亦应和道:“敬这牧庄大好山川美景!”

两人一声“喝!”各自又干了碗里的酒。两人这样一来一回的又喝了几碗,双方大笑,这才各自随意。

突然马岚潇好奇问道:“小兄弟姓吴?”

无名摇了摇头,酒劲正巧上头,打了嗝应道:“不,实不相瞒,我无名无姓,所以叫做无名!”

马岚潇放了酒,摸着下巴的白须道:“原来如此,着实有趣,那小兄弟是做何营生?”

无名笑道:“实在惭愧,我身无一技之强,论经商,不会经营理财,通达人情,论文学艺术,又不识大字,不认美景,只有这一身身板,到处逍遥游荡。”

马岚潇疑惑道:“哦!?逍遥自在实为人间一大乐事,你这样讲可就羡煞老头子我了,只是观小兄弟的衣装,却不像寻常江湖浪子呀?”

无名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身上穿的可是富贵人家才穿的绸缎,想是昨夜任叔博给自己换上的,说道:“我昨夜方才到这牧庄,衣服破旧不堪,投了亲戚之后,这衣服便是亲戚借给我穿的,倒还挺合身。”

马岚潇又问:“那小兄弟亲戚是那户人家?”

无名道:“褚氏庄园。”

马岚潇若有所思,微微点头道:“嗯,原来是一户好人家呀!”

无名见马岚潇沉默,好奇问道:“马老伯是这牧庄之人么?”

马岚潇道:“老头子我是扬城人,说来也巧了,我也是昨夜到的牧庄。”

无名道:“这么巧,我也是扬城来的!那马老伯是来此做何事?”

马岚潇笑道:“我是来此处等一位朋友,说是今早会经过此地。”

好酒都是越多人一起喝才越尽兴,无名听到马岚潇说又有人要来,兴奋道:“如此,等会儿你那位朋友来了,还可邀请一同喝酒。”

马岚潇仰头大笑道:“这提议倒是不错,待会儿我那朋友来了再问问他。”

无名高兴道:“好!敬有缘人!”

马岚潇亦回敬。

两人各自随意喝了口酒,看着酒铺子外面那条沿江的道路上行走的路人,闲话了几句。

原本来兰家酒铺子喝酒之人无非是来图一口热乎,暖暖身子好去下地干活的,大都喝了一点,最多也不会多过半斤酒便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可这日,无名与马岚潇别具一格的各自喝了一斤多热酒,不知不觉,身边的酒客来来往往已经换了许多人。

时间过了许久,太阳已经升上了树梢,空气有了些温度,兰家酒铺子一旁的那位卖饼的店家见饼子卖的差不多便开始收拾起来。

这时,从村口走出一队人,共七名,年纪都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各个手里拿着刀,大摇大摆的向兰家酒铺子这边走来。

那卖饼的店家开始还专注在自己的摊子上,有条不紊的收拾着,可无意间抬头见了这伙人,手脚瞬间变得慌乱起来,憋了力气,一把将摊子上的一筐饼都搬了进去。

那伙人见店家要躲,领头的说了声,都跑了过来。

这边买饼的店家还想要回头在来拿剩下的东西时,出了门,那伙人已经等在那里,守在门两边的两个人突然冲上前去将店家逮住。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周围原本还在喝酒吃早点的人见状都纷纷散去,现场只留下无名和马岚潇还在自顾自的喝酒。

听得那卖饼的店家求饶道:“好汉!好汉!饶命呀!饶命呀!”

那擒住卖饼店家的人没好气的回道:“又没打你,你怕个什么?”

卖饼店家道:“是!是!是!不知好汉有何事?”

对方应道:“想知道有啥事,你问九爷去!”说着两个人拽着店家到了领头的跟前。

卖饼店家见到领头一脸怒气,慌张的求道:“九爷,今天没啥生意,您就放过我吧!”

那伙人领头的道:“我说胡粉的(用粉做饼的人),你今天要是没得点啥钱,那为何见了我门还要跑呀!”

卖饼店家回道:“没,没跑,只是时间晚了,正好要收摊。”

领头的道:“要收摊?这太阳都还没到头上,你今个咋就这么早收摊呀!”

“我……我……”卖饼店家紧张得答不上话来。

那领头的大声呵斥道:“以后还想不想在牧庄混啦?我王九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撒谎的人!”

卖饼店家道:“九爷,我,我今日真没赚多少?”

王九道:“今日没赚多少!嘿嘿嘿,我王九岂是只收你今日的保护费的么?老实说罢,在哪儿?是你自己拿出来呢,还是我们自己去找?”

卖饼店家故作不知,回道:“拿?拿什么?”

王九骂道:“我说胡粉的,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王九一向是来拿什么你不知道?既然你装傻,就别管我弟兄们不客气了!”说罢挥了挥手,其余四人像放了绳索的恶狗,到处乱翻,见了摊子上的饼就一整乱拿狂吃,手脚又粗鲁,没几下就把摊子弄得乱七八糟,不一会儿,一人从摊子的一个盒子里搜出了一些零钱递给了王九,想是今天早上赚来的。

王九拿了零钱一把抓在手里,摇了摇,嫌弃的说道:“怎么才这么一点点,胡粉的,你糊弄小孩子是吧!”

卖饼店家道:“今日就这么多了,真的九爷,我没有骗您!”

王九道:“真不识像,我说过,我九爷保护你们可不是一天两天,这牧庄能得天天太平全勤我在这里把持着,你就给这一天的量,是想明天就离开牧庄吗?”

卖饼店家道:“不敢!不敢!”

王九已经不耐烦,没等对方表示,直接下令手下冲进卖饼店家的房屋,那四人见状又疯狗似的跑了进去,听得锅碗瓢盆摔得一地的声响。

那卖饼店家已经没折,只好大喊道:“九爷!九爷!我就拿!快住手!我就拿!快住手!”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拉扯挣扎。

那两人紧紧抓住卖饼店家,待店家精疲力尽,王九走上了跟前说道:“早点想明白,不就不用我们费这个神了么?”

卖饼店家知晓自己的家中已经被捣乱,没了脾气道:“九爷说的是,我这边给九爷拿!”

王九给擒住卖饼店家的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便放开了卖饼店家。

卖饼店家也没跑,老老实实的领着王九等人进到家里,那四名手下还在翻箱倒柜,王九叫道:“先停了!”四人便停了功夫,站在远处。

不一会儿,卖饼店家从一处地方拿了几乎所以卖饼所得给了王九,王九没有一丝可怜,一把拿在手里,走之前拿了一块饼放到嘴里,吃了一口,还嘲笑般的对卖饼店家说道:“这饼口感不错!看来胡粉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多赚些啊,日后有空再来你这坐坐!”说罢,带着六名手下出了门。

扬城的郊区远远近近的坐落着很多的小乡村,平日里官府管的少,所谓山高皇帝远,也就繁衍出了许多的流氓地头蛇,王九便是其中一名。牧庄是扬城北面郊区最远的一个村落,而王九所管辖的地盘便包括牧庄在内,他和他们手下平时里没啥事情干,无非吃喝嫖赌,手头有出无进,虽然偶尔玩玩黑货有些赚头,但总会面临到实在没钱的时候,于是便只好来向平民百姓要,打着收保护费的幌子,干着压榨穷人的坏事。

这边出了卖饼店家的门,转身又照顾手下去到兰家酒铺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