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往事如烟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0-02-07 14:46:07 全文阅读

夜深,褚氏庄园灯火未息,墨灵渊吃了饭后早早休息,倒是无名闹着找酒喝,却才知道偌大的褚氏庄园原来是没有酒的,闹腾了许久,只好也回了自己的客房睡觉。

厨房一阵忙碌过后,柳庆向任叔博道:“家主,小的已忙完,若您没其他事情再吩咐,我便去休息了。”

任叔博点点头,微笑道:“好!今天辛苦你了,不知你与那两名贵客交手可有伤着?”

柳庆摇摇头道:“这倒没有,谢家主关心。”

任叔博从怀里拿出了一小块银锭子,悄悄递到柳庆手里,轻声说道:“咱两都一把年纪了,还得让着这帮小伙子,真是难为你了,可小公子的阿姐也毕竟曾是我的家主,所以,真的就只能委屈你了。”

柳庆急忙说道:“家主说哪里话,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叫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若有怨言,我便成了忘恩负义的家伙了么?”

任叔博见柳庆有些激动,忙安慰道:“你的人我是知晓的,常常受了什么委屈,受了什么伤还自己憋着,所以我也不懂今夜你是否受伤,是否受了委屈,钱你就拿着,当做我特别奖赏给你的!”说罢,拿着柳庆的手指轻轻盖在手掌的银锭上。

柳庆感动无比,收了钱,两眼酸红。

任叔博道:“好啦!夜也深了,你快去休息吧,明日还有得你帮忙操劳的。”

柳庆话刚想说出来又撤了回去,点点头,轻声道:“好的,家主,那小的便先去休息了,若有什么事需要小的,直接叫唤就行。”

任叔博做了个去吧的手势,柳庆转身出了厨房。听得脚步声走远,任叔博检查了一道四周,又从橱柜里拿了一个盘子和一瓶茶壶出来,上了茶水之后又去另一个柜子里拿了些果品,这才端着盘子走到摆放灯火的地方,一一吹灭了厨房的灯,关了门,出了外面。

离厨房不远,只隔着一道狭长的走廊,一个宽敞的庭院,庭院一边是一小片池塘,池塘上架着些木板走道,人走在上面发出“咚咚”的声响,走道通向的是庭院的另一边,一处种满花木的草坪,用鹅卵石堆划出了柔美的线条图案,图案或自成一格,或纵横连接交错,绘成一个大图案,而大图案的中心,一棵高大的槐树坐落其中。

褚国之坐在槐树底下的一块大石头上,望着头上的璀璨星河沉思回想,万籁俱寂,很多往事的片段不停的在脑中浮现又消失,而久久停留在脑海中的,是一名满脸微笑的女子,他想到了他们相处的过往,一遍又一遍,一篇又一篇,慢慢的,温暖和伤感同时充斥着自己的内心,双眼莫名的红润了起来,直到想到了往事中那戛然而止的时刻,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空无,原来自己一个人已经在槐树下站了许久。

这时听得水池上木板的声音,见任叔博手里平稳的端着一个盘子,脚下迈着小步子走来,便起了身走上前迎接道:“任叔,您来了。”

任叔博脸含歉意的笑道:“小公子一定等久了吧!府中人手除我之外只剩下柳庆,收拾得着实久了些。”

褚国之道:“但是没等太久,只是辛苦任叔您了。”

任叔博笑到:“小公子回了褚氏庄园,就好比回了家,只是我不知小公子还带了贵客,有失远迎,怕是怠慢了罢。”

褚国之道:“无妨,说来还是我不懂事,到了褚氏庄园都不知晓提前跟任叔您说一声。”

任叔博道:“小公子可别这样说,你能来我真的是开心,说实话,老头子我还巴不得你能来,你要是喜欢,以后就一直住在府中也行。”

褚国之道:“谢谢任叔,我还是得感谢您的招待,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您会下厨,而且厨艺竟然还这么好!”

任叔博道:“哈哈哈,看来小公子是喜欢老头子我的手艺了?”

褚国之供认不讳道:“确实喜欢。”

任叔博道:“早知如此,小公子应当在厨房等我,而不是出来这外面等候。”

褚国之叹道:“我在厨房的话,恐怕会闹得任叔没发干活,况且来睹物思人,也是我回来最想做的事情之一。”说着,两眼望向槐树。

任叔博好奇道:“哦!莫非小公子还记得这棵槐树?”

褚国之道:“我记得当时我还非常小,来褚氏庄园休养,是任叔您从扬城带着槐树种回来的,原本这槐树种是要种在府门外的,可阿姐却说想在这庭院里与我一同栽上一棵,便邀请我一道在这院子里种了起来。完了她还跟我讲,这棵槐树见证了她和我的姐弟亲情,即便岁月是百年还是千年,都将屹立不倒。可如今,物是人非,当面的槐树已经长得如此参天,而阿姐却不在了,这不免要我读物伤情,不得不感怀。”

任叔博点点头,潸然泪下,哽咽道:“哎……我可怜的华之……”

褚国之走上前安慰道:“任叔,斯人已去,阿姐她也不希望我们总是为她伤感,她若在九泉也一定担心会您的身子,夜冷风寒,这屋外不宜呆太久。”

任叔博轻轻放下了盘子,拿出手巾将脸上的涕泪擦干净,说道:“小公子说得是,也不能拖得太久,不让你好好休息。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小公子随我一同来吧。”

褚国之上前端起了任叔博的盘子,见盘子里面是只有一盏茶和一些青枣,说道:“任叔,这些还是让我来吧。”

任叔博点点头欣慰的笑到:“好,不论是小公子小的时候还是大了,都这么懂事。”

说罢,任叔博从走廊一处取下一支灯笼慢慢的走在前面引路,褚国之耐心的端着盘子跟在后面,一老一少,在星光的映照下,将倒影留在了平静的一池水面上,显得一丝柔情。

两人走到了临近庭院的一间屋子,任叔博找出钥匙开了门,将灯笼里面的火种拿了出来点燃了房内的几处灯。里面是寻常大家闺秀的一副布置,非常干净,而且还是以前记忆中的特殊熏香味,能够看得出来,里面一直被人照顾得很好。

梳妆台还是当年的梳妆台,柜子还是当年的柜子,床头边的几本书依旧摆在那里,最上边的那一本依旧是曾经翻到的第三十七页,说的那段英雄行侠仗义的故事。一切从来没有变过,只是,少了一名妙龄女子,经常坐在窗台边,打开窗去望着不远处庭院里的那棵槐树,数着下一次褚国之再来褚氏庄园的时间。

褚国之不知为何,感到两眼一阵按耐不住的酸楚,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下来,他走到窗台边,将窗户打开,窗户上的窗拴红漆依旧红艳,坐在窗台上望去,窗外一片寂静,没有什么也看不出什么,而槐树已经长得非常高大。

遥想。

在褚国之出生第二年,御弓岛出了件大事,不久之后,父亲突然对母亲提出了休婚,于是只比他大八岁的姐姐便随着母亲一同搬到了褚氏庄园,只剩下自己留在父亲身边。

分家之后没过两年便收到了母亲在褚氏庄园去世的消息,而这偌大的褚氏庄园继承人便成了他姐姐,那时候褚国之刚刚明白了事情,他向父亲提出每年去一趟褚氏庄园的要求,父亲同意了。

之后所有关于母亲的映像,他都能从姐姐那里得知,而所缺失的母爱,幸运的被他姐姐无私的弥补着。

……

任叔博蹒跚走到了对着床的一处,靠墙的桌子上立着一块灵牌,灵牌上写着“褚雄飞 练如华之女褚华之之灵位”,灵位下面摆着香炉,香炉中还插着已经烧完的香支断骸。

任叔博从兜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仔仔细细的擦拭着,完了之后,收了毛巾,将盘子中的青枣摆出来,又将茶盏中的热茶倒出,之后从灵柜一侧取出一直香点燃,插在了香炉中,接着叹了口气,又笑了笑,蹲了脚,坐在灵位前嘀咕道:“今日去乡里取货,没有及时给主人上贡品,不知主人是否已经饿了。”停了一下又道:“当年女家主方去世,我还以为是要将这褚氏庄园和我自己一同托付给主人,如今主人倒是将这褚氏庄园托付给了我,哎……”又停顿了下“好在小公子终于又来咱们庄园了,或许不久,老头子我走了,这庄园还能有人照顾。”

一边发呆许久的褚国之走了过来,对任叔博说道:“我替阿姐感谢任叔这十年如一日的看护庄园和她的遗物。”

任叔博道:“有什么好谢的,你们褚家带我不薄,主人待我更是敬如生父,我老头子这辈子哪来这么好的福分。如今主人已逝,我唯一能做的便是用这老不死的下半余生去纪念她。”

说罢起了身,走到了屋中床头的一侧,从柜子里拿出一堆手工艺品摆在了床上。

褚国之一看,是一些用草枝编的小玩物,以及一件羊毛袄。

那年他才七岁,或许是阿姐在那年给他编的衣服,看起来精巧可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