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四十章 一场误会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39  |  更新时间:2020-02-06 14:38:15 全文阅读

无名道:“那是你大伯要求你的,又不是我邀请你的,完全就两码事,咱两实际上压根没就扯上什么关系。”

熊烈急道:“那,那我在扬城还救了你,你也该还我一个人情吧?”

无名道:“你当初不是说,要不是奉命行事的话,都懒得理我么?这哪算得上什么人情。”

熊烈道:“我那是气话……”

熊烈一堆话怼出来,无名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继续找着柜子里的东西,见一个雕花瓶子不错,拿在了手中。

陌生人见胁迫熊烈根本奈何不了无名,心下已经不耐烦,向熊烈威胁道:“我不管你们认不认识,你来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无名却说道:“你问他没有用,他就是一个傻子,自己干嘛的都弄不明白,怎么去回答你!”

熊烈听得忍不住骂到:“无名!你说谁傻子呢!信不信我回了帮中叫兄弟们砍你!”

无名笑到:“好呀!那你倒是回帮中呀!你还没回,就被这位大哥给砍了,到时候我回去跟他们说,你是被自己的刀给抹了脖子的,岂不是好笑!”

熊烈无可奈何的道:“你说什么?你敢!”

无名道:“有何不敢,又不是我抹你的脖子,是现在抓着你的这个大哥抹的你,跟你们帮里面的人说,他们又不会怪我。”

熊烈气得一脸通红,骂到:“无名,你实在太过分,我现在真想杀了你!”

无名道:“是真的?那我得催一下这位大哥快点杀了你!”转而对陌生人道:“大哥,你看吧,你擒住的这人就是一个傻子,你只有快点杀了他,才有空来对付我。”说着又翻箱倒柜起来。

陌生人又是一愣,他本想阻止无名偷东西的行当,却发现自己手上的人确实不起作用,骂到:“你,你们这一唱一和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再不说我就不再客气了!”

无名这时嘴角微微一笑,心下已经断定对方的软肋,突然一抬手,将手中拿着的贵重器物一齐拋向空中。

陌生人眼见一尊珍贵的琉璃瓶子在空中旋转,料想落地之后必然粉碎,无奈之下只能一把推开熊烈,大步迈开去接那个瓶子。

就在陌生人接住瓶子的同时,无名身形已经快速闪到跟前,手指击中对方麻穴,陌生人顿时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无名这边将陌生人手中的瓶子拿起,接着又将瓶子放回了原处,向对方说道:“大哥,得罪了!”

熊烈见自己威胁已经解除,心下高兴不已,回过神来,却又不忘再找无名麻烦,骂到:“无名,你这厮不把本堂主的命放在眼里就算了,居然还怂恿对方杀我,总有一天我要跟你算这笔帐。”

无名道:“哎~稍安勿躁呀!刚刚我讲的话都只是为了救熊堂主才那样说的。”

熊烈道:“我不信!”

无名道:“你可以不信呀!可事实是我确实解救了你,同时还制服了这位冲动的大哥。”

熊烈半信半疑,心下开始动摇道:“好吧!你给我解释!”

无名笑到:“熊堂主,若我要你去杀同老三,你愿意杀么?”同老三是扬城一位出了名的傻子。

熊烈摇头道:“杀了此人,简直是污了我的手。”

无名道:“那不是,既然连熊堂主都不愿意杀一个傻子,那就证明,这位大哥也一定不愿杀一位傻子,虽然我知道熊堂主并不是一位傻子!”

熊烈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什么地方有问题来反驳,呆呆的楞在那里思考。

无名又道:“其二,此人的眼神更加在意我手中所拿的东西,所以相比你的命,他更在乎我手中的瓶子。”

熊烈开窍道:“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扔了瓶子,他反倒是放开了我,去接那个瓶子。”

无名道:“熊堂主果然聪明!”

熊烈开心的笑到:“这种小问题,自然难不住我。”

无名顺承道:“是的,所以我想熊堂主也一定能够想明白,刚刚在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救你!”

熊烈皱眉道:“好吧!那此事我就姑且放下,等以后回了帮里再说。”接着他走到了陌生人的跟前,右手一把夺回无印刀,将刀刃搭在了陌生人的脖子上,嘚瑟道:“天黑的,老子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人敢像今天这样将刀搭在我的脖子上,今天你敢威胁我,就别怪老子那你开刀!”说罢,正要出手重击对方,却被无名拦住,便扭头骂到:“你这是什么意思?”

无名冷道:“还请熊堂主冷静,此人或许不是我们的敌人,咱们还或许是个误会。”

熊烈骂到:“老子管他是不是误会,敢威胁我的,老子都要让他好看。”说着又要出手,听得身后一人大喊道:“熊堂主,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回头看,是褚国之带着任叔博急冲冲的赶进来。

任叔博见自己的下人被无名和熊烈制住,忙道歉:“两位大侠,误会,误会呀!”

熊烈不依不饶,骂到:“误会?他刚刚拿刀架着我的时候怎么没说误会!”

任叔博苦口婆心的解释道:“都是因为我见府中大门莫名关着,便让柳庆翻墙进来查看情况,这才出了这事,想是得罪了二位大侠,我任叔博在这里给你们赔不是。”

柳庆道:“主家,您不必替我求情,我柳庆自认没错!”

任叔博骂到:“还说没错,他们可都是我府的贵客,你若得罪了他们,就快些道歉!”

无名见情况有待商榷,便向褚国之求证道:“国之,这位老伯说的话可真?”

褚国之道:“师父,这是褚氏庄园的主人,任叔博,你们擒住的这位是他的仆人柳庆,他说的话句句属实,若方才有冒犯到你们的地方,还请师父和熊堂主多多包含!”

无名点了点头,出手解了柳庆的麻穴,又向熊烈请求道:“熊堂主,我看的确是一个误会,要不你就大人有大量,让他道个歉就完了吧!”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伸手将无印刀拿开。

熊烈脸上气归气,可见到众人都在求他,他心里也消了大半,只是脸上还是摆着怒相。

只见柳庆两腿一跪,向熊烈和无名拜到:“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两位贵人,还请赎罪!”

无名应到:“你做该做的事情,说来还是我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柳庆拜到:“小的哪敢,贵人不怪罪小的已经是万幸。”

无名道:“你功夫不错虽然不错,却还是被熊堂主拿下,我想熊堂主也一定会大人有大量,不会为难你的!”说着扭头对熊烈道:“熊堂主,你说是吧!”

无名这样说,完全是为了给熊烈一个台阶下,而熊烈也急需这样的一个台阶,点头道:“哼!我姑且就原谅你!起来吧!”

柳庆听言忙磕了三个响头,说道:“谢两位贵人!”这才起了身,走到了任叔博的身后站住。

任叔博见误解已无,和颜悦色的说道:“多些各位贵客理解,在下不知众位侠士与咱家小公子一同来褚氏庄园,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说罢,又对柳庆道:“柳庆,你说说你进府之后发生的事,让大伙听听,好冰释前嫌。”

柳庆拜了一下,说道:“在下奉家主之命怕有外人闯入府中,便从后院子爬墙而入,进了府中之后,一路往大门方向走,到了大厅之时,见到满目狼藉的坏桌坏椅,心下觉得不妙,后来又听得客厅中有人声,便一路悄悄走进去,见到一人提刀在门口像是望风,一人在客厅中翻东西,像是偷盗的样子,这才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无名笑到:“看来真相大白!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咱就当做江湖的见面仪式了。”说着靠近熊烈,拍拍他的肩膀道:“熊堂主,你看在老哥的份上,就别计较这事啦!”

熊烈推开无名,一脸嫌弃的道:“走开,我可没有跟你这么熟,别什么老哥小弟的,我不吃那一套,而且,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我熊烈说到做到,不计较就是不计较!”熊烈一脸憋屈,可他心里又有一种莫名的享受,这是他在海华派骄横跋扈的时候所没有体会到的感觉。

见熊烈每每入套,无名忍不住自个的大笑。众人又说了些客套话,褚国之便引着任叔博各柳庆一一介绍,待熊烈、无名和墨灵渊都介绍完,无名这才提出了想吃东西的事情。

任叔博见无名饿了,便说道:“还想着没有好好给小公子跟他的朋友接风洗尘,这边贵客便说饿了,若不嫌弃,那老头我便下厨做些饭菜给大伙填一下肚子。”

无名听到,高兴道:“不嫌弃,绝对不嫌弃,有劳任叔了!”

墨灵渊也谢道:“有劳任叔!”

任叔博一脸高兴,叫了柳庆一同去厨房忙活,这边跟褚国之交代了声便走了。

客厅内,熊烈闹着要褚国之安排个地方休息,褚国之便将众人的住所说了一下,然后引着褚国之回了客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