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惊鸿之箭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20-02-03 13:26:23 全文阅读

褚国之知道熊烈此时的打算就是在逼自己跟他对决,鉴于上一次的交手结果,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可言,可相比前面使出阴招的熊烈来讲,现在的熊烈要更好对付些,那么现在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将自己架上高台,身为始作俑者的自己总得留个台阶给对方吧,更何况,他也赞同对方的话,自己就是无名的徒弟,没有什么避战的理由可言,斩钉截铁的回应道:“熊堂主说吧,怎么个对决法?”

熊烈道:“老规矩,你我的胜负来赌这两把钥匙的支配权,如何?”

褚国之道:“没问题,只是此处狭小,不宜施展身手,随我入大厅。”说着,引熊烈穿过庭院,到了府中的大厅。

熊烈左右看了下,大厅宽敞,而且又有灯火照明,虽有个别凳椅摆设,却不影响自己刀法的正常发挥,相比漆黑一片的前院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见大厅一处梁柱子上有一个挂钩,便上前将自己手上的两把钥匙都挂了上去,说道:“我说话算话,这钥匙就放在此处,对决之后,谁赢谁来取!”

褚国之突然对熊烈有了一丝好感,说道:“好!够爷们,我听你的!”

熊烈站在大厅一头,转身举起手中的无印刀对着褚国之说道:“怎么样,你准备好了吗?”一脸自信的笑容。

褚国之沉默,从大厅的墙壁上取下一把剑,一边走一边想,然后同样在大厅的另一头站立,手中的剑将要拔出剑鞘又停了下来,对熊烈说道:“等会儿,请容我换一把武器。”

熊烈早已不将褚国之放在眼里,他自认上次能打败褚国之,这一次也会毫不意外的再次打败褚国之,便语带轻视的回道:“你尽管换,准备好了再跟我说,只是苦了你师父要在那狭窄的柜子中多闷一阵子。”

褚国之何尝不知这个道理,他的目的也是尽快拿到钥匙,放出自己的师父。就是因为不够决绝的他此时就要为自己最开始的犹犹豫豫不开锁而买单,一个偏差失误,换来的是另一个本没有必要出现的麻烦,短短的瞬间,他心中有气愤,有懊恼,有自责,可是现在情况要求他什么情绪都得抛开,他要冷静。用无名交他的剑法固然是证明传承武学的最好的方式,可是此时用剑真的合适么?之前赌场上的对决证明了不是一个好的法子,而他此时需要一个必胜的法子,需要一个可以一举便拿下对方的法子。

褚国之主意一定,眼神一凛,转身走向大厅的东侧,向着墙壁上挂着的长弓和箭簇三拜,郑重的说道:“阿姐,今日我要用你的弓箭与对手决斗,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看得到!”言毕,放下了手中的剑,小心翼翼的取下墙壁上的长弓和箭,然后将弓弦检查了之后搭在手上,将所有箭簇配在了腰间,转身又走回原地,对熊烈冷道:“熊堂主,我已准备好了!”

熊烈原以为是褚国之害怕打不过自己,又加了一把弓,嘲笑道:“你以为手里拿着剑又加上一把弓箭就会很厉害么?”

褚国之冷道:“不,我只用弓箭!”

熊烈笑道:“哈!你只用弓箭,就不怕我近身之后没有反手的余地吗?”

褚国之一脸严肃道:“熊堂主尽管使出真功夫,你言出必行,信守诺言,我招出无悔,后果自负!”

熊烈举刀道:“好,那就接招吧!”

话毕,熊烈举刀冲上前,刀劲凌厉,气势逼人,用的正是海华派的海龙刀法,蛟龙甩尾,劲道比之前在赌场上之时要更强悍,这是要先发制人,不容褚国之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弓箭手强的一面便是因为自己的攻击范围变得很远,可对于面对面的攻守战来说一寸长不代表就能一寸强,此时最忌讳的就是当着对方的面射箭,而一但被对手进攻守住他发出的第一波攻势,接下来要面临的就会是对方施以缠斗的麻烦,况且手中的箭数量也不容许有多余的拖延,所以,此战对褚国之来说只能一击致胜。

褚国之挺直腰板,一双厉眼紧盯着熊烈的一举一动,左手持弓,自言自语道:“惊鸿,靠你了!”一边说着,右手一边向箭筒中一摸,一共二十支箭,其中十四支是正常长度的普通箭簇,另外六支是长短不一的特别箭簇,四支手指夹住其中三支普通箭簇,大拇指快速拨弦上弓,中指与食指之间夹着的第一支箭向熊烈射出,接着再拨弦,中指与无名指之间夹着的第二支箭射出,最后再拨弦,无名指与小拇指夹着的第三支箭射出,三支箭依次射出,连惯无间,箭不虚发,一气呵成,每一支都准确的飞向奔跑着的熊烈。

熊烈原以为对方只能射出一支箭,刀势一转挡下了第一支箭,同时却陆续的飞来另外两支,一口气又挡下了第二支箭,余下第三支箭便只能屈身躲开,忍不住开口惊呼道:“好家伙!”

虽然褚国之是给了对方下马威,可是仅仅只是暂时阻断了熊烈继续向他冲来的脚步而已,三支箭过后,熊烈继续迈步挥刀砍来,眼看距离只剩八步之内,褚国之右手再从箭筒内抽出三支长短不一的箭簇齐射,瞬间三支长短不一的箭在同一时间,同一方向,以不同的箭头击中目标的时间,向熊烈飞去。

熊烈刚刚见对方的箭法奇特,这次的三支箭又是来势汹汹,如三把枪剑同时打来,两手不敌三拳,笃定这是褚国之的绝式,若此时强行接招或有受伤可能,倒不如以退为进,眼看着三支箭到了眼前,两腿极速回退,延长弓箭飞行的刹那时间,挥刀倒砍,挡掉第一支剑,再反手正砍,挡下第二支箭,第三支箭已到跟前,刀身一横,“当”的一声,让箭打在了无印刀之上。见最后一支箭打在刀身上之后,弹跳了一下又落到地面上,心下窃喜,看来褚国之应当再无其他招式,立马口念刀决,绝式手上,“巨龙降世!”

无印宝刀加上绝妙刀法,短短两日,熊烈便在他大伯的指导下将此招提升了一个档次,霎时气场为之一便,手中蓄力之时,却见褚国之身形一转,突然的跑到自己的侧面,熊烈担心褚国之在他蓄力的短暂时间里射来冷箭,扭头一看,果不其然,褚国之已经右手搭弓,没有多想,手中的招式已间不容发,没在犹豫,举着无印刀,七层功力的“巨龙降世”打将出去。

褚国之见对方中计,却是空手拉弦,“铮”的一声轻响,什么也没有射出,他的目的只是骗取熊烈提前释放招式。见熊烈协巨浪滔天之势冲来,身形再闪,绕着大厅的梁柱子躲到了另一侧。

熊烈恍然发现自己中计,然招式已发,如泼出去的水,将前面的桌椅一股脑的全部击毁,收了招式,转身又要挥刀紧追褚国之,他非常清楚,只要此时能够靠近对方施展近身战,胜利就必然是自己的。

褚国之步伐沉稳,熊烈脚步轻快,眼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两步之内,褚国之绕过东北角的一根梁柱子,右手快速抽箭,两支长箭“嗖”的一声向身后熊烈飞去。

熊烈已有准备,脚步一缓,两支飞箭“咚咚”一上一下的射在了梁柱子上,局势对褚国之越发不利,熊烈大笑道:“你射呀!你的箭还能射多少支,等你的箭射完,就直接认输吧!”

褚国之见熊烈嘲笑自己,亦回口道:“那你有本事就追到我呀!这么小的一个大厅,难道你就追不上一个拿弓的人么?”

熊烈气到:“等着,有你好看!”一边骂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这时褚国之也收了弓,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两人一追一躲,绕着大厅中的四根梁柱子跑了一圈,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脚程有些赛不过熊烈,灵机一动,一个跳跃,踩着前面射在东北角梁柱子上的两支箭,飞上了北侧屋顶的横梁上。

熊烈不知褚国之先前射的这两支箭是别有用意,只当褚国之是狗急跳墙,耗子上梁,在下面骂到:“这是老鼠么,一怕就上梁?”

褚国之笑到:“我是不是耗子,还要看你是不是猫!”

熊烈一咬牙,一个冲刺,同样踩着梁柱子上的两支箭飞上了屋顶北侧的横梁。

褚国之见熊烈已经中计,在熊烈上梁之时,纵身往南面跳下地面,指着熊烈假装捧腹大笑。

熊烈发现对方就是在跟自己躲猫猫,娆有一副戏耍自己的样子,气得一脸通红,跟着也跳下横梁。

褚国之抓紧着稍纵即逝的机会,右手抽出一支箭,口念箭决道:“惊鸿,飞影!”飞箭夹带着风场向空中下坠的熊烈席卷。

熊烈见状,只得抽刀格挡,只是对方飞箭攻势突然比之前强了许多,“砰”的一声,箭虽挡住,整个人却被气劲推向了北面。

不待熊烈站稳脚跟,褚国之又从箭筒中抽出三支长短不一的箭簇,右手熟练的将其中一支箭簇的箭尾羽毛拧乱,三箭齐发。

熊烈脚下刚刚站稳,抬头却见三支飞箭,迎面两支一前一后的错落,最后一支却是打着旋,像是琢磨不透的枪法打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