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镖物交付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20-02-01 13:45:46 全文阅读

当人在遮天蔽日的茂密山林间行走,一旦地图上的标注与实际情况出现了差距,好比成了摸石头过河,全凭方向和经验判断。

扬镖派镖队一行人又走了许久,心里越来越没谱,正感到一丝慌乱之时,突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酒香在山林间飘荡,顿时,众人忐忑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梁陈宁开心道:“有酒香,那么此处附近当有人家,说明我们没有走错方向!”

洛明秋道:“嗯,说来,这酒味真香,待我们交付镖物之后,去寻来尝尝!”

一行人欢欢喜喜的又走了一阵,眼前的林子终于透出些点点火光。走在前头的镖师难以抑制高兴的情绪,一个劲向前方跑去,却又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站稳了身子,发现脚下原来是一片沼泽,顺着沼泽地再向前看去,不远处竟有一条宽宽的河,而河的对面便是坐落人家的村子。

这名镖师对身后走来的梁陈宁和洛明秋说道:“你看,那边有个村落!”

梁陈宁点点头,欣慰的说道:“是的,看来我们是按时到牧庄了!”

那名镖师有好奇道:“只是,有河流阻隔,我们该如何去对面?”

洛明秋指着左侧的河流下游一处道:“你们看,那里有两个灯笼亮着,灯笼旁边的建筑看起来像是一个桥门楼,或许便是过河的所在。”

梁陈宁眯着眼远眺,距离太远,只能瞧见大致形状,他知晓洛明秋的眼力好,便答道:“好,便按洛兄的提议,我们顺着这条河的流向一直往下走。”说者下令让队伍往下游方向前进。

果不其然,没走多久,就有一条岔道,一直顺着河流往下,再向前,就是灯笼所在,洛明秋上前仔细看了看,只见门楼上写着“鲤鱼桥”三个红色石刻大字,门楼的一侧写道:“丁卯年,龙啸峡突发洪水,致使龙啸河下游村落建筑尽毁,旧桥同损,故而重建,取名鲤鱼桥,祈保牧庄万代安年!”

“牧庄!”洛明秋道:“看来,此处确实是牧庄,只是两年前发了洪水,将原本沿河的建筑和植物摧毁,这才会显得与我们之间来此处的景象不一样。”

梁陈宁道:“好!那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找收镖人!”

洛明秋点头道:“好!”

于是车队过了桥,入了村。这时已经到了生活做饭的时候,家家都掩着门,道路一下子变得狭窄起来。

梁陈宁害怕走错,又仔细端详了一下路观图,接着下令车队绕着村子走,没走多远,一处大庄园映入眼帘。众镖师推着镖车在庄园的宽敞前院停下,梁陈宁看着庄园朱红大门上的牌匾写着“褚氏庄园”四个大字,笑到:“洛兄,我们到了,你快去敲门,让收镖人出来收镖!”

洛明秋点点头,从镖车上拿出一本账册,走到门边,右手提起大门上的门扣,扣响了几声。

没过多久,门“枝丫”的开了,一名少年满脸微笑的向洛明秋问道:“不知你们是何人?来我家何事?”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死缠烂打要做无名徒弟的少年,褚国之。幸好在场镖师皆不认识褚国之,不知晓褚国之与无名的这层关系。

洛明秋施礼道:“在下乃扬镖派金镖队镖师洛明秋,现依约交付镖物,请收镖人出来接收!”

褚国之回礼说道:“原来是扬镖派的侠士,辛苦各位了,我便是收镖人!”说着,褚国之走出了大门,看了看眼前的众镖师和镖车上的镖物。

洛明秋道:“扬镖派此金镖从昨夜自扬城出发,依约于今日之前送达,现已送达,恭请收镖人收镖!”

褚国之道:“好,那我这便收镖,只是府中独我一人在此,贵方可否再帮帮手,将镖物直接送入府中?”

洛明秋道:“可以,乃我等镖师本分之事。”

褚国之道:“好!实在感谢!”

洛明秋见褚国之再无问题便伸手引着褚国之走到镖物前,说道:“一路上并无磕碰、水泡、火烤等意外情况,现在开锁,还请收镖人出示收镖凭证!”

扬镖派镖师在运镖之时只知道目的地和他们大致所要运送的物品,却不能知道收镖人的姓名和身份,因此,唯一确认收镖人身份的便是收镖人身上的收镖凭证,以及封镖锁上的其中一把锁的钥匙。

这时褚国之从口袋中取出一张凭证递给了洛明秋,上面写着运镖的内容已经扬镖派镖师的印章。洛明秋在火把的光线下仔细核对,完了没有发现伪造迹象之后又递给梁陈宁再核,梁陈宁亦觉得没有问题之后,洛明秋这才又向褚国之索取钥匙。

褚国之这时又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把钥匙,洛明秋看了一眼褚国之的钥匙,上面刻着扬镖派独有的纹饰,确认无误之后,便在手上的账本上取下了一页回执单,递给褚国之,然后收了褚国之的收镖人凭证,转身向梁陈宁道:“梁兄,收镖人身份确认无误,可以开锁!”

梁陈宁在洛明秋和褚国之交谈之时便已做好了准备,已经让负责镖车的各个镖师各就各位,一声令下“开镖锁!”四名镖师动作熟练的将钢板上衔接的锁链给打开,八把锁一下子便卸了下来,但开了钢板的锁,整个镖车上保护着镖物的壳还是没有打开。

这时梁陈宁走到褚国之跟前说道:“有请收镖人开锁!”说罢,指引褚国之到镖车前头的一处。

褚国之见到镖车前头有一个钥匙插口,见梁陈宁示意让他开锁,便拿起手中的钥匙插了进去,一扭,整个镖车“当”的一声轻微响,钥匙卡在了里面。褚国之松了手退后一步,正疑惑之时,只见镖车上的机关启动,几块钢板自动缩入了镖车之内,珍桦木柜安然无恙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褚国之觉得有些神奇,长着大嘴看呆了。

洛明秋笑到:“还请收镖人确认一些镖物是否完好!”

褚国之点点头,围着珍桦木柜有了一圈,回道:“看了,没问题!”

洛明秋问道:“不知收镖人要将此物放在府中何处?”

褚国之道:“放在府中客厅即可,你们要不直接扛了柜子随我来。”

洛明秋问道:“府中客厅距离大门多远,是否有阶梯?”

褚国之摇了摇手,应道:“我家客厅不远,入了大门,过了大厅右边便是。”

洛明秋道:“好,那我这边让人帮你抬进去。”说罢,对梁陈宁示意。

梁陈宁马上招呼了六名镖师来一同扛木柜。

就这样,扬镖派众镖师带着装有无名和墨灵渊的珍桦木柜搬入了褚氏庄园的客厅中。待事情做完,洛明秋见褚国之没有其他问题,便与梁陈宁一道向褚国之辞行。褚国之也心知木柜中还装着一天一夜没有出来的无名和墨灵渊两人,不敢久留扬镖派众镖师,便道了谢,送走了人,将大门禁闭。

交付完毕,扬镖派众镖师此时如释重负,他们接着还要赶回扬城复命,然后便可以回家休整一阵子。不过在那之前,先去找一处休息的地方,休息一下倒是不错的选择。梁陈宁便让镖队只留下少部分人看着镖车和行李,其余大部分人都各自解散,做短暂的休息。

这边洛明秋提议梁陈宁一同去找找牧庄的酒铺子,梁陈宁欣然答应,两人沿着村子边缘的龙啸河漫步,河水打在岩石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将两人小声的讨论淹没。

洛明秋问道:“梁兄,如今镖物已交付,那珍桦木柜中似藏有两人之事该如何处置?”

梁陈宁道:“你还记得我们出城之时,被楚云升拦下之事么?”

洛明秋道:“记得,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让他查一下。”

梁陈宁笑到:“你说的这是气话吧,若真让楚云升查我们的镖车,那你我的信誉何在!”

洛明秋问道:“那梁兄问起此事是何以?”

梁陈宁道:“我只是想问你,是否还想的起临走前重鸣说的那句话?”

洛明秋皱眉思索道:“梁兄是说重鸣讲的那句若有叛逆的消息就告知他们?”

梁陈宁点头道:“不错,若我们有消息就告知他们,现在我们正是有消息了。”

洛明秋道:“也是,我们既要向世人保证镖师对镖物绝对保密,又要将珍桦木柜内的疑点放出,好给扬镖派的其他弟子继续追查到墨灵渊和无名,最好的方式就是借他人之手,才能让我们镖师避嫌。”

梁陈宁道:“是的,扬镖派发展到如今的样子,已然成了能够左右扬城的大帮派,武域、文域、商域,镖师、珠宝、器具、赌庄、粮食,分门别类,各有职责,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不好出面,但总有法子让派中的其他人为我们出面。”

洛明秋道:“好,那我等会儿便让信得过的弟兄轻装快马回帮中通报消息!”

梁陈宁道:“不!不能用我们镖师的弟兄来通报,而是让你信得过的江湖兄弟去通报!”

洛明秋脑中快速琢磨了一下梁陈宁的意思,恍然大悟道:“还是梁兄想的周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