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一语惊人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20-01-28 14:18:14 全文阅读

木屋的前面有一块不大的木板空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两脚盘起,坐在一张蒲苇席上面打坐,微风拂面,吹动脸上长长的胡须,脸上凝结的露水顺着脸颊汇聚,下落,滴在看着身前的衣服上,老者纹丝不动,仿佛已经融入了自然。

榕树上居住着许许多多的鸟儿,此时正是清晨活动之时,在树丛间蹦蹦跳跳,偶尔还会飞到老者的身上逗留嬉戏片刻。突然一阵脚步声打破了眼前的宁静,老者身上的鸟儿“噗呲”几声拍着臂膀惊走,是那名女子踏着快步跑到了老者的跟前,气不喘一下,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酒壶,就地拜到:“扬镖派护法使者马中莲,拜见马岚潇老帮主!”

老者马岚潇双目紧闭不作回应。

马中莲抬头看了眼马岚潇,见他脸上毫无表情变化,只好又说了句:“扬镖派护法使者马中莲,拜见马岚潇老帮主!”

马岚潇依旧双目紧闭,面无表情。

马中莲只好起了身,悄悄的站到马岚潇身后,两腿一盘,跟着马岚潇打坐起来。

不知过了几时,突然马岚潇轻“哼”一声,身手敏捷的起了身体,两腿一蹬,只身跃上头顶的一根榕树枝。

马中莲惊讶,睁开眼,见马岚潇站在了头顶不远处的树枝上,右手掌比刀,向着远处的山岚间一个横斩。顿时一道刀气风卷残云,气吞山河,竟而将那山顶的所有云雾一刀劈开,成了上下白云聚,中间一点明。

马中莲惊讶的看着马岚潇挥出的这一斩后所劈开的云路,透过没有了云层遮挡的地方望去,隐隐约约的瞧见了扬城中扬镖派高楼上的那支写着贴金“扬镖”二字的大旗,惊讶之余,急忙拜到:“恭贺马老帮主功力再上一层!”

马岚潇低头见到马中莲,纵身下了树枝,落到马中莲跟前,笑到:“刚刚我在修炼气脉关键之时,觉察到你来到我的身旁,可又不愿前功尽弃,因而只好让你在一侧等候了!”

马中莲道:“属下担心打扰马老帮主,所以才在您一侧静候,幸好没有打扰到老帮主。”

“嗯~”马岚潇点点头,抓起了酒壶,对着壶口大口喝了起来,喝罢叹道:“天地一云斩我已练成,只是即便如此,我也无法弥补当年之过。”

马中莲安慰道:“老帮主当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还愿意接下那笔镖,并且还按时将镖物运到了收镖人的手上,客观上来说,并不是您的错呀!”

马岚潇道:“可是镖物毕竟还是被失窃了!若我当年便习成此招,便可取代逐日弓,对落虎山的铁桶堡垒使出致命一击,也就不至于让御弓岛的兄弟伤亡惨重。”马岚潇掩盖不住满心的懊恼,一口将酒喝完。

马中莲咬了咬牙,犹犹豫豫的说道:“其实属下此次上山是有一事要向老帮主禀报!”

马岚潇问道:“何事?”

马中莲道:“线人来报,逐日弓已经出现!”

一听消息,马岚潇一双涣散的眼突然聚精会神起来,问道:“何时发生之事?在何处?”

马中莲道:“线人是昨日在祁连黑市发现了一名男子欲将逐日弓以八白万两的高价卖出,但最终因价钱过高而无人愿意出手。”

马岚潇道:“祁连黑市在哪?”

马中莲道:“在牧庄!”

马岚潇冷道:“牧庄?看来,我要在羊角山养老之前得先去将这件事处理清楚,不然此生将死不瞑目。”

马中莲拿出了一张地图,说道:“这是牧庄的路观图。”

马岚潇道:“我在这里闭关这些年,五元老其余四人可有下过山?”

马中莲道:“老帮主在羊角山顶这些年其余四元老并未来我处说明过要下山。”

马岚潇道:“好!我今日便动身去牧庄,若元老问起,你便说我还在山顶闭关修炼!”

马中莲道:“属下知晓……”

……

却说梁陈宁和洛明秋带着镖物的车队往扬城城北大门有去,一路上扬镖派弟子见者必让路,一行人顺顺利利的到了扬城城北大门,才刚刚出了门,不远处走来一队人拦住去路,梁陈宁借着火把的光线一看,原来是扬镖派林家朱雀堂堂主云游子楚云升和林家精英赤链手重鸣,便两手一合,拜道:“见过楚堂主和重鸣兄!”

重鸣回礼。

楚云升点了点头道:“今日帮内上下皆在追查墨灵渊和无名两名逆贼,马长老和朱长老特令我二人在此处执守,不管是何人出城皆要仔细盘查!还请梁兄配合!”

洛明秋道:“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扬镖派有什么事情能比镖师大?”

楚云升道:“这镖师之事可比本派林帮主之性命更大?”

梁陈宁怕两边起争锋,忙道:“楚堂主说得事,既然是马长老和朱长老吩咐之事,我等作为扬镖派弟子,自然要配合。”

楚云升笑了笑,挥挥手,让自己身后的属下将镖车围了个遍,这时镖师的弟子见情况不对劲都纷纷抽出了手中的刀剑,局势瞬间剑拔弩张。

楚云升怒道:“梁兄,你们这是何意?”

梁陈宁道:“扬镖派创派祖师马老帮主曾在众弟子面前立规,本派以镖师为首要之事,视镖物为性命之物。因此我等镖师人人谨记,时时不忘入镖行之时所发之誓。”

楚云升骂道:“你这不是出尔反尔么?”

梁陈宁道:“不是,马长老和朱长老让你来追查逆贼,我等作为扬镖派弟子自然会配合,但你们查人便可,查镖物,赎我镖师每一位弟子都不同意!”

楚云升有些气不过,毕竟梁陈宁只能算一名精英,在帮中地位低于自己,而在众目睽睽之下理直气壮的顶撞自己,不免太不给他面子,正要出口下令弟子强行检查之时,一直现在身后的重鸣劝道:“还请楚堂主冷静些!”

楚云升道:“重鸣兄有话快说!”

重鸣道:“林帮主曾在任职时有言,凡扬镖派弟子,范镖师者,如范他本人。现扬镖派虽然掌管着扬城各处商域,然立世之本,依旧是镖师。若今夜楚堂主因一时之气真的范了镖车,那到时候问责下来,就麻烦了!”

楚云升听了重鸣的话,如梦方醒,压下了自己的怒火,转而笑到:“陈兄不必紧张,我刚刚只是测试一下,看看陈兄和洛兄的反应,见你们都认认真真的坚守原则,我深感佩服。”转而对围住镖车的弟子说道:“行了,你们都退下,我们别没事去先自家人麻烦。若连自己的镖师都信不过,那还扬镖派还怎么安身立命!”

众弟子听楚云升这样一说,也都纷纷退了开来。镖师见他们退来,也都收了手中的刀和剑。

梁陈宁见楚云升已想明白,谢道:“感谢楚堂主和重鸣兄理解,此镖贵重,时间又紧,若无其余之事,还请兄弟们能让我们通行!”

楚云升笑到:“自然。”对弟子下令道:“快让开路,给镖队通行!”

梁陈宁和洛明秋见再无拦阻,拜道:“有劳楚堂主。”

重鸣道:“若有墨灵渊和无名的消息,可别忘了通报到派中。”

梁陈宁道:“作为扬镖派弟子,责无旁贷!”

楚云升笑到:“既然梁兄都如此说了,我们这就放心了,还请路上小心,一路顺风!”

双方再次告别,各做各的事情。

镖队走远,洛明秋叹道:“自从马岚潇老帮主退隐之后,扬镖派对于镖师的重视可是大不如前呀!”

梁陈宁道:“帮派可以不用运镖养活自己,岂不是好事吗。”

洛明秋摇了摇头,顾自苦笑道:“梁兄说得也是,能活的更轻松岂不是更好,何必像我等每日风雨兼程,担惊受怕的!”

梁陈宁笑到:“刚刚我只是安慰你,你倒是开始埋怨镖师这苦差来了,做一事便做好一事,别想太多了!”

洛明秋笑到:“看来梁兄也同意这镖师是一件苦差。”

梁陈宁叹了口气道:“你我行镖多年,你吃多少苦头,我亦吃了多少苦头,你都明白,我怎么不明白!”

洛明秋也叹了口气,“哎~还得多谢你刚刚替我解围了。”

梁陈宁道:“你我皆在同一条船上,何必如此客气,若我今日冲动,我想你也会一样替我护持。”

洛明秋笑到:“这个自然,若不够冷静,何以能够运送金镖多年!”说着,突然左右看了眼,见无他人在身侧,一手趴在梁陈宁肩膀,轻声问道:“梁兄,你那微波灵掌可有探出那镖物中有无东西?”

梁陈宁脸上微微现出冷笑,沉默了一下,悄悄的应到:“我的微波灵掌探测到木柜之中并非空空如也!”

洛明秋好奇道:“那你可有探出来是何物在木柜之内?”

梁陈宁回道:“不是何物在木柜之内,而是两个人在木柜之中!!”

一语惊人,梁陈宁的微波灵掌在世人眼中是只能探测出镖物是空心或实心,是内中有物或无物,然而真相却是,他的掌法可以将内中的所有大概探得一清二楚,只是知晓这个实情的,只有洛明秋和梁陈宁自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