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临场演戏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20-01-22 11:28:45 全文阅读

一个单架,一块黑布,再盖着一个人的模样的东西,不用做多余的思考便能够想的到会是什么,只不过,无论是出于检查的例行公事,还是出于自己的好奇之心,诸葛云飞都想揭开黑布看看里面是谁,

熊烈见诸葛云飞要走上前去看个究竟,连忙挡在前面,指着诸葛云飞大骂道:“还不是因为你们扬镖派上下高手都防备不利,那无名怎么就能够从你们眼皮子底下逃走呢,他当你们扬镖派众人都是吃白饭的么?枉费我还得亲自派小弟去协助追捕,结果人没补到,还送了我一名弟兄的性命,我海华派的弟兄死在了你们扬镖派家事的事故中,你说你们是不是该负责!”熊烈一下子将一件个人恩仇的事件说成了帮派之间的事情,这让诸葛云飞好是为难。

诸葛云飞退了几步,即道歉又说理道:“我扬镖派之事,牵连海华派的弟子之性命,确实是我们指挥失当,可熊堂主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海华派是尤副帮主亲自带着你们的人来到我派说要相助的,我派原以自己的家事自己解决为选择也就不想麻烦贵派,可在尤副帮主的再三请求下,我们出于盟友之谊才接受贵派的帮助,现在出了事情,你可不能就说全是扬镖派的责任呀!”

熊烈骂到:“那照你这么说,我海华派的弟子都是自己找死的吗?”

诸葛云飞道:“不不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问题该说明白还是要说明白。”

熊烈卷起了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诸葛云飞也憋了一肚子的气,熊烈那三脚猫功夫众人皆知,他哪里放在眼里,可他也清楚熊烈的背景身份,只要压着心头的火气,陪笑道:“熊堂主,或许是我哪里说得不对,你可以说出来?”

熊烈不依不饶,二话没说,卷起了袖子还举起了无印刀。

诸葛云飞也想教训熊烈,可哪里敢交手,两派之间的弟子打架可有转圜之地,可要是两派堂主打架,那问题就不是转圜一下这样好说了,见自己已经劝不动熊烈,只好厚起脸皮来求着冷无霜:“总管,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解释一下!”

冷无霜点点头,对熊烈说道:“熊堂主,我们诸葛堂主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日他只是例行公事,检查自然就需要认真仔细,只是没有想到今晚会遇到熊堂主,更没想到熊堂主的弟兄会殒命于墨灵渊和无名之手,都说死者当安息,更何况还是为海华派和扬镖派两派友谊奔走的海华派弟子,应当抱着无比敬佩之情,而不是怀着冒犯之心!”转而对诸葛云飞说道:“诸葛堂主,您说对么?”

诸葛云飞连忙点头道:“是的,总管说得对!熊堂主,我绝没有冒犯的意思,我们应该为海华派的兄弟送行。”说着转身让身后的扬镖派弟子左右整齐排列,庄重的让开一条道路来,其实他早想和熊烈说再见了。

熊烈“哼”了一声,冷无霜对熊烈说道:“熊堂主,既然诸葛堂主一片诚心,我们就早点送这名逝去的弟兄回去吧!”

熊烈点点头,说道:“天黑的,今天真晦气,快,送他回去,顺便去你那里找找好运,免得今日连觉都睡不好!”

冷无霜点头道了声“好,这就带熊堂主去金坊坐坐。”又施礼别了诸葛云飞之后,领着熊烈一干人等往扬城金坊走去。

路上,无名向冷无霜小心问道:“为何我们会是去扬城金坊,而不是直接出扬城?”

冷无霜道:“直接出扬城谈何容易,扬镖派上下必会在城门和城门外层层设防,即使熊烈带着我们强行出城,也必然会引起扬镖派守桩人的怀疑,所以直接出城绝对是最坏的打算!”

无名又问:“那要见我之人在何处?”

冷无霜道:“刚刚不是说了么?就是在扬城金坊!”

一队巡逻有过,无名点点头不再多问。

到了扬城金坊,依旧是往常那般热闹,只是少了几分往日人声鼎沸的活力,转而是一种人人自危的氛围。入夜之后,扬镖派内弟子有说无名曾在扬城金坊待过,于是帮内便派了五十几号人到扬城金坊搜查,再加上周家原本驻守在扬城金坊的弟子一起协作,一时间扬城金坊内到处是盘查问情况的声音。使得大部分赌客因为害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纷纷离开扬城金坊,只有少部分赌客不见此事放在眼里,继续开赌。

众人入了扬城金坊的大门,去到前庭院,见扬镖派马家长老马中鹤站在现场指挥,冷无霜悄悄走到队伍后面,将担架上的黑布盖着脚的地方微微撩起,让人可以看到露出的海华派弟子衣装,像是盖得马虎的样子。无名见了忙问道:“总管,你这是何意?”冷无霜轻声应到:“马中鹤此人自认聪明,因而生性多疑,若我们将黑布捂得严严实实,他倒是会起疑心,若露出蛛丝马迹,他倒是觉得自己可以观一角而知天下,便一代而过。”无名点头,表示怀疑,也表示默许。

这时,冷无霜走到了队伍前头,领着众人走上去,见了马中鹤,连忙施礼道:“扬城金坊总管冷无霜见过马长老,不知长老来此处,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马中鹤笑道:“无妨。”

冷无霜假装看了一下四处,见扬镖派的弟子在金坊内来回奔走,故作好奇的问道:“不知马长老来金坊有何指示?”

马中鹤道:“说来倒是我这边显得唐突了,还不是因为墨灵渊和无名这两名逆贼逃出了林府,我们全帮上下抽了大半武域的弟兄去搜捕他俩,后来听闻无名昨夜曾在金坊逗留过,所以带着弟兄过来搜搜看,还以为总管会在金坊,我便带着弟兄们直接来此处搜查了。”

冷无霜道:“此事我也有所耳闻,既然是帮内只是,自然就要全力配合,莫说是马长老您亲自出马,就算是您钦点的弟兄过来搜查,我冷无霜也二话不说,绝对无条件配合。只是不知现在可有将他两抓住?”

马中鹤摇了摇头道:“要是扬镖派上下堂主精英都如你这般觉悟就好了。说到这里,我们还没有擒住那两名逆贼,原本以为借助海华派的情报网可以随时掌握他们的动向,可后来听说在城中有他们的援手,我们赶去的兄弟打没了。”

冷无霜道:“我当时出了林府,见到城南不远处有海华派的信号弹,一直往西南方向去,还以为凭扬镖派和海华派的实力,墨灵渊和无名就算长着臂膀也逃不出去了!”

马中鹤骂到:“这事说来就气,不知是海华派哪个弟子弄错了,将信号弹发给了另外两名弟子,恰巧又是那日北凉山来的怪人,我们扬镖派弟子正要拿出问个明白,却被他们堂主赶来打伤了几名弟子,我们也没有什么证据去证明他们与无名有关,最后不了了之,给他们走掉了。”

冷无霜叹道:“可惜了,闹不准,北凉山那三名怪人还真与无名有关系。”

马中鹤道:“是呀!只是北凉山之人确实武艺高强,我们当时的弟子都无人能够制得住他们呀。”

冷无霜道:“如今江湖人才辈出,不知如锋爵这等人的实力之士还有多少,而我派少了墨灵渊此类高手,实属可惜。”

马中鹤道:“的确如此,好在风洛秋还有潜力,日后大有可为,而五元老依旧健在,更听闻马老帮主即将下山,帮中也可稳住人心。”

冷无霜惊讶道:“可是三十年前江湖赞誉,言必行,行必达的乱世绝刀,扬镖派创派祖师马岚潇老帮主!”

马中鹤道:“正是,不过我也只是听闻,不知消息是否可靠,原来总管也知晓老帮主的名号!”

冷无霜笑到:“马帮主,我如何不知呀!只是世人淡忘,我辈只能勉强挑起他的担子了。因此我虽是商域之人,但今日出了林府,便特意请了海华派的熊堂主出手协助。”

马中鹤点头略表欣慰,他一向都十分欣然冷无霜的为人。

熊烈见冷无霜提到了自己,便走上了前面,没好气的应付道:“熊烈见过马长老。”

马中鹤同样没好气的回应道:“哦!原来熊堂主也在此处,今日倒是有劳你出手帮忙啦!”

熊烈不喜欢和马中鹤这样的人一块说话,可论备辈分和地位,他又低了马中鹤一级,只好不情愿的应答:“马长老客气了,举手之劳,为了两派之友谊,晚辈当有义务效劳。”

马中鹤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道:“嗯,不错不错。”

这时搜查结果来报:“马长老,扬城金坊已搜了两回,未发现墨灵渊与无名,是否还需再搜一次?”

马长老笑到:“既然搜了两次都没见到,他们便不可能此处,咱们就先不要打搅我们周家弟兄的生意了!”

那名弟子见熊烈生后的单架,突然起了疑心,他不识得熊烈,便不识趣的请示道:“不知冷总管生后盖着的是何人,是否还需检查一番?”

熊烈一听这话,正准备开骂,却听到马中鹤骂到:“说什么,别不识象,那可是我们盟友熊堂主的弟子,他今日为协助我们搜捕叛逆赔了一名弟子,你没感谢,反倒要冒犯不成。”

那弟子吓到,忙道歉:“属下知错!属下愚钝!”

马中鹤继续骂到:“行了,你快叫弟兄们撤出金坊。”

那名弟子向众领导拜了拜后便领命退了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