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十八章 敌我之人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0-01-12 22:50:50 全文阅读

墨灵渊陷入两难之地,无名在前面说道:“灵渊,你只管重鸣的幽冥鬼见愁,其余的交给我!”

墨灵渊道:“好!”凝神静气,一刀剑气击出,将鬼见愁打落。另一边,无名剑指一挥,脚下激起的水珠化水凝剑,向着来势汹汹的飞箭,一击。水剑遇到飞箭瞬间爆裂化做散开的水雾,与此同时,爆裂的冲击波将飞箭击落,另外,无名也可以借住这个力量,加快自己水上漂的速度。

重鸣见无名两人越逃越远,荷塘上无人再做多余的阻挡,向龚玥菲询问道:“为何你不继续出箭?”

龚玥菲道:“凭咱们目前的修为还阻挡不了他们,不如就留给在后面的设伏的周长老。”说罢收了手中的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重鸣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只好离开。

却说无名顺利过了荷塘,出了门,是一个羊肠小道,路的两旁种满了佛竹,无名顺着青石板道一路奔跑,不知不觉入了一片金竹林。金竹林生长得十分繁茂,盖住了庄园原本的道路痕迹,无名分不清南北,向墨灵渊问道:“如何走?”墨灵渊指了指北面道:“这个方向!”无名点点头,继续狂奔。

走了百米有余,忽听得不远处一道风卷残云的巨响,飞速的向无名所在袭来。转头一看,是一把黑色的巨斧,在空中旋转着横向劈来,巨斧刀刃释放着风刃,扩大了斧子的杀伤范围,所经过的地方,竹子都被霸道的力量削平,眨眼间便到了跟前。

无名无法估计巨斧风刃所波及的范围,也没有更多的反应时间来思考对策,只好剑指左右一划,将身旁的细竹削成了一把剑的形态,右手抓住竹杆以气驭剑,就在黑铁玄斧接近的瞬间,竹剑斜刺黑铁玄斧刀刃一侧,不偏不倚,竹剑顶着黑铁玄斧,顺势改变斧头的旋转方向。只见黑铁玄斧在无名竹剑的挑拨中,像一把秀手帕似的在剑尖旋转,接着无名一放手,黑铁玄斧瞬间插入地面,斧头上的力量也随之卸入泥土。

一把斧头刚刚被无名搞定,另一把斧头又从天而降,带着压迫的肃杀,入天雷霹雳。无名已有了戒备,脚下神行步躲开了致命一击,抬头一看,一位人高马大的身板,满脸横肉的人,正是朱家长老,朱雀山。

“墨主,帮主之事,确实是系与你两人之手么?”朱雀山厉声问道。

墨灵渊回答:“你们不都是定了我的罪么?何以再来此问。”

朱雀山缓了一下语气道:“是的,审讯场上确实定了你的罪,但我依然相信你们的清白!”他的话让无名和墨灵渊都感到一阵意外,听得继续说道:“只是仅仅我一人相信你,对于今日审判之结果没有任何改变。”

墨灵渊冷道:“朱长老这样说,相不相信,对于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变。”

朱雀山笑了笑,问道:“你素来清高,与帮中弟子都极少交集,更何况还是无名这样认识不到几日的浪者,要说你为了无名能够当得上下一任帮主,写推荐信给周家和亲手加害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人,说不通,除非,这封信是另有人来让你写的”朱雀山说着特意看了一眼墨灵渊的神情,见墨灵渊微微点头,继续说道:“若我说的为真,你可否说出是谁让你写的信?”

墨灵渊沉思不语,无名见状,欲要开口应答,却见墨灵渊抢答道:“并无此事,还请朱长老不要胡乱猜测。”

朱雀山叹了口气,从背后取下一个物件,由一张牛皮好好的包着。朱雀山打开了牛皮,见到一把黑纹汉剑在透过竹叶的阳光反射下,泛着淡淡的蓝光。朱雀山将剑捧在手里,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剑身,意味深长的说道:“物是人非,因果有报,往日百里,寒雁潇潇。灵渊可还记得此物?”

墨灵渊两眼直钉钉的看着朱雀山手里的黑纹汉剑,若有所思的说道:“见过。”

朱雀山道:“你当知晓此剑的意义?”

墨灵渊道:“知晓。”

朱雀山眉头稍展,微微笑道:“林帮主将此剑托付于我,说他日若灵渊离开扬镖派,就将此剑交与灵渊。如今正是你离开扬镖派的时候,不论时间合不合时宜,也都该是到了我兑现林帮主承诺的时候了。”说罢,右手握剑,一把将手中的黑纹汉剑飞出,剑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墨灵渊身侧,继而说道:“墨慈剑收好!你心中存疑,但扬城现在不是你要留下查真相的地方,带着剑离开,在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人去找你,届时方可重入扬镖派!”

墨灵渊沉默不语,伸手将墨慈剑收入手中,看着眼前的宝剑,发出了轻微的哽咽声。

无名不明所以,刚刚还在相杀,怎么才一转眼便亲如一家,实在是奇也怪哉,疑惑的问道:“这么说,你们扬镖派打算放我们走了?”

朱雀山道:“我虽是长老,但我的意思并不代表扬镖派的意思,而此时选择这样跟墨灵渊说,也是因为此地再无其他人,还请灵渊事后不要将此时此地之事张扬。”

墨灵渊点头道:“墨主知晓,请朱长老放心。”

无名闹道:“等等等,照你这么说,你那些弟子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追杀我们两个?”

朱雀山点头道:“的确如此!而且,你们要从北面出帮派领地就必须途径同经苑和凯旋北门,而此两处地方,周雨生早已派帮众设伏,这就是为何初时扬镖派众弟子都在对你们两紧追不舍,而此时身后却迟迟未见他们追上来的缘故。”

无名苦笑道:“如此说来,我是白开心一次。你既然都说要让灵渊出扬城,那埋伏我们的那堆扬镖派弟子你却左右不了,就像你说要我们逃,然后又叫人拦截那样,自相矛盾。”

朱雀山叹了口气道:“年轻人,你不懂,自由和责任不是一个领域。”

无名做了个鬼脸:“你有多老?别拿年纪吓唬人,没用!既然你对我没话说,我也不浪费我和墨灵渊抢活命般的时间,走了。”正要挥挥手,跑路。却见朱雀山举起黑铁玄斧拦住去路。无名恼道:“你这是何意?”

朱雀山道:“我可没说能走。”

无名道:“你刚刚不是讲,让灵渊离开扬城么?”

朱雀山道:“是的。”

无名不耐烦道:“哈!?糟老头子,倚老卖老不说还出尔反尔!”

朱雀山道:“不,我只说了让墨灵渊走,但没有说让你走!”

无名道:“老头子什么鬼逻辑,我就是墨灵渊的脚,你让他走就是让我走,你不让我走就是不让他走,没明白么?”

朱雀山冷道:“我让他走,没让你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无名也激起了杀气道:“行!那就不废话,早就看你不顺眼,出招吧!”说着,举手竹剑上招,一道剑气笼罩在竹剑,向朱雀山刺去。

只见朱雀山不慌不忙,左手徒手出拳,直面无名的竹剑,两厢对抗,竹剑应声断裂。朱雀山见状,右手巨斧劈至。无名脚下跳开,与墨灵渊默契的接过短剑,跃至朱雀山上空,朱雀山抽斧再砍来,无名亦出剑格挡,顺势借力跳到了朱雀山的后方,想着好不容易越过了朱雀山的阻拦,满怀欣喜的飞奔,却感到身后一阵强大的压迫袭来,忐忑之余,回过头来时,见朱雀山站在后方,右手紧握黑铁玄斧,跳跃,一个挥舞,巨斧随着招式的结束劈砍了下来,正是开山神斧一式,山崩地裂!一连串排山倒海的刀气,像平静水面激起的巨浪一般,向着前方飞射而去。

无名见状,不得不应对,跟墨灵渊说道:“灵渊,守护好自己!”招式上手,“天字剑诀,地二式,天地玄黄!”随着剑诀释放,无尽的剑意化作万千剑气,层层叠叠,笼罩在无名周围,再随着剑势一转,剑气再汇聚在无名前方,如上弦之箭,向着朱雀山齐射。

却见朱雀山左手再举起巨斧,左手随即上招,正是开山神斧二式,稳如泰山!刀气笼罩前方。接着,陆续听到三声巨响,第一声巨响,是无名剑法打在朱雀山气罩之上,第二声巨响是朱雀山的第一式打偏在沿途路上的声音,紧接着在竹林尽头听到了第三声巨响。

原来朱雀山的开山神斧一式,山崩地裂是被故意打偏方向,无名惊讶的回头看了下身后一眼忘穿的竹林,在朱雀山招式的强大威力之下,沿途的整片竹林都被砍平,而在砍平的竹林之下,竟然暴露出几个布满铁齿的陷阱,只是不知朱雀山是有意还是无意,又到底是何意,无名回头看了眼朱雀山,见他嘴角流出了点红色的血,但脸上却是微微一笑。

无名心下领会,转身背着墨灵渊沿着被削平的竹林路径继续奔跑,由于没了视野的阻碍,很快便到了尽头,而尽头那堵墙,竟然也被朱雀山的刀气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