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十六章 难兄难弟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213  |  更新时间:2020-01-10 21:46:17 全文阅读

墨灵渊愣愣的看着一脸傻笑的无名,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有气无力的骂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就算来救我也不用此时来救!”墨灵渊的意思是,他已经快要死了,无名此时来无疑也是送死。

无名用手撕开自己衣袍边缘上的纱布,边给墨灵渊的双脚包扎边笑道:“我来找你一起出去喝酒,如果你想一起去喝牧庄的美酒,咱现在就一起去,如果你想喝孟婆的汤酒,我就不陪你了。”

墨灵渊微微摇头,不耐烦的应道:“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兴趣开玩笑!”

无名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扬镖派众人怒眼相看,但一个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回头说道:“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但开心也可以开心,心情永远是自己的。我刚刚在屋顶见你心情坏到了几点,不忍心,便下来陪你了,希望你能开心些。”

墨灵渊忍不住骂道:“笨蛋,今日你我都深陷阴谋算计,你我能走一人便走一人。”

无名道:“不错,可我见你之前在这里独自一人跟他们这伙人说了半天,为了我的清白难得开口和他们争辩,我没有理由不下来陪你,所以我要咱们一起走,一个都不能少!”

墨灵渊沉默片刻,道:“咱们走不掉的。”

无名拉了嗓子,骂道:“哎~我说你怎么就说不通呢?咱两一起走不好么,我都已经下来陪你了,还竟然还这么倔,是不是前世你就是我的死对头,这一世过来祸害我的?”

墨灵渊对无名这句话有些敏感,骂道:“疯子!乱说!”,一激动,突然想要举起手给无名扇一巴掌,下盘却一个踉跄,一落,摔倒。

无名见状,急忙上前抱住墨灵渊,然后托着墨灵渊的双手,转过身用自己的背扛着墨灵渊,最后解下了自己的腰带将墨灵渊的下身与自己的腰背固定在一起。“不要激动,尽管放心吧,你的脚没了,那我做你的脚!就算你走不出去,我死也会带你出去!”

墨灵渊突然也将无名外的事务置若罔闻,无所谓的跟无名吵起来:“蠢蛋,你死了又怎么带我出去,可别连累我!”

无名笑到:“这个自然,我死不了,你只要告诉我怎么从这个地方出去就行。”

墨灵渊想要再说话,刚刚那一下激动使得血气上涌,口中吐出一道鲜血,顺着无名的颈部流入无名的衣襟。无名感到一道湿暖的液体躺过自己的背部,他顿了一下,知道墨灵渊确实伤的不轻,剩下的血路只能自己来开。

过了一会儿,墨灵渊道歉:“弄脏了你的衣服。”无名温柔的笑到:“我原本就是流浪汉一个,这衣服也还是你昨晚帮我换的。”墨灵渊道:“一码归一码。”无名道:“咱两难兄难弟,今日注定血肉相融,你都受伤了,我也怕是免不了,咱就少说些话,留点力气出去再慢慢聊吧!”墨灵渊沉默了一下,刚开口,又马上闭了嘴,欲言又止,最后拍拍无名的肩膀,指指北面的那道出口,两手再缠住无名的脖子胸膛,抱住对方。

无名点点头,那是自己要出去的方向,将墨灵渊手中的短剑插入自己的腰带打结处,再从水池边的尸体上取了把刀。认真的说道:“行,那我就带你先出了那一道门!”说罢,他的历眼环顾着四周,扬镖派的三位长老,四个堂主、一干精英以及林采儿和海华派的一群人,一个庭院里的人数居然不下五百。

众人知无名武功胜过墨灵渊,既然墨灵渊如此不好对付,那么无名也绝对不是能够简单应付的角色。

马中鹤见无名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骂到:“大胆狂贼,你与墨灵渊两人密谋加害林帮主,此时还口出狂言说完离开此处,你当我们扬镖派众人都是纸糊的么?”

无名冷眼鄙视道:“在我眼里,你们就是纸糊的。”无名不是那种讲理的人,旁人的冷言冷语他早已尝过千百遍。

马中鹤突然有一种要出手的冲动,这时周雨生出手阻止道:“马长老,量这两名狂徒出不去,就让我先问过之后,再出手也不迟。”

马中鹤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坐回了原坐。这边周雨生问道:“无名,今日你是知晓墨灵渊事情败露,然后前来救你的合谋者?”

无名道:“是或不是,像你这么聪明,你猜呀!”

周雨生追问道:“今日你入了审讯场,便别想着还能出去,看看你背上的兄弟就是接下来的下场,不如你从实招来,告诉我们你来此,还带了什么人,还有加害林帮主所用只母蛊在何处,我还能考虑留你一命。”

无名坏笑了一下,说道:“既然周长老给我开了个这么好的条件,那我倒要珍惜一下。对于你刚刚问的那两个问题我可以一一回答你,而且我还能再告诉你一个此案的另一名合谋者!”

“哦!?”周雨生半信半疑。

无名道:“我今日带了一帮弟兄就在帮派的南门外接应,大约五十多号人,都是些过硬交情的弟兄。”

周雨生听言,给了身旁的扬镖派弟子一个眼神,那弟子领会便下去了。

无名再说道:“母蛊呢,就在我要说的那另一名合谋者身上。”

周雨生问道:“快说,是谁?”

无名冷道:“此人便是你们的林家大小姐,我的未婚妻,林采儿!”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将眼神看向林采儿。周雨生左顾右盼,见大家议论着无名的答复,他知道无名纯属瞎扯,他有点后悔做了这个选择,但妖言惑众的种子也不是又无名一人种下,猜忌就是一个或真实或虚假的理由引起的。

无名确实是一阵瞎说,他并没有什么五十多号弟兄在外面接应,只是他们要突围的方向在北面,因此这样说或许能够让周雨声调离些许人去南面防守。同样,他也不清楚什么母蛊,他连母蛊是什么东西都不明白,完全因为他被林采儿算计了之后的不爽。

见人心不稳,林采儿果断起了身,向扬镖派众人说道:“林帮主是我的亲身父亲,大家是选择相信一个已经有人证物证去证实他谋害帮主的人,还是愿意相信你们帮主的亲生女儿!”

林采儿的话就像一粒定心丸,扬镖派众人自然不相信无名的话,他们只是需要仪式感的让林采儿亲口宣告清白,纷纷应答到:“吴名胡说,我们相信林小姐。”。

林采儿扬眉怒道:“扬镖派众兄弟,听我号令,擒拿逆贼!”

无名冷道:“我生来自由,爱去哪从来都是我的事。是去是留,你说的不算。现在我要带墨灵渊一起走,看你们谁留得住!”

扬镖派众人听令,纷纷抽刀涌向无名,无名提着手中的刀向着北面疾跑,即使身上驮着墨灵渊,身手依旧敏捷。上手的招式,是墨灵渊未曾见过的刀法。眼看就要靠近不远处的人群,无名起手道:“心魔刀法,一式,灭地洪流!”话毕,手上蓄力,向着前方空斩。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声响,像是空气也被割裂一般,一道恢弘的庞然刀气向前劈砍而去。

众人没有意料到,无名上手的招式级别跟前面墨灵渊与几位扬镖派高手对决的级别完全不是一个层次,都在一个劲的往前冲,当刀气劈砍至跟前时,身子没有碎成两半,但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击碎,再没跑几步便倒地不起。一下子便殒命数十人,扬镖派的众弟子还没有意识到无名的厉害,刀气没有波及到的人群又补上位置来追捕无名。却见无名脚下像踩风一样,身形更是缥缈无形,正是失传已久的缥缈神行步,右手中的刀反握,近身之后,躲过对方的第一下出招便直接对着敌方的要害劈砍,身法诡异,刀法快准狠,对方一眨眼便没了性命。眨眼间,二十名扬镖派弟子瞬间殒命,这是比之前面死去的人无血无呻吟来说是看的到的可怕。

扬镖派众人初时还有着几分侥幸,以为仗着人多势众,总会抓住无名。但见到无名才一会儿便杀了多么弟兄的时候,无名便化成了死神一般的存在,唯恐避之不及。众人在巨大压迫感恐惧之下纷纷让开一条路。

此时,前方无人再来拦阻,无名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却听得一道极其细纹的声响,是两根细针飞来,无名急忙挥刀格挡,“乓”的一声,无名定眼一看是两枚细针射入了刀身内,他认得这些细针,那是林采儿昨夜在她的闺房内给自己用的的暗器。

无名无暇顾及太多,眼看着就要到了审讯场的出口,前方突然冲出两个人,一名是扬镖派朱雀堂堂主,人称云游子,楚云升,一把宝刀在手,出招便是游子刃三式,春晖踏浪。另一名提着长白银枪,是诸葛云飞,上手的是长白枪法中的长白望月。两人招式一摆,准备阻止无名外逃。

无名一身“哼”,手上再起势,“心魔刀法,二式,吞天横流!”,刀气引动气流,无名刀刃一横,脚下快速移动,第一刀,蛮横的刀气与楚云升两人对砍,楚云升的春晖踏浪虽然刀法精粹,但面对无名霸道的剑招,只能被强行震退。紧接着无名移步到后方,又出一刀,刀身划过长白银枪,无名手势一转,顺势将刀反握,竟是要往回捅诸葛云飞,电光火石之间,无名抽身离去,直奔北面出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