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八章 输局胜赌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0-01-01 21:17:48 全文阅读

熊烈手下三名弟子跟熊烈学的也大都是三脚功夫,手上的“海浪拳”打出来,徒有气势与狠劲,却没有准度和杀伤力。于无名而言,即使再多几人也没有任何挑战可言。三名海华派弟子跑到无名跟前,拳头未曾打出去,无名的快腿已经踢到脸上,哪里受得了,捂着脸,东倒西歪的趴在旁边的桌子上。

熊烈心里的算盘是以多欺少,在他们海华派的地盘里,这招是屡试不爽,但他却不明白自己能够欺负别人的真正原因是大伙都怕他大伯!海华派帮主,熊屠。所以,同样的招式遇到不受海华派管辖的无名就显得毫无用处。好在熊烈看到自己堂内三名弟子眨眼功夫就被无名踢翻在地,心下还是生出了几丝畏惧,早上的画面历历在目,还好那是在酒馆,在场的人不多,自己的丑事并没有被宣扬出去,可现在是在赌场,身后全是喧闹的看客,要是再出丑,想让人不知道是几乎不可能的。熊烈明显是把自己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地步,表面上很是生气,实际上已经开始退缩,拔了地上的无印刀,后退两步骂到:“无名别以为撂倒你我的三名弟子就很厉害了,等着,看我如何削你?”正准备上楼请周家的兄弟出来帮忙。无名道:“好!等你就等你,只是我今日已经疲倦,你若要找我出气,就先跟我这位新收的徒弟过过招,如何?”

无名说罢拉出褚国之,只见褚国之满脸害怕的表情道:“师父,这个,徒儿这点三脚猫功夫,是要给您出丑的呀!”无名道:“我说过,接了你的好酒,就教你一两招,现在正是时候,你若不想学,我就当做已经给过了,以后可就别求我!”褚国之纠结万分,要么顺利拜师学招,要么得罪熊烈招惹是非。可惜没有两全齐美的事,无名赶鸭子上架,褚国之没有太多思考的空间,只能跟着感觉一口答应下来。

赌场临时设的赌局中,众人见无名功夫非同一般,又道褚国之是他徒弟,突然这个变数增加进来,都纷纷加注,压在褚国之身上。

场子中,熊烈与褚国之两头对立,无名在褚国之背后吩咐了几下,拍拍褚国之肩膀。原本褚国之还是面带惧色,但无名说完,脸上表情马上转为自信,甚至是高兴!另一边熊烈志在必得,他量褚国之没有太大的能耐,誓要灭灭无名的威风。

两人同时站定,就在这时,熊烈提刀冲上来,喊声如雷,气势汹汹,宛若扑食的猛虎。褚国之原地不动,抽剑反握,却是指向后方,待熊烈无印刀砍下,剑身侧面格挡,顺势将熊烈的刀劲导向一侧,这时回身将剑砍下去。熊烈见状,惊吓出一头冷汗,急手挥刀向后,刀势凌厉,使的正是海华派的“蛟龙甩尾”,但少了几分气劲,只是恰好将褚国之的剑弹开。褚国之见第一招有效,自信倍增,第二招,先发制人,出的是无名临时传授的“探囊有招”,剑锋急刺,以快打慢,将熊烈逼得左右支絀,但毕竟是临阵磨枪,只是打出了形态没有打出应有的杀伤力,十招过后,见没有对熊烈造成威胁,便抽招退开,转手另一招。

熊烈喘着粗气,他没想到褚国之竟然让自己开局不利,心里憋了许多气,此时定眼一看,褚国之摆出的架势正是要使出无名的“天雨流星”,剑气迎面而来,心知此招的厉害,但作为一个爱面子的人,他心中早已忍无可忍,誓必要以命驳回自己的尊严,只见熊烈骂到:“男人可以输,但绝不能掉了气势!任你天雨流星再厉害,也要看看我的无印刀答不答应!”说着将无印刀高举,两手紧握刀柄,口念刀决,竟是海华派的独门刀法“巨龙降世”。两人同时出招,只听到“当”的一声巨响,一道火花之后,熊烈的无印刀被褚国之的剑劲弹出十来米远。褚国之见熊烈手上无刀,想趁机直接拿下对决,转手挥剑指向熊烈颈部,正以为得逞,又听到一声清脆的剑响,只见褚国之的佩剑应声断裂。原来熊烈的“巨龙降世”原本是霸道无匹的刀法,可奈何熊烈只学会一层要领,因此只发挥的勉勉强强。恰巧褚国之的“天雨流星”也是只有招式没有心法,只有形态没有要领,因而两人对招的瞬间,熊烈略落下风。然而无印刀毕竟是一把宝刀,比之褚国之的佩剑要强上太多,这就导致褚国之虽然用“天雨流星”剑决弹飞了熊烈的无印刀,但手中的剑也难以承受无印刀的反作用力而导致断裂。

两人此时手上皆无兵器可用,褚国之弃了手中的剑,开始了肉搏。从体格上来说,褚国之要稍逊于熊烈,但常年闯荡江湖,在技巧上要比之熊烈强,因此他两势均力敌,直到两人打了五十个回合,各自鼻青脸肿,褚国之依旧不愿意放弃表现的机会,熊烈也不想在众人面前出丑,两人非要你死我活方才罢休。无名见状,急忙冲到中间去,喊到:“停停停!”褚国之两人已经打红了眼,一边请求道:“师父不必拦阻,徒弟我还能打!”一边骂到:“滚开!再拦着老子连你一起打!”却听无名应到:“输了输了,咱能输了!熊堂主放过我们师徒两好没?”

话音一落,褚国之和熊烈都一脸惊讶。

无名见状连忙举起熊烈的手,对大家欢呼道:“胜者是我们熊堂主!”

熊烈心中难以言表,原本以为自己要输掉,于是拼了命的要夺得这个胜利,保卫自己的尊严,此时终于如愿以偿,喜极而泣,忍不住两眼泪汪汪,一切仇恨早已抛出脑外。

另一边褚国之也不明所以,疑惑的问无名,无名拉着褚国之走到一边,轻声说道:“面子有钱金贵么,我可是在熊烈身上下了两千五百注加五十翻倍的赌注啊!怎么样?看你这么拼命的份上分你五成如何!”这可是六万多注的财富,褚国之从来不敢想自己会这么有钱,瞬间转悲为喜,泪流满面,抱着无名道:“师父您太好了!”

意外的结果,赌场上众人一片唏嘘,大伙都以为褚国之能赢,却怎想无名竟然会闹这一出,奈何赌归赌,打归打,赌客能只能愿赌服输。

一场对决后,有人喜有人忧。好在熊烈此时已经被来之不易的胜利笼罩,没有多余的心思再找无名麻烦。而此时无名带着褚国之前去兑换赢来的筹码,再兑换了扬城钱庄的银票之后,计划直接去三楼。却见金色管理员前来邀请他俩,邀请人正是无霜总管。于是两人跟着到三楼,过了那两位保镖把守的门禁,像是进去了一个画展馆一般,走道、房门、墙壁甚至天花板都是画。过了狭长的走廊,金色管理员引至一扇门前,示意无名两人入内,然后帮忙轻轻的掩上门。

奇怪的是,到了里面倒是一幅画也见不到了,沙发、桌子、椅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布置。只见一人独自坐在沙发上,身穿宽松的白衣,背对着门,听到无名两人进来,说道:“林家姑爷,确实有两把刷子!”

无名领着褚国之走上前去,眼前看到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俊俏少年,正微笑跟自己打招呼。无名礼仪的回敬,但一想到对方在知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仍然不接见自己的时候又感到几丝恼怒,“周无霜,你面子可真大呀!我这回找你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见到!难道,你们周家都是这样的待客之道么?”无名开门见山的问罪。无霜总管笑到:“如果你认为是我有意为难你,那么我承认确实是这样。所以我只能向你赔罪,并且,若你愿意的话,我想用这三十年的好酒来从新认识你!不知林家姑爷能否赏脸?”无名走上前道:“酒可以喝,但让我消气,得看你的表现!”一提到好酒,无名就没法生气了,欣然的上前与无霜总管碰杯,将美酒一饮而尽。褚国之也在邀请之列,也跟着无名喝了酒。

饮罢,酒香味久久的在嘴中环绕,无名不由感叹:“都说天籁之音有余音绕梁的效果,不曾想到,美酒也能有饮后仍余三分劲的感觉!”无霜总管笑到:“这酒是北凉山所酿,后在周家地窖藏有三十余年,因而才会如此美味。”无名举着杯子去闻杯子上剩余的香气,无霜总管道:“刚刚姑爷唤我周无霜,不知是姑爷从何听来?”无名疑惑道:“你是周家之人,莫不姓周不成?”无霜总管笑到:“世人何以见得在周家就一定姓周!我本名为冷无霜,父亲乃是西池派的长老,只因派内的争斗而将我家上下二十口人诛杀,独留我一人存活,那年我才两岁,是跟着林家小姐一起在外玩耍才得幸免。后林家收留了我,让我拜入周家,周家又见我管事能力强于众人,因而才将这扬城金坊便最终交于我手。”

无名惊讶道:“听说扬城西池派原本也是一个大帮派,可因五年前的一场血案而死了除帮主外的所有长老和堂主,一夜之间,帮派群龙无首,渐渐的便没落成了如今的小帮派,莫非此事于你有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