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灵锻师 > 正文
第一章 四品魔纹
作者:扑街仔仔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2020-02-21 21:41:07 全文阅读

天明城上,碧空万里,一座雄壮的石碑耸立在城市的最中央,由碑底向上两条金龙缠绕而上,直到顶部,金光闪烁,照耀在城中各个角落。

那是‘怨之力’,以及其精妙的手法注入石碑,再从金龙的口中喷薄出来,挥洒在天明城中。

怨之力是修炼者的基本之物,是这方天地的初生源流,能在城中布置如此庞大的阵法,足以说明天明城的富足。

天灵大陆

说起怨之力的来历,是由一种名为‘怨灵’的瘟疫在大陆猖狂传播造成的,后被人类强者控制才化为怨之力。

经过无数代人的精炼,怨之力成为了天灵大陆的基筑,具有强化人的身体、提高人的灵性的作用,成为了人人都能修炼的基本。

......

城内,一处锻武铺地下室内,一个少年面色凝重,双眸牢牢地盯住身前的炉鼎,身形丝毫不动,手掌却是不停地翻转。

少年身穿布衣,乱蓬蓬的、拖把布一样的头发,头上像是许久没有清理的。

不远处,一个同样邋遢的老头躺在地上,鼾声如雷。

呼噜...

老者毛发已经花白,脸庞干枯褶皱,身边倒着一个酒葫芦,他双眼微微眯起,两抹腮红爬上脸庞,丝毫没有被少年的动作打扰到。

鼎炉之中,一柄长刀在鼎炉中翻滚,烈火自刀身下向上升腾,长刀在烈火的舔舐下红润起来,三道紫色的细纹在刀身上隐晦地浮现出来。

嗡...

身前炉鼎嗡嗡作响,少年与炉鼎对身而立!

喝!

少年持续翻转的手掌,似乎是一种极为神秘的印术,地下室中所有的怨之力都跟随那印术变化,汇向鼎炉之中。

当那道怨之力涌进鼎炉的时候,火势竟是忽大忽小的变化,少年猛然发力,炉中火焰大盛,墙壁上火光跃动,映照在少年脏兮兮的脸庞上。

此时细看,少年也就十二三岁的模样。

鼎炉里‘怨之力’聚集,地下室也受到影响,一道劲风掀起!

醉死的老者猛地一哆嗦,砸吧几下嘴,一个翻身口中开始喃喃。

“流木,给我把酒打满!”

一双如枯木的手掌在身边一阵摸索,数息功夫,终于寻到了身边的酒葫芦,随后高高抛弃,扔向少年的身边。

名唤流木的少年稳如磐石,死死地盯住炉鼎中的火焰,那双眸子似乎能穿过火光,看透里面的一切!

这是第三把,三品魔纹的武器了!

流木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低语,目光撇过身边静静地躺着一堆废铁,若是常人在这里定然是被流木的话震惊到。

三品魔纹!

要知道,天明城城主使用的也仅仅是四品魔纹的战戟,还是集结了城中无数的能工巧匠,投入了大量材料锻造出来的。

三品魔纹的武器有多难以锻造,只有拥有他的人才知道。

而眼前的少年,一开口就是已经碎了两把三品魔纹的武器,这若是放在外面售卖会有多少人眼红。

炉鼎中的长刀开始暴动起来,似乎是感受到流木轻视的想法,它开始反抗,三品魔纹的武器纵然无灵,其中蕴含的‘怨之力’也是不容小视!

呵!

流木爆喝一声,手臂险些失去控制,嘴角轻撇,火光穿过杂乱的头发,映在一张脏兮兮的脸庞,神态凝重,自信专注。

持续的热浪一阵阵从鼎炉中向外散出!

不远处的老者,终于被这情况惊醒,脚下一阵悬空,猛地坐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察觉到地下室里‘怨之力’居然开始聚集,并且有些疯狂的追赶,以鼎炉为中心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热能旋涡。

他面色一沉,以为是谁在战斗,立刻警惕起来,下意识地将体内‘怨之力’积蓄,一道暗色的怨灵在其身后缓缓浮现。

这老头实力不容小觑!

目光四下探寻起来,最后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流木少年,才缓缓定下心,散去了身后的逐渐凝实的怨灵。

“这小子,整日做梦,三品魔纹武器,能换多少好酒啊。”

老者缓下心神,抓起一只酒壶猛灌了一口,侧躺身体,撑住有些胀痛地脑袋看起戏来。

数月来,这样的场面已经见过不少次,能再见到这小子失败时候的样子,还是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嗡嗡..

鼎炉震动起来,火光耀眼,长刀沐浴在熊熊烈火中,通体明亮格外刺眼,三道紫色纹路在火焰的灼烧下变得醒目无比,那形状如同虬龙扭曲。

晃神间,感觉到那三道纹路活络起来。

流木面色凝重,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见到这般情况了,鼎炉暴动没有让他感到一丝惊慌,他明白这只是开始...

手臂一振,一只布袋从腰间飞出直奔向炉鼎,布袋进入鼎炉经过灼热的火焰瞬间化成灰烬,数十颗火红的晶石骤然出现在眼前。

喝!

流木双腿微屈,左手持续翻转手印,右臂直直地护在胸前,口中爆喝一声,鼎炉火光大盛!

半个时辰前,

老者还躺在远处悠闲的观看,可当流木一次性将那么多的红爆石投进鼎炉中的时候,老者的脸色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一次性融这么多控制不好,你这小命可是不保。”

老者依旧是震惊于流木的大胆。

不过,眼中的欣赏之色更胜几分。

红爆石是天明城锻造技术中常用的锻造石,其作用如同其名字一样,受热易燃易爆,并且极难控制。

锻造武器就是在武器上铭刻魔纹,而魔纹的铭刻需要极其庞大的能量。

经过天明城的数辈人摸索,终于发现熔炼红爆石发出的狂暴力量可以在武器上铭刻出魔纹,并且成功率极高,从此,这一方法一直延续至今。

果不其然,在不断加热之后,红爆石开始剧烈抖动,鼎炉也开始有些震颤,如此数量,流木也是第一次一起熔炼。

咔嚓...

慢慢的红爆石全部碎裂开来,化成通红的液体,狂暴的力量从液体里释放出来,充斥在鼎炉中。

鼎炉疯狂的震动,狂暴的力量四处撞击鼎壁,终于在鼎炉口找到宣泄处,喷涌而出,直直地扑向流木的胸口。

“哼!”

流木手臂一横,护住控制火焰的手印,这鼎炉的作用也是体现,喷出的能量仅仅是部分,大部分还在鼎炉中。

三品魔纹的武器,他已经的失败过两次,这种阵势已经是有些轻车熟路,手臂抵挡住第一股热浪之后,加快了溶解的速度,最后缓缓收集滚烫的溶液。

流木目光一闪,终是发觉了一点,那就是刻画第四道魔纹,需要更加狂暴的力量!

若是前三品的魔纹铭刻,仅仅是对武器材质需要极高的要求,那么这第四道魔纹就是对锻造材料,也就是红爆石的力量,有了苛刻的要求。

第一道魔纹流木用了一颗红爆石,第二道用了三颗,第三道也仅仅使用了五颗。

流木心一横,一次性投入了十五颗红爆石!

望向轰鸣的鼎炉,流木面色异常凝重。

这就是流木以碎掉两柄三品魔纹的武器为代价,得出的重要明悟!

第四道魔纹所需要的是第三道魔纹三倍的能量,这狂暴力量可能吞噬他性命。

“哼!这一次我可是势在必行!”流木忽然出声。

喝!

热浪如烈火雄狮推过耳旁,杂乱的头发笔直的向后吹去,露出一张稚嫩的脸庞,一股自信洋溢在脸上。

十五颗红爆石的能量,足以将一只二品兽族直接炸死,丝毫不剩,怪不得之前老者出言,他小命不保!

滋滋...

流木催动‘怨之力’将已经融化成液体的红爆石挤成一条细线爆射在刀身上,来来回回的冲洗,重复的绘制一条奇怪的纹路。

那道纹路神秘诡异,似乎能积攒鼎炉中的‘怨之力’,然后以极大的威力释放出来。

终于,第四道魔纹的胚子慢慢浮现!

“要成了?!”流木认真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欣喜。

“看来只要继续维持住,这第四道魔纹必定成功了!”

老者暗暗吃惊,没想到流木对于锻造能有如此理解,碎了三柄武器就能发现这一点着实不易,若是资质平平之人,怕是一辈子都难以领悟。

摇了摇手中又空掉的酒壶,老者微微一笑,满意的看着流木,眼前的小子真的算是自己捡到最大的宝了。

咔嚓...

一道细微的裂纹在鼎炉上出现,流木眉头一皱,现在已经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了,这鼎炉居然承受不住了!

“喝!还差一点点!”

他牙齿紧紧地咬在一起,一双眸子更是死死地盯住那柄长刀浮现的第四道魔纹,还差一点点。

“再坚持二十息,足够了!”

流木看向还剩下的红爆石溶液,低声道。

五息...

十息...

十二息...

咔嚓...咔嚓...

两道脆裂的声音响起,流木脸色一沉,心知大事不好,十五颗红爆石的能量,这鼎炉连撑过二十息都做不到!

“鼎炉还是受不了这股狂暴的力量,已经到达极限了!”老者猛地坐直身体,察觉到异常准备立马出手,以防万一。

“还差最后一步!”流木狠狠地咬住牙。

老者眼露精光,心中道:“这魔纹算是绘制出来了,但是没有在鼎炉彻底破碎前,将‘怨之力’注入魔纹中,那么一切都是白费。”

这一点流木自然是知道!

看向裂口越来越大的鼎炉,流木面露狠色,一口气将最后的红爆石倾尽,然后催动鼎炉中的‘怨之力’跟随魔纹运转起来!

轰!...

天明城内一处,突然爆出巨响,众多隐匿的修行者都寻声望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