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伐隋 > 第一卷:江淮拔刀起
第三十一章:女将行
作者:崇阳铁剑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0-02-04 10:24:01 全文阅读

绣门旗下陈如云,万里提兵净寇氛。多少材官屯海畔,策勋翻仗女将军。

—————————————————————————————

刘泗率领的智字营,义子营,仁字营决死冲阵,人人奋勇,执盾挥刀,杀声不绝,但犹自不得脱。

王秀石观看战场形势,见高坡处隋军主将车马拥立,下面尘土飞扬,黑云长剑都屡冲不进,知此地是唯一生机,大叫道:“兄弟们,咱们都向高坡处冲!“

刘泗从其言,下令中军大旗变向,高呼杀出,却有被隋兵一阵箭射了回来。不由心想:“一时莽撞就贸然决战,哎,我这下可凶多吉少。”只得率领众人,死命冲阵,企图打破隋军包围,却越陷越深。

……………………………………………………………………………………………………………………………………………………

王秀英率领勇字营两千人跟着到达,眼看义军陷入重围,弟弟和丈夫都到了生死关头,当下就要发兵解围。

红拂女张初尘一把拉住,道,隋军还有兵马未动,不可轻出。

“你出自楚国公杨素府上,可是学过兵法?”

“是,我有破围之法,只要人马须得听我调动。”

“很好,现在由你指挥,全军上下包括我在内,都听你吩咐。”王秀英当机立断交割了令箭。

红拂女也不客气,当即发号:“周大牛,你领八百弟兄,从官军左翼攻击隋军帅帐,对方伏兵来攻,切记不可硬拼,向东退却,不可使一个隋兵返回!”周大牛领兵去了。

红拂女又道:“田立三,你也带一队人马,八百弟兄,引隋军主帅亲兵向北追击,沿途接战许败不许胜,逃过大河,越远越好。”

田立三速来争强好胜,傲然道:“咱们将军正在拼命,你却让大伙打败仗,是和居心?我可不干!”

红拂女柳眉倒竖,寒声问:“你不遵号令?”

田立三大呼:“你让我去打仗,我听令。教我打败仗逃跑,死也不从!”

红拂女道:“这叫诈败诱敌,你们先退,然后再反攻。”

田立三昂着脖子道:“呸,分明是骗人的鬼话。不从,就是不从!”

红拂女俏脸变色,喝道:“来下去,砍了!王秀英,你来执行。”王秀英一挥手,两名亲兵抓住了田立三双臂,往远处压下去。

田立三骂声不绝,仍不服气,须臾一声惨叫,没了声息。

红拂女大声道:“隋兵来打咱们,将军陷入重围,大伙只有万众一心,才能反败为胜。你们听不听号令?”众人见田立三被压下去正法,无不肃然。

红拂女再令人引八百众前去诈败诱敌,由田立三的副手田十七担任。只说见隋兵败逃,就勒众杀回。

接连两拨援兵杀到,都被隋军抵住,继而溃逃。

樊上哲大笑道:“贼寇技穷啦,继续追赶,一个都不许放过。”

待斥候飞报隋军以无后备兵马,红拂女方才下令最后的四百人整队出征。

只见他上马拔剑,叫道:“田立三,方才留你一命,现在你来打前锋,直取隋军主将。倘若不能立功,提头来见!”

原来田立三并未被真个斩首,此刻应命而出,当下直扑隋军主将高坡所在。

时到下午,刘泗等人杀得人困马乏,眼看覆灭在即。忽地隋兵阵散,一彪人马杀将过来,直逼高坡。青旗之下,领兵的两各女子身着红色披风,头插流苏,乃是红拂女和王秀英杀到。

樊上哲于高坡车架上,得意洋洋,此刻不妨义军还有援兵,只能慌忙调动人马阻拦,可惜被一冲而散。无可奈何之下,只能驱车逃离。

隋军主将帅旗一动,红拂女趁机叫道:“大伙儿齐冲,杀!”当下领兵直追樊上哲而去,不断冲杀,让其主将立不住阵脚。随后趁着隋兵指挥混乱,领兵回击,内外相应,隋兵遮拦不住,包围圈大溃。

刘泗纵马上前,与两女拥抱。

红拂女拉住他的手道:“请夫君指挥全家。”

刘泗道:“你代替我来吧。”

红拂女于是接着下令:“智字营王秀石,伍波,你们带队向东追击,同周大牛回合。”二将领命而去。

红拂女喜道:“隋军败局已定。义字营,仁字营,勇字营各将,你们驱赶败兵冲击鹰扬府阵势,直接杀入晋州城中,不斩杀宋颢,不得收兵!”三营兵马在各自主将带领下驱赶着隋兵往城下冲去。

红拂女又叫道:“夫君,秀英姐,让带领黑云长剑都休息一番,再继续向前冲!”黑云长剑都和勇字营剩余人马六七百人,长刀飞舞,拥着主帅冲锋。

鹰扬军刚攻破晋州城没多久,正兵分两路在肃清城内义军,陈当世,冯亮等抵挡不住,边战边逃。

宋颢大喜,还未及享受胜利荣光,忽见远处高坡上隋军主将将旗遁逃,接着包围圈大溃,更有数面义军青色大旗冲过来。他暗叫一声不好,指着最显著的大旗下的刘泗,红拂女,王秀英三人道:“谁与我夺来这面大纛,赏钱万贯。”鹰扬军争先恐后,调转刀枪过去厮杀。

义军三营将士驱赶隋军败兵过来,鹰扬军很快也遮挡不住。

宋颢见败局难以挽回,就下令道:“撤军,大家往北退却!”回兵时队伍就开始散乱,只见鹰扬大纛低垂,狼狈而逃。

刘泗和红拂女,王秀英等同黑云长剑都修整了数个时辰,吃过晚饭,才打起火把追击。

第二日清晨,宋颢好不容易止住溃败,勒马回头一望,这一下可吓得得魂飞魄散,全身犹似堕入了火狱。但见南边一片黑衣甲士整整齐齐的列成八队,毫无声息,青旗似林,圆盾如云。

宋颢彻底心寒,兵刃跌落,惊呼道:“这些贼军是人是鬼,追击怎么如此快?”当下只能勒马逃窜,当下已无细思,急叫:“儿郎们,冲过去!”亲兵传令下去,隋兵亡命狂奔。义军击提兵追赶,杀伤隋兵无数。

刚过了一阵,混乱中亲兵齐齐惊呼。一名骑兵奔到宋颢面前,惊叫道:“将军,不好啦,前面也有贼军。”

宋颢勒马向前一看,只见也是一片青旗招展,又是一队义军回兵缓缓拦住去路。却是田立三的副手带领八百众返回,将鹰扬军残部截了个正着。

“众将士,随我杀退贼军,回庐州!”宋颢只得硬起头皮冲过去,隋兵急于逃命,前有拦截,后有追兵情况下,自相践踏,死伤无数。

宋颢由儿子领着五六十名亲兵死命冲开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刘泗带人不住追杀,把鹰扬军的将旗也缴获了,大胜之下狂喜不已,大笑大叫,忽然收声,对王秀英和红拂女道:“秀英,初尘,是我鲁莽,险些铸成大错,你们别见怪。对了,你们怎知道我有危险,这么及时赶到,还用兵用的这么绝妙?”

王秀英说了书佐王蒙的谋划,又介绍了红拂女的用兵韬略。

刘泗喜悦之余,说道:“我真是娶了个宝,初尘,接下来怎么办?都听你的。”

红拂女收住羞涩,高声传令:“收兵向东,到前面与王秀石汇合。”各部奉令而行,向东急进。

各营汇合后,王秀石派信使来报,气急败坏道:“隋将收拾了数千败兵反扑,我部兵少难敌,请将军速派援兵,”

红拂女道:“叫智字营王秀石,伍波督战,不许退却一步,我大军随后就到。”那骑兵下去传令。

刘泗道:“咱们上去增援吧?”

红拂女道:“不!”转头对亲兵道:“让义字营,仁字营,勇字营,先安顿伤兵,然后全军就地休息,生火做饭,大家吃一顿,恢复体力。”命令下传,共得三千可战兵马,纷纷休息,远远传来河水声涛涛,隋兵与义军前锋杀声震天。

又一个骑兵来求援,道:“智字营幢主(百人长)三个阵亡,伍副统领重伤,兄弟们顶不住啦。”

红拂女道:“贺磊,周小六,你们带黑云长剑都上去增援,都归王秀石将军指挥。”两将应命而去。

刘泗见她指挥大军,威风凛凛,分外喜欢。

黑云长剑都上去不久,杀声大作,双方战斗惨更加烈。

又过好一会,红拂女见义军弟兄用餐完毕,精力已复。叫道:“各队列阵而行,义字营、仁字营、勇字营依次出战。”长剑一挥,说道:“出发!”

大军奔驰,向前冲去。临到近处,金铁交鸣之声铿然大作。只见隋军奋力回战,企图反败为胜,前仆后继,拚死作战。

红拂女叫道:“冲锋!”又是令旗一招。

三千养精蓄锐的义军如猛虎下山,嗷嗷叫着冲入敌阵。只听得轰隆、轰隆,马匹冲撞不绝,震耳欲聋,尘沙弥漫,杀得血肉横飞,隋军队伍登时大乱,

这一下正面对冲,隋兵最后一口气士气泄了,溃散再遏制不住。樊上哲长叹一声,砍断将旗,混入小兵中潜逃,向江都城退却。

红拂女道:“全军追击!”

宇文士及先逃一步,喘息甫定,主帅樊上哲也率领百余残兵赶到。

宇文士及见骁果禁军精兵又遭大败,惊怒交集,忽然部下禀报,后方义军又追杀过来了。两个倒霉蛋只得让亲兵在溃兵卒丛中挥刀乱砍,杀开一条血路,继续奔逃。

正危急间,有隋将来整率领一队骑兵驰到,把两人救了出去。

刘泗等在后面望见,王秀英连叫:“可惜!可惜!”

刘泗安慰道:“放心,此战之后,江淮以北,咱们再无敌手。”果不其然,晋州城一战结果传开,同安郡各县望风而降,再无半点抵抗。

王秀英点头道:“嗯,我先去看看秀石。”

“一起去。”刘泗和红拂女也打马跟着,亲卫于两旁扈从,别有一番威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