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吾为神执者 > 第一卷 洛兰
第一章 鬼手与修喆
作者:一酌梨涡酒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0-01-08 17:21:46 全文阅读

阿拉德大陆,拥有着富饶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之上无奇不有,北方极寒之地有着骁勇善战的班图族,西方那已经传承了两千年之久的虚祖王国,刚刚结束战乱统御了东方的德洛斯帝国,大陆中部的贝尔玛尔公国以及南方的暗精灵帝国。

而在贝尔玛尔公国与暗精灵帝国交界处的艾尔文防线偏远的一个小村落中天空乌云密布,随着一道婴儿的啼哭声乌云呈旋涡状巨大的雷声夹杂着闪电响起。

“生了,生了,男孩!”一名产婆兴奋之余赶忙用襁褓裹住了刚刚出生的婴儿躯体,其余的产婆则照料着刚刚分娩完的女人。

产婆的声音让门外焦急的男人停止了走动的脚步冲进屋子兴奋的看着产婆怀中的婴儿,而躺在床上刚刚结束分娩过程的女人脸上也有着欣慰的笑容。

可是这刚刚出生的婴儿只哭了一下便停止了哭泣,阴冷的气息瞬间布满这不大的房间让产婆浑身一颤。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产婆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将襁褓缓缓掀开,婴儿那红的像个煮熟螃蟹一般的右臂让房间中的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眼中的惊诧与脸上浮现出的恐惧相互呼应气氛诡异的安静。

片刻男人反应过来大步走到产婆面前死死的盯着婴儿的右臂,“这...这是鬼手?!”他的声音因为过于恐惧而变了声调。

产婆眼中带着怜悯无奈的说道:“是的,这婴儿患有卡赞综合症。”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躺在床上的女人呆呆的看着身旁的婴儿眼中涌出了泪水,“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有卡赞综合症?”

卡赞综合症最大的表现就是手臂通红,这在阿拉德大陆中是根本不可能治好的症状,而刚出生就患有卡赞综合症更是罕见到百万人中无一例。

虽说卡赞综合症的患者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可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活下去,病患不是因为身体衰竭而死就是发狂到失去理智被公国的军队杀死。

同样患有卡赞综合症的人被世人认为是不祥之兆,是鬼神的献祭品,并且据说连带着患者的亲人朋友都会遭遇不幸。

产婆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婴儿放到女人身旁说道:“这是你们的孩子,理应由你们来处决。”

处决?躺在床上的女人一把将婴儿揽入怀中像个护犊的母老虎一般恶狠狠得盯着一屋子的人厉声道:“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要他死!”

“胡闹!”男人眼中带着一丝狠辣,大手伸向了婴儿,他竟然想要弄死自己那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

女人拖着虚弱的身体向着男人的反方向挪了挪眼中的凶狠不减反增。

“你不想让他死是么?他一旦控制不住那股力量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我!”男人苦口婆心的劝解并没有让女人动摇,旋即男人怒极而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你一定要护着他是么?好,修向雪,我们离婚吧,我不能接受一个患有卡赞综合症的人与我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你想死不要拉着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语罢男人便气愤的摔门而出,产婆们也生怕自己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赶忙离开了屋子,此时修向雪的眼中尽是伤感但抱着怀中婴儿的双臂却紧了紧,窗外一道闪电闪过,倾盆而下的骤雨打在窗户上发出细微的响声似乎在渲染着婴儿悲惨的命运一般。

  ..............

时间一晃十年的时间已过,原本青春靓丽的修向雪已经迈入中年,鱼尾纹也因为这些年来的操劳爬上了眼角。

“娘,我回来啦!”少年小小的身体背着比他人都高的箩筐,里面装着几条肥美的大鱼在茅屋外高声吆喝道。

“将筐放下赶紧洗手,一会饭菜就做好了。”修向雪温柔的声线从茅屋中传出,少年兴奋的将筐放在地上跑进了厨房鼻子嗅了嗅问道:“娘,你在做什么好吃的?怎么这么香?”

少年从后面一把抱住修向雪,那血红色的手臂上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金属碰撞声,这是为了抑制鬼气所带上的铁链互相碰撞发出的声音。

这十年来迅速发展的贝尔玛尔公国科技水平也是呈直线上升,同时鬼手的秘密也被学者解开,有学者证实鬼手并非遗传或者环境导致,任何人在任何时期都有可能患上卡赞综合症,这种人是被鬼神赋予力量的人,只要控制的好便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但是尽管如此鬼手依旧被民众认为是不祥之兆。

贝尔玛尔公国也举全国之力研发出了一种叫‘鬼神缚’的特殊机关避免带有鬼手的人失控导致暴走,少年手臂上的铁链正是鬼神缚。

修向雪回过头温柔的笑道:“你明天不就要去参加魔法师选拔么?我特意杀了只公鸡给你补补身子。”

“哇,娘你最好了。”少年眼里似乎都有了小星星分外可爱。

修向雪转过身宠溺的揉了揉少年的头却发现其脸上有着几处淤青,温柔的笑容瞬间消失修向雪一对眉毛皱了起来呵斥道:“喆儿,你又和别人打架了??”

少年赶忙用鬼手遮盖住了脸上的一处淤青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抓鱼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的,我没有和别人打架!”

修向雪有些怒意的盯着修喆说道:“把手拿开!修喆,娘什么时候教过你撒谎?!”

修喆猛的一甩臂膀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情绪有些激动的吼道:“那帮人说我是没有爹的孩子,说我是扫把星,还用小石子打我!”

修向雪被她儿子这么一吼顿时愣住了,修喆委屈的看着自己的鬼手,眼睛里涌出泪水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呜咽道:“娘,村里的大人们都说爹他是怕我这只手才离开我们的,他们把娘赶出了村子的原因也是我是个不祥之物..”

修向雪的眼里也有了泪花蹲下身子一双因为常年干农活而粗糙的手搭在了修喆稚嫩的肩膀上说道:“喆儿,不要相信外面那些人说的话,你爹是个混蛋所以他才抛弃了我们,你娘我也是因为这里环境好才选择在这里定居的。”

抹了抹眼泪,修向雪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自己的儿子刚刚在外面受了气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而强装笑脸,修喆又有什么错?卡赞综合症也不是他想要的啊,别的孩子在这个岁数都活在父母亲的溺爱之下,修喆却带着沉重的铁链日复一日的锻炼只为压制鬼手。

修喆不停的抽着鼻子想要把眼泪憋回去可也只是徒劳,岁数尽管还小的他却远比同龄人懂事的多,母亲的安慰太过牵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母亲又怎么会住到这夏天漏雨冬天冻的下不了床的破旧茅屋里?

修喆之所以要去参加那个什么魔法师选拔也是为了能成为魔法师让自己的母亲生活滋润一些,他才不管那地方学什么要自己做什么。

魔法师在这片大陆上是极为尊贵的群体,据传说一些顶尖的魔法师连公国的君主都要礼让三分,去年村子里就有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参加选拔被魔法师公会看中连带着她的父母都迁移到贝尔玛尔公国的首都赫顿玛尔从此过上舒适的生活,这让年幼的修喆心里羡慕的不得了立志也要成为魔法师。

“喆儿,娘不求你大富大贵,只要你能健康,开心的活下去这就是娘最大的愿望。”修向雪双手在修喆小脸上轻轻一抹拭去他挂在眼角的泪水站起了身子继续熬着鸡汤。

看着母亲的背影修喆刚想要说些什么只听见茅屋外传来了叫骂声。

“修向雪!你给我出来!”

修喆稚嫩的小脸阴沉了下来,听这声音恐怕是那个和自己打架的孩子父母找来了。

“喆儿,在屋里呆着不要出来,听到没有?”将围裙摘了下来修向雪温柔的说道。

低下了头修喆眼里尽是悔意,小拳头也攥的死死的,早知道对方会叫父母他又怎么可能和对方打起来给自己母亲添麻烦?

修向雪大步走出了茅屋,当她看到满脸横肉眼里似乎能喷出火焰的男人心中也有些发杵,但有一句话说得好,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修向雪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这男人面前。

“你家的那个扫把星把我儿子的门牙都打掉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修向雪,不是我说,能让你住在村边就已经是村长莫大的恩赐了!要不然你早就被我们撵到洛兰和那些怪物住在一起了!”

修向雪拳头紧握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喆儿有名有姓,他不叫扫把星。”

男人眉毛一挑语气更重,“呦呵,你还顶上嘴了?要不叫你家的那个小扫把星滚出来吃我一拳,要不你就替他承受这一拳。”

修向雪暗吞了一口口水,看这男人的体型明显是练过的,要让年幼的修喆被这男人打上一拳恐怕没有几天是无法下床了。

“我来!”修向雪和修喆同时出声,修向雪偏过头怒喝道:“我不是让你在屋里呆好么?!”

修喆小脸上尽是坚毅之色不顾修向雪的眼神劝阻径自来到修向雪面前小小的身体双臂张开将他的母亲护在身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