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何以为道 > 第一卷 烟雨
第一章 赠桃枝
作者:浪客孤南九  |  字数:3846  |  更新时间:2020-02-07 21:37:28 全文阅读

风吹一道水波去,留下万人望东流。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写这句话,留下吧。

  不识风尘的女子,穿着素衣,背对来往不停的人马,长袖在空乏的微风中飘动。她踮起自己的脚尖,点头看着墙头上一个刚展开枝桠的小桃树。

  小桃树上泛起的小粉红,让整个绿意的衬托出了不凡。枝干粗壮有力,弯曲弹性。遥想这树上桃花满开之时,色泽艳丽,娇柔妩媚。懵动的春心就被冬季厚重的大雪挺起,像是含苞欲放的姑娘,在闺房之中蒙着自己秀美面容,点点滴滴的持手相看。然而她却呀的一声,跌到在路边,扭到了脚。

  春风吹过,牵马的童子斜着头看着女子。

  小事不小,却让许多人走到这里心寒了。几个大汉急忙过来要搀着她的手,想拉起她娇弱的身躯。但是她立刻拒绝道:“不劳烦大家,我自己可以。”

  她憋着一股气劲,轻柔的扶着树干站起,看到了几个迷茫的眼神,喃喃道:“多谢。”

  身穿麻衣,长发的老妇人手中捧着簸箕,粗糙的手指上裹着一层布,鲜血浸透了,咬着牙说道:“你家那位大人用不了几天就会回来,不用等的太着急。”

  “都听人家说,年轻漂亮的女子,就会有一个身强力壮的,有名望的大家公子来到这里,骑着红鬃烈马,带着一大批聘礼,带你过门。”

  “再说,今日乌云蔽日,快要下雨了。路上湿滑,可能行路就慢了些。”

  女子点了点头。

  见他人一个个离开了,心中暗自悲伤起来。

  天空果然下起了小雨。

  突然,穿着白袍,手持轻剑的道人,眉毛挑起,手中罗盘停转。两步走了过来,身后两仪四象盘旋,走路跌跌撞撞,干枯的手掌抬起,斩断了他面前的花枝,说道:

  “世间没有一个不是新鲜的小桃枝解决不了的,见鬼降鬼,见妖灭妖。若是人鬼化形,那就只好炼化烧魂。”

  “女鬼,你若是听到懂了我说的话,就乖乖的随我走一趟吧。我心胸广阔,必定在庙观中替你度化,让你快速的回归黄泉,他日就会再次降临世间。”

  持剑的道人随手斩掉桃花枝头,让女子抬首的双眉顿下,求饶道:“大江南北,道人见了我一面,就要把我带入黄泉。我初入人世间,没有残害一人,更没有为所欲为的魅惑吞噬他人的阳气,为何要强加于我身上。我就是在等我一个相识的男子,他会来这里找我。若是他不愿意来,我只求看他一眼,我便忍受雷火鞭打,随着风雪消融。”

  道人不再言语,见到如此痴情的女鬼,心中属实有些难过。

  他念道几句咒语,开口道:“我以桃花枝头为引子,你所见所闻全部记在心中。因为你心存善意,且是一个痴情女鬼,我早些年间也动了凡心,也罢,送你见一眼。”

  桃花枝头被南风卷起,落在一个轻薄车布,双面红甲马车之上,马车师傅催赶者烈马,过了石桥,扰乱了赶路的行者,奔向了莽原。

桃花枝头的幽光闪过落入远处的一个小少年眼中,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被一对富丽堂皇的夫妇驱赶在了书院外。马车轰鸣而过,巷子口的风浪回旋,花枝头掉落在了他的身前,他顺手拿起,捧起看了一眼,并不在意。

  这时,院内念书声不断,传到外面隐晦的天空之中,一整片乌云落在树上,吓的小麻雀唧唧乱叫。窗外探头的读书孩子,个个白白净净,却不时的偷偷的挑着远处的小树上一串冰溜子瞅几眼,放松自己内心的沉闷,哈气连天的咏上一句,“一双幽色出凡尘”。

  小少年两眼无神站住在雨中,静静思索,而后开口说道:

  “我捡到一个小桃花枝头,是不是就可以如同他们一样,抱着书,看着窗外的一点风景,独自的说一些自己想说的话。可是没人听我说,那教书先生可以吗?”

  “嗯?雨停了?”他撅起嘴角想要舔舐从额头滑落的雨水。

  书院里面穿着长袍的读书人,笑容满面,在等着进来的教书先生指点。他们手中握着书卷,分为三册,一侧穿针引线,密密麻麻的字体。沙沙的脚步声,一个中年人踏着雨雪来到,呼出一口热气,踏近书堂。

  他们抬头相望,停止了读书。

  在墙板上写下一首诗句。

  他举起手中的角尺,对着悬梁,抬头念道:

  “春风一道识人眼,见花丛中踏马声。

  慧眼欲穿天外事,又见少年天外人。”

  画面中听着踏马声响,又想到春风浮脸而过,家风正阳,穿着正太的少年,青衣青裤,身前摇手铃铛,走进千家万户,指点迷津。恰似“一番荣华”,但拘泥于凡尘琐事,眼前小事一指可平,大事可在心中算一算。

  这有着一面之缘的小公子,在教书先生的脑海中回荡,他默契的把手中的角尺放在教桌上,眼角还有一丝迷惘,在教书先生和读书人的眼中,这句诗情画意的场景如同泡沫虚影幻想的一个过往,他从来没有见到这样一位少年的出现。

  静窗闻细韵,琴声长伴读书人。

  书院外面,长笛,琴瑟,传来阵阵音香,流传到小少年的耳中,他随手丢掉手中桃树枝头。

  就这样等着雨落花洒,书院里朗朗书声起伏,少年蓬暗的头发,油水顺发指滑下,他提起手指就要进书院中,被拦腰而下。

  他并没警觉自己俗味临身,又瘦弱虬干,但是面前带着笑意的酒鬼老子就是摇头不许进。

  他紧咽唾液,对着这转身走到他后面,身穿棉袍衣,身上垂着宝葫芦,这是装着酒的水器,素未谋面但却似曾相识,还是老一套的瞪着迷离双眼,唾弃一声。酒鬼有觉得不妥,解开衣袍,透风吹着,宛如一浪汉,而咳嗽几分带着嘴里的痰水,落在他的脚前。

  他退步才对着酒鬼,转身离开,被说道:“一面之缘,不,且是两面之缘。我见到你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瞧一瞧,那书院的先生都是看着面象教书,你穿成这样,都包不圆润。还不如和我一起见一见世面,去闯荡一番。

  他摇摇头,挺直腰板转身就要离开。酒鬼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由不甘离去,“读书人之事,你个小子不必沾染。书怀天下,天下不在心中。”

  “你说什么胡话?”

这走来的一干少年,没有一个不笑他苍白的面色,就是那走在远处的一个身形阔大的小胡子迎客人,不停的走去,天空一声动静。

  他低下头捡起小少年丢下的花枝头,高兴的在衣服上擦了擦。他掐指一算,嘴里呀了一声,就知道不止一炷香的时段,天空就会再次下雪。就提着自己的衣袍,赶紧跑了起来。

  小少年低头叹气,言语道:“随你走,罢了!”

  小镇上,酒馆的酒桌旁,还低着一个红粗脖子的汉子。

  他怀中抱着一个青色衣物的少女,脸面上粉底泛白,胭脂气味正浓,气氛戛然而止,对着老汉吐了一口香气,喃喃道:

“那稻水城栀子的事情怎么办?我早些就说过,杀人要除根,就算是看了一眼的少年也不要放过。这下倒好,出了一屁股子的事。”

  “可那在水上的乘船之人,还是一个祸患,免得对于我们不利,看得出,还需要你之手。”她顺势摸到老汉的掌心,却因为迟迟不肯下肚皮的酒,不说话。

  这样一段话茬,引发后面一堆汉子心里痒痒。

  磨刀千日,杀人一时。

  这汉子厚颜无耻的说道:“喝了这碗酒,今日,就是来了一个剑客,我也照杀。有一个杀了一个,两个配成一对冤魂。”

  他不顾这何时下水的船家,就是等候一声来临的碰酒声,嘭~还有后面传来的咽唾沫的响动。

  随后,女子抖动,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欢乐之声响起,在众多人面前起舞,扭动曼妙的身姿,一个指头,一个呼吸都带着极强的诱惑性,在缓缓的移动......

  河边,云雾缭绕。

  在船后面等着的一个年轻人,穿着蓝袍,人前马后,手中紧紧握住一个少女的手。少女蒙着面纱,对着水中的船家唠叨道:“都城路远,可小心着。”

  船家应答了,就撑起船干。年轻人目送少女远离岸边,回头一看,两人脸色微红,告别道:

  “昨日一见,如隔三秋。以后若有缘,再相见吧!”

  在告别后,少年低头看向水中自己清秀的面容,身上穿着朴素,随后点头进去船舱。

  此地距都城三山六水,一城接一城的壁垒下,听闻在这里的一众船家中,有几个带客走过水路。今日走来的一个人,身穿青衣,腰间别着一个令牌。此人也是一个少年,待船停下之时,他手中多了一个玉佩,这玉佩上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周平。

  “要去哪儿?”上面一个管辖船只的人员问道。

  “去此地上好的酒家。”

  那人指了指远处一个宽阔的街道,直达鳞次栉比的楼阁旁。

  这还在原地徘徊的小胡子来客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少年,露出惊容,他手指弯曲颤抖说道:“没想到来的如此快,但愿太平。”

  他就转身跑去酒馆,在后面多了一个人影。

  酒馆里噪声大起,这里许久都不能停止的一众人,都害怕的点头示意。等着还在亲亲我我的大汉,他手中握住刀柄,面色惊颤的说道:

  “来的巧不如来的妙。”

  而后还在喝茶的白胡子黑衣老者说道:“又一个入网的人,早就看到走了一个。”

  “好。”黑衣老者一口饮完茶水,对其老板言语道:“一个字,苦。”

  “苦中自有道,苦中自有意蕴。没有不苦的茶水,只有辣的酒。”

  春风一动,整个酒桌下的香气就被吹散,这一月天,稍微寒,身型单薄的人,身上披着一个长袍褂子。而后又有一群走在路上的游手好闲青年,带着手中化成圆珠的玩意,挎着步伐,赶着街中人影攒聚的前脚后跟。

  他们对着赶过来的青衣少年,极为不满。人群都是西去,他偏偏向东行,且脚步轻盈,时不时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而后就背着一把小剑,剑上刻着一个小花探头,露出蝴蝶的环形。他们大笑少年脚上的布鞋,露出脚趾。

  “我知道一个人家可以缝补布鞋,手艺极佳。你若想去,在后面跟着,待我听完小戏曲,就送你去。”

  青衣少年笑不漏齿,有一丝嘲讽,轻声说道:“我让你走,别再然我看到你这副嘴脸。”

  听起来极为不爽快的青年,被青衣少年擦身而过,丢下一句不知名的脏话。

  “日你个仙人板板。”

  这走来的迎客人,穿过人群,手中紧握藏着一个东西。他身上透出一股子血腥味,客客气气的打开手掌,把手中的一个桃枝送给青衣少年,对其极为委婉说道:

  “一路来临,小心,谨慎,却在今日祝你平安,莫要过于冲动。”

  “平安?”他轻声问道。

  他心里却迟迟不懂这小胡子迎客人的用意,等候接住桃枝,手指上沾湿露水,在许久许久之下,随他去了还在几百米外的酒馆。

  他嘴里喃喃道:

  “来了。”

  ......

  开篇,也是我自己修改来修改去也不满意的地方。

  不知道什么是满意,也许就是这样。

  还有下面一章的铺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