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此生此世永不分离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20-11-30 01:12:45 全文阅读

在众人僵持的当口,我一个闪身便贴近了本来还有些距离的苏苛昕,只是简简单单的眼神交流,但这样略显暧昧的氛围还是在不知不觉间触摸到了在座一些玩家的痛处,大庭广众秀恩爱,不是显摆是什么?

加上我刚才说的话,那字里行间中透露出的酸臭味让众人是恨不得现在就上来把我杀个千百回。

网咖打游戏的那段经历并不算长,但自己也的确没有过全神于游戏中的时候,这大概也是自己不会上头的原因之一,因为刚刚有些流言传出的时候,自己至少拿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去提防会不会被周围人发现自己的身份。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怕被父母找上门,有节制地玩游戏,但也不代表爸妈就会同意自己来这种地方,渐渐的也就养成了不会认真打游戏的习惯。时至至今,似乎也只有对上退役或现役职业的时候还能让我稍稍沉浸一些之外……

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从而不能完全放开手脚,这或许是自己最大的问题,如果再不主动去抓住自己想要的,会不会此时还在身边的一切也会因此离自己而去?

必须要前进,唯有这一次不能再纵容自己的懦弱了,即使那是条错误的道路。相由心生,我现在已经可以正视这些充满恶意的目光了不是吗?

不过正义终究掌握在多数人的手中,看来自己注定是要走反派的路线啊。我自嘲地一笑,牵起苏苛昕的手就要往外走去,预料中的偷袭如期而至,真是有胆量,居然选择的进攻对象是苏苛昕,“小伙子,你的路走窄了。”连一个呼吸都没有的时间,刚才还在向前冲刺的那名玩家已经化作了一具尸体摔到地上,看着逐渐消散的粒子我的脚步仍是不停,单手一抓就是一把暗器。

这次我决定做到完全不用武器,那拿别人武器反制别人的手段也是不行的,所以即使是向我打来的暗器,我都必须去亲自接住或者弹飞到不会伤到人的方向。

只是自己tk自己队友就不能怪我了。闪身避开没能抓到的暗器,听着身后几声玩家的暗骂声,我也明白他们多半是没有当场毙命的,不然就算是被吓到,那些谩骂声也是不会有机会在这里响起的。

一旦换成了以前打游戏的思维方式,这些玩家的动作就变得很好预测了,若不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武侠梦,想和npc也好,真人玩家也罢,来一场堂堂正正的武艺切磋,至少现在这些玩家下一步的行进路线已经被我完全看透了。

现在围攻我们的玩家数量还很多,我要完全护住苏苛昕就不能离她太远,这就是不能使用武器的缺陷,“六脉神剑”这种开挂般的武功看样子不太会被采用了。

能够清楚地预判到这些玩家的行动,我在接下来的交手时间中只需考虑整个局面的调控顺序就行,拆招都不需要过脑子,一招一式也就是简单的出拳击掌,任谁都会用。

其中也不乏内力较高的玩家,动作都是五花八门,这个全服第一的号召力果然不是盖的,只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交手,我渐渐有些明白了当年那位创造出“神通百式”的室外高手究竟是如何在瞬间学会对方武功招式的诀窍了。

在内力练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是草木都可以作为武器,那在了解了对方动作的前提下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会使呢?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的天赋,可又有谁知道他那扎实的基本功是通过多少努力换来的,这也证实了一个人的成功永远都是有他的道理所在的。

好吧,废话想的有些多了,围上来的玩家越积越多,这样消极的作战方式肯定是不行的,翻身越过一人的头顶往他的后背一推,早已注意到敌情的苏苛昕侧身一闪,一连串的玩家就被撞得人仰马翻。

暗器与玩家的交替攻击立马又接踵而至,绕着苏苛昕的身边踩着缭绕的“鹤步舞”,即使是这些可以用百来计数的暗器都被我防得密不透风。

久不成效,想要打消耗战的众人有些失去了耐心,借着想冲上前来的玩家的阻挡,我一手挽住苏苛昕的腰主动拉近了与他们之间的距离,随着就要出手的玩家动作我也顺势使出了相同的手法与他们的拳脚相撞,这次对位的玩家内力稍差一些,只此一招便已经倒飞出去。顺手接住几只“漏网之鱼”把它们同之前缴获的暗器毫不客气的全都收入自己的囊中。

很可惜对方人实在太多危机只会一下连着一下,脚一瞪地又得跳入空中,出脚扫开同样追击上来的数把长剑,落下之余正巧踩上刚才在地面上向我出招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一名玩家的肩膀上,矮身躲过又一波暗器,旋身跳入了稍显密集的正在虎视眈眈地等待着我下来的一众人群,在当头的那名出招的同时我突然收住内力没有再让自己往前飘去,一手去接从我视线盲区打过来的飞镖,眼前这人也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被我击中了小腹,待他弓起身子我也不管他晕是没晕化手为刀敲打到他的后颈以确保他会昏死过去。

正是片刻落脚的时间都没有,身子一扭我的双指遵循着自己眼中看到的剑法招式同时打出点中了正前方这人的穴道,刚才搭在苏苛昕肩上那只手臂的肘尖对准另外一人就撞了过去,再出脚将这人踢翻在地,霎那间以脚尖封人穴道的动作刚做完,他身后一个根本就不顾他安危的玩家就拿刀刺了过来,如不是我出手将他踢倒,这位刚刚被我制服的人可能已经死了。

这种人就不需要留情了。侧身出手擒住那把大环刀的刀背用内力将它直接震断,甩开残渣的当口,我已经一个转身绕到了他的身后,抓住他的后颈将他的心脉一并震断,瞟了一眼尚有一口气在但其实已经被系统判断死亡的这名玩家,将他掷去前方充当挡箭牌。

拍歪从身侧长驱直入的一杆长枪,提住他送上来的双腕,不等他站稳脚跟把他直接撂倒在地,一张以各色不同武器的编织成的“蜘蛛网”在眨眼间笼罩到了我刚才半蹲着的地方,等他们察觉不对的时候,我已经在他们的包围圈外面替苏苛昕挡着暗器了。

至于他们为啥没有想到要趁着这个机会攻击苏苛昕,我想多半是杀上头了,躺在地上的玩家越来越多,而我们两人从头到尾都是无伤,制服人都是在瞬间完成的,要趁着这个机会反应过来还是很难的,不过也幸好我没有再穷追不舍赶紧回防,不然我就没能实现完全保护好苏苛昕的承诺了。

被打飞出去的那支飞镖让我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要是我再差个零点几秒这镖就要中了。捡起苏苛昕递来的鞋子,我顾不得穿上,连连打了一个小时有余,还有玩家不断在这边赶,本来想说自己不会再逃了,只是这下难道要我一对几万的网民不成?

苏苛昕一直站在我的身旁,对于我的努力付出和决心她是看在眼里的,正想在我耳边和我说悄悄话,我的眼神就突然变得异常锐利起来,要说气吧是有点生气的,只是现在我想着的唯有怎么突围出去。

如果现在贸然踩着人出去肯定是不行的,烟雾弹什么的又太low了,那么要想站着跑出去,直直地杀出一条血路才是最能震撼人心也是最帅气不窝囊的唯一方式。

不等苏苛昕开口,我们俩人已经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冲了出去,速度已快到无法被肉眼看清了。

“跟紧我!”一路上手脚并用不说,两只眼看得都快要花了,但拳脚功夫仍是不停,关节断裂的清脆声响不绝于耳,飞舞的武器残屑四溅,不过真要说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我还少穿了一只鞋,踩在地上有些凉。

好容易就要逃出去了,斜刺里居然给我埋伏个人想偷袭!很快哦!对方一定是有bear而来!我都没看清来人是谁,一掌几乎发挥了十成的功力直接阻断住了长棍继续要行进下去了的路线,内力势均力敌,不过一秒看不到苏苛昕的情况我就心慌,急火攻心,我根本就不和这人讲道理,将内力一撤,抓住身后苏苛昕的手将她抱到怀中,对面动作完全被我给看透了一般,一下下攻击全是被我提前闪过,对方反应虽块但再次修正过来的那分毫距离也只是堪堪贴到了我的身子上,而后我的身影就已经滑了过去,一招便把他打得岗头开花,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身后的众玩家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了一般,居然出现了一瞬间死一般的寂静,但出于本能,我还是不断地向前踏着大步,横抱着苏苛昕直接跳下悬崖,借着那几乎不能落脚的岩壁迅速下了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